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四章 悲哀的相遇
    李贤还没踏进慧院,便已经在山脚的树荫下遇到了文承。文承是个懒人,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的话,估计他连自己的房间都懒得踏出去,而此时他不但出了自己的房间,而且竟然还直接到了山脚,自然一定有事情让他必需这么做。

    于是李贤忍不住上前问道:“文前辈像是有事?”

    “当然有事,而且这事情还不小,关系到整个天罡界的安危。”

    文承顿了顿,往自己口里灌了口酒,并扔给李贤,这才接着道:“不过,现在既然等到了你,这事情也变得轻松了不少。”

    李贤不知道文承在与他打什么哑谜,只能继续问道:“就是不知晚辈有什么能够为前辈分忧的事情可做?”

    “事情简单说来,便是最近有好多的天罡界修士无故失踪,而且规模不小,我怀疑这里面一定是符舒阳在背后搞鬼,但一时间我也不能凭空便武断的将罪责都推给那人。可要是真有人想趁机捣乱,我们再对其置之不理的话,天罡界估计自己就将自己给内讧死了。”

    文承一脸正色道:“所以呢,我打算出去查看下事情的真相,要是背后真有符舒阳的话,那我自然会立即抽身,但要是其他宵小之徒趁机惹麻烦的话,我自然将之除去。”

    李贤很是认同道:“没错,符舒阳现在虽然一定还没康复,但绝对不是现在的文前辈能够应付得了的了,只是比起这件事情,貌似晚辈并没有被前辈安排进行动中,又何来轻松一说?”

    文承不假思索道:“你来了,自然让我轻松好多,至少有你在的话,即便我真的遇上了不幸,大局也不会因此而乱,所以我便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自然轻松之极。”

    “我可以将之理解为,你是在担心没有你之后的慧院吗?”

    李贤平静道:“果然,文前辈这次打算出门,并不只是想随便的查探一番呢。可是前辈你难道不清楚,此时你已经是仅次于我的强大战力,要是你在这样毫无价值的死去,我真的会很艰难的。”¥※style_txt;

    文承平静道:“你也认为我这是在找死么?可是敌人这么长时间毫无踪迹,难道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如果前方就是陷进什么的话,就让我去当那引出敌人的诱饵吧。”

    李贤转身离开,只因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不要回去的好,因为他只要一天不待在慧院,文承便一天放不下心去放手一搏。他通过传音玉与梅逸与蒙小白报了平安,并嘱咐其盯紧文承的动向,便独自开始了自己的游荡之旅。

    其实在得到了擎天老祖的储物戒指之后,他已然发现了自己与其还有符舒阳之间的差距,同样都是传奇境,为何自己却实力相差那样大?归根结底,便是因为他还没有武道意志。

    武道意志是一样较之灵体更加虚无缥缈的东西,它的成型,只与个人对自身武技的深度理解程度有关,就像文承的飞刀,擎天老祖的掌力,还有符舒阳的拳头。武道意志无迹可寻,但同样的招式,同样的力道,拥没有拥有武道意志,所造成的伤害却是天差地别。

    文承是个异类,在没有进入天位境的情况下,便率先的领悟了武道意志,所以当初才能出其不意的及杀掉了符舒阳的一具分身。而李贤也是个异类,只是比起文承的天赋卓绝,他倒是显得有些愚笨,那便是几乎每一个天位境界的高手都领悟了的武道意志,在他身上却没有一丝起色。

    或许是当初突破之时,被身为符舒阳分身的慧能和尚强行打扰,令其并没有成为完整的天位境,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尴尬境地,但毫无疑问,李贤提升实力的最佳捷径,便是重新悟出属于自己的武道意志。

    当然明白是一回事,想要做到却是另一回事,至少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已经尝试过无数次的静悟,但却毫无收获。武道意志的成型,貌似需要的是一个契机,一个如同突破时一般,内心前所未有的空灵的绝妙契机,但现在他已经修至天位境,从来再没有人听过之后还能有什么境界,他有如何找到这样的契机?

    试炼,能够危险到自己生命的试炼,或许在生死之间,自己才能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潜力。于是在订下了计划之后,李贤再一次轻装上阵,踏上了征途。

    只是,身为一个天位境界的强者,即便实力还不算完整,但在这天罡界想要找出能够威胁到他生命的试炼环境却简直难如登天。什么死地,什么龙潭虎**,只要听说有些厉害的地方,李贤都会去闯上一闯,可五六年之后,他甚至连一次受伤的经历都没有。

    久而久之,他对于闯试炼的想法也变淡了,那些毕竟只是为年轻一辈修士提升实力才能用的上的东西,他自己已经站在了实力的巅峰层次,又如何还能够奢望靠着小小的试炼就能够提升实力?

    他潜入海底,他飞向大气层之外,同样感受不到一丝危机,终于他遁入地心,盘坐与熔岩之内,这才找到了一丝危机的感觉,但那也仅仅只是一丝危机感而已,强大到变态的体魄与恢复能力,很快便适应了当下的环境,甚至李贤其后不断的下潜,亦然只是徒劳。

    李贤彻底绝望了,突破的时间段是宝贵的,不可浪费掉一丝一毫,他这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与武道意志绝缘了。而也就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梅逸那边却传来消息,文承在七年之后,终于忍耐不住,独自离开了,据说那是因为这一次被抓走的人之中,竟然是他文家的后辈。

    文承不是个喜欢张扬的人,但却并不代表着他怕事,别人没有欺负他倒还好,若是真有人欺负到了他头上,估计就算是天王老子挡在他面前,他也敢丢出自己的飞刀。

    打听到文承家族的具体位置之后,李贤也动身前往。

    虽然天罡界现在的修士人人自危,但普通人在这八年多的时间里,却发展的异常迅猛,李贤此时所在的盐城便是个已经看不出丝毫衰落景象的大城,而文家的人便是在如此繁华的大城之内,悄无声息的集体失踪的。

    神念一扫,并没有察觉出文承的气息,难道文承根本就没有来过盐城,亦或者文家人被抓只是个幌子,其实文承另有目的?

    可正待李贤如此想下去的时候,远处却传来的剧烈的灵力波动,那是只有传奇境之间战斗才能够爆发出的威能,不用想,其中一方一定是文承,只因天罡界实在没有太多的传奇境互相残杀。

    果然,追寻着战斗的灵力波动,疾行了五百余里之后,在一处叫不出名字的大山群中,李贤远远的见到了两个在丛山峻岭之中时而追逐,时而交错的身影。从交战之初算起,时间过去的并不久,但两人之间却早已没有了试探之意,纷纷动用杀招,招招致命,而其中一人正是李贤在寻找着的文承,与他交战之人李贤也并不陌生,不是鬼脸杀王还会是谁?

    两人比起周围的群山实在显得渺小了很多,但他们即便不小心交战之时漏出的劲气,却能够将那些庞大的山头夷为平地,其中的凶险,可见一斑。

    文承有如此战力李贤一点也不奇怪,毕竟是个领悟了武道意志的怪胎,但鬼脸杀王居然也能够战至如此地步,实在叫他有些惊讶,要知道从鬼脸杀王身上,他可没感受到丝毫武道意志的存在。

    鬼脸杀王完全靠的就是自己的战斗技巧,与灵活的应变能力,却能够与文承这个领悟了武道意志的强者,战的旗鼓相当,这仿佛是为李贤开启了一闪新的大门,一道可以绝处逢生的新路子。

    不过现在可不是顾着高兴的时候,他身影一晃直接出现在两人之间,一手握住鬼脸杀王的拳头,另一只手则同时接住了文承放出的飞刀,并以卸力之法,将二人带到了地面。

    随着三人落地,两人毫不留守的攻击余劲尽数的轰击在地面,三人所站立的位置,顿时龟裂凹陷,草木粉碎。

    “虽然现在情况已经再明显不过,但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一问,杀王前辈,当年你的确骗了我,对不对?”

    文承与李贤一脸平静,至于鬼脸杀王本人倒是看不出丝毫情绪,只是在李贤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浑身忍不住一颤。

    他一把甩开李贤握住的手,道:“是啊,我在骗你,可当初明明只要你再追问下去,我便已经无从还口,可是明明当初你再追查下去,一切真实都会呈现在你的面前,但你没有,你没有啊......你没有深究下去,你以为那是对我的信任,其实却是对我个人最大的惩罚好吗?一边要昧着良心去为符舒阳那个老匹夫寻找血食,一边还要忍受着辜负了你信任之后的自责,我简直感觉不到我还是个人了。是的,你心目中那个光明磊落的杀王早就死掉了,在你面前的是一具行尸走肉,是一个为了天罡界遗民,可是放弃一切的卑鄙小人!”

    “来吧,杀了我吧,符舒阳即便有一万个不是,但却已经是天罡界遗民们的最后希望,我自然不会有出卖他的。”

    李贤望着眼睛里满是晶莹的鬼脸杀王,忍不住叹了口气道:“难道你就不怕,我利用搜魂来读取你的记忆么?”

    鬼脸杀王笑道:“你不会,因为......”他说道此处的时候,便已然没有了声音,只因他的人已经从李贤眼前突兀的消失。

    李贤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而后一掌拍向身前的空间,果然在前方不远处的空间之内,跌出了鬼脸杀王的身影。

    他惨笑道:“本来想至少在最后死掉的时候,能够堂堂正正的在战场上与你等厮杀的,却不想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刚才我的确没有说错,你不会用搜魂术对付我的,因为你没有机会呀。”说着,他的两眼一凸出,显然已经选择自裁。

    文承面色一急,便要上前阻止,李贤却伸手拦住道:“算了吧,反正就算救回来,也难从其口中知道你想要的答案,倒不如多留心一下周围的情况,他不可能单独行动的。”

    文承点头道:“的确,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注意到了一个挺有意思的人。”说着,他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不多时他已经提着一个胖的跟一个圆球似得胖子回来,并将其扔在了地上。

    李贤蹲下身子,望着胖子惊恐的眼睛,道:“你看,他死了。”

    “是...是啊。”胖子颤声说道。

    “那你想不想死?”

    “不...不想。”

    李贤笑容更深了几分,道:“所以呢,他死那是因为他不配合,你不想死,那也就是说,你愿意配合咯?”

    “不不不...恩,我......”胖子感觉自己快哭了,这到底是什么逻辑?

    李贤眉头一皱道:“难道你是在耍我吗?”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一把捏烂了胖子的一条手臂。

    胖子一边惨叫,一边不住的说道:“不不不,我愿意,我愿意配合。”

    李贤停下了手,胖子却又沉默了下来,只因他想到了洞窟之内的尸骸,他想到了符舒阳那比鬼还要可怕的身影,于是他都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配合了。

    可他愣神没多久,他的另一条手臂却再次传来令人撕心裂肺的痛苦,胖汉如雨下,并带着哭腔道:“我说,我说,只是我该从何说起呢?”

    “还是对他用搜魂术吧!”文承不耐烦的说道。

    闻言,胖子忍不住浑身一颤,他急忙开口道:“我是森罗殿的瞬杀级杀手,此次是来负责捕捉修士的,我们已经持续了这样的事情好多年,抓了好多修士估计也没人去细数,但死掉的修士的确很多。此次我们所处的据点便是在盐城城北之外的青云客栈,而这位大人所要寻找之人,估计此刻便在那里,至于老祖本人的行踪,是我们这些小人物无法得知的。”由于失血过多,胖子脸色变得有些青白,身体更不住的打着寒战,但他还是一口气将自己感觉有用的信息,毫不保留的吐露了出来,只因李贤的耐心实在太低,至少在他看起来是这样的。

    李贤满意的点头,道:“你的回答完美的解决了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但你现在看起来挺痛苦的呢?”

    “大...人请不必为小人操心,赶紧去救你的朋友们吧。”胖子一脸惊恐的望着李贤道。

    李贤却摇头道:“那怎么行,你帮助了我,我自然不能亏待了你。你看,既然你如此痛苦,那我就给你解脱吧。”说着,他轻轻的朝着胖子的心脏位置点出了一指。

    “不...不...不要......”

    胖子的嘴里不住的冒出黑血,瞪大着眼睛倒地,气绝身亡。

    文承皱眉道:“我以为你会放过他。”

    李贤笑道:“本来我也打算放过他,不过听到死了好多人,就忍不住改变了注意了。”

    文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着朝胖子所说的青云客栈赶去。

    李贤则是缓缓的来到鬼脸杀王身前,并动手将其掩埋,一边道:“你看,就算不用搜魂术,其实我要问出我想知道的东西也很方便,所以你完全不用自尽的。我认为,一个知道痛苦,一个知道罪恶,一个知道自责的人,就算他真的做着令人无法饶恕的事情,但至少他还能够回头,他还有机会弥补的...我没想要逼死你呀!”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