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解救小狐狸一
    茫茫人海,想找个人不容易,想找条狐狸更不容易,李贤在院中找了很多遍,仍然没有任何发现,只因这院中的人除了薛笑颜与孟安容居然就再没有其他人。

    哦,当然冷凝也算是个人,但是她也不知道,他们将小狐狸藏在了哪里,或者是否已经运往了那个束王的老巢。

    于是,在冷凝的帮助下,孟安容不得不清醒的坐在了李贤对面。

    “小狐狸被带走了吗?”

    李贤问了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问题,只因他现在也不想绕弯子,能有多直接就要多直接。以往他总是深恶痛绝,别人用五芝软骨散这样的下三滥招式对付他,但当这个受害者变成了别人,却让他愕然发现,事实上这种方法实在好用极了。

    现在孟安容几乎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只因她此刻便中了五芝软骨散,用她自己的药来毒她自己,岂非也算是报应。

    她倒是个识时务的女人,对于李贤的问题倒是直言不讳,只因,小狐狸已经早早的被送走了,说与不说实际上本没什么两样。

    李贤脸色难看道:“我们现在去追,还来得及吗?”

    孟安容有气无力的笑道:“当然是来不及了。”她顿了顿,望着李贤难过的脸,好心提醒道,“不过,或许束王不会打算活生生的吃了那小狐狸,只因他是个爱漂亮女人的家伙,或许他还会助其恢复,成为他又一个妻子也说不定的。”

    李贤冷冷的盯着孟安容,道:“看来你很想我去送死?”

    孟安容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亮,道:“不,死对你来说简直太幸运,你去过就会知道了,呵呵,哈哈哈”

    李贤转身离开,走时他望了一眼冷凝。

    男人大多不爱杀女人,但女人却总是男女通杀,说实在的,有时候李贤都会觉得,行走江湖,男人实在要吃亏的多。

    “他真是个不错的男人。”

    孟安容娇笑着望向冷凝,她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冷凝淡淡,道:“当然,对于你这样的女人他都能够做到有礼,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哦?”

    孟安容玩味的笑道:“你怎么就知道他对我有礼了,要知道,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在上了我的床后,还能有礼的。”

    冷凝眼光一寒,一剑割断了孟安容的喉管。

    不管是什么人,其实到死都一样,那是恐惧,她收起长剑便跟了上去,只因李贤现在需要一个向导。

    李贤现在不怕太阳了,也不去什么小茶摊歇脚了,只因现在他很急,急的要命。

    人实在很烦抽,想要战斗的时候,到处找茬,等真正面临战斗的时候,心里有觉得这战斗不来的好,无他,为什么战斗发生后,总是惹上强的要命的人?

    晋王有多强,他不知道,但听冷凝的介绍,他已经有些粗略的预计了。

    周院并不像慧院一样,她们人不多,所以偌大的南洲想要管好,就不得不借助他人的势力,于是南洲十三宗便诞生了,这是周院之下的十三个最强宗门,再往下是更多的小宗门与家族势力,如此来共同治理南洲。

    这样的好处,自然让整个南洲比中洲的管理更为紧凑,但也造成了权力分化,如果将周院比作王,那么十三宗就是王侯,历来王侯多的朝代,就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好在周院总是站在实力的顶峰,于是才有了这畸形的延续,但是毫无疑问,这十三个宗门都是相当于土皇帝一般的存在,而这个所谓的束王,便是十三宗门中,排名第一位置的沙丘盟盟主,束温人。

    沙丘总是很脆弱,只要被海浪一拍便会消失,但要是你将沙丘盟联想成这样的沙丘的话,你一定死的比什么人都快。要知道,南洲历史上,有好几次权力争夺,沙丘盟都做过南洲真正的王,但这些都在当年周洗心之前,而周洗心之后,周院的位置已然固若金汤。

    不过,时间是最可怕的东西,距离周洗心之后,已经五千年,所以周院又有了压不住场子的势头,不然,中洲之争,到最后的云海峰会战,也不会独独少了周院的人。

    而作为能够与周院抗衡的沙丘盟盟主,自热是个可怕之极的角色。

    所以,李贤他们现在并不是赶着要去沙丘盟送死,而是先前去周院搬救兵,不过周院到底是帮还是不帮,能不能帮,就不是现在他们能够知道的事情了,但现在最稳妥的办法却只有这一条。

    一个月,在那两匹一见钟情的快马双双下了地狱之后,李贤他们有换了数次马,终于将原本需要好几个月的路程缩短到了现在的一个月。

    周院位于南方水乡最富盛名的莲花镇,莲花镇上自然莲花多的很,身为远近闻名的水乡,自然也不缺少水,于是那街道旁的河道,那偶尔点缀在镇上的池塘,无不种满了莲花,现在正值七月莲花开的最盛的时候,走在街道上,一股淡淡的幽香袭来,实在是件令人心旷神怡的事情。

    李贤现在就走在这样的街道上,如此赏心悦目的画面不经令他原本烦躁的情绪舒缓了不少。

    他扭头望向冷凝,不经有些担心起来,要是玠堪那小子见到自己才几天不见,身边又带了位不一样的姑娘,不知道又该怎么闹了。

    “怎么,担心带着我,给你丢了面子?”

    冷凝果然是个聪明的要命的姑娘,才见李贤望了自己一眼,便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实在有些可怕。

    不过,显然这才她猜的一点也不准确,李贤笑道:“自然不是,要是带上你这样的女人还会觉得丢面子,怕这世上也找不出能够为男人长面子的女人了,只是我有些担心就是太有面子,我本不是个喜欢招摇的人,不是?”

    冷凝低声一笑,顿时仪态万千,看的李贤都不经一呆。

    碰,突然一个东西摔进了不远处的河道,于是不见水波荡漾,却见层层莲叶与花朵竟生涟漪。

    冷凝疑惑的望着李贤,只因李贤这时候停下了脚步,她莞尔一笑,没想到这人也是个八卦的男人。

    李贤其实一点也不八卦,他只对自己关心的人八卦,而刚才掉进水里的东西,便是他关心的人,那东西也的确是个人。

    “劝你马上滚回去,沫儿是不会见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立在河道旁,一脸冷漠的盯着方才那人掉下去的位置,显然,这人是她扔下去的。

    噗,那人吐出嘴里的脏水,站了起来,大声道:“臭婆娘,我找我的小娘子管你屁事,你扔,你继续扔,谁不扔谁是孙子!”

    像这样脑残、犯贱,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这世上其实真的不多,而现在这莲花镇,怕是除了玠堪也不会再有别人,这人当然不是别人,自是玠堪无疑。

    不过,即使场中对玠堪最为熟悉的人,都觉得自己见到的已经不再是玠堪了,只因原本那英俊潇洒的玠堪,现在却变的糟蹋不堪,更加之脸色青一块紫一块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在李贤愣神之际,那中年女人已经冷哼着离开。

    他苦笑着冲着玠堪,道:“兄弟混的不错。”

    玠堪浑身一震,艰难的扭头望向李贤,而后又钻进了水里。

    这家伙怎么来了?

    不行不行,英明又英俊的我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现身,这不是自毁吗?

    不过是人总要呼吸,哪怕修为高些,只不过憋气的时间长些,又怎么可能永远躲在水下。

    终于,哗啦一声水响,玠堪正了正自己的衣衫,若无其事道:“天气热,能有个人送我下水,实在不错,兄弟下来凉快凉快不?”

    李贤默然,实在已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蓦然,玠堪眼神一转,望向冷凝,而后用一种怪异的表情,笑道:“兄弟,你也混的不错啊。”

    李贤镇定道:“冷凝,朋友。”

    玠堪点头笑道:“了解了解,现在的年轻修士们都喜欢用这个称呼,我怎么会不清楚?”

    李贤终于只能以手扶额。

    莲花居,莲花镇上最有名的酒肆,只因这里有着镇上最好的荷花酒。

    朋友见面往往会去酒楼喝酒,而两个酒鬼见面,更不可能没有酒,于是三人来到了莲花居。

    “这么说,你来了周院都快两月了,居然连周沫儿的面都不曾见着过?”

    李贤有些难过了,本以为还能靠上玠堪这样的关系,但却没想到,玠堪自己还没有搭上别人的大船呢,真是何苦来哉?

    玠堪叹气道:“听说传奇境便可开辟出芥子世界,而周院便有这样变态的东西,不然你以为那小小的院子能够难到我?”他顿了顿,接着道:“你来这里是为什么?不要告诉我你是专门来为我和沫儿做月老的。”

    李贤苦笑道:“我倒是真心希望自己是来为你们牵红线的。”

    玠堪笑道:“你本来就不是做这行的人。”

    李贤承认的点头,道:“的确。”

    “那你是来敢什么的?”

    玠堪担心的望了一眼坐在李贤身旁的冷凝,道:“不要告诉我,你也是为了周院里的女人。”

    李贤一阵无言,只能转移话题,道:“许驼子虽然与我有仇,但他人其实不错,他临终时托我照顾个人,嗯应该是一只小狐狸,我答应了。”

    玠堪真诚的点头道:“岂止不错,他保护了整个中洲数千年,不要说是一只小狐狸,就算是叫我从此以后都去养狐狸,我也愿意。”

    李贤苦笑道:“但是现在小狐狸丢了。”

    玠堪两眼一瞪,道:“你一个清虚境,居然连只狐狸都看不住?”

    李贤默然,他突然觉得玠堪这人有些缺心眼儿,自己怎么会是看丢的。

    玠堪叹了口气,颇有些遇人不淑的样子,道:“这么说,你是打算借周沫儿这条线,帮你找?”

    李贤道:“事实上,不是找,而是要,找沙丘盟的盟主要。”

    玠堪眉头一皱,只因他知道束王这个人,于是不得不皱眉,像他这样连周院都敢闹的人,也有顾忌的时候,那只能说明事情很棘手。

    他淡淡道:“怕是有些困难,要知道现在的院主周念云,未必强的过那个束温人,换言之,周院的话,沙丘盟未必会听,而且前不久,那个束温人已经进了周院的内院,怕是图谋不轨,这也是为何,我死缠烂打也要进去的原因。”

    周院的内院,自认是那芥子世界。

    李贤眉头微皱道:“这么说,我们也一定得进那内院看看。”

    玠堪无奈道:“但你首先得打得过今天街上的那个泼妇。”

    李贤点头道:“清虚境高阶,有希望。”

    冷凝自始至终都不曾言语,只是听到束温人就在周院,她脸色不经苍白了几分。

    对于拥有神念的人来说,白天与黑夜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不同,但是人在做坏事情的时候却总喜欢选择黑夜,对此,李贤只能报以一声苦笑,这要怪也只能怪那第一个在夜里做坏事的人了。

    虽然他们自认自己做的并不是坏事,即使对周院来说也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他们还是选择在夜里动手,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神念,更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夜里的时候也和白天一样警惕。

    三人齐出手,解决院子里的小喽啰自然省力很多,但要想制服今天街上的那个中年女人,却不是多两个人就能起到作用的。

    玠堪同情的拍了拍李贤的肩膀,道:“兄弟,保重。”

    李贤苦笑一声便走进了后院。

    后院很静,只因这里只有一个女人,那便是执掌周院内院钥匙的外院执事,周敏。

    “你是玠堪的朋友?”

    周敏此时正盘坐在一处石凳上,显然院外发生的事情这女人已经知道,现在他之所以还这么平静,只有李贤他们并没有杀人。

    李贤真诚道:“我打听过,你也姓周,现在内院很危险,所以请让我们进去。”

    周敏睁开眼睛,道:“但你们进去了,也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不是吗?”

    李贤道:“我们的朋友在里面,即使起不到作用,也一定要去。”

    周敏点了点头道:“你们都是不错的年轻人,比起你们所谓的朋友,天罡界更需要你们,你们还是请回吧。”

    李贤无奈道:“那要是我们一定要进去呢?”

    周敏抽出长剑,立时剑意冲天,她笑道:“自然简单,打过我便是。”

    李贤点了点头,这也正是他想要的。

    很多年不曾真正的出手,就算当初与商断魂那次也没能尽兴,不过,今天,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打个痛快,只因眼前这女人,实在不弱。

    周沫儿传授的三剑其实是意,李贤以前不懂剑法,但有这样的意在,自然也厉害之极,而剑法却是将这种意更强的体现出来。好比意是砖瓦,而剑法则是建房的技巧,只有意与剑法结合,才能建造出漂亮的房子,而且同样的砖瓦,建造出来的房子可大不一样,这取决于剑法的多寡与质量。

    慧院的武技博大精深,剑法自然也强悍的很,不然当初周沫儿也不会要到慧院学习,而继承了慧院遗产的李贤同样受益匪浅,简单的说,以前他的剑只是徒有剑意,但现在的他却已经懂得了不少能够更好的运用剑意的技巧。

    比如说现在他的起手势,要是以往,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便冲上去,而现在他却知道了利用起手势来攒足自身的气势。

    “我已经七年多没有见过他出手了。”

    走进来的玠堪,愣愣的望着场中对峙的二人。

    冷凝淡淡道:“我比你更久。”

    玠堪继续道:“如果是以前,我还有追上他的希望,但是现在,他取得的成就已经让人绝望。”

    是的,知道现在,他也不过是归元境圆满,而李贤已经不知不觉间到了清虚境中期。

    冷凝难得苦笑摇头起来,看来跟着李贤越久的人,越容易学会他那苦笑的样子。

    他叹息,道:“第一次见他,只觉是个愣头小子,但当他那时候便联合众人战胜了清虚境的强者之后,我便知道,他是个天才,而现在看来,他却是个妖孽,一个修行潜力无限的妖孽。”

    玠堪扭头望着冷凝,道:“我并不如何喜欢你这个人。”

    冷凝眉头微皱,不知道这时候玠堪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玠堪兀自接着道:“比起你来,我更喜欢宋甜儿那丫头,她总是默默付出,看的出来,她已经喜欢李贤很久,你虽然比他漂亮,但你不是个真诚的人,这不管是对李贤,还是对李贤的朋友。不要试图否认,所谓旁观者清,这我看得出来,所以,请你不要拿别人的感情当游戏好吗?”

    冷凝深深的望了玠堪一眼,没想到这个总是嬉皮笑脸的家伙,却有着一颗玲珑敏锐的心。

    他笑道:“你以为李贤笨还是聪明?”

    玠堪自然道:“像他这样的变态,真是想笨都难。”

    冷凝有些伤感道:“所以,你想多了。”

    玠堪望着此时冷凝的样子,道:“或许,的确是我想的太多。”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