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 洒脱
    “快看,那里李铁匠,他自己把自己的房子给炸啦!”

    “你懂个屁,明明是有人看不惯李铁匠威风,把房子给人家拆了,然人家不与那小肚鸡肠的家伙计较罢了!”

    “屁屁屁,你们全在放屁,这明明是李铁匠这么一坐,把自己的房子给坐烂了!”

    “你见过有人能把房子一屁股坐烂的?”

    “没见过,但李铁将可不是一般人。”

    如此大的动静,很快便引来了络绎不绝的围观之人,人一多自然少不了一阵揣测议论。

    李贤睁开眼睛,面对众人乱七八糟的猜测,他只能一声苦笑,伸手吸走早就躲在远处的小狐狸,而后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场中。

    这里的人太多,他实在没有玠堪那样的脸皮,只好一走了之,于是,又引起一阵惊呼,这些人实在太过少见多怪了些。

    他这当然不是离开瓦罐镇,而是脱身来到镇长的院子,想找刘镇长商量一下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危机。

    刘镇长是个清官,做了三十年镇长也从不见请什么下人服侍,但院子里却干净整洁,一点也不输于任何一家大户的院落,这还是当初上任镇长留下的院子,不然估计他也只能像小酒馆的孙老板一样,只能窝在那不大的小屋子里。

    要打理这么大的院子,自然很费时间,所以今天也不例外,李贤在一处盆景园里找到了刘老头,他正在仔细的修剪盆景。

    对于李贤的到来,他并不惊讶,只是淡淡道:“恭喜。”

    李贤先是一愣,而后笑道:“镇长大人像是有些不高兴?”

    刘镇长放下挽起的袖子,取过身边的茶壶饮了一口,这才道:“我很愁啊,我与孙老头本就是要死的人了,搭上你这样的年轻人本就不应该,而现在证明你比我们预想到的还要天才,更不能让你配着我们去送死,但我又知道,像你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劝你放弃离开的,而我们现在估计联手也留不住你,所以我愁啊,相信孙老头现在也一定是这样的心情。”

    李贤笑道:“张莫春真的这么强?”

    “这倒不是因为张莫春有多强。”

    刘镇长无奈,道:“事实上据我所知,张莫春不过是清虚巅峰,但他身边却有三血卫,都是离尘境界的大高手,而且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真正战士,这些可能是书家的爪牙,不然也不会这几年才出现在铁关城了。”

    “血三,擅长暗杀,其级别甚至可以进森罗殿当个瞬杀级的高手,而且必定在瞬杀层次的杀手中排名极为靠前,只因他曾经便与数位森罗殿的杀手争夺过刺杀目标,而且都赢了。血二,擅长刀法,是位大有名气的刀宗,人称血河十三刀,只因其血河刀更是名列神器榜第十三,要知道当初他的刀可不是什么血河刀,而是叫大河,但神机先生却专门为其更名为血河,意指血流成河之意,可见其杀性有多重。而血一,则是用剑,他们的排名根据实力,虽然很少有人见过他出剑,但绝对是个了不起的剑师,很多人猜测,之所以很少有他的消息传出,是因为,见过他剑的人都死了,这人的可怕程度尤在其他二人之上。”

    李贤皱眉,道:“既然血一比血二还厉害,那为何他没有自己的神剑。”

    刘镇长笑道:“只因用剑的人实在太多,但那个神剑榜还是只取三十人,其含金量自然水涨船高。”

    李贤点头默然,他实在没想到,惹了张家简直就等同于捅了一个马蜂窝,这也难怪刘镇长与孙老板在打算出手后,就想着了死,只因面对这样的强大势力,他们想不死都难。

    说了这么多,想来刘镇长无非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但李贤有个坏毛病,那就是答应过别人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比如他答应了许老驼背照顾小狐狸,就算面对束温人这样的强者,他也从没退缩过,而就在前几天他答应了留下,一起面对张莫春

    他无所谓道:“看来敌人的确强的要命。”

    刘镇长苦笑,道:“看来你还是没能改变注意。”

    李贤笑了笑,既不否认,也不打算承认,只因答案早已不言而喻。

    “哎,我就说你是不可能劝动这傻小子的,来吧,既然大家都要死了,不如来个一醉解千愁。”

    这时候小酒馆的孙老板闹闹呵呵的推着一木车的酒坛子来到了院中,显然已经等候多时了。

    李贤虽然心神现在能够覆盖百里范围,但是却不可能随时都注意着,只因那样很耗费念力,据李贤估计,他现在能够坚持一炷香就不错了,再没有明确侦查目标的情况下,没人会这么用的。

    所以,对于孙老头的存在,他是不知的。

    不过,想来这老家伙怕是已经藏了不少时间,不然也不会知道刘镇长正在试图劝他离开了。

    刘镇长苦笑,道:“你这没正形的老家伙,真不知道就你这样不管不顾的活着,是真开心,还是假开心?”

    李贤对于孙老板的做派倒是很欣赏,洒脱的人总是很少,至少他自认自己就做不到,不然也不会背负上那样多的责任了,很多人都是故作洒脱,却很少能够真正的洒脱,但孙老板无疑就是个真正的洒脱之人。

    与这样的人喝酒,那就是一个字,痛快。

    两人一见面,不用多言,长时间的交往,让他们都有了默契,那便是有酒拼酒,看谁先躺下。

    于是两人旁若无人的喝起来,刘镇长只能摇头苦笑,他发现遇上这样的两个浑人,真是除了苦笑,都再想不出其他更为合适的表情。

    不过,今天显然有些奇怪,只因原本酒量很好的李贤,才喝了不到两坛便“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刘镇长眼神一凝,道:“你这是想干什么?”

    要不是多年的交情,对于老友的站队他还是很有把握的,不然他不用问就已经出手了。

    红鼻子老头慢条斯理,道:“你看,你看看,千言万语,还是不如老头子我的两坛酒不是?”

    刘镇长眉头一皱,沉思一阵,而后惊喜,道:“你是想我没趁这小子昏迷的时候,把那张莫春的怨气账给结了?”

    “对极,对极。”

    红鼻子老头眯着眼,点头笑,他啊,也不是个洒脱人。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