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千钧一发也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形势,李贤可以说是真真正正的命悬一瞬。

    不但是场中四人认为他死定了,就连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死定了,但却在这时候,一声轻笑却在这时候传遍全场。

    声音非但不大,反而很轻很轻,但却没有一个人人能够忽视掉这样一声轻笑。

    曹勇反应最大,他居然瞪起了双眼,不是因为他知道这声轻笑是何等可怕的人发出的,而是因为他手里的大铁锤在这个时候居然不动了。

    待他定睛一看,他便见到了一只白皙的手,这手要是长在女人身上也会是只完美的手,但在他面前的却是个男人。

    男子长发古衣,眉眼俊秀但由于实在太过白皙显得有些阴柔,而最为醒目的还是他眉心的那柄黑色小剑,看起来要多妖异就有多妖异,仿佛随时都会动一般,他像是一位绝代妖主,而非是人。

    曹勇虽然面色震惊的要命,但却不敢吱声,只因他心里实在怕的要命,在这陌生男子面前,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仰望一座高山,山上随意落下一块石头,都能够要了他的命。

    “与我合作的人,你也配杀他?”

    男子的声音缓慢且温和,但听到众人耳朵里却犹如腊月的寒风,阴寒彻骨。

    当然这声音听在梅老头与李贤耳里,却是比春天里的阳光还让人觉得温暖。

    李贤艰难的坐直身体,扯着笑脸道:“血剑。”

    当然,这世上除了清灵寺里那个老疯子,估计也只有血剑才有这样的能力如此轻描淡写的便接下一个圣境强者的全力一击了。

    血剑淡笑道:“我现在倒是知道当初你为何说要跟着我了,只因你的仇人太多,想借我解围罢了,哈哈哈......”

    他笑的很开心,只因他实在不认为当时李贤会这么想,他如此说不过是想取笑一下李贤罢了。

    别人都救了你的命,取笑一下又算得了什么,李贤对此只是淡然一笑,也不解释,只因要是别人不信,你就算将自己的嘴皮子都磨破了,别人依然不会信,别人要是相信,就算你拼命的要承认什么错误,别人依然会相信你并没有错误。

    曹勇保持了一锤砸下的姿势,撒手也不是,撤回也不是,他不经难受的小声道:“这位爷,那我们该怎么办?”

    血剑的笑容一收,眼睛里闪过一丝血光。

    “不要!”

    李贤惊呼出声道:“杀人是会成为习惯的,你想想当初的束乐半,岂非早已成了被杀戮奴役的仆人?”

    血剑一愣,而后笑道:“他们要想杀了你,你却要我放了他们,就是为了不想我杀人?”

    李贤默然,只因他不愿意承认,因为他一定承认,就像是为血剑带上了枷锁,到时候只会造成压抑,而压抑的越久,爆发的自然越恐怖。

    这说来有些玄乎,但对于一个现在空有修为,感情却从零开始的血剑来说,就是如此严重。

    血剑虽然懂得不多,却是个率性而为的人,他当然不会听李贤的话,他有着自己的做人风格,只见他那白皙的右手缓缓握拢,那比他的右手还大数倍的铁锤非但存存粉碎开来......

    曹勇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连一丁点的声响都不曾发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铁锤从头到尾的消失不见,而后那粉碎蔓延到自己的手掌、手臂臂,再到自己的整个身体,他像是真正中了邪术一般,就那么静静的、缓缓的粉碎开来。

    张衣衣面色惨白、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开始颤抖,他的衣服自然跟着抖的更为厉害,但却没有一个人笑话他,就算以杀人嗜血见长的死太监,此刻亦面无人色,而梅老头瞪着眼睛,嘴里像是哽了个鸡蛋,硬是不难说一句话。

    李贤苦笑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血剑淡淡的笑道:“我乐意。”说着,他扭头又望向萧英才与张衣衣,淡淡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差两个跟班,就你们两个了,走。”

    他并没有争取两人的意见,但他的话却像是真的有让人言听计从的魔力一般,不管是死太监还是张衣衣,此刻都不得不乖乖的跟着他缓缓离开。

    待三人离开良久,梅老头这才道:“这人是你朋友?”

    李贤皱眉摇头道:“你老难道没听他说,我们只是合作过一次的合作伙伴?”

    梅老头讶然道:“合作过一次?而且完事了之后,还附带救你一条小命?”

    李贤苦笑道:“要是你知道合作的内容,怕是你更加不会相信,他非但将新界与传承给了我,自己却只为了一具尸体。”

    梅老头沉默良久,肯定道:“他也是个疯子。”

    李贤道:“他倒不是个疯子,但却更可怕,因为我认为将来他会是个恶魔,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梅老头不解道:“虽然他的确看起来像是个恶魔,但他确实是救了我们。”

    李贤点头道:“所以有机会我们一定要帮帮他,不然这世上真会容不下他。”

    梅老头笑道:“容不下他又如何?他一样能够好好的活着,你又瞎操个什么心?”

    李贤默然,梅老头说的一点也不错,但是那样活着,是不是太没有意思了些?要知道一个人活着与跟很多人活着,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不打算再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于是转移话题,道:“你不是说对付他们三个很轻松吗,怎么到头来却让我去拼命?”

    梅老头镇定道:“年轻人需要磨练,像你这样肩负重任的人,自然更需要生死间的磨练。”

    李贤对其翻了一记白眼,道:“但我只看到死,没看到生好吗?要知道,这次要是没有血剑那疯子,我们可真就交代在这里了,还有你那什么破飞行法器,居然飞着飞着自己就毁了,怎么以前看你很有前辈......”

    “停停停,我家老太婆还等我回家做饭,就不陪你聊了。”

    梅老头说着话,人却已经跑出了老远。

    “哎,梅老头,那我怎么办?我......我走不动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