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生死游戏上
    南宫家大院的一处角落,此时一名神态慵懒的中年男子仰躺在睡椅上,嗅着院子里花草的清香,惬意的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在他身后立着四五名侍卫,还有一位妙龄女子为其捶肩,这在整个南宫家里,怕也只有他能够这样悠闲与气派了。

    此人自然是南宫圣的胞弟,南宫元吉。或许也正是由于这至亲的血缘关系,南宫元吉才能过的较之族中同辈舒适很多。

    不过,南宫元吉可不这么认为。

    南宫家家主之位,向来是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当年家主之争时,南宫元吉可谓是费尽了心思,眼见就要坐上那渴望已久的宝座,岂料一直漂泊在外的大哥回来了

    于是,这位好大哥当上了家主,没有什么兄弟间的你死我活,更没有什么令人敬畏的血雨腥风,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不论现在南宫圣对他有多好、多宽容,他都会心安理得的接受,因为这本就是南宫圣欠他的。

    “二爷。”

    一名神色匆匆的家奴跪拜在南宫元吉身前。

    南宫元吉仍然闭着眼睛,慢条斯理道:“有事?”

    家奴显然知道这二爷的癖性,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家主那里像是有动静。”

    “是吗?我怎么没听见?”

    南宫元吉一脸茫然的扭头,望着身后的侍卫道:“你们听见了吗?”

    侍卫们纷纷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听见。

    南宫元吉微微点了点头,淡淡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听见,那么证明这奴才是在说谎。说谎可不是个好习惯,往小了说,这是欺骗我个人,但往大了说,这就是有失我南宫家的颜面。来人啊,给我割了他的舌头。”

    闻言,一名神色阴冷的侍卫一扬手,只见寒光一闪,那家奴已经捂主鲜血淋淋的嘴兀自倒地翻滚起来。他想发出惨叫,但此时却唯有喉咙发出嗡嗡的声音,叫人听之更为毛骨悚然。

    南宫元吉瞥了家奴一眼,眉头微皱,道:“看他实在痛苦,阿七给他个痛快吧。”说完,他起身离开了场中。

    这些年家族长老们闭关不出,而那些同辈支脉更被南宫圣排挤出家族,实在是南宫家最弱的时候,而身为家主却一直毫无作为的南宫圣却在这个时候想要做些成绩出来。

    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要做出这成绩貌似遇到了些麻烦,而现在能够挽救他南宫圣的还只有自己。这次,自己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朝着大厅走去的南宫元吉莫名的苦笑起来,不知到底在想些什么。

    李贤单膝跪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汗水已经渗透内衫,实力差距实在太过巨大,要不是南宫圣有意留手,以自己这点微末修为,而且还不通武技,早该死了千八百次了。

    粗略估计,南宫圣极有可能是清虚境巅峰甚至更高境界的强者,因为冷凝与陈非尘这两个早已摸到清虚境门槛的家伙,在他面前都犹如稚童一般。

    要不是李贤多次拼死掩护他们,怕这二人也早该见阎王了,尽管如此,他们此刻亦比李贤凄惨许多。陈非尘除了腹部的重伤之外,身上又添了数个血窟窿,那是被南宫圣的苍冥指劲击中所留下的。而冷凝同样遍体鳞伤,南宫圣下手显然没有丝毫心慈手软,或者说更为“照顾”自己的好女儿一些,这个在众人之中实力仅次于南宫圣的女子反而伤的最重,甚至有一道透体而出的指劲距离她心脏不过半寸。

    不过可喜的是,南宫圣的气息也慢慢虚弱起来,那扎在他胸口的匕首,终于开始体现出它的价值。

    突然,南宫圣莫名其妙的望了望厅外,而后脸色阴沉的盯着李贤,道:“小子,适可而止。”

    李贤有气无力的嘲笑道:“看来你果然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就连自己的老巢里都有人不想你活着。”

    南宫圣脸色一沉,道:“你比我想象中,还要聪明一些,但也不过是自作聪明。”

    “那可未必啊,大哥。”

    这时一个声音从南宫圣身后传来,一名与其有七八分相似,但脸部轮廓明显阴柔几分的中年男子从暗角走了出来,这人不是南宫元吉还会是谁。

    南宫圣神色一呆,缓缓的扭头道:“你早已来了。”

    南宫元吉笑道:“当然,本来我还在纠结,到底是帮你,还是来杀你?”

    南宫圣默然苦笑,静等南宫元吉下面的话。

    “不过,就在刚才,我做出了选择。”

    南宫元吉笑道:“大哥你不该有犹豫,更不该有怀疑,但你却那么做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够承受你怀疑的后果,所以我决定还是来杀你吧。你一定认为当年我让出家主之位是因为你的修为高些,但事实或许有些出入。”他顿了顿,而后狰狞道,“造成这一结果的不是什么狗屁实力修为,而是家规,而是你那该死的大长老师傅。这些年,我受够了这窝囊的日子,今天,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南宫圣望着这个平日里温文尔雅、毫无壮志的弟弟,一时间竟生出一股强烈的陌生感来。是什么时候自己与弟弟见面越来越少?又是什么时候自己都不在乎弟弟的一举一动?更不知是什么时候,当年那个只会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小子,已经敢直面自己的威严了?

    还记的小时候一起下河摸鱼,还记得那年病塌前那个唯一送药的小小身影,还记得那年离家远游那真诚的泪水,还记得

    或许,的确是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了些。

    他强撑着笑容,让自己看起来更显和善些,缓缓道:“吉子想当家主啊,早该来的。”

    南宫元吉厌恶道:“收起你那令人恶心的嘴脸,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在你的心里只会有你自己,当年那个女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住嘴!”

    像是触动了南宫圣的逆鳞,他忍不住吼道:“是非曲直已成过往,现在,就让我看看你到底够不够资格,来当这个一家之主。”说着,他一掌拍向自己胸口,那把一直不曾离体的匕首,在空中打几了个圈儿便落在了他的手上。不理那兀自滴血的伤口,他持匕率先展开攻击。

    南宫元吉冷哼一声,持着长剑便迎了上去。

    轰,两人一记硬拼,竟然平分秋色。

    南宫元吉冷笑道:“看来这些小家伙不错,竟能将你伤成这样。”

    南宫圣铁青着脸,不言不语,再次持匕而起,身影较之方才更加飘忽了几分,攻击也更为狠辣起来。

    南宫元吉持剑连斩,防御滴水不漏,而且神情间毫无慌乱之色,显然是知道南宫圣有伤在身,只要拖的越久对自己就越有利。

    李贤等人自然退守一处,神色戒备的望着激战的二人。

    冷凝扶起奄奄一息的老妪,悲伤道:“姥姥,对不起,没想到”

    “傻孩子,不要哭。”

    老妪勉强的笑道:“姥姥都快入土的人了,怎么还会为了这不多的时日来伤害你?以前明着追杀你,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你罢了。姥姥能有你这么个优秀的孙女,很多时候做梦都会笑醒咧。”

    冷凝闻言,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老妪握着冷凝的手,怜惜道:“就是你这孩子命苦了些,不过啊,你得答应姥姥,要要好好活着,好好好活”

    老人的手无力垂下,冷凝呐呐道:“姥姥走好。”说着她让老人平躺在地上,而后朝着交战的二人走去。

    李贤一把拉住她的手,道:“等等,现在你还能再战?”

    冷凝冷冷道:“送死也去。”

    李贤一手扶额,而后深吸了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他郑重道:“我有办法,或许可以杀他,不过要你们帮忙。”

    冷凝眼神中闪过一丝神采,复又暗淡道:“你不用骗我的。”

    李贤认真道:“相信我。”

    冷凝沉默一阵,而后道:“我该怎么做?”

    李贤道:“在这之前,能否告诉我,陈兄是怎么回事?”

    冷凝淡淡道:“追求者。”

    李贤无语,这不把备胎当人看呐。

    他盯着陈非尘,道:“陈兄,我有一法或许弄够拼掉南宫老贼,不过此法非要你死我活不可,所以这是在赌命,你加入?”

    陈非尘望着冷凝笑道:“反正在来之前,就没想着要活着出去。”

    李贤一愣,实在是有些佩服这位仁兄,标准的,为了爱不存在。

    他复又道:“不过,保险起见,要是这位与之敌对的家伙也能加入就好了,只是此人?”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李贤相信这人也没理由不加入,只是他怕到时候引狼入室,所以才有此一问。

    冷凝这次没有回答他,而是冲着交战二人喊道:“二叔,速速过来,南宫老贼修炼了《金刚霸体》,恢复超常,久战之下,二叔你必败无疑。”

    南宫元吉闻言,瞳孔一缩,正待他依言想要突围却陡然感觉周围的攻击果然凛冽数分,不经一阵后怕。拼着硬受些内伤,他果断一声长啸,人剑合一,冲出了南宫圣密集的攻势。

    南宫圣一脸潇洒的弹了弹身上的灰尘,望着此时手拉着手的四人,笑道:“你们这是在玩儿生死间最后的游戏吗?”

    ...(提醒您:注册账号后可以拥有书架功能,把你喜欢看的小说加入书架,登录后你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本书的了,本站将会最快更新本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