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误会?
    或许是因为美妇打扰了雪舞姑娘逛街的兴致,亦或是她终于体会到了李贤的痛苦,终于在解决了美妇一帮乌合之众后,雪舞姑娘总算决定找家客栈休息去。

    当然,她是不会带李贤回永惠斋,只因听说永惠斋的少主人是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而且貌似李贤与别人梅大小姐还相熟,这要是两人突然看对了眼,自己岂非是又要找保镖?

    李贤对此当然不能说一个不字,只是乖乖的跟在宋雪舞身后。他可不知道 宋雪舞之所以不回永惠斋是因为那里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老板,他只当是宋雪舞非常喜欢现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不回永惠斋自然是为了不希望这么快就结束两人间的浪漫旅程。

    不得不说李贤有的时候是太聪明,就算一件没头没尾的事情,他也能自行脑补,得出一个既合理又恰当的答案。

    李贤默默的想着心事,却不料走在前面的宋雪舞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她停下可不是因为她找到了满意 的客栈,而是因为有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虽然此处热闹非凡,应有尽有,但毕竟还是在深山里,这里的街道自然也与外界的街道有所不同,只因这里所谓的街道,不过就是些弯弯曲曲连接着各个零时商铺、客栈、茶楼的临时小道,更甚至有的小道要隔着很远才能见到下一家开门做生意的铺子。

    而此时宋雪舞与李贤被堵的地方,正是一处较为荒僻的地方,估计这地方的选择这人还是很花了些心思的,只是待李贤仔细一瞧,居然是个熟人,不经有些茫然起来,只因这完全不像是熟人见面该有的场景啊。

    “妖女,纳命来!”

    耳边回响起一声呐喊,只见那人已经冲向了宋雪舞。

    妖女?

    这安子墨不会是傻掉了吧?跟随自己多年的小侍女,怎么就能成了妖女?难道其中有什么误会不成?

    没错,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新界还曾相助于自己的安子墨,那个自始至终都将自己看做是慧院一员的执拗男人,他到底又和宋雪舞有什么深仇大恨,犯得着一见面就要你死我活,甚至李贤能够感觉到,安子墨等这一刻等的实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宋雪舞现在的修为只有离尘境中期了,但是对上同为离尘境中期的安子墨却仍然有些吃力,这已然很让李贤吃惊了,却不想这还不是宋雪舞本来的实力,那她到底有多强?

    李贤虽然不知道 ,但今年刚公布出的逍遥榜却没有宋甜儿亦或是宋雪舞的名字,可按在此时宋雪舞现在的表现,她要进逍遥榜前三十都不是件难事,难道宋雪舞竟然已达到了圣境?还是因为神机先生也会打瞌睡,忘记了一人?

    想到书童那严谨的样子,李贤很快否定了后一种猜测,看来,这十多年的时间里,宋雪舞的变化实在有些大啊,至少这修为已然超乎了他的想象,要知道 当初宋雪舞还是宋甜儿的时候,修行可不是她所擅长的事情,难道人一转性,连修行资质也能因此而改变?

    来不及多想,只因经过最初的试探,两人已然要准备 动真格的了,只见安子墨一声冷笑,左手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柄短刀,道:“看来消息不错,你这妖女果然是受伤了,不然或许我还真拿你没办法。”说着,他的乾坤刀正式运转,只见刀影漫天,仿佛一明一暗,笼罩像宋雪舞,并且明暗递转,让人分不清虚实。

    也许你认为那是虚的,却不想当你真正 遇到的时候确是实的,以许你认为那一处是最弱的,却不想当你遇到的时候才愕然发现 此处才是最强的,所以没人能够靠着取巧来破安子墨这一刀,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硬抗。

    “你也就这点出息,要是早些时候我再狠心些,说不得连你也一同给杀了。所以我对你有不杀之恩,但你却恩将仇报!”

    宋雪舞丝毫不惧,玉手并指成剑,便是一剑直刺天际,她的神情凝重却带着一丝自信与坚定,只因她不相信自己的剑会输给安子墨的刀。

    安子墨的刀光为的就是让人必须与他硬拼,但此时面对着本来就不打算躲避的宋雪舞,却显得有些徒劳。

    只是,即便安子墨在战斗经验上差了一筹,但却不要忘记了,宋雪舞虽然现在也是离尘境中期实力,但她真正 能够发挥出来的却不多,只因她还要用大量的修为压制自己体内伤势带来的痛苦,不然她绝不可能有心思逛街打趣的。

    而她若是全力出手,身体的痛苦一旦爆发 ,势必让其分心,两人之间的差距现在本就不大,要是有一方突然疏忽大意了,这跟自寻死路简直没什么差别。

    所以李贤并不看好此时的宋雪舞,而且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不管是谁受伤亦或是不幸身死,都不是他愿意见到的,所以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不得不出手了。

    只见他轻轻的一抬脚,他的人便已出现在对战最为狂暴的中心位置。安子墨那些明暗不一的刀影,甚至没有伤到李贤丝毫,这倒不是因为李贤同样对乾坤刀了解甚深,而是因为他的身体根本就不惧这些看似大气磅礴,实则威力欠缺的刀光。

    “够了!”

    他一声略带烦躁的轻呼,而他的两只手,却分别已经抓住了安子墨的刀与宋雪舞的剑。

    可李贤只因两只手,安子墨却有两把刀,于是李贤除了抓出两样攻击最为凛冽的刀与剑,还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两人中间,安子墨要是真想动手,便要首先杀了他。

    安子墨与宋雪舞有仇,却与李贤是朋友,所以就算他此时再如何愤nu ,也不愿出自己最后一刀。

    他错愕道:“你帮她?!”

    李贤皱眉道:“安兄弟,我想你与我家雪舞有些误会,雪舞是个善良”

    “闭嘴!”

    安子墨狠狠道:“让开,不然我们朋友都没得做。”

    李贤一愣,复又转身望着宋雪舞道:“到底怎么回事?”

    宋雪舞冷冷道:“你不相信我?”

    拜托,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好么,你到底还想不想解决事情了?

    宋雪舞不想说,却不代表安子墨不会说,只听安子墨冷笑道:“你当然不值得信任,只因你无缘无故就杀了我爷爷,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你这个妖女,这世上还会有谁能信你?!”

    李贤的双手都不经一僵,他怎么也没想到宋雪舞居然也会也敢杀人,而且是一个跟她毫不相干的老人,自己朋友的爷爷。

    宋雪舞嘲弄道:“你们安家被柳家追的东躲西藏数百年,你爷爷只不过在拜托我除去柳家的时候不幸中了柳家的偷袭身死,这也能怪的了我?况且我连报酬到现在还没有拿到,却真的就帮你们除去了柳家,甚至落下了现在的病根,你非但不感激,反而要杀我而后快,是你是魔头,还是我是妖女,我想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都不难判断。”

    宋雪舞说的脸不红,心不跳,而且语气平静又坚定,像是真的在说一件实事一般。

    不但李贤一副了然状,就连安子墨脸上都不经露出了迟疑之色。

    宋雪舞所幸抽回自己的玉手,绕开李贤,望着安子墨道:“你看清眼见到是我杀了你爷爷?”

    安子墨摇头。

    宋雪舞又道:“那你知不知道 ,一直以来监视你们的柳家,突然就灰飞烟灭了?”

    安子墨无奈的点了点头。

    宋雪舞冷笑道:“那么你不觉得你现在是在恩将仇报?”

    安子墨一愣,良久才道:“安家家道中落,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更不可能有能够请动你这样的高手的宝贝。”

    宋雪舞笑道:“谁说没有,你们的乾坤刀岂非就是你们安家,哦不,应该是你们沈家最大的宝贝?”

    安子墨终于愣住了,他绝不会想到,为了让自己摆脱柳家的阴影,自己的爷爷居然愿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难道自己真是误会眼前的女子了?

    他仍有些不放心,道:“可你是用剑的,拿刀谱来作甚?”

    宋雪舞很自然的道:“刀剑实在有些殊途同归的地方,我的剑道已然处在了一个瓶颈,我当然想借助些别的理论与见解,来突po 自我咯。”

    安子墨终于沉默了下来,他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却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出的错。

    见此,李贤倒是暗自松了口气,打圆场道:“误会,都是误会。”

    宋雪舞冲着李贤翻了一记大大的白眼,而后朝着安子墨伸出白皙的右手,道:“父债子还,爷爷的债自然应该孙子来还,我已经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你一定不会赖账,是吗?”

    安子墨不善言辞,但却是个正直人,正直人做事自然是有道理便一定要去做,而现在宋雪舞说的的确大有道理,他当然不会不做。

    于是他留下了自己最宝贵的乾坤刀刀谱,扬长而去。

    李贤望着安子墨的背影,不经暗自叹了口气,友尽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