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四章 做戏做全套
    待南宫元吉离开后,李贤这才小心翼翼的再次施针起来。

    既然这天下间有《归西针》,自然不可能少了《回魂针》,不然这也不再是假死之法了,而应该叫做杀人之法才对。

    而现在李贤用的便是《回魂针》,这当然不是诡异的招魂,而是打开被《归西针》锁死生命的人的钳制。

    不多时,他已收针,而南宫仁自然便睁开了眼睛。

    “恭喜获得新生。”

    李贤微笑着望着南宫仁,见到南宫仁此时难以置信的表情,的确是件让他值得自得的事情。

    南宫仁突然觉的胸口隐隐作痛,这才注意到那里已被刺过了一剑,他苦笑道:“南宫元吉遇上你这样的人,的确是件让他头疼的事情,你像是什么事情都会?”

    李贤难得的不好意思,道:“在你想来,连这样罕见方法都能会的人,一定会做很多事情,但我要告诉你,除了这些偏门的东西,事实上我会的东西真的不多。”

    “谦虚!你这是太谦虚了。”

    南宫仁瞪着眼,严肃道:“做人不能太谦虚,不然会让人忽略你的存在,麻烦也总是会找上你这样的人。”

    李贤笑道:“先不说这个,我告诉南宫元吉会虐待你的‘尸体’,但现在你却是个标准的大活人。”

    南宫仁一拍脑袋,恍然道:“那我怎么办?”

    “我还没想好。”

    李贤淡淡,道:“我以为接下来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办。”

    南宫仁瞪着眼睛,道:“那要是我告诉你,我真tm的一点办法没有,你要怎么办?”

    李贤笑道:“自然是杀了你,再将你的尸体大卸八块,南宫元吉要是见了,一定觉得他那三百块灵玉简直花的划算的要命。”

    南宫仁两眼一眯,冷笑道:“你就那么肯定能够胜的过我?”

    李贤这时已经回到了石桌旁,为自己到了碗美酒,兀自独饮一口,这才道:“当然,要知道我能够让你假死,便能够让你真死,这事情说来也不复杂,就是除了假死之法外,我在你身体上又下了一种针法,这针法叫《索命七星针》,你光听这名字是不是已经猜到了它的用途?”

    “是的,它是要命的针法,不过这名字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一页残卷上面找到的,但你放心,既然我能够施展出来,只要六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的合作成功,我自然会为你解开。”

    南宫仁此时已经面色铁青,他愤怒的压低着嗓子,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李贤叹气,道:“你掌心现在有一粒黑点,这个黑点每个月会多出一粒,知道出现七粒之时,你自然必死无疑。”

    南宫仁摊开双手,果然在左手掌心见到了一块黑点,不经瞳孔一缩,他无奈道:“那六月后,我们还是没有合作成功呢?”

    李贤难过,道:“那你就再假死一次,我解除《索命七星针》后再为你施展上,放心,这本不是什么多麻烦的事情。”

    我当然不是怕你麻烦,我是在担心我的小命好吗?

    南宫仁垂头丧气,道:“看来我想出去找人治疗都没有办法?”

    李贤遗憾道:“虽然我医术不怎么样,但这些偏门倒很在行,先不说这里地处边关,良医难寻,只是想要破解我这独自创新的针法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你还真是为我想的够周到的。

    南宫仁不再多言,只是一下子从敌人变成了盟友,又从盟友变成了不敢二心的手下,这变化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他叹了口气,兀自走到李贤的石床边一阵摸索,而后只问咔嚓一声,便见到石屋靠近山壁的那面墙竟开了一扇门,不用多想,他便走了进去。

    像是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他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一定有办法逃走的?”

    李贤望着碗里的酒,幽幽道:“只因这里的房屋洞窟都是属于你大长老的,而南宫元吉一心想要将我这把刀子送到你的面前,所以我住进了这间屋子,但这是你大长老的地盘,要你连在自己的地盘上都不能逃走的话,那只能说明你太笨,死了也活该。”

    南宫仁站在暗处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李贤相信他此刻的心里一定十分苦涩,没办法一直被人挖坑,他还一个不拉的往里跳,换做任何一个人来,都不会高兴的起来吧。

    随着石门再次一声轻响,南宫仁消失,而那里再次变成了一面完整的墙壁,这倒让李贤不经叹服其做工实在了得。

    南宫仁当初为什么不从这里进来偷袭?

    第一,他不知道南宫元吉有胆子要除掉他,自然不用隐藏什么,他是南宫家的大长老,要杀个人,自然不会有人管,说不得一旦打不过还会有人来帮忙。第二,偷袭偷袭,虽然这暗门做的不错,但那声轻响之后,对于一个修士而言,已然谈不上什么偷袭了,这和光明正大的战斗没什么区别。

    李贤的实力他是知道一二的,这一旦正面打起来必定不是断时间就能够了事的,而那时还不到与南宫元吉撕破脸的时候,自然速战速决的好,到时候,人都死了,南宫元吉自然不敢当场跟他翻脸。

    不得不说南宫仁的想法也不错,但他想算计的人却不幸都不是根木头,所以他实在没什么好愤怒的。

    李贤冲着石床上的小狐狸招了招手,道:“来,我们两再喝两杯,怎么样?”

    都说酒品好的人,人品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但小狐狸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它鄙夷的望了李贤一眼,决定再不跟这奸险狡诈的人喝酒了。

    李贤无言,他实在是不想小狐狸待会儿看到些令人恶心的画面,于是兀自饮了口酒,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道:“好酒!”

    小狐狸没有回应,像是已经再也听不见李贤的声音。

    李贤也不急,优哉游哉的继续独饮,只是不时砸吧一下嘴巴,赞美一下美酒。

    如此,当他喝到第三碗的时候,终于开怀大笑起来,只因这时候小狐狸已安静的蹲在石桌上,直愣愣的望着他,那小眼睛里,李贤没有看到别的,只看到了一个大大的酒碗

    看来小狐狸的确爱上了喝酒,李贤只能心里一阵惋惜,多好的孩子就这么被带坏了,它的酒量也实在不怎么样,一样的一碗醉,而且还爱发酒疯,现在它已在石桌上打起了醉拳。

    不多时,便噗通一声,再次沉沉的睡去。

    李贤将其重新放在石床上,这才回来石桌继续独饮,他不能休息,事实上这个时候也很危险,要是有人发现他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尸体,定然前功尽弃,不过,他想南宫仁活了那么大一把岁数,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果然,等了一刻钟不到,暗门一声轻响,十数块鲜血淋漓的碎块被抛进了李贤的石屋,不用看李贤也知道,这些碎块要是凑在一起一定是个人,而且是个年龄已老的老人,只是他的面目一定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了。

    李贤起身推开屋门,冲着眼前一片夜色喊道:“大长老竟然行偷袭这等小人之事,先已被我击毙,来人,清理下尸体。”

    声音在整个南宫家驻地回荡,但却没有一个人掌灯,像是根本就听不见李贤在说什么,看来南宫仁这老家伙,果然挺失人心的。

    不多时,一道冷酷的身影来到李贤面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南宫元吉的心腹,陈七。

    “多年不见,兄弟别来无恙?”

    李贤擦了把双手的鲜血,颇有些讶然的望着陈七。

    陈七冷冷道:“我已为李公子安排了新的住处,请。”

    李贤不好意思,道:“没想到第一天来,就为你们惹上这样的麻烦,实在抱歉。”

    “请。”

    李贤无言,这人真是无趣,没见自己正演的来劲吗?

    待南宫元吉离开后,李贤这才小心翼翼的再次施针起来。

    既然这天下间有《归西针》,自然不可能少了《回魂针》,不然这也不再是假死之法了,而应该叫做杀人之法才对。

    而现在李贤用的便是《回魂针》,这当然不是诡异的招魂,而是打开被《归西针》锁死生命的人的钳制。

    不多时,他已收针,而南宫仁自然便睁开了眼睛。

    “恭喜获得新生。”

    李贤微笑着望着南宫仁,见到南宫仁此时难以置信的表情,的确是件让他值得自得的事情。

    南宫仁突然觉的胸口隐隐作痛,这才注意到那里已被刺过了一剑,他苦笑道:“南宫元吉遇上你这样的人,的确是件让他头疼的事情,你像是什么事情都会?”

    李贤难得的不好意思,道:“在你想来,连这样罕见方法都能会的人,一定会做很多事情,但我要告诉你,除了这些偏门的东西,事实上我会的东西真的不多。”

    “谦虚!你这是太谦虚了。”

    南宫仁瞪着眼,严肃道:“做人不能太谦虚,不然会让人忽略你的存在,麻烦也总是会找上你这样的人。”

    李贤笑道:“先不说这个,我告诉南宫元吉会虐待你的‘尸体’,但现在你却是个标准的大活人。”

    南宫仁一拍脑袋,恍然道:“那我怎么办?”

    “我还没想好。”

    李贤淡淡,道:“我以为接下来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办。”

    南宫仁瞪着眼睛,道:“那要是我告诉你,我真tm的一点办法没有,你要怎么办?”

    李贤笑道:“自然是杀了你,再将你的尸体大卸八块,南宫元吉要是见了,一定觉得他那三百块灵玉简直花的划算的要命。”

    南宫仁两眼一眯,冷笑道:“你就那么肯定能够胜的过我?”

    李贤这时已经回到了石桌旁,为自己到了碗美酒,兀自独饮一口,这才道:“当然,要知道我能够让你假死,便能够让你真死,这事情说来也不复杂,就是除了假死之法外,我在你身体上又下了一种针法,这针法叫《索命七星针》,你光听这名字是不是已经猜到了它的用途?”

    “是的,它是要命的针法,不过这名字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一页残卷上面找到的,但你放心,既然我能够施展出来,只要六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的合作成功,我自然会为你解开。”

    南宫仁此时已经面色铁青,他愤怒的压低着嗓子,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李贤叹气,道:“你掌心现在有一粒黑点,这个黑点每个月会多出一粒,知道出现七粒之时,你自然必死无疑。”

    南宫仁摊开双手,果然在左手掌心见到了一块黑点,不经瞳孔一缩,他无奈道:“那六月后,我们还是没有合作成功呢?”

    李贤难过,道:“那你就再假死一次,我解除《索命七星针》后再为你施展上,放心,这本不是什么多麻烦的事情。”

    我当然不是怕你麻烦,我是在担心我的小命好吗?

    南宫仁垂头丧气,道:“看来我想出去找人治疗都没有办法?”

    李贤遗憾道:“虽然我医术不怎么样,但这些偏门倒很在行,先不说这里地处边关,良医难寻,只是想要破解我这独自创新的针法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你还真是为我想的够周到的。

    南宫仁不再多言,只是一下子从敌人变成了盟友,又从盟友变成了不敢二心的手下,这变化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他叹了口气,兀自走到李贤的石床边一阵摸索,而后只问咔嚓一声,便见到石屋靠近山壁的那面墙竟开了一扇门,不用多想,他便走了进去。

    像是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他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一定有办法逃走的?”

    李贤望着碗里的酒,幽幽道:“只因这里的房屋洞窟都是属于你大长老的,而南宫元吉一心想要将我这把刀子送到你的面前,所以我住进了这间屋子,但这是你大长老的地盘,要你连在自己的地盘上都不能逃走的话,那只能说明你太笨,死了也活该。”

    南宫仁站在暗处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李贤相信他此刻的心里一定十分苦涩,没办法一直被人挖坑,他还一个不拉的往里跳,换做任何一个人来,都不会高兴的起来吧。

    随着石门再次一声轻响,南宫仁消失,而那里再次变成了一面完整的墙壁,这倒让李贤不经叹服其做工实在了得。

    南宫仁当初为什么不从这里进来偷袭?

    第一,他不知道南宫元吉有胆子要除掉他,自然不用隐藏什么,他是南宫家的大长老,要杀个人,自然不会有人管,说不得一旦打不过还会有人来帮忙。第二,偷袭偷袭,虽然这暗门做的不错,但那声轻响之后,对于一个修士而言,已然谈不上什么偷袭了,这和光明正大的战斗没什么区别。

    李贤的实力他是知道一二的,这一旦正面打起来必定不是断时间就能够了事的,而那时还不到与南宫元吉撕破脸的时候,自然速战速决的好,到时候,人都死了,南宫元吉自然不敢当场跟他翻脸。

    不得不说南宫仁的想法也不错,但他想算计的人却不幸都不是根木头,所以他实在没什么好愤怒的。

    李贤冲着石床上的小狐狸招了招手,道:“来,我们两再喝两杯,怎么样?”

    都说酒品好的人,人品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但小狐狸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它鄙夷的望了李贤一眼,决定再不跟这奸险狡诈的人喝酒了。

    李贤无言,他实在是不想小狐狸待会儿看到些令人恶心的画面,于是兀自饮了口酒,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道:“好酒!”

    小狐狸没有回应,像是已经再也听不见李贤的声音。

    李贤也不急,优哉游哉的继续独饮,只是不时砸吧一下嘴巴,赞美一下美酒。

    如此,当他喝到第三碗的时候,终于开怀大笑起来,只因这时候小狐狸已安静的蹲在石桌上,直愣愣的望着他,那小眼睛里,李贤没有看到别的,只看到了一个大大的酒碗

    看来小狐狸的确爱上了喝酒,李贤只能心里一阵惋惜,多好的孩子就这么被带坏了,它的酒量也实在不怎么样,一样的一碗醉,而且还爱发酒疯,现在它已在石桌上打起了醉拳。

    不多时,便噗通一声,再次沉沉的睡去。

    李贤将其重新放在石床上,这才回来石桌继续独饮,他不能休息,事实上这个时候也很危险,要是有人发现他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尸体,定然前功尽弃,不过,他想南宫仁活了那么大一把岁数,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果然,等了一刻钟不到,暗门一声轻响,十数块鲜血淋漓的碎块被抛进了李贤的石屋,不用看李贤也知道,这些碎块要是凑在一起一定是个人,而且是个年龄已老的老人,只是他的面目一定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了。

    李贤起身推开屋门,冲着眼前一片夜色喊道:“大长老竟然行偷袭这等小人之事,先已被我击毙,来人,清理下尸体。”

    声音在整个南宫家驻地回荡,但却没有一个人掌灯,像是根本就听不见李贤在说什么,看来南宫仁这老家伙,果然挺失人心的。

    不多时,一道冷酷的身影来到李贤面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南宫元吉的心腹,陈七。

    “多年不见,兄弟别来无恙?”

    李贤擦了把双手的鲜血,颇有些讶然的望着陈七。

    陈七冷冷道:“我已为李公子安排了新的住处,请。”

    李贤不好意思,道:“没想到第一天来,就为你们惹上这样的麻烦,实在抱歉。”

    “请。”

    李贤无言,这人真是无趣,没见自己正演的来劲吗?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