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降临
    李贤回到了慧院,两百多年过去了,慧院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朝气。可让李贤头疼的事情却是,慧院里此时不但单云、蒙小白,就连梅逸都在,于是加上宋雪舞,李贤已经能够预想到情况的糟糕程度。

    不过,出奇的,四方第一次见面,非但没有争锋相对,各自为战,甚至就连一丝的敌意也不曾表露出来。和睦,前所未有的和睦,这让李贤愣神,更让宋雪舞错愕。不过想到自己以往耍的那些小心思,还有与李贤不知不觉的独处了两百多年,再加上其他三女的笑脸相迎,她怎么也不好意思破坏这样的气氛了。

    于是女人和睦了,作为牵连着她们的男人,自然变得不好过了起来。这个不能得罪,那个也不能冷落,好男人不好做,成为四个女人心目中的好男人更难。

    不过好在四女并没有真正和睦到同吃同住的地步,这倒让李贤避免了不少尴尬的局面。每天安排着自己的日程,让自己尽量的开心的过完每一天,只因虚界这次真的要来了。

    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百年的时间在天罡界这样的世界内真的不算太长,这其中年轻的后起之秀一茬又一茬,却独独没人能够登临传奇境。天罡界仿佛气数已尽,这时候终于就连普通人都知道,灾难就要来临了。

    这一天李贤特意去了一趟禁天陵,忆起自己的天罡界之行,恍若一梦。从初始的外来者身份,再到接受了空守道人的好意,再到一步步走出禁天陵,仇人,朋友,前辈、晚辈,等等各式各样的人,自己已经离不开天罡界,成了天罡界人,甚至那怕需要施展大眼森罗印为天罡界而死,自己也不逃避。

    “夫君,这里就是你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吗?”

    “是呀,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

    蒙小白这次跟随李贤同行,望着守灵观单调的小屋子,还有周围空无人烟的环境,她不经怜惜道:“夫君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定很孤独吧?”

    李贤笑道:“夫人过虑了,当时还有师傅在,而且比起在这里平静的生活,更早的时候在外面流浪,那才叫苦呢。秦小田你知道吧?就是那个现在还鬼灵精一样的小子,当初也是做过流浪人,当初他是什么样子,我便是什么样子呢,而且貌似比他还惨。”

    蒙小白道:“那夫君现在这样一步步将当初走过的、经历过的地方事情都回顾一遍,难道守灵观之后,还要再走一遍当年流浪的路途?”

    “看来夫人一点也不笨,那夫人你猜猜,为何我一定要回顾自己的经历吗?”李贤忍不住微笑着问道。

    “恩?难道在夫君眼里,奴家一直都很笨?”

    蒙小白没好气,道:“奴家的聪明只是被夫君忽略掉了而已,至于为何要重新回忆曾经的经历,怕多半与夫君的修行有关了。这些年来,夫君虽然笑口常开,但眉宇间却总是透着股沉重,谁都知道,其实夫君是在担心虚界的敌人,更担心雪舞姐姐到时候,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嗯嗯嗯,夫人的确看的很透彻,能够将事情看的如此透彻的夫人,自然不会是个笨蛋。”

    李贤认错道:“不过夫人却猜错了一件事情,那便是我不但在意雪舞最后的选择,同样在意着你们三个今后将何去何从。虚界的敌人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前来捣乱的,所以提升修为一点也没错,但为了你们,我却同样没少**思。这次带你随行,便是因为你对于整体局面的把握比他们三个都要强上一些,所以我才能安心的将重任交给你。”

    “是这样吗?这么说来,小白对夫君来说是最特别的咯?”蒙小白陶醉的说道。

    李贤干笑两人,好在身边没有其他红颜知己在,于是他大着胆子,道:“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白对于我来说,的确是最最重要的。”

    “哼,事先说明,我可绝不会被你的花言巧语所打动哦。”蒙小白忍不住习惯性的板着脸,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那便是......”

    “李院长,好久不见。”

    李贤的话语被打断,却并没有一丝气恼的意思,只因说话的人是个熟人,竟然是足不出户也名声在外的神机先生,他怎么也会在这里?

    李贤抱拳行礼,道:“神机先生见笑了,不知先生到我守灵观来,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李院长大人才多礼了,现在李院长可是此时天罡界炙手可热的名人,就连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你到底该排在传奇帮怎样的位置,哪里还有脸来让你出门相迎,况且老头子我还是不请自来的。该说抱歉是我才对。”神机先生显得谦逊有礼,一点也没有身为一个料事如神的神机先生的架子,叫人心生亲近,如沐春风。

    李贤不是个喜欢客套的没完没了的人,他接着问道:“神机先生很少出门,所以他出门总会有大事发生,不知道这次神机先生来此,所为何事?”

    “就像来通知一声李院长,时间不多了。”书童微笑着说道,显然他特别的前来找到李贤,并不只是为了说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他接着道:“可是李院长还是停留在传奇境巅峰层次,实在叫我这个看官都很着急了。”

    李贤苦笑道:“说实话,我比先生你更急,因为这关系到的性命实在太多了,但大道自然,传奇境之后的突破也讲究机缘的,急也是急不来的事情呀。”

    书童抚须笑道:“我看以看尽天下人,却独独看不清李院长你的命理,唯一的解释便是,李院长你本身便不属于天罡界,这样的你,真的能够拼尽所以为天罡界而战吗?”

    李贤扭头望着身边的蒙小白,道:“人非草木,先生算尽天下人,怕也算不尽人心吧?”

    书童大笑起来,忍不住满意的点头,这才严肃道:“虽然我看不见你的未来,但我却侥幸的窥探到天罡界未来一角,只知道,我们都被骗了。”

    李贤瞳孔微缩,被骗了,什么被骗了?难道与虚界战斗的真相并不是因为争夺资源,还是有什么别的出人意料的事情?欺骗,让原本势在必行的战斗变得毫无意义了吗?

    李贤不用怀疑书童的话,只因让自己产生疑虑,扰乱了自己的心境,对他也没有好处。

    书童接着道:“至于欺骗了什么,我不知道,为何要欺骗天罡界,我更不了解,但我却看见了,天罡界与虚界居然和平的共处在一起。我实在无法理解,但我正欲了解更深的时候,却愕然发现,我的本源却已然耗尽了。”说道这里的时候,书童的声音已经变的很虚弱了,他的身影更是暗淡了下来,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了一样,”之所以要找你,便是因为在那副虚界与天罡界和平共处的画卷里,我还看见了你。”

    李贤感觉自己的思维都快混乱了,难道自己真能够活到那个时候?

    “我能感觉出,这一切的变数都是因为你的存在,所以想来求证一下你的真实想法了,以了我身为一代神机先生的临终心愿。不过,在你说出可以不顾一切的为天罡界而战之时,我突然觉得,其实只要你一直都能拥有着这样的心意,就已经足够了。”

    李贤望着眼前这个实际年龄不比他大多收,此时却面临老死的神机先生,心里忍不住生出丝丝敬畏。书童没有再收徒弟,一心一意的将自己的全部生命都奉献给了天罡界,他看到了未来的结局,自知那样世界里,就算没有神机先生什么的也不会有太大区别。

    他点头正色道:“是的,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保护天罡的,即便真有先生你说的那个时候,那也只会是在天罡界彻底打败虚界的时候。”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书圣笑容更深了几分,但他的身影却变的更但,只是一阵风便将他吹散,消失在空气里,像是从来就不曾出现过一样。

    李贤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感觉自己肩上的重担,都因为书童的来过而轻松了好多,自己不会死,自己是天罡界的变数,自己是天罡界的希望。冥冥中像是感受到了一道目光,像是慈母正在注视着自己孩子一样的目光,李贤忍不住张开双臂,怀抱胸中的温暖。

    可就在此时,随着一声“轰隆隆”的巨响,一道淡蓝色的光柱落在了身后的禁天陵内,冥门终于降临了。

    李贤只是存在于突破边缘,此时亦不经被打断,那道目光好像很担心,在感受到蓝色光柱的时候,便以从李贤的身上移开了目光。

    李贤此时抱着蒙小白,躲避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下面,远处的冥门核心,到处都是狂暴肆意的元力,它们就像刀子一样,不断的肆虐着禁天陵所在的整片空间,终于随着一道道金光闪烁,一群衣着华丽的人走出了蓝色光柱,并一脸戒备着将蓝色光柱护在身后。

    虚界强者们,终于降临了,当时的天罡界还是没能凑足五位传奇境强者,所以谁也没有动,只是沉默再沉默,像是在蓄积着爆发的力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