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青石屑
    车行了数日,能见到的泥土越来越少,到最后已是一望无际的岩石,这是一条庞大的由岩石构造的陆地,放眼一望,便能够见到在这片陆地上有着许多弯弯曲曲的黑线,它们大小不一,形状各异,毫无章法的分布于这块坚硬的大地之上,这些便是连通西、南两洲的唯一道路,而这里便是天罡界最具盛名的蚁道了。

    蚁道矿产资源丰富,西洲与南州除了剑道上的争执之外,最为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蚁道的归属,这就像现在分割中洲土地一样,只不过蚁道的历史更为悠久。

    “陶大,你就到这里吧,前面估计便会遇到岗哨,我可没把握一层层的通关过去,这一路上,多谢了。”

    走官道自然安全,但所需要的程序却繁琐,蚁道被西洲与南州各占一半,想要打通这两方敌对势力的关节,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不走官道就必须面对毫无规则可言的地形,这样肯定是不能用马车的,而且此地流寇密布,随时都可能有性命危险,所以李贤不得不让陶勇停下。

    陶勇缓缓的停下马车,世上终没有不散的宴席,他将李贤引到车下,这才抱拳道:“我陶勇也不会说什么漂亮话,有幸李铁匠你选中了我载你一程,实在让我高兴的很,总想着再走慢些,好让李铁匠你改变心意,留在我们瓦罐镇,但这些天我也想通了,像你这样的高手留在小小的瓦罐镇实在是太可惜了,镇上其实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你那天要走,但既然你不愿意让我们送行,我们也就随了你的心意,你可不知道就你让我送你出关后的那天,我家小院里被堵的水泄不通,井水都被打干了好几次,最后经大家一致同意,我们擅自把孙老板留下的酒葫芦交个你,知道你是个爱酒的人,这酒葫芦可是件不可多得的宝贝。”

    说着,他不由分说的便塞给李贤一个暗橙色的葫芦,接着道:“还有杜家小娘子让我给你带句话,就说‘对不起,谢谢你。’”

    酒葫芦的确是样不错的好东西,不但装的酒水多,而且还能够同时装两样不同的酒而不会混合,这可是孙老头宝贝的要命的东西,可惜现在只能便宜了自己,至于杜樱兰那句没头没尾的话,大概是对于那天发脾气的歉意与自己救了她的感谢,不过从话里李贤能够感受到杜樱兰已经看开,这的确是个难得的拿得起又放得下的奇女子。

    他笑着点头,正待说些道别的话,但就在这时,突听一阵急骤的蹄声传了过来。

    陶勇一惊,就想牵马回避,只因看那些人的装束,竟然是盗匪,但李贤却拉住了他,沉声道:“别藏了,他们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况且就算现在想藏也藏不了,倒不如静观其变。”

    果然,那十数匹马发狂般直奔而去,马上人整个身子都贴在马背上,像是在逃避着什么可怕已极的追兵。

    但放眼望去,一片死寂的岩石大地,除了这几匹马外,后面再也没有人马的影子。

    陶大失声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他们在逃避什么?”

    李贤面色一冷,沉声道:“你常年在这边关行走,也从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

    陶大脸色一白,颤声道:“虽然我自己没遇到过,但蚁道上诡异的事情倒是真听说不少,但可以肯定一旦遇上这样的事情,最好让自己变成一个瞎子。”

    李贤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见到那几匹疯狂飞奔的马,已力竭而倒,马上人在地上一滚,随即跳了起来。

    仍有一马一人在狂奔,却被一个长发披散的持剑男子,投剑便射杀了那匹快马。

    马死了,人跟着滚路在地。

    他们衣着虽然不似南洲与西洲的岗哨兵卫,但却绝对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怎么会不让同伴跑?而且身为一个剑师,在没有到达清虚境的时间便投剑,这无疑于自杀。

    这要是那剑师身后之人都是与他一起的倒好,但问题是离他最近的一名光头持刀大汉,已经一刀砍向了他的脑袋,这是个什么情况?

    李贤疑惑的扭头一望身边,陶勇还真的已经闭上了眼睛,更可笑的是,小狐狸居然也将它的小脑袋埋进了李贤怀里,拜托,你可是曾经的天罡七圣,有点胆气好吗?

    他不经苦笑道:“看来就我一个成了不怕死的嗯,或许还该加上前面那些自相残杀的人。”

    不多时尘埃落定,地上多了几匹死马,还有五六具盗匪尸体。

    这些可是在蚁道常年活动的盗匪,可以说他们比南、西两洲那些被安插在这里的哨兵还要熟悉这里的环境,却落得个如此下场,可见不走官路,的确不是件安全的事情。

    他拍了拍陶勇的肩膀,道:“好了,快些回了吧。”

    陶勇脸色有些苍白道:“李铁匠,我看你还是备齐了通关文谍,再前去西洲不迟。”

    李贤笑道:“我会考虑的,你快些走吧,出来这么多天,家里人也该担心了。”

    陶勇知道自己的劝解又等于白说了,这里荒无人烟,哪里去找什么文谍,不过想到李贤的本事,不经又放心了不少,自己觉得是死路,对于别人可不一定是。

    想罢,他这才利落的上了马车,原路返回而去。

    李贤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有提付银子的事情,只因那样只会浪费口舌,而且还一定办不成事情,于是在陶大闭眼的时候,他已悄悄的将一袋银子放在了他的车上。瓦罐镇的百姓很不容易,有张家那样的恶霸家族在,过的容易就怪了。

    等再也看不见陶大的马车,他这才来到那些尸体前,认真的检查起来。

    这些人的皮肤都有些白,但在这暴晒的环境下,想要白起来,除了躲在洞中,可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但作为一个劫匪,没人会在乎自己的皮肤是黑还是白,能够让他们留在洞中的唯一可能,便只会是蚁道这里的矿产。

    “看来,这些盗匪是发现了一处矿洞,只是开采的过程中遇到了些诡异的事情。”

    他翻过每具尸体,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每个人的眼睛都露出恐惧与疯狂,而他们的衣服上,头发里,都有着青色的石屑,看来那处空洞里的矿石一定是青色的,而造成这些诡异的源头便一定在那矿洞之中。

    李贤起身,而后上路,既然现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多想也无用,不如沿着劫匪来时的方向,说不得还会有所发现。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