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八章 束乐半
    当李贤他们的队伍登上天石寨,见到的已是一片废墟,死人不多,看来天石寨的人早已撤离,亦或者这里的人本就不多。

    南宫家的每个人,现在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只因自己家族损失了近七成的实力,换来的却是被别人捷足先登的下场,甚至连敌人到底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知道青魔宫真正的位置到底是在哪里,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接受,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还是没有捞到丝毫好处的那种,一个字,憋屈。

    南宫仁寒着脸,道:“我们被耍了!”

    李贤眉头紧皱,显然情况比预想中的还要坏的多,突然一柄利剑就在这个时候破土而出,剑意磅礴,整个天石都为之一颤,李贤眼中一阵闪灭,略带兴奋,道:“安静!陈七,你带着人先撤离此地,以免被人发现,看来好戏才算真正开始。”

    南宫仁同样眼神一亮,冷笑道:“他们以为做了黄雀,却不想最后却遇到了个大的,看来这谁做黄雀,还真未可知。”

    李贤与南宫仁对视一眼,都从双方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显然,那个未知的强大势力早早的便来到了天石村,而在解决掉南宫家五支队伍之后,却意外的发现天石内部还有敌人,于是战斗再次爆发。

    李贤与南宫仁,因为队伍实力较强,所以自愿担当起了,路经青魔宫据点最多,路线最长的两条路,所以他们虽然走的很快,却到的不早,也因此得以幸免。

    那柄突兀刺出的长剑,在念力的感召下,又一次刺入天石内部,在天石的表面正好留下两道够供一人潜行的裂缝,李贤与南宫仁对视一眼,而后便一人一道裂缝潜行了进去。

    裂缝很深,李贤估计最少有约整块天石的三分之二的高度,这要是找机关道,一步步的来,还不知道会浪费多少时间。

    蓦然,他眼前一亮,本该漆黑的巨大洞穴里,此时火光冲天,青色雾气弥漫,不用多想,李贤打开了随身带着银磷液,而后滴一滴在自己的手心,握拳便躲进了一处阴暗之地。

    南宫仁也不慢,甚至比李贤的动作还要完美一些,而且他隐藏的地方极为考究,整个洞穴中心有处巨型平台,成一个漏斗状直插地下,现在的战斗已接近尾声,而那些仍在厮杀的人都上了平台,他已神不知鬼不觉的躲着了漏斗台下的斜壁上,若是不动用心神查探,怕是没人再能够发现。

    朝着巨型漏斗台一阵细看,李贤不经瞳孔一缩,只要他终于知道那股强大而又神秘的势力,不是沙丘盟还会是谁。

    沙丘盟此次行动的人不多,只有大约五百余人,但能够将南宫家的近五千人全灭,更与现在青魔宫的两百来人斗的旗鼓相当,实在不算是件容易的事情,无疑这五百人都是高手。

    而青魔宫在此地的两百余人,更可谓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们每个人都不在清虚境之下,且一方是疲惫之师,一方却是蓄力已久,更关键的是人群中那个带着鬼脸獠牙面具的男子,李贤都无法判断其修为,看来这人便是那位青魔宫宫主了。

    而他的对手有三个,都是青一色的离尘境大高手,刚才那柄刺出天石的剑便是三人中个子最为魁梧的一个,他使得一柄大剑,却擅长念力控剑,实在让人看着有些别扭,但其威力的确是大的要命,不然也不可能直接将近三千丈的石壁戳穿却仍有余力,他正躲在其他两人身后,随时准备给于致命的攻击。

    不过,青魔宫宫主显然没有打算让其再有发挥实力的机会,只见其深吸了口气,而后一拳袭向魁梧男子,对于挡在他面前的两名离尘境高手他居然不闻不问,便直直的冲了过去。

    他的拳臂宛若钢铸,气势凛冽之极,那两个离尘境高手竟不约而同的便斩在了其铁臂之上,想来他们也是守护心切,想要直接切掉那威胁魁梧男子的一拳,因为魁梧男子已是他们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若是连他都倒下了,这一战也就毫无悬念了,但貌似他们太过轻看了青魔宫宫主的实力,非但没能将其手臂砍下,两人反而还被震飞,细看之下虎口竟然都已被震裂,而他们手里的七阶剑器更是出现了一圈钝口。

    李贤瞳孔微缩,只因他知道这门武技出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慧院有数的几门天阶极品武技之一,《铁臂通》,此法重在舍我其谁的气势,是将全身的元力汇聚一臂,完全放弃防守,放弃对身体其他部位的保护,为的就是一击制胜,毫不客气的说,刚才那两个离尘境强者,要是那两剑斩在了青魔宫宫主身体其他任何一处地方,其效果,都会比现在好的多,但关键他们不知道,更不可能在当时那么一瞬间,做出如此决绝的决定,要知道那样做便意味着已经放弃了魁梧大汉的生命,虽然现在的结果还是一样,但他们总算尽力了。

    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

    这是个心思毒辣的人,不但精于算计,更对自己狠,而且起码也是个离尘境圆满,同在大境界是能够看出其修为的,即使是离尘巅峰,李贤也一定能够一眼看出,就像沙丘盟那三位,守的两个是离尘境中期,而伺机攻击的那个魁梧大汉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离尘境巅峰,但往往境界越高,其小境界越难分辨,就像传奇境与那传说中的天位境,已经不再有小阶段之分,踏进去了你就是龙,踏不进去你永远只能是条虫。

    虫胜不了龙,若是你在对敌之时,连别人的境界都不知道,可以说你已输了一半。

    同时,在看到这一拳出拳之时,李贤还能够确定一件事情,那便是,这人一定是个慧院的学生,只是当初并没出现在云海峰决战之时,看来此人对慧院的归属感实在算不上多强,想到此处,他不免有些感叹,有时候你觉得世界很大,大到不管走到那里你遇到的总是些陌生人,有时候你又会觉得世界很小,小到不管你走到哪里,总会遇见些你所了解的人。

    拳临近,魁梧男子露出一丝笑意,却没有丝毫惶恐之意,只因他除了一把大剑,身边还有一柄匕首,匕首藏于袖中,世上从没有人知道,只因见过他的人都已成了死人。

    不过,这次想要将敌人变成一个死人却不容易,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的味道,是那么清晰、真实,多年的战斗让他知道,这一拳他除了死还是死,于是他只能洒脱一笑,选择更次一些的办法,那便是同归于尽,他这一匕首,刺的不是别的地方,而是青魔宫宫主的脑袋。

    所有人屏住呼吸,凝望着这一拳一剑,不过这所有人不会包括南宫仁,他正极力的隐藏自己的气息,等待最佳时机。

    一个已想要与敌人同归于尽的人,自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而能够将《铁臂拳》修炼至七阶剑器都不能伤到丝毫的地步,更是个随时都准备不要命的家伙,于是两人不负众望,直挺挺的便撞在了一起。

    顿时一圈气浪炸开,那些早已倒下的尸体被掀到了漏斗台下,而仍然活着的人也只能靠着修为努力站稳,大多数人已被吹的看不清细节,当然这些人里不会包括李贤与漏斗台上那两个离尘境中期的强者。

    场面很混乱,但却也很宏大,若果画面可以定格,可以看到那些陆续被劲气推下的尸体,还有那些本就重伤,终于坚持不住掉下去的修士,像是一个个铁砧上被吹下的铁渣子,而现在还能够看清这一击最终对决的唯一的三个人,却并没有注意这些,他们正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场中正对峙的两人。

    一寸长,一寸强,匕首自然是先到了,但它却擦着鬼面獠牙面具而过,铁臂拳同样到了,不过这拳头可不好躲避,只因它不是刺的某一个点,而是直接轰击的一个人。

    于是,人们眼里,魁梧大汉凭空炸碎,而青魔宫宫主只不过鼻梁上多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只因他的躲避的速度虽然很快,但面具还是没能保住。

    面具掉了,那人的脸自然出现在每个人的面前,它苍白、精致、细腻,简直是上天的杰作,玠堪比不了,书圣也不行,但可惜的是这张完美的脸却不完整,只因它的一半已经不在,让人见之生寒。

    “老九?!”

    “束乐半?!”

    “束尊?!”

    震惊、难以置信、恐惧、心碎等等,发出这样惊呼声的不是别人,正是场中的沙丘盟弟子,他们没想到,下令让他们来灭青魔宫的是他束乐半,最后要终结他们生命的也是他束乐半,这到底是为什么?

    好一个乐半乐半,他果然让每个沙丘盟的人,只得到了一半的胜利带来的快乐。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