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有所为
    天罡界有四股势力是超脱于家族、宗门、国家之上的,他们分别是禁天陵的守灵观,遍布大陆各地的永惠斋,中洲的慧院与最为神秘的森罗殿。

    守灵观不用多说,他坐落于承国南部,是天罡界公认的圣地。不是因为其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这里是历代传奇英雄们葬身之地,他们为了整片大陆的生灵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理应获得这样的荣誉,而守灵观作为其守墓之处,自然也水涨船高。

    永惠斋,实际上是一座庞大的商业帝国。当一个商会富有了,可以引起多方势力的窥视,当一个商会富可敌国了,可以引起五洲豪杰共屠之,但当一个商会富得超出想象,这已不再是块肥肉,而是一把坚不可摧的利刃,扎谁谁死。这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也是一个比所谓帝国还要坚固的体系,所以他成了超然势力。

    慧院,倒实实在在是一处修行之地,不过不同于其他修行宗门,这里只收天才,妖孽般的天才。由于武神塔赐予的武技功法都只有一部,而对敌之时不可能只动用一种武技,所以拥有最强大、最全面武技库存的慧院,成为了众多修士挤破脑袋都想进入学习的圣地。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慧院的强者越来越多,底蕴越来越深厚。如果有这么一个宗门,可以保一洲之地免于战火,那么它当然是一股超然势力。

    至于森罗殿,世人对它的了解倒是不多,之所以将之称为超然势力,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古老、强大与神秘,还因为当初第一次面临冥门灾劫之时,他们不仅提出了封印之法,而且还拿出了《大衍森罗印》这样的大神通,这本不是当时天罡界修士能够解决的事情,但他们却做到了,而且让灾难降临推迟了近八万余年,甚至将会更久。

    不过,森罗殿强归强,却毫无正义感,他们只做收钱杀人的买卖,从来不论身份善恶。

    没错,森罗殿就是个杀手组织。

    所以,尽管他们曾为整个大陆做出过巨大贡献,但却从来不被世人所认可。对此,森罗殿里的杀手们却毫不在意,依然是该收钱时绝不会少一分,该杀人时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他们个个带着鬼脸面具,仿佛是行走在人间的幽灵,让人们对其又恨又怕。

    而现在空守道人,面对的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来自森罗殿的杀手,更确切的说是一位杀王。

    森罗殿等级森严,从来都是按实力排序,从隐杀,明杀,瞬杀,再到杀王。面具也由低到高,分别是黑、白、青、紫。他们从来不看境界修为,只以实力说话,曾经有过一位杀王,不过才区区清虚境,但大陆上却没人敢忽视一位杀王,即使是那些传奇英雄们。

    守灵观永远是一脉单传,而且他们的旨意在于守护,对修行其实并不是如何上心,但空守道人却是个特例。当年他亲眼见证了五位传奇凋零,便深深的为其震撼,为其折服,同时向往的种子也在那时生根发芽。

    于是,在很多年后,守灵观出了位境界高深的道人。

    不过,因为他资质有限,直到现在依然没能跨出那一步,加之这一代能人寥寥,所以才不得不将希望寄托于李贤这个外来人身上。

    即使是传奇人物都不敢对杀王掉以轻心,更何况是还没能迈出那一步的他,所以他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

    无形的杀意在场间生成,很多人忍不住打起了哆嗦,有的甚至尖叫起来,因为他们居然见到了血海幻象。不容多想,纷纷夺门而出,离开这处是非之地,场中立即为之一空。

    空守道人对此无动于衷,平静的望着鬼脸人道:“他并不适合做你们那一行。”

    鬼脸人道:“当初也没人认为我适合做这一行,但事实上我做的很好,不是吗?”

    空守道人眉头微皱,认真道:“你确定你已经做出了决定?”

    鬼脸人看不清表情,但从他那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波动的眼神,便已知他的决心。

    他轻声道:“是的,我要他。”

    李贤觉得很头疼,不知两人在说些什么,但他可以肯定,这句话要是个美女在说的话,一定会比这丑鬼脸好上太多。这让他感觉很不自在,于是他出声道:“你放过我吧,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说出这样的话来,李贤自己都不觉一愣,我到底在说什么呀?

    鬼脸人这才重新打量起这个少年来,能在自己放出杀意之时还能开口说话,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勇气就能够办到的了,这小子不愧是上古级的绝世天才。

    他淡淡道:“你愿不愿意是你的事情,我从来也没有征求你意见的意思。”

    李贤觉得自己受伤了,比当初那个吴胖子给于的伤势还重,重的多。他觉得已经没有办法再与这样的人沟通了,于是他取出了一把匕首,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鬼脸人当然知道眼前这少年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的眼神却仍然波澜不惊,甚至刚才在李贤取匕首之时他便可以将其制止,让李贤想死都难,但他却没那么做,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李贤敢自杀。

    空守道人面色一急,这世上如果说还有一个人关心李贤的话,那么只有他了,也只会是他。人非草木,谁能无情,五年的朝夕相处,就算是养条小狗,都会生出情感来,更何况是人。

    他开口道:“无为,不要冲动。”

    李贤扭头望了一眼师傅,摇了摇头道:“师傅,这叫有所为,有所不为,无为并不是真正的什么也不做,有坚持有信仰才能真正的做到无为。”

    他复又盯着鬼脸人,道:“说的直白些,你让我很不开心,所以我决定宁死不从。”说着,他的手开始用力,匕首开始缓缓推进,劲部皮肤率先告破,而后是劲部肌肉,再是血管

    不颤抖,不减速,这是李贤决绝的深度体现。

    鬼脸人死死的盯着李贤,像是在看一头怪物,他的眼神里终于出现了一种叫做慌乱的东西,在匕首即将割到主动脉之时,他想动步,但场中却出现了阻力,让他知道已赶之不及。

    他深深的望了眼场中的空守道人,而后张开自己的域,以便稍作延迟,并急声道:“停!停!你赢了,我放弃。”

    即使得不到一个优秀的杀手,但也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不是?至少,几千年后,说不得还要靠这小子解除下一次危机呢。

    李贤闻言,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后倒了下去,此刻他的半身衣衫已被染红。

    空守道人眼疾手快,立即身影一晃,接住李贤,而后帮其封住兀自喷涌的血水。

    做完这一切,他恶狠狠的望着鬼脸人道:“还不走?”

    鬼脸人怪笑一声,道:“早说过他适合做我们这一行,你偏要多加阻拦,这也怪不得我。”

    “你”

    以空守道人的心境,都不禁被这话气的哑口不言,这鬼脸也实在有些本事了。

    鬼脸人得意一笑,而后抛出一个瓷瓶,道:“虽然我是个杀手,但行有行规,我是不会反悔的。这药,你拿去吧,知道你们守灵观穷。不过,我虽然放弃了,并不代表森罗殿其他那些个老家伙也放弃了,哈哈哈”

    空守道人脸色一白,恼羞成怒的吼道:“滚!”

    鬼脸人一声轻笑,而后身影一晃,便消失在大殿。

    空守道人见鬼脸人离开,再次仔细查探了下李贤的伤势,确定并无生命危险之后,这才松了口气。而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冲着偏殿喊道:“边智明,你个混蛋,给我滚出来。”

    “哎,我说空老哥,干嘛发这么大火啊,这不是煞星已经走了吗?”

    守殿老人屁颠屁颠的从偏殿走了出来,嬉皮笑脸的样子让人见之来气。

    空守道人面色一冷,道:“你个老小子果然是够明智的,你爹妈给你起这名字真是绝了。”

    守殿老人不好意思道:“老哥你就别笑话我了,就我那点儿修为,出来给那煞星塞牙缝还不够呢?”

    空守道人道:“那你就有理由不出来?”

    这理由还不够,当时出来就是送死,谁出来谁傻,你以为谁都像你们师徒两啊,死脑经。

    当然这话守殿老人是说不出口的,一来自己与这臭道士的确有几分交情,二来嘛,自己实在是打不过人家啊。他连连称道:“是是是,是我老糊涂了,我有罪。”

    空守道人冷不丁道:“既然有罪,还不把你的归元丹拿出来?”

    “什么?”

    守殿老人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叫道:“你以为归元丹是大白菜啊?这小子的伤势用归元丹,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况且,那煞星不是给了你疗伤药了吗?”

    空守道人平静道:“我信不过他。”

    守殿老人以手扶额,还能有比这蹩脚的谎言吗?你信不过他还将那疗伤药收了起来?怕是想趁机诈我归元丹,助这小子早日踏上修行路吧?

    只是,谁让自己不如人呢,而且还被捉住了把柄,早知道会是这样,打死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有罪过的。

    “哎,帮这小子就是帮自己,劫难还要靠他呢。是的,帮他就是帮自己”

    老人默默的自我安慰道。

    ...(提醒您:注册账号后可以拥有书架功能,把你喜欢看的小说加入书架,登录后你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本书的了,本站将会最快更新本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