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夺令一
    永安城中心位置,有处大院,在繁华的城中心,如此大的院落显得有些浪费,但要是知道它便是慧院所在,怕是没人会觉得这是种浪费了。

    院墙不高,甚至拦不住任何有心的普通人,戒备不严,每个进去过的人,都这样认为,但是却没人能够因此而对它有任何轻视之心,因为这里是慧院。

    这里从不拒绝平凡与正直之人,但要是大奸大恶,却永远没办法越过这一丈高墙,这便是慧院。

    今天慧院门口的人很多,大多是些年轻人,他们形形色色,有的佩剑,有的挂刀,有的使枪,有的却两手空空,但是毫无疑问,他们每个人都不会超过三十岁。

    在这群年轻人之外,又是更大的一圈人,这些人更是五花八门,有送子侄前来参加大考的叔伯,有前来围观凑热闹的平民商贾,更有着修为高深的修行界名宿。

    所以,今天的慧院很热闹,只因,今天便是慧院大考的日子。

    人虽然多,但是现场却很静,因为没人愿意打扰到院内的先生与学生,但这静却更能体现出众人的翘首以盼。

    慧院大考只说会在今天进行,但是却没有具体的时辰,也没有具体的内容,现在已至正午,但慧院内却仍没见任何一个人出来过,不过没人敢抱怨什么,既然监考没能出来,那么唯一的办法,只有等。

    终于,一名白袍中年皱眉走出了大院,与文让同样的白袍,同样梳的一丝不苟的发式,要不是此人眉宇间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懒散之意,很容易让人以为他便是文让。

    此人来到人前,淡淡道:“在下乃慧院教习,文承,是第一关监考,今年的第一道题目便是,夺令。”

    不理众人不解的眼神,文成袖袍一挥,上百道青色光束便四散开来,不过须臾便消失在了天际。永安城不算大,但绝对算不上小,至少方圆百里还是有的,而现在这些渺小的小东西四散开来,想找到实在不算容易,因为没有考生在三十岁之前能够达到清虚境,自然不能捕捉到方才青光的轨迹。

    如果这样也叫做夺令,那简直就是个笑话,不若叫碰运气闯关大赛,更显贴切些。

    不管是考生还是围观之人,都不经皱起了眉头,完全不解到底这是何用意,不过观众毕竟是局外人,而事关切身利益的考生显得更为激进一些。

    他们已经开始起哄,其中一名考生更是大着胆子质问道:“这真的是慧院大考的第一关?”

    话里没有提到夺令此关的诸多不合理,但是包含的意思却实在太多,比如,这太拼运气;比如有的考生有着很强大的随同者,考生不知道令牌的轨迹,但不代表这样强者不知道;比如,万一自己侥幸获得令牌,引起众人围攻,这又如何算是公平?

    实在有太多的不公平,太多的不合理,一时难以一一道来,但这些质疑都已包含在了这短短的一句话里。

    文承连看都没有看那人一眼,像是根本没听到别人的质疑,自顾自的继续懒懒道:“时限一个月,也就是下月十五,到时候持着令牌到这里的人,便可进行下一场考核,否则,便可以回家了。”语毕,他转身入院,不再理会任何人。

    场中顿时一阵嗡嗡的议论之声,今年的慧院大考,实在太过儿戏了些。

    玠堪一拍手,出神道:“帅气,我以后一定要跟他学。”

    李贤叹气道:“我想你永远不可能学的会。”

    玠堪不解道:“这是为何?”

    李贤笑而不答。

    刘盛没好气道:“像你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遇到这样的大场面,定是激动的要命,恨不得说个三天三夜,又怎么学的了一个连说话都懒得说几句的人?”

    玠堪两眼一瞪,道:“你是说,这人就是副院长,懒人文?!”

    刘盛笑道:“除了他,没人会睡到这个时候还想赶着回去睡觉。”

    玠堪更加疑惑道:“你如何看出他这是赶着回去睡觉?”

    刘盛道:“只因他除了睡觉,就绝不会再干其他任何事情。”

    玠堪默然,实在也觉得自己学不来了。

    李贤摇头笑了一声,也不多言便第一个转身离开。

    玠堪又不解了,于是道:“你这是打算去哪儿?”

    李贤道:“当然是回逸园。”

    玠堪讶然道:“难道你不打算现在就去找令牌?”

    李贤笑道:“时间还早,人又那么多,我们又何必麻烦?”

    玠堪一拍脑袋,恍然道:“对啊。”

    刘盛满含深意的冲着玠堪笑了笑,而后跟着李贤走去。

    周沫儿同样经过他身前,像是完全不认识他一样。

    玠堪追上去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蠢?”

    周沫儿不语。

    玠堪又道:“但是我却觉得我聪明的要命。”

    周沫儿仍然没有动静,但是已经放慢了脚步。

    玠堪得意道:“只因经过我方才的话,现在去找令牌的人,一定特别少。”

    周沫儿道:“你想请我和你一起去找令牌?”

    玠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现在天才满街跑,你伤势未愈,实在不适合到处走动”

    周沫儿继续动步,打断道:“那我就养好伤,再出来走动。”

    玠堪面色一急,道:“不不不,你现在就可以到处走,整个永安城,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只因我可以保护你。”

    周沫儿肩头微颤,这次可不是生气,而是由于别的什么,她转身盯着玠堪,道:“真的?”

    玠堪笑道:“真的不能再真。”

    周沫儿点了点头,道:“好。”

    的确,几乎每个认为自己有实力的天才们,都不会现在这个时候去浪费力气去寻找令牌,因为那很可能是件替他人做嫁衣的蠢事。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认为,毕竟令牌首先还是要人找出来才行,而怀着侥幸心理的人,只会更多。

    “你怎么看?”

    柴演扭头望着身旁精明的何掌柜,一改往日的卑微,显得十分平静、稳重。

    何老头笑道:“我看到了商机。”

    柴演淡淡道:“但是我却看到了腥风血雨,这不像院主的风格。”

    何老头皱眉道:“但是文懒人有样好处,便是做事永远都很公平,从不为外物所动。”

    柴演轻笑一声,似嘲弄似叹息,道:“世人谁又能真正做到无牵无挂,超然世外。”

    何老头觉得和这火夫说话实在无趣,于是道:“我得回去开门做生意了,你慢慢感叹吧。”说着,他一猫身子,便钻进了人群。

    在两人旁边不远处的行人,对于两人的对话,自始至终竟然都不曾察觉。

    柴演呐呐道:“文承,文让,让天下人对上你兄弟两人,都得被回个承让,又有谁能够主导你两的意志?”

    声音不高,也不算低,但是仍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听见,只因他此刻不想让人听见。

    而在离慧院不远处的一处茶摊,一名白袍老头叹息道:“可惜他没有来,不然才俊榜前十都汇聚于此,不是更加盛况空前。”

    在他旁边,此时也立着个人,那人衣衫褴褛,满脸胡茬,活像个要饭的乞丐,但他那身壮实的肌肉却绝不是一个乞丐应该拥有的,他冲着老人道:“神机先生,看过了吗?”

    白袍老者点头道:“自然是看过了。”

    大汉认真道:“看出了吗?”

    白袍老者摇头道:“此子命运模糊,无从判断,与当年常经纶一样,是个无法预测的家伙。”

    大汉默然,而后望向天空。

    白袍老者同样抬起头,接着道:“我认为,你的计划,可以开始了,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

    大汉平静道:“事实上,当开启寒锁大阵之时,战斗已然开始了。”

    白袍老者瞳孔一缩,道:“你有把握?”

    大汉自信的笑道:“至少七成,现在许院长远在禁天陵,永安城可谓是群龙无首,史无前例的战争必然将席卷大地。”

    白袍老者凝重道:“但这些都要建立在寒锁大阵正常运转的前提下,我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大汉起身,淡淡道:“什么都可能出现意外,但是寒锁大阵,在文承的看守下,你认为,还会有谁能够过得了他那一关?”

    白袍老者沉默一阵,道:“人是多变的,所以也是最不可靠的,将所有的注码压制一个人身上,绝对不会是一件多么明智的事情。”

    大汉依然自信,像是根本没听到白袍老者的话,平静道:“只要他敢!”

    而远在禁天陵的守灵观内,此时空守道人对面正坐着位驼背老人,这驼背老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人人敬畏的慧院院长。

    空守道人此时脸色有些苍白,道:“我还是没能拦住你。”

    驼背老人眼中有些惋惜道:“你本不必如此。”

    空守道人惨笑道:“我觉得他是对的,你是错的。”

    驼背老人闻言,背更显佝偻,道:“世间有很多事情本没有对错,有的只是个人的立场而已,我本没有认为你们是错的,而我是对的。”

    空守道人身体一震,惨笑道:“我们都不如你。”

    驼背老者起身离开,在即将出门之际,他停下来道:“还有什么遗愿?”

    空守道人茫然一阵,而后望向李贤原来的屋子,道:“帮我好好照顾他,他很好。”

    驼背老者点了点头,而后消失在场中。

    空守道人嘴角流出一缕鲜血,而后闭目

    ...(提醒您:注册账号后可以拥有书架功能,把你喜欢看的小说加入书架,登录后你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本书的了,本站将会最快更新本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