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停剑
    李贤的速度很快,他的剑更快,场中不管是张莫春的精骑,血二、血三,还是张莫春本人,都没有自信能够滴水不漏的拦住李贤的剑。

    眼看李贤再一次出剑,每个人的脸色都露出了惶恐之意,当然这些人里不会包括瓦罐镇上的百姓,他们从李贤出现时表现出来的担心,变成了现在的快意,甚至很多人都已忍不住开始为李贤呐喊助威起来。

    “好,李铁匠,杀了这狗东西为老镇长报仇!”

    “李铁匠,千万不要手软,这些个只会欺压百姓,却永远不敢上阵拼死的南洲蛀虫,最好是杀光了才好。”

    “李铁匠,加油,我们支持你!”

    面对群众此时的反应,张莫春只是淡淡的挥手,道:“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于是那些本不知所措的精骑开始朝着瓦罐镇的百姓奔去,而李贤速度虽然很快,但却也快不到让血二都无法阻拦的地步,他被血二拦截,虽然他大开大合,剑法在小寸步的配合下诡异且飘忽不定,隐隐已占据上风,但却还是忍不住一阵焦急。

    瓦罐镇的百姓肯定抵不过张莫春的骑兵,而自己要是再不击杀掉张莫春,断然也只有死路一条,所以现在他一定要快点杀死张莫春,能有多快就要多快。

    蓦然,李贤瞳孔一缩,只因那些骑兵真的开始杀人了,场中顿时一片混乱,百姓当然打不过骑兵,他们只能拼命的四处逃散,但又能坚持到几时?毕竟双脚比不过马,只是匆匆一瞥,他已经见到有数十具百姓的尸体倒在血泊中。

    张莫春要整个镇上的百姓陪葬,看来绝不是一句戏言。

    想到此处,他眼中不经寒光大涨,只见其浑身气息一收,后仰身体躲过血二的拦腰一斩,而后一掌撑向地面,便不顾一切的贴着地面朝着张莫春刺去。

    血三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总算到他出手的时候了,城主大人不愧是城主大人,知道怎样利用自己的优势来逼着敌人露出破绽,殊死一搏。

    此刻李贤看似势不可挡,实在已算是强弩之末,这一剑之后,怕是再难对他与血二造成致命的威胁,而且这一剑匆匆出手,也并非毫无破绽,至少现在他已经看到了一处。

    他紧握手里的短剑,静气凝神,生怕错过一丝一毫,敌人的速度很快,机会稍纵即逝,但他有绝对的自信能够抓住这个机会。

    李贤的剑在旋转,他的人也在跟着剑在旋转,他前进的速度很快,快到身后的血二都已追击不及,他旋转的更快,快到形成了龙卷,卷起泥土,让人已看不清他的人。

    突然,张莫春感觉锁定在自己身上的气机突兀的一空,他立即眉头一跳,脸色大变,冲着身前不远处的血三急声喝道:“血三,小心!

    但是,显然他的提醒还是迟了一步,他话音还没落下,血三的脑袋却已然高高的抛向天空,那兀自站立的身体仍在喷血不止,血三已死的不能再死。

    这一剑看似声势浩大,目标明确,实则这一切都只是假象。

    声势来自与将老头的势剑,而气机锁定的目标也不过是个幌子,李贤真正要杀的人自然是张莫春,但在这之前,他认为必须先将血三这块绊脚石踢开。

    于是他故意露出了破绽,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掌拍向地面,而后顺势割掉了血三的脑袋。这看似简单的一个骗局,但要想做好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首先你必须要营造一股有去无回的气势,再将自己真实的心意隐藏、不露丝毫,而后再义无反顾的冲向假目标,实则你自己知道自己的剑没有出,你的意亦没有动,你只是在选择一种另类的方法接近目标罢了。

    血三看到的破绽自然是假的,所以他刺出去的那一剑也只能刺空,而且这时候偏偏他还没有变招之力,所以他死的理所当然。

    杀掉判断失误的血三,李贤只用了一招极剑,在那样的情况下,血三根本躲不掉那样的快剑,而他的沉剑自然是留给接下来的目标。

    现在他已经翻转到了空中,血二就在身后,他已经能够感到刺骨的刀意,而张莫春仍然安静的盘坐在那辆车板上,只是此刻他的手正握着剑柄。

    他脚步一错,小寸步再次施展,于是他的身影消失在天空,等他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张莫春的面前。

    张莫春仍然没有起身,但是他的剑却动了。

    当,一声响,李贤一指点在了张莫春的剑刃上,这是苍冥指,而他手里的剑却已经飞向了极速赶来的血二,这是他最强的一剑,沉剑。

    沉剑不但快,而且威力强劲,它就像是一条在海面极速穿行的鱼,在空中划出一条白色的浪花。

    血二瞳孔收缩,将全身元力尽数灌注于血河刀上,而后试图将刀竖于身前阻挡,却猛地双目大睁,只因那一剑实在太快,加上他前去救援的速度亦不慢,两者速度相加,早已超出了他的判断。

    他止住身形,缓缓的低头一望,胸口已经出现了一个比拳头还大的窟窿。他只是无奈一笑,而后便倒在了地上。

    李贤没有了剑,但在他想来,对付一个清虚境还是绰绰有余的,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只因刘镇长的情报有误,这张莫春哪里是什么清虚境,这分明也是个实打实的离尘境,他一直在隐藏修为。

    虽然同样只是个初期,但是现在李贤为了杀死血三与血二,已经几乎用尽了元力,加之逆昆仑不在,而苍冥指在第一次硬拼的过程中便已受伤,实在危机之极。

    “我这人运气不错,想杀我的人很多,但死的总是他们。”

    张莫春脚步稳健,动作潇洒,恍然行走于花园赏花的雅士,不温不火,自信强势。

    李贤靠着小寸步尽力躲避,念力则极力的减缓着逆昆仑的去势,沉剑实在太过霸道,这就像原来世界里的一句广告词“想停都停不下来”。

    他凝重道:“你的剑法不错。”

    张莫春笑道:“事实上是剑好才对,貌似现在你的剑收不回来了?”他笑的很开心,但却一剑比一剑凛冽,只因收回剑他不知道李贤要多少时间,但他相信不会太短,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

    李贤身上的伤口开始越来越多,而他的念力范围只能与心神所在的百里范围一样,简单的说来,若是他在百里之内都不能成功的将逆昆仑停下来,那么他这场战斗就意味着输了。

    输了就是死,而且这次非但他要死,镇上上万条人命都得一起死,所以他一定要在百里之内停下逆昆仑。

    他不能一心二用,但又不得不分心躲避,逆昆仑已经飞出了七十里,却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失血过多已经让他有了阵阵眩晕之感,甚至有一次,他的手臂差点就被张莫春卸掉。

    张莫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看到李贤仍然皱起的眉头,他像是已经看到了胜利在向他招手,这人可是比血三还有血二还要可怕的敌人,自己杀死了这人,是不是就意味着血一同样可以用这样的方法制服?

    这些年,家族是他的一块心病,而书家派到铁关城的三血卫更是他心病中的心病,他不是个喜欢做狗的人,这世上怕也没人会乐意去做别人的一条狗,即使那个主人高贵的要命,但他有着自己的底线--那点他自以为是的自尊。

    如果有一天,他将三血卫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就能够摆脱命运的枷锁,摆脱了书家的掌控?

    因此,他很在乎自己的修为,更在乎自己所拥有的实力,这不仅仅是为了想要爬的更高需要这些,更因为摆脱命运也需要这些。

    死了血三与血二,固然可惜,但不是自家的狼崽儿,永远也喂不放心,至少他们为自己做了一次测试,让自己明白一件事情,那便是耗死一个高手,实在不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噗,一声轻响,他一剑刺穿了敌人的腹部,唰,一刀斩,敌人应声倒地。

    时候不早了,该是了结这家伙的时候了。

    李贤虚眯着眼睛,望着缓缓走来的张莫春,脸色却露出了一丝笑意,不知是在为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洒脱一笑,还是因为别人的什么

    “你是我见过最为可怕的年轻人,当年我见到书圣公子的时候,怕也没有你现在这样的成就,不过你可不能与别人书圣公子比。别人可是书家下一任接班人,而你不过是这小镇子上的一个铁匠。”

    张莫春望着李贤,惋惜道:“所以,你还是死吧。”说着,他举起了自己的长剑。

    李贤望着张莫春,笑道:“你为何不转过身看看?”

    张莫春双眼一凝,不知道这个时候了这人还要耍什么花招,但还是转身一望,视线里天空暗沉,却空无一物。他脸色阴沉,没想到这个时候自己还会被摆一道,但却还不等他发作,他蓦然抬头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