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白担心
    夜里,李贤喝醉了,就地便倒在了道旁的草丛里“呼呼”大睡起来。△¢頂點小說,x.

    蒙小白这下彻底懵了,这是什么人呐?成天喝酒,随便哪里都能睡觉,而且最最关键的还是,身边有着像她这样的大美女妻子在,完全的视而不见不说,甚至连一丝顾忌都没有,真当她是透明人呢?

    不过想这样就赶走自己?门儿都没有。

    于是蒙小白很是淡定的跳上一颗大树,然后选择了一根较为平直的树枝,便躺了下去。刚开始的时候还好,但当蒙小白睡熟之后,习惯性的翻身之时,却陡然只觉心头一凉,她很理所当然的跌向了地面。

    不过,好在树下还有一个肉垫,倒不至于摔伤她。她像是触电般的闪身,而后警惕的望着仍旧没有清醒迹象的李贤,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荒郊野岭,孤男寡女,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寒而栗,自己这是怎么了?犯得着为了一时之气,就硬要跟着别人吗?话说,之前自己不是说好了,两人之间的夫妻关系只是走走形式吗?

    啊啊啊啊,不管了,睡觉。

    懒得想明白,蒙小白再一次回到了原来的树枝上。这当然不是为了能够再次与李贤来个亲密接触,而是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她如此告诉自己道。

    一夜无话,当李贤睁开眼睛的时候,便见到树上挂着的蒙小白顶着一对黑眼圈注视着自己,不经有些疑惑道:“蒙姑娘,我们之间的戏,早就演完了,所以,我们没戏了。”

    “你说什么?!”蒙小白不但眼睛黑,脸更黑了。

    李贤将视线望向一边,道:“我们是假结婚,不是吗?”

    “可我们却真正的拜了堂,不是吗?”

    “你不是说过,我们只是暂时的夫妻吗?”

    “那也是要等我成就了圣境之后才算结束的事情吧?”

    李贤望着理直气壮的蒙小白,不得不祭出杀手锏,道:“可你现在的危机已经解除了,却还要跟着我,难道你是喜欢上我了不成?”

    “我喜欢你有什么不对?我就喜欢......诶?呸呸呸,鬼才要喜欢你这烂酒鬼呢,我只是...只是担心你一走,书圣那家伙在回来怎么办?所以,为了我的人生安全,我必须在达到了圣境之后,才能够离开你。”

    “......”

    李贤望着蒙小白那双手叉腰、骑着树枝当马的娇蛮模样,终于起身取出酒壶,一边毫无顾忌的往嘴里倒,一边默默的走开,他实在已经无话可说了。

    “喂!夫君,你今天居然不叫我夫人了,难道你想要出尔反尔?你不是已经答应过我要和我做临时夫妻的吗?”蒙小白跳下树枝,便追了上去。

    李贤现在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自己就忍不住要去惹这个麻烦的家伙,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让她被书圣抢去当压寨夫人呢。他不耐烦道:“夫人,你请慢一点,小心别摔着了。”

    蒙小白俏脸忍不住一红,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每当李贤叫她“夫人”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虽然刚才李贤叫的好勉强,但是他却感觉心里开心极了。

    真是个没出息的女人,她暗自鄙视自己道。

    “哼!跟谁稀罕让你叫似得,要不是担心万一书圣知道了我们两人的真实关系,我才懒得让你叫呢!听着就让人恶心!”

    “......”

    李贤差点一头栽在地上,天罡界这么大,她难道还真以为书圣会随时撞见?这是理由吗?不过,他可不希望继续将这样没营养的话题继续下去,于是很肯定的点头道:“夫人说的对,是我疏忽了。对了,夫人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咦?夫君难道没有地方要去吗?可你明明不断的在赶路的哇?!”

    李贤道:“是吗?我怎么没发觉?”

    蒙小白愣愣的盯着李贤好久,确定眼前这家伙并没有在说胡话,终于忍不住气愤道:“你没有急事,那为什么要走?毫无目的的游荡,你以外你是疯子吗?亏我还背井离乡,以为是陪着夫君出来面对未知的强大敌人,却不想这些天里,你居然就只是在带着我到处闲逛!”

    “我不是没让你跟来吗?”

    “做戏做全套,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能怎么办?”

    李贤望着就要泪水决堤的蒙小白,不经变色,道:“夫人请息怒,还是看看你接下来想要去哪儿吧,反正都出来了,我们何不将就着在这江湖上走一遭?”

    果然,听见李贤所说的豪言壮语,蒙小白顿时两眼直冒小星星,哪有少女不希望当女侠惩恶扬善的?她冷哼一声道:“无聊,江湖什么的,哪有去我们部落草原牧马放羊更加惬意的?不过,才出来,就灰头土脸的回去,实在很丢人,姑且......勉强我们就去看看江湖吧。”

    李贤道:“那夫人你想要去哪儿?”

    “剑王山,清灵寺,周圆,慧院,承国的都城乾都,风景最美的镜月湖......当然妖兽海也可以勉强去看看的。”

    李贤大张着嘴,他突然有种想抽自己的冲动,为什么要转移话题,为什么转移话题之后,又要问出这样的蠢问题?真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这些都是什么地方啊?这是想去就能去的吗?

    他默然的朝前走去,而后平静道:“夫人,你就当我没问好吗?”

    蒙小白寒着脸,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贤忍不住脚步一僵,尴尬道:“没什么意思,前面就是狗不理镇了,我觉得那里的风景也不错。”

    蒙小白惊喜道:“看来夫君也不是一无是处嘛,不然怎么会知道前面有座镇?”

    李贤的笑点并没有被蒙小白察觉,不过他也并没有纠正的意思,而是顺着道旁的指示牌方向,朝着狗不理镇行去。

    有的人说,想要忘记一段感情,就快点开始下一段感情,想要摆脱悲伤,就要找个开心果在身边伴着,不过貌似其效果并不是如何大,至少蒙小白就满足以上两个条件,但李贤却怎么也无法让自己从悲伤的记忆的挣脱出来。

    一路沉默,李贤喝的快醉了,好在狗不理镇也终于到了。

    “两位,是想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走进客栈,一个本来在打瞌睡的店小二顿时殷勤的上前问道。看来小镇上的生意并不是如何好做,不然也容不得店小二如此清闲。

    蒙小白干咳了两声,而后提着嗓子从嘴里蹦出两字,道:“住...店。”

    店小二先是一愣,然后又望了望跟着蒙小白身后一副落魄样子的李贤,这才很是经验老道的恭敬道:“是要两间房吗?”

    “两间?为什么要两间?你有见过夫妻出门,还如此浪费的吗?”

    蒙小白当场就不愿意了,都说江湖险恶,敲诈勒索、杀人放火,看来果然一点儿也不假啊。

    “不不不,只是小的眼拙,实在没看出两位居然是那种关系,抱歉,还望客人海涵。”

    “算你识相,否则,怕此刻你已人头落地!”

    蒙小白凶神恶煞的夺过已经呆住的店小二手里的门牌,而后转身道:“送些食物进来,千万别想着投毒什么的,我们带银针了!”

    “......”

    李贤率先已经走上了阁楼,因为他实在丢不起那个人,估计这位大小姐是第一次出门,不然也不会对谁都怀有戒心,见谁都觉得是江湖中的狠角色。

    “夫君,你等等我呀,小心这家店是黑店,你一个人单独行动,多危险啊!”

    蒙小白见李贤走远,不经追了上去,可有这样明目张胆说人是黑店的吗?

    李贤差点没压住酒劲,一头栽倒在楼梯上面。

    “多好看的姑娘啊,可惜,是个疯子。”店小二遗憾的说道。

    “不然,你以外像刚才那样的烂酒鬼,怎么能够与她成为夫妻?”

    从柜台后露出脸来的矮个子掌柜总结道:“快点去备齐酒菜,越贵越好,不然下月,你也别想拿赏银了。”

    “哎,这就去。”

    于是,店小二开始忙活起来。店里的生意冷淡,也唯有他这个厨艺精湛,样样都能够做好的伙计还能够留在店里,不然估计他丢了工作,这家客栈也早就倒闭了。

    一个时辰后,一桌子的好菜终于让店小二给捣腾了出来。他并没有第一时间便将菜肴送去客房,而是打了盆热水,换下油腻的衣衫,洗去身上的拆灰与油烟味儿,这才重现换上一套整洁的小厮衣服,端起托盘,走出了厨房。

    客栈的消费可不低,所以服务自然应该一丝不苟,这是他坚持的原则,也是他留下来的重要因素。

    “哇,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恩,吃起来,感觉更好吃了。喂,夫君,你也来尝一口如何?”

    蒙小白既然是第一次出门,那也是第一次住店,更是第一次在外面吃东西,感觉什么都挺新奇,就算味道真不怎么样,估计她也能够吃出山珍海味般的味道来。

    李贤望着嗨点极低的家伙,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终于他扭头望向在一旁侍候着的店小二,忍不住问道:“镇上的人怎么这么少?”

    店小二闻言先是一愣,见着李贤与蒙小白都不像是坏人,这才为客人娓娓道来。

    原来狗不理镇是因为附近意外的发现了灵玉矿脉,当然这是店小二听别人说的,之后镇上突然就来了一群高来高去的强大修行者。他们强行征召镇上的人们去挖灵玉矿,却不愿意出一分的工钱,而且工作量特别大,很多人因为吃不消被活活的累死。当然,为了不让人们绝望,他们给出了一条能够重获自由的条件,那就是挖足一千颗灵玉原矿。而店小二还有这家客栈的老板,都是侥幸能够凑足数字的人。

    “不过,正如客观你们所见,真正能够完成任务的人并不多,而且几年没有收入,镇上已经贫穷到了极点,不仅是客栈,其他各行各业,都因此受到波及。”

    李贤忍不住问道:“这么大的小镇,难道就没有厉害的修行者在?而且途径此地的修士或许也不算少,竟然好几年都没人管管吗?”

    店小二叹了口气道:“镇上的确有十几位修行者,但大部分都是选择独善其身,而仅仅四五个想要实施捍卫家乡的修士,也真正成了死人。至于路过的修士,就更别提了,连土生土长的人都能够视而不见,又如何来指望别人?”

    李贤沉默的灌了自己一大口酒,将视线移回到桌子上的菜肴上面,不打算再说话了。

    可他不说话,却并不代表蒙小白也不说话,只见大小姐一改狼吞虎咽的形象,文文静静的取出一块手帕,擦掉嘴角的油渍,慢条斯理,道:“那是什么宗门,宗主是谁?!”

    李贤忍不住出声阻止道:“你想干什么?”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可你不过只是个清虚境界的小喽啰。”

    “可你却是个能够打倒马贼首领的大高手。”

    店小二望见两个争执不休的奇怪夫妻,不经理解的笑道:“二位的心意小人心领了,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至少大家都在陆续回来了。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小的我们早已看开了,想要不被别人欺负,就努力的强大自己才行,靠别人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李贤忍不住神情一滞,他觉得狗不理镇的人要都像店小二这样想的话,就一定不会再有下一次被欺负,只是自己要不要管管呢?

    店小二退走,而蒙小白自己却一个人生起了闷气,终于见李贤根本没有前来安慰的意思,她嘟着嘴道:“你自己睡地板,不准上我的床!”

    “......”

    李贤瞪眼无语,搞得自己真像是有希望**睡觉似得。

    “砰”、“砰”、“砰”......

    一大早,门外便想起的急促的窍门声,李贤在被蒙小白踢了不止多少脚之后,这才痛苦的起身与蒙小白一起打开的房门。

    “两位客观,赶紧,快到地下酒窖躲一阵子,不然怕你们也会被牵累的!”

    店小二急促的喊道,可因为蒙小白开门的时间太长,楼下已经传来了一阵厉喝。

    “客栈里的人都给我出来!我们的宗主说了,矿工都走完了,可灵玉矿怎么办?于是他老人家决定,让诸位再回去一趟,要是有人胆敢逃逸者,杀无赦!”

    听到这句喊话,李贤与蒙小白顿时明白了其中的究竟。李贤一副苦恼状,而蒙小白却是一副惊喜状。

    “夫君,他们也要抓走我们吗?”

    “看来是这样的。”

    “那你愿意让你的媳妇去做矿工吗?”

    李贤望着蒙小白那得意的笑脸,忍不住道:“愿意。”

    “喂!你们几个,快点儿下来,难道想抗命不成?!”终于注意到楼上三人的络腮胡子用斧头指着李贤等人喝道。

    李贤不理会旁边已经脸色发青的蒙小白,低头就冲着楼下的斧头大叔笑道:“哎,小人这就下去。”

    店小二彻底傻了,这夫妻二人果然都有问题,一个是个喜欢除恶扬善的无脑女,一个却是个喜欢被人欺负的贱人男,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自己真是白担心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