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笑花
    找人至少得有个方向,不然你说你知道谁谁谁,却连那人的住处,或者常去的地方都不知道的话,别人一定会以为你就是个傻子。

    好在梅逸不是个傻子,她非但不是个傻子,反而还很聪明,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姑娘,于是李贤他们在这没村没店的地方也都骑上了马。

    有时候李贤都不得不感叹,银子的魔力实在与软妹币一样,有着令人不要命的魔力。

    在这个元力、体力都根本就不够用的环境下,有样不错的代步工具,岂非是比命还要重要的事情?

    半个多月,为了绕开大多数危险的植物群,李贤他们不得不绕路走,但好在有马,而且队伍中每个人的个人实力都算顶尖,所以一路上非但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众人元力、体力都得到了一定的恢复,就连赵婴身上的伤势也好的七七八八。

    不过,这样平静的日子直到前三天就消失了,只因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到处都是食人花的地方。

    马是不行了,他们只有徒步前行,当然战斗是少不了的,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李贤知道,这些植物形怪物,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是仍然免不了对火的恐惧,虽然那些极个别的强大怪物对此已经免疫,但架不住李贤他们四个人的轮番攻击,所以这三天虽然过的累了很多,但却还算顺利。

    终于在四天的清晨时候,李贤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宽敞的空地,这里可是食人花的老巢,居然会出现这么一处空地,实在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要知道,食人花给人的感觉总是地方不够用似的,肩挨着肩,朵挨着朵,一群一浪的。

    忽然间,一骑快马驰来,这里居然有马,难道是御空带来的,这样带着一匹马飞,是不是有些太浪费了?

    李贤等人很是惊讶,但梅逸却早已高兴不起来,连看都懒得去看一眼。她低着头,像是不愿被马上的人看见,马上人的眼睛却偏偏很尖,这匹马刚冲到她身前一丈,突然就一声长啸,人立而起。

    马上人好俊的骑术,缰绳一勒,人已跃起,凌空一个翻身,轻飘飘地落在李贤他们面前,一身衣服比冬天的雪梅还白,白得耀眼。

    这人就是那人尽皆知的天才顾千?

    当然不是,顾千是个低调的人,像他那样的人又怎么会穿这么张扬的衣服?

    李贤不这么认为,梅逸本知道不是,更不会这么认为,但商断魂与赵婴可不这么看,只因这人,不但人年轻俊朗,而且气势不凡。

    “梅姐姐,你怎么来了?”

    这人高兴的笑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右边脸上有一个小酒窝,看起来比好些姑娘的笑脸还要醉人。

    梅逸瞪眼,道:“不要叫我没姐姐。”

    那少年无奈,道:“可你我的确都没有姐姐,有何必在意这事情。对了,你是来找我家公子的吧?”

    李贤闻言一脸平静,赵婴与商断魂却是四目一瞪,只因这人居然真的不是顾千,那他又是谁?

    梅逸或许知道两人心中的疑惑,很自然的点头回道:“不错,今次实在有些事情要麻烦顾公子,笑花你为我们带路吧。”

    这个笑花,当然不是上一世的校花,估计他家公子怕他笑花了脸,故意损他的,赵婴与商断魂同样被这名字雷的个外焦里嫩,一个男人的名字怎么可以这样?

    “哎,看你说的。”

    那少年笑道:“你的事本就是公子的事,有何必客气?”

    梅逸这次居然出奇的没有瞪眼,只因少年总是制止不了,就像老要叫他“梅姐姐”一样,而且这本来就是顾千分内的事情。

    他点头,道:“带我们去见他吧。”

    “这是自然,不过这几位......”

    少年眼神微冷,他对梅逸亲切,但并不代表对每个人都亲切,尤其是梅逸身边的男人,除了他家公子,怕也,再找不到个能够让他心生亲切的人,他的脸可以笑成个大花脸,自然也可以冷成个僵尸脸。

    梅逸笑道:“这些都是我朋友,他们当然也要进去。”

    少年抱歉的躬身拜道:“还请好人姐见谅,我家公子向来是个孤单惯了的人,尤其不喜欢的事情便是外人打扰,所以你的这些朋友还是在这里等候吧。”

    这话说的,不但委婉的拒绝了梅逸的要求,而且还意味着将梅逸看成了自己人,好一把软刀子。

    “连我的朋友也不行?”

    梅逸眉头一竖,顿时永惠斋少东家的威仪显露无疑。

    但少年偏偏就不吃这套,他白衣胜雪,飘然自若,完全不像是个下人,倒像是个受万千追捧的公子,事实上,作为顾千的近侍,说是万千追捧,都太少了。

    “和他如此废话作甚,这世上本就有很多说不通的道理,遇到这种时候,一般拳头大就是道理。”

    商断魂显然不是个安分的主,见少年一脸欠抽的样子,忍不住就要发飙。

    李贤伸手阻止,道:“我们是来结盟的,不是来结仇的。”

    “说的好,拳头大就是道理。”

    少年却不领李贤的情,接话道:“那么只要你们三个能够打赢我,你们过去,我也无话可说。”

    “不用我们三个,我一个便已足够。”

    说着,商断魂已经冲向了少年。

    李贤苦笑着摸了摸鼻子,不经有些怀疑,商断魂到底是不是个杀手,杀手不都是应该很冷静很冷静的吗?

    梅逸冲着李贤抱歉一笑,道:“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总以为他家公子才是最好。”

    李贤摇头笑道:“他能够如此维护自家公子,至少证明他不是个不忠心的侍者。”顿了顿,他接着疑惑,道,“看来你还得跟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好人姐,难道他以为对他好的女子,都能叫好人姐?”

    梅逸笑道:“他叫我好人姐,当然不是因为我人很好,只因我的名字就叫梅好人。”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身在永惠斋这样的大环境下,的确不会见到太多好人,估计梅逸她爹取这名字也是有警醒之意,不然谁敢跟自己的二女取这名字?

    李贤以手扶额,无奈道:“本以为姓丑的人很难取名字,没想到姓梅的一样不好取,难怪你都不用自己的本名了。”

    梅逸对此只是笑笑,她已经认真的注意起场中两人的战斗来。

    赵婴看的格外认真,李贤不经好奇,道:“难道这少年真的很利害?”

    “利害,当然利害,至少我压制修为在清虚境初期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够胜的了这少年。”

    赵婴仍然死死的盯着场中,不敢错过丝毫,这两人都很强,有着很多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只有不断的吸纳别人的优点,再不停的矫正自身的缺点,实力才会提升的快,而且这两人战斗经验都很丰富,换做谁也不愿意错过。

    李贤这才认真注意起场中两人的战斗来,看了不多时,他已经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第一时间便专注于两人间的对战。

    只见那少年不带兵刃,直接空手就能够与商断魂的短剑斗个旗鼓相当,而且他灵巧的身法更是诡异之极,貌似有些梅逸身法的影子,看来梅逸与顾千之间的联系,还真颇有些令人耐人寻味了。

    短短数息不到的时间,两人已经交手了不下上数十招,而且招招刁钻狠辣,前后承接更是天衣无缝,如羚羊挂角,叫人后知后觉,难以琢磨,想通关节处,不经暗自拍案叫好。

    少年笑花甚至比商断魂还要狠,还要更懂得如何用最少的力气杀人,他要是去做杀手,一定比商断魂这个蹩脚的杀手来的更有效率。

    商断魂也是没想到,顾千的一个近侍居然都如此厉害,他越打越来劲,越打越心惊。

    来劲是因为好的对手难求,心惊是因为,他也发现这少年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杀手,他虽然做不好,但却不妨碍他的认知,一直在杀手窝子里混,没本事,见识总还是有些的。

    “商兄,顶住啊!”

    蓦然,赵婴看到激动处,不经大声吼了一嗓子。

    他赵婴可不是个情绪控制的不好的人,不然也不会被冠以“冰山”的称号,他为自己加油是好事情,而且说明自己与对面这少年打的实在有技术,但为嘛这小子让自己顶住顶住,难道在他心里自己真的就顶不住?

    想到此处,他不经老脸一红,算算时间,的确已经过去了不少时候,自己当时真是脑子抽了,压制什么修为,这不是找自己麻烦吗?

    不过,既然压制都已经压制了,现在提升起来,跟耍赖没什么区别,他不是个好人,当杀手说自己是好人的那一定是坏到骨子里了,当然他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这种打自己脸的事情,他还真做不出来,况且,赵婴以为他输了,他可不认为自己会输。

    他一剑震开少年缠身而上的一掌,身形爆退,而后深吸了口气,顿时空地上一大圈空气中的灵气都为之一空......

    赵婴见此,不经呐呐道:“不至于吧,我只是想激将他一下的。”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