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九层之上
    九层,束飞章面前完全没有一个敌人,有的只是一柄剑,一柄不知过去了多少岁月却仍然满含剑意的剑。

    毫无疑问,这是要领悟了此剑上的剑意才能够过关的一次试炼,但说来也奇怪,他一生中领悟的剑意很多,但却从来不曾领悟到过眼前这柄剑上的剑意,不然他早该获得这所谓的炼狱塔最后奖励了。

    这只是一道比较偏门的剑意,或者说是一道完全无用的剑意,只因其上居然蕴含着生机。

    剑都是用来杀人的,难道一把救命的剑也能够杀人?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所以这本就不是一道杀人剑,而是一道救人剑,谁也不会没事去领悟救人剑,但偏偏这炼狱塔最后一道关卡要求的就是领悟此剑意。

    为了得到最终的奖励,他也不得不耐着性子安心参悟。

    十天后,他第一次睁开眼睛,脸上满是别扭,是的,的的确确就是别扭,只因这剑意在他看来实在不合常理之极,就像是明知一件事情是错误的、徒劳无功的,自己非但要相信它是真的,而且还要坚定的走下去,如此不别扭才怪了。

    他无奈的掏出自己的铭牌,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当他真正看到那个金灿灿的名字,还是忍不住脸色难看起来。

    “李贤,我现在真的开始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立即杀了你。”

    强压下心头的怒气,他再次平静的盘坐在那柄剑旁,甚至一手握住剑柄,以其能够更好的感悟剑上的剑意。

    而同样存在于炼狱塔九层的李贤,此刻面前同样有一柄剑,一柄同样蕴含着生机的剑,但在李贤的脸上却找不到一丝的别扭,只因他可不认为剑一定要杀人。

    这很好理解,对于一个一心逞凶斗狠的恶人,自然会觉的这救人剑是狗屁,但对于一个心怀仁慈的人,这样能够让人活命的剑岂非是一样世间少有的至宝?

    一个人的兴趣也是样决定一件事情成败的重要因素,李贤对于这救命剑是怀着好奇、喜欢、渴望,而束飞章对这救命剑却是不认同、排斥、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如果他们的悟性相同,所用的时间一样,最后的结果一定会是李贤率先闯过第九层。

    不过,这也只是如果,要知道束飞章现在可不是束飞章,他可是活过几千年的老怪物,当年的天下第一人的悟性自然是超乎寻常,而且他还比李贤先到了很多天,就算是勉强自己领悟此剑意,其效果亦不会比李贤差多少。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心更加平静,对这救人剑的认知也越来越深。

    终于,在两个月后的某一天,一道剑意从束飞章的身体内散发而出,不如何锋芒毕露,但却充满着让整个试炼空间都变的欢愉的气息。

    于此同时,同在第九层的李贤一样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睛,他同样散发柔和的气息,但却比束飞章所散发出的更加温和,仿佛他整个人都被一团蒙蒙的白光所笼罩,让每个见过他一眼的生灵都会心生亲近。

    无疑他领悟的救人剑更具威力,但这试炼要求的却只是领悟,而不在乎深浅。

    于是,两人双双过关,但最后的胜利者只会有一个,新界也不可能劈成两半,分别发给他们两个人,所以他们成了特例,成了在这炼狱塔里,唯一见到真实对手的两个人。

    束飞章带着自信的笑意,望着仍就有些愕然的李贤,道:“一个人的运气如果一直背到了极点,那么只能说明,他的好运就要来了。”

    李贤笑了笑,道:“这也不一定,说不定你认为的好运气,也会变成更坏的坏运气。”

    束飞章沉默一阵,居然点头认同道:“你说的很对,你现在同样也是圣境圆满,领域相信你也在第八层的时候领悟到了,放在外界,你实在已经可算是个圣境有数的高手,甚至现在所谓的天罡七圣,或许都能够排上你的名字,或许你真能够杀死我,但问题是,这里却并不是外界,这里的一切都只是虚幻的。”

    他顿了顿,而后接着道:“况且,就算你现在是天罡七圣,你也不该是我的对手。”

    李贤握紧手里的逆昆仑,这是第一次在他面对同境修士的时候会感受到这么大的压力,只因他面对的可是五千多年前的天下第一人,即使这时候此人还不是当年的全盛时期,即使他在此处试炼之中已经强大了很多,但他却仍然没有多少取胜的把握。

    他不经摇头苦笑道:“所以,你想劝我去自杀吗?”

    束飞章一愣,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当然,不管你说的如何天花乱坠,我也是不可能自杀的。”

    李贤接着笑道:“如果你真是这么想,我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了,另外或许还会附送你一句,蠢货。”

    束飞章说出刚才的话,自然不是想让李贤真的去自杀,而是想要打击李贤的士气,从而让接下来的战斗变的更简单、更轻松一些,却不想这小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非但巧妙的曲解了自己的意思,而且居然还敢出口骂自己蠢货。

    自己可是五千年前的天下第一,就算这小子不懂得敬畏强者,也总该懂得尊敬老人吧?

    不过,显然这小子没有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敬畏,更没有尊重老人的美德,遇上这样的无赖,实在不是件幸运的事情。

    不过好在,自己已经识破了这小子的意图,所以自己千万千万不能动气,只因自己动气是小,明知是这小子挖的坑,自己还往里面跳,就不好了。

    高手过招,往往一步错,步步错,到时候自己想要翻盘,怕也是回天乏术,要知道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两人间的实力差距其实真的不大,重要的决定因素反而变成了心态问题。

    真是个阴险的小子。

    李贤可没束飞章想的那么多,见束飞章还是愣愣的不说话,不经嘲笑道:“难道你真的傻了?那实在好极了,我这人什么人都杀,自然不会介意剑下亡魂里多出一个傻子。”说着,他的人已经持剑而上。

    束飞章冷冷的望着迎面冲来的李贤,好计策用一次那是妙计,要是同样的法子用在一个人身上两次,那就是愚蠢,他居然在自己面前连续毫无顾忌的激怒自己两次,他是真的傻子,还是当自己本来就是个毫无头脑的傻子?

    李贤显然不是个傻子,那他这是真将自己看成了傻子?

    束飞章还在纠结心中的问题,李贤的剑却已然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胸前。

    噗,毫无意外,一击必中,束飞章的心脏被戳穿。

    他难以置信的望着李贤,道:“时间领域?!”

    由不得他不惊讶,那可是时间领域,那可是传说中比空间领域还有强大的超级领域,天罡界的历史有多长他不知道,但是以他活过的岁数,也只知道一个领悟了空间领域的超级强者,而且只是一个而已,更不要说是时间领域了,这简直就是神迹。

    李贤一击得手立时身影爆退,他一开始就用上自己的最强招式,就是为了打束飞章一个措手不及,但貌似他还是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剑意虽然现在已经不少,但真正能够灭杀神念的却一样也没有,这就意味着自己怎么也杀不死束飞章,或者说是杀不死现在占据束飞章身体的侯万成。

    此人睚眦必报,留下来始终是个祸害,自己要怎么才能真正的杀死他?

    突然束飞章残忍一笑,望着被洞穿的胸口却未流出一滴鲜血,他淡淡道:“束乐半对自己这个儿子实在不错,至少为其塑造了一具真正堪称不死的身体。”说着他手里的大剑一竖,携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便朝着李贤的位置轰击而去。

    李贤面色有些苍白,大家都是在第七层领悟了随心剑意的剑师,双方的招式自然无从断定,因为领悟了随心之境,便意味着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出什么招,更何况是自己的对手?

    所以这样的剑无法躲,也躲避不掉,除非你的随心境胜过对手,否则只能硬抗。

    李贤的剑道天赋很好,但再好也不可能几个月时间就能赶上别人几千年的时间,这不现实,所以束飞章这一剑看似笨拙,他却不得不同样笨拙的举剑相迎。

    好在,他同样有着势剑这样威力强绝的招式,而且现在他的修为真的不弱,甚至有着长春术的加持,他的元力还有更为浓郁一些。

    于是,场中开始发出连番炸响,两个人的动作不算快,但却诡异的谁与不会比谁快一分,谁更不敢比谁慢半拍,两个人一个攻一个守,像是从来不曾考虑是不是应该换换攻守位置一般。

    第九层试炼塔的整个虚拟空间动轰的不断的扭曲起来,李贤不是不想反攻,只是自己的随心境压制不住束飞章的,他便不得不被牵着鼻子走。

    这样下去显然不是办法,李贤突兀的身影连闪,他连续无规则的施展小寸步,如此束飞章的随心之境自然不攻而破,趁着束飞章突兀的愣神一瞬,他再次动用时间领域,一剑划向束飞章的脑袋。

    束飞章脸色大变,竭尽全力的使自己的脑袋后仰,李贤的长剑只得贴着他的脖子划了一剑,虽然切开了他的喉管,但他却终于保住了自己的脑袋。

    束飞章一脸阴沉,现在就算自己的经验再如何丰富也难以压制住李贤的快剑,长此下去死的人一定会是他,所以他不得不展开自己的领域。

    此领域现在已不算是纯粹的生命领域,因为在早些年他本就有自己的重力领域,现在多了一个吸收生命力的能力,自然被他融合,而且他发现融合后的领域,非但重力与吸收生命力的功能没有消失一样,反而两项能力都被加强了,但可惜了这里只有李贤一个人,不然自己将更加肆无忌惮。

    李贤只觉脚步一沉,接着瞬间便感受到了自己的生命力开始疯狂的流失,不经肃然一惊,暗自庆幸自己还好没有用三梵印进行硬碰,当初面对束乐半时他便不敢动用三梵印,在面对这束飞章时就更不能用了,但现在束飞章这个明显比当初束乐半还要强大的能力又如何破?

    突然,他忆起自己的时间领域,自成型之后便一直不稳,显然束飞章这领域明显比当初束乐半纯粹的生命领域要强的多,而且也是新生成的,自然也不会稳健到哪里去,所以只要用威力强大的招式攻击束飞章本人或许真能够破除掉这个怪异的领域。

    但要攻击到束飞章本人,现在怕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件痴心妄想的事情,只因一旦中了束飞章的领域就连移动都很困难,又怎能够攻击到束飞章本人,况且需要的威力还要很大,不然定难破除此领域。

    不过,这对于李贤来说倒不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只因只要前进,就一定能够到达目标,这只是个时间长短的问题,而时间的长短又是李贤现在能够控制的。

    因此李贤有机会做到,但他的时间领域现在还能力有限,束飞章离他的距离越远,他越难将自己的剑送出去,就现在这个距离,他连想都不敢想,或许还没真正接触到束飞章,他的时间领域便会自行崩溃掉的。

    所以,他需要一个机会,一个让束飞章接近自己的机会。

    他平静的望着束飞章,道:“没想到束乐半的生命领域也被你领悟到了。”

    束飞章享受着身体迅速被修复的快感,笑道:“当然,要不然我也不可能通过第八层的测试,要知道像我们这样的老人,最难办的便是突破自我。”

    李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算是终于知道为何想侯万成这样的强人在第八层会耽搁那么久的时间。

    只是这些与他现在想要做的事情却没有一点关系,他转移话题道:“现在你既然赢了,要不要考虑我们来做一笔交易?”

    束飞章不屑道:“我不和死人做交易。”

    李贤笑道:“但我现在还是个大活人,不是吗?”

    “的确,你现在还是个活人,但你马上就会变成一个死人的。”

    束飞章看来真的很不想与李贤说话,三两句便试图结束对话。

    但李贤却偏不如束飞章的愿,他取出黑铁面具,道:“难道你连这样东西也不想要?要知道,说不得这炼狱塔试炼得到的东西也未必会有这面具强,你应该知道束乐半当初带上了这个面具之后是多强,况且你身上不是没有血。”

    李贤可不相信束飞章这些人会知道炼狱塔的秘密,所以才敢如此说话。

    果然,束飞章神色有些意动,当初束乐半之所以败,是因为给出了自己体内最后的鲜血,而现在他自己却可以确定自己的鲜血绝不会送给任何人,哪怕一滴,所以拥有了这面具,他几乎已经相当于不死,谁也无法抵挡这样的诱惑。

    他的确心动了,但还是谨慎道:“只是你不死,我怎么才能得到这最后的炼狱塔奖励?”

    好吧,不得不说这人真是个贪婪的家伙。

    李贤不经苦笑道:“难道有了这面具还不够吗?要知道,这面具是看的见的好东西,而炼狱塔试炼奖励却是件未知的东西,你一定要相信我有能力毁掉这面具的能力,所以你选择吧。”

    “够,当然够,有了它,我几乎可以长生不死。”

    束飞章笑着接着道:“但,谁也不会嫌弃自己的宝贝多了不是?”说着,他的眉眼早已变成了凶狠,身影一晃便冲向了李贤,以期趁着在李贤来不及毁掉黑铁面具的时候,便将面具夺下,却不想也在这个时候,他望见了李贤那双笑眯眯的眼睛。

    而李贤的剑,这次已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束飞章的脑袋上。

    周围的领域压制在这一刻轰然崩碎,就连束飞章此时整颗脑袋里也被沉剑狂暴的元力绞的粉碎,但他的手却死死的抓住那面黑铁面具,而后拼尽自己最后一口气,将其戴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时间过去了一息,两息,直到一刻钟之后,束飞章的身体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李贤上前试探了好久,终于确认侯万成终于的的确确是死了之后,这才安心的松了口气,但貌似最后侯万成的神念还有些残留,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呢?

    想不明白,但这时候久违的光柱却已然落在了他的身上,他只来的及收起那面黑铁面具,整个人便已不由自主的向着高空飞翔。

    “看束飞章的名字变成了灰色,他居然死了!而李贤的名字却出现在了九层之上!”

    “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的银子啊!早知道压上这种不成名的新人就没什么保障,艹,我的家底这次可全赔进去了。”

    ......

    几家欢喜几家愁,当然这次该是大多数人开始愁了,但这绝对不会包括炼狱塔内,那些李贤的朋友们,他们此刻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