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真灵禁
    “老祖,你来啦。”

    这只是擎天老祖的一具神念化身,但是此刻的千雪仍然恭敬的行礼。

    擎天老祖淡淡道:“今天你要完成的事情便是,吞噬比昨天还要多一倍的灵力。”

    千雪仍然低着头,但是如此吞噬灵力让他想到了一些不好的记忆,她颤抖着身体,道:“老祖,你怕是也看错了,也许我真的不是什么修行天才,因为因为”

    “是因为神秀的事情吗?”

    擎天老祖淡然道:“不会的,只因神秀给于你的灵力实在太少太少,你才会毫无起色的。”

    “什么?!神秀十六年的所以天材地宝加起来,居然还很少?!”

    宋雪难以置信的望着一脸自信的擎天老祖,一时间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她蓦然惊醒道:“原来老祖早就已知道 了我的存在 。”

    擎天老祖笑道:“从你出生起,我便已然知晓这世上还有虚界的一个希望,只是当时我还拿不定注意,因为一旦启用了你,虚界将毫无退路,只因你将吞噬掉的,是虚界最后将近三分之一的灵力。”

    宋雪舞即便已有些心理准备 ,但真正 听到三分之一这个简单的数字之时,也不经震惊的再无法言语。

    擎天老祖道:“所以,换个角度,其实你对于虚界来说,是独一无二的,没人能够代替的,你很重要 ,整个虚界都需要 你呢。”

    宋雪舞仍然沉默,只是再不多问,默默的按照擎天老祖的安排,吞噬灵力,这些都是虚界的天材地宝被擎天老祖直接转化来的,比起自己吸收,实在快出了很多很多,但即便如此,她每天都感觉到自己身体内传来的涨鼓之感。

    吞噬修行,再吞噬再修行,终于在十多年后,她便成就了虚界的奇迹,从一个极品废柴,变成了虚界有史以来,最强也是修行速度最快的圣境圆满。

    可是当她信心满满的在冲击着传奇境的时候,却意外 的发现 ,原来自己的修练 路程,已然走到了尽头。

    她这此被安排的并不是要吞噬更多的灵力,而是前去天罡界,以灵体状态前去天罡界。

    磨刀不误砍柴工,刀磨锋利了,自然要用来砍柴了,原来她的重要 ,也不过是一把刀而已。

    “你灵体周围的禁制,是我独创的真灵禁,不但能够确保你灵体不会损耗丝毫,甚至在某些必要的时候也能替你保命,但要记住,禁制使用后,你的灵体将会减弱,若是使用次数超过九次,你将真正 的从这天地间消失,切记切记。”

    符舒阳的微针很强,但比起擎天老祖的手段,他实在还有所不及,而此时宋雪舞解开的,就是存在 于她灵体之上的第一重禁制。

    她的元力已然弱小,但她的神念爆发 ,不但实现的外放,甚至连刀剑都无法轻易砍断的坚韧铁链,也被震断,她此时表现出来的神念强度,居然比身旁不远处的黑袍人,还要强。

    到达传奇境层次,最为明显的变化便是神念的暴增,到了这个境界的修士,完全可以靠着自己的神念,破开别人的领域,这也是为何就算是再强da 的圣境强者,在传奇境面前总是显的弱小的原因。

    宋雪舞在来到天罡界之前,的确还不是传奇境,但是却已然无限接近,而此时不过释fang 出九分之一的神念,便已然达到了如此程度,可想而知,真正 的传奇境是何等可怕。

    现在黑袍人就在她身边,她只需动念便可以轻易的让黑袍死去,但她却并没有那样做,只因她要去救李贤,不能耽误一丝一毫。

    黑袍人的衣衫被吹的噗噗作响,但他却仿佛变成了雕塑,唯有那兀自从脸颊躺下的汗珠在显示着这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可怕,天罡界什么时候出了个这样的怪物,神机先生居然从来都不曾提过,难道?

    想到某种可能,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他的汗水更多。

    他愕然发现 自己突然就从一个刽子手,变成了一个随时都会被人宰割的囚犯,这感觉,实在难受极了。

    他知道 他快死了,但却没想到,自己本就过的生不如死,到头来还是这么怕死,实在是可笑啊。

    等等,她在做什么?

    她居然将自己的念力灌注给那小子,保持着这小子真灵不灭,让其身体自行修复吗?

    只是,难道她不知道 ,我还是个活人吗?而且还是个要他们命的活人。

    黑袍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辣之色,他相信现在只要自己微微动念,自己的石峰便会毁掉下面那一对男女,只是只是为什么主人不让杀那个女人?

    为什么?为什么

    不行,这两个人一定要死,等那小子缓过气来,那女人第一个要杀的一定是我,所以他们必须死。

    想罢,黑袍人便要动念,但却在这个时候,脑海里传来了一声轰鸣。

    “是你伤害了李贤,所以我要你下地狱!”

    “啊”

    黑袍人凄惨的大叫,他没有手,没有舌头,甚至连眼睛也看不见,但他却知道 自己正在遭受着罕见的神念攻击,他在地上不住的翻滚,疯狂的惨叫,但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这样的痛苦。

    他仿佛又见到那个残忍的主人,他一刀刀的割掉自己的肉,自己用剑便斩断自己的双手,自己辱骂便割掉自己的舌头,自己瞪眼便毁掉自己的眼睛,只是这时候遇到的更加残酷,只因神念攻击直接作用于灵体。

    他不想死,真的很不想死,不然他不会屈服于自己的主人,而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不是拼死让天空里那些小石峰落下,而是求饶。

    他不能说话,但却能够表明自己的心意,他停止翻滚,竭尽全力的让自己保持着恭敬的姿态,跪拜向远处的那两个年轻人,他嘴里发出呜咽,像是对命运的控诉,又像是对死亡的恐惧,但更多的还是不甘与疯狂。

    蓦然,脑海里的痛苦缓缓退散,他的脑袋没有爆开,他的呼吸犹在,他活了下来。

    他绝对能够肯定,这是那个女人饶过了他,只因一个再为人灌注念力之时,依然可以分心旁顾的人,的确拥有这样的能力,更何况还是一个神念强da 到无法理喻的女人,要不是黑袍本身便是一个神念强da 的怪胎,或许在方才的神念攻击力,他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便会被杀死。

    像他这样神念强da 的人,当然没人能够给他下什么精神种子,他擅自改变自己诚服的主人也便的简单很多,但要是远处那女人不能战胜自己的主人,或许自己将会比现在所受到的痛苦更深,而且绝对再无法活下去。

    所以,他一定不能让远处那女人也跟着那小子一起死,甚至这是他找他原来主人报仇的唯一希望,于是他试探性的,以自己温和的念力,传输给了那女人,只是刚一接触便被反弹了回来。

    “护法,来者杀。”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