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卖友求荣
    修行者需要休息,普通人更需要休息。

    而作为极战路上最为常见的歇息之处,怕就是道旁不时出现的驿站了,早些时候这些驿站自然也只有上战场的军人能用,但后来随着经商路过的人们的需要,这些驿站又想赚些额外的油水,自然也偷偷的为这些人大开方便之门,直到现在驿站依然发展成为客栈,只要有银子便能够享受到客栈里拥有的一切服务。

    而李贤他们一行人,现在就在一处看起来修缮还很结实的驿站内歇息。

    极道上的驿站多数都是处在贫瘠的地段,要是大城镇也用不了什么驿站,但驿站就算处在再贫瘠的地方,牛肉和酒这两样东西,却是一定不会少的。

    何圆脸常年在外经商,风餐露宿的时候多了去了,这有酒有肉的待遇,自然没得说,而商老头连土匪头子都当的,这烈酒干肉,自然也绝不会含糊。

    李贤也不是个喜欢摆架子的人,就算这肉干再如何难以下咽,至少这酒当真还不错,于是没见他怎么吃肉,酒却喝了几大坛子。

    几天下来,众人也多少了解了些队伍中两位上仙的性子,虽然商上仙有些自傲,但总体来说这两位上仙还是很好相处的,这不,今天队伍里的几位竟然还当着何圆脸与两位上仙的面,吆五喝六的划起拳来,给原本冷清的驿站倒是增添了不少生气。

    极战路很长,最近这些年里,就那次中洲分割之战的时候西洲调兵过,事实上要在平时,就算是冬季皮货生意最旺的时候,一家驿站也有可能十天半月都不会接待到一个客人,而放在这夏末秋初时节,自然更为冷清,想今天这样的热闹场面的确不多。

    或许今天是驿站老板的吉日,不但迎来了何圆脸这样一批商旅,更迎到了一位出手阔气之极的虬髯老头,老头什么也不要,只是丢了一块大大的金元宝,便默不作声的坐到了客栈的就落。

    弄得接待他的驿站老板,都有些搞不清楚,这到底是给自己的小费,还是这老头坐个位置就会给银子,还是这银子是让自己看着办,该拿酒拿酒,该上菜上菜

    客栈老板一时间变的左右为难起来,但毫无疑问,他现在心里的确高兴的要命,只是他高兴了,李贤却愁了,不是担心这新来的客人将所有的酒都给买了去,而是在担心虬髯老人背后的那柄门板似的大刀。

    这大刀跟那结巴的大刀有些相似,但仔细一瞧却是大大的不同,只因老者的大刀不但厚一些,小巧一些,做工也更为精美一些,单是那刀脊上的那条栩栩如生的黑龙,就不是一般匠师能够完成的了的。

    再则,那大刀的刀身虽然看着平平无奇,但李贤对炼器倒也略有涉猎,虽然分辨不出此刀具体用了些什么材料,但那种天罡界最重也最硬的铁头钢却是他一眼就能够看的出来的。

    那结巴的大刀就重达千斤以上,那这老人的大刀,其重又是几何?

    李贤不知道,随意他提着自己的酒坛准备去问问。

    “老丈,你这大刀我看着甚是喜欢,要不你卖给我怎么样?”

    李贤说话的时候,已经倒了两碗酒,自己先一口饮尽,这才将另一碗酒递给虬髯老人。

    老人也不含糊,接过酒碗就是一仰脖子,丝毫不担心这酒碗里是否有毒,未了,他抹了一把胡须上不小心沾上的酒水,这才道:“我这刀不卖,但却能送?”

    李贤好奇道:“哦?就是不知老丈这刀怎么个送法?”

    老人淡淡道:“谁杀了我,我就送给谁。”

    “......”

    李贤觉得自己说话已经够坑人的了,却不想这老人更坑人,你直接说不送不卖就好,谁又会为了一把刀去杀一个人?再说,杀了你这老头子,这刀你还能保得住?又谈什么送?

    不过李贤是个懂礼貌的好青年,对于老人家自然要更尊敬一些,他尴尬的笑了笑,道:“老先生说笑了,虽然在下有些欣赏你的刀,却还真不至于就要了你的命。”

    老人毫不客气的一把夺过李贤手里的酒坛,而后兀自为自己斟满,而后一口饮尽,才道:“看来年轻人你修行的还不到家,只因,你为何只欣赏我的刀,却不懂得欣赏我这个人?你为何是不想要我的命,而不是本就要不了我的命?”

    老人说的话有些饶,但李贤却听出了两样东西,一个是自己不懂的欣赏,都好用刀的人自然更强,一个是自己自不量力,根本就要不了老者的命。

    李贤对此只是笑笑,而后出声道:“老先生不好奇我为什么欣赏你这柄刀?”

    老人冷冷道:“我当然好奇,但比起这好奇,我更好奇,你们中谁会是李贤?”

    李贤一愣,而后苦笑道:“这问题倒是简单至极,只因坐在你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你要找的李贤,只是不知老先生为何要找在下,貌似我与老先生还从未见过。”

    老人眉头一跳,这才仔细的打量起李贤来,清秀的相貌配上那和煦的眼神,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才俊,实在比自己徒弟的卖相好了不知多少,只是这人居然杀了自己的徒弟,那只能可惜他这身好皮囊白长了,只因马上这人就将成为一个死人。

    他没有说话,却又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从他的身体内弥漫出来。

    李贤眉头一竖,道:“老先生先别急,要是蛮横动手,岂不是正中了小人的下怀?”

    果然,闻言之后,虬髯老者杀气不经为之一敛,盯着李贤生硬道:“说,是不是你杀了我徒弟,赖结巴?”

    李贤笑道:“你看,就知道其中有猫腻,只因我非但没有杀你徒弟,甚至连手指都没有动过一下。”

    “但是我徒弟却是死了。”

    老人愤愤道:“你一早就认出了我,要是没有见过我徒弟,你又是怎么认识的我,而且我徒弟出事的时候打的就是这商队的注意,你又是这商队里修为最高的人,我不找你找谁?”

    李贤道:“听到老先生的分析,我总算放心了不少,只因这借刀杀人的伎俩漏洞颇多,要是策划者再选择一位聪明的对象下手,定然更加困难,不怕你老笑话,我第一眼见到老人家你,便想到了一个词。”

    “什么词?”老人不经问道。

    “人傻钱多。”

    李贤又笑了笑,当然这不是在笑老者的形象,而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他这才接着道:“但显然这场戏背后的策划者怎么也不会想到,老人家你的面相或者你给人的感觉,都不过只是错觉,你实在是个至少不那么笨的老人。”

    本来还想发怒的虬髯老人,此时不免有些得意道:“那是当然,谁若是将自己的聪明摆在外面,或者是放在脸上,都是件极其愚蠢的事情。”

    “所以,老先生你更该听我把话说完了。”

    李贤指了指他身后的商老头,道:“人是这老头杀的,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杀就杀他吧!”

    “无耻小儿,你......”

    商老头怒不可揭的冲凳子上跳了起来,想要骂李贤两句,但话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啊,敌人如此强大,李贤根本就不是对手,自己一人做事一人当,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想罢,他居然再不出声了。

    虬髯老者双目一瞪,望着商老头道:“此子所言是否属实?”

    “千真万确。”

    商老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居然连一丝反抗的心思都不曾有。

    李贤见着,暗自摇了摇头,这商老头一直无法突破,估计就是少了一些视死如归的血性,也罢,各人有各命,实在强求不来的。

    想到此处,他这才与虬髯老头传音了几句,像是在提示着什么。

    而虬髯老头居然点头,像是在答应这什么,但肯定不会是饶了商老头,只因他在点头之后,已然一指戳中了商老头的眉心。

    商老头两眼一瞪,而后整个人便倒向了身后,再也爬不起来了。

    整个过程发生的实在突然,不要说那些永远不用操多大心的护卫,就是久经世故的何圆脸,此时仍然是呆滞状,只因他认识的李贤,不但淳朴,大方,好相处,更是个为朋友两内插刀,对商老头更是照顾有加的年轻才俊,却不想这小子居然是头披着羊皮的狼,以前真是错看了这小子。

    人面兽心,无耻之极,卖友求荣......

    何圆脸很少骂人,但此刻他脑子里却全都是这些骂人的话,只是一想到李贤的狠辣手段,他又不经打了个寒战,那些已然到了嘴边的话,自然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我徒弟的尸体呢?”

    虬髯老者咬牙切齿的望着李贤,道:“交出来,你们这些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便再不插手。”

    李贤给了何圆脸一个眼神,示意其将那结巴给放出来。

    何圆脸打了一个激灵,这时候还留着尸体干什么?他当然不会不愿意,恨不得那结巴的尸体,从未出现在他商队似的。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