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行动
    消息很快被散播出去,整个新界沸腾,现在可不仅仅只有最初的四千多修士,在新界死的人很多,但挡不住诱惑,进来的人更多。

    除了四洲最强的四个势力之外,很多又自发组织起了自己的小势力,修士多桀骜不驯者,谁又喜欢服谁管束了?

    而梅逸散布的消息,真实性还是很可靠的,其实就算没有这消息,大多数人也是这样猜测的,只不过现在多了这么一条消息,就像是一个炸弹,彻底被点燃了一般,让新界里的每个修士,都变的跃跃欲试起来。

    不过,消息的效果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谁都不是傻子,中心位置的那些恐怖的植物形怪物处在那里,谁先动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没人也没有哪个势力现在能够独自面对这样的局面。

    场面因此变得有些尴尬,每个人都想进去,但却没有一个先吃螃蟹的人,于是不管是个人还是大小势力,都只能干瞪眼。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只因,不知为何,从新界中心突然冲出了一道灵光,这是灵气浓郁到极点才会有的体现。可以预料,新界中心此时定是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不说别的,只要进驻里面,修行个一年半载,这可比什么都来的实惠。

    而且能够聚集灵气,定然是经过精心布置,且这个布置一定还没有被那些植物形怪物破坏,不然也不会正常运转,谁也保不准里面到底有多少宝贝,那可是天位至尊留下来的东西,只要是个修士就绝不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消息进一步被证实,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首先行动的便是剑王山,束飞章奇迹般的复活没人知道,但这次的领队便是他。接着是北洲荒原,刘盛不再,自然由他下一级的人带领行动,对此刘盛只是嘿嘿一笑,不知是何心情。最后十东洲,赵天邪显然也不是个心如止水的主,他看重的不是别的,但是那浓郁的灵气,就是他那样没有多高资质梦寐以求的地方。

    为什么说东洲是最后,只因南洲根本就没有动,而且也不会动,只因在周沫儿醒来之后,第一时间便通过传音玉联系上了周倩,而后他便率领着队伍赶到了李贤他们现在的据点。

    结果商议了一阵,整个周院的势力便在那里不动了,而且将其里三层外三层的守护起来,怕是就连一只蚊子想要闯进去都难。

    而其他零散的小势力更是闻风而动,纷纷行动起来,或是掉在大势力后面浑水摸鱼,或是另辟蹊径,企图在别人引开那些恐怖阻碍之后趁虚而入等等,总之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进入新界中心去。

    李贤他们哪儿也没去,只是静静的修行,恢复伤势,只因他们不动,有人已经替他们开始行动了。

    既然那些植物形怪物如此难缠,倒不如直接挖地道,进入新界中心,这方法想到的人很多,但真正能够执行的却很少,只因工程太过庞大,而且地下同样有着一些植物的根系,到时候一旦遇上,地下空间腾挪的地方小,自然更加危险,不过比起在地面上横冲直撞,实在轻松了太多。

    但这个方法必须要具备样条件,第一,自然是一个擅长挖地道的人或者队伍;第二,地道一定要足够深,最好是不要触及植物的根系才好,第三,要快这不但是要挖的快,搬运那些被挖出来的土石也要快,不然你说十年后你能挖到新界中心,估计新界已经飞走离开天罡界了。

    李贤当然他们达不到这样的要求,但这却难不倒周沫儿的南洲势力。

    沙丘盟在没了束温人与束乐半之后,却还有一个束老五,比起前者,此人生性平和,更没什么夺权之心,是周沫儿现在重点培养的下一代沙丘盟盟主。

    此人本名叫束千秋,是个擅长挖地道的家伙,沙丘盟所在本是沙漠,要想不吃沙子,挖地穴岂非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沙丘盟出来的家伙,不管修为咋样,但却一定会一件事情,那就是挖地道。而束千秋却是此道中难得一见的好手,只因他有样宝贝,却是想做个庸手都难。

    绝地锥,听名字就知道那是与断空梭一样,都是难得的特殊宝贝,不过断空梭走的是空路,而绝地锥走的却是地下,但毫无疑问,它们都是自己领域里,最强大的存在。

    说来绝地锥用途实在有限,跟断空梭比起来,都更加不如,自然也显得更为罕见,但它却不会因为罕见而昂贵,事实上要不是沙丘盟用的着这东西,估计束千秋当初都不会打注意买下这样的老古董。

    真不知道当初造这东西的锻造师到底脑子里想些什么,至少一个正常人绝不会用那样昂贵的材料,加以高超的技术,造出个如此废柴的别样宝贝来。

    不过,这东西可是真帮了沙丘盟的大忙,因为有了它的存在,沙丘盟的地下世界可谓是天罡界之最,据说光那些没有沙子的入口,现在就要一百多个,那可大多都是在沙丘盟边沿没有多少沙子的地方。这就意味着,沙丘盟地面是沙子,而地下深处,却是一张四通八达的网,其工程之巨,让人想想都头皮发麻。

    这些当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还是时间,要知道束千秋得到绝地锥两年后,沙丘盟的地下才形成了这样的状况,估计不管是谁听了,都会惊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所以,不单是周沫儿对束千秋有信心,就连李贤等第一次听说了束千秋事迹的人都对他充满了信心,只是这里可不是沙丘盟的地下,在挖到中心位置的时候,还是要修为高深之人为其护航,因为说不得遇上一株霸道的根系,估计束千秋就再也挖不下去了。

    至于那些被挖出来的土石,自然不会像原来世界一样,傻愣愣的用人搬,用车拉,而是用储物戒指装,为了节省时间,周沫儿安排了三百人专门负责运送土石。

    三百人分成三队,由于动用储物戒指搬运土石实在也不是件轻松的活计,那是相当消耗念力的,所以三组队伍轮流换班,待一队的念力耗尽,再由二队接上,以此类推。

    对此安排,自然周密之极,李贤等人也没有过多的加以具体了解,只因他们只要做好一件事情就成,那就是修行再修行。

    伤没好的继续疗伤,伤好了的,自然继续提升实力,最好在地道达到中心圈的时候,他们每一个要进入新界中心的人,都保持着最佳的状态。

    所以,现在李贤他们的驻地成了这样一种情况,驻扎着一大批人不出去找天材地宝,也不去争着进入新界中心,只是站岗修行,而他们周围那些被新挖出的土石却堆积了一座又一座的小山,跟个钻井队似的。

    “你最近的脸色好差,难道对此次的计划并不看好?”

    梅逸来到李贤所在的临时屋舍,一脸担忧的望着李贤此时显得有些憔悴苍白的脸。

    这里是李贤根据自己的喜好搭建的,他此时正在院子里闭目养神,外人看来他是在修炼无疑,但梅逸却知道李贤并没有刻意修炼,只因她注意到李贤的手有些颤抖。

    李贤扭头,皱眉掩饰道:“没,只是想起那些恐怖的植物形怪物,就有些难安,要知道他们最强的攻击手段,很多就是靠着自己的根,我们这样是不是在自投罗网?”

    梅逸摇头道:“但事实上真正强大的植物形怪物,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它们很多已经脱离了对土壤的依赖,所以走地下实在是最安全的方法,这中间的利弊你不会不知道,你在想其他事情,或者遇到了其他的难题。”

    李贤苦笑道:“我能有什么难题,我这不是正在好好修行吗?”

    “修行能够让你的脸色越来越差,修行入定后你还能够双手发颤?”

    梅逸显然没有让李贤蒙混过关的意思,继续逼视道:“要这真是在修行,我倒算是涨了见识。”

    李贤无奈道:“有时候聪明的女人未必会比一个笨女人来的更可爱,难道你不懂这个道理?”

    梅逸叹了口气,道:“我也想那么做,但却忍不住想要分担你的痛苦与压力。”

    李贤眼中闪过一丝暖意,道:“我只能告诉你,这件事情只我一个人承受就够了,外人想要分担也不行,谢谢你的关心。”

    “是那张黑铁......”

    “嘘!”

    梅逸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李贤制止,想到要是这危机来自那黑铁面具,的确是件不能分担的事情,而且李贤也不可能明智持着黑铁面具会带来痛苦,更不可能交给他身边的朋友,而交给外人谁也不会放心,所以他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想到此处,梅逸不经由衷的叹道:“你真是个好人。”

    李贤无奈的笑道:“你这不是在给我发好人卡吧?”

    “好人卡?”

    显然,就算梅逸再如何聪明,也不会理解李贤如此无厘头的话。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