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烧钱病
    “嘿,看来我最近的运气真的很不错,不但理所当然的在这里找到了你们,甚至还赶上了一顿酒。”

    就这李贤与梅老头每人都解决了半坛子米酒之后,吴胜的身影终于及时赶至,他大刺刺的抓起桌上的酒坛就是一顿狂饮,看来这一路上没少吃苦头......李贤可没有预付工钱的习惯。

    “恩?吴师弟你来的正好,我就说,既然李小子请了我,又怎么可能漏掉了你,果然......”

    梅老头大笑道:“不出我所料,哈哈哈,来,为我们再次重逢,干杯。”

    “必须的,上次匆匆见面,也不能好好聊聊,今晚我们把上次欠下的那顿酒,一并补回来。”

    吴胜举起酒坛应道,说着他一扬脖子,便迫不及待的开始豪饮起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又是感慨又是回忆,弄得李贤像是一个局外人,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他心里担心着宋雪舞的原因,于是他所幸离席,朝着今天王泽才确定的诊治场馆走去。

    刚走到半路,便已见到面色难看的王泽朝着自己走来。

    “怎么样?”李贤面色忧虑道。

    “情况有些怪异,宋姑娘此时不但味觉消失,就连触觉还有嗅觉也一并没有了,这不是因为什么外在原因所致,倒更像是灵体虚弱到无法再支撑这些基本的身体机能一般,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听觉与视觉还很重要,所以现在还勉强维持着,但要是不尽快找到巩固并回复灵体的方法的话,她很可能越来越虚弱,到最后只能像一个活死人一样慢慢的死去。”

    王泽顿了顿,接着道:“不过,要说死的话,宋姑娘或许还为时过早,因为她的灵体之外,貌似还有着一层无形的禁制,就像是一层保护膜一般,虽然不能完全的抑制灵体的衰减,但至少起到了很好的延缓作用。”

    李贤庆幸的松了口气,道:“如此说来,至少她还没有多大的生命危险,而且灵体也可以尽快的想办法恢复,是么?”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想要恢复灵体,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至少现在已知的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吸收玉髓,而玉髓的价值我不想多说,且需要的量,我也不甚了解。”

    王泽不确定道:“本来修士修行便能够无形中壮大灵体,但雪舞姑娘的灵体却仿佛人受到了重伤一般,修行所带来的增益都被消耗,而且还不够,还在消耗这原本已经拥有的灵体力量,如此推断的话,吸收玉髓也可能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行为。”

    “受伤吗?”

    李贤呐呐道,前两次宋雪舞启动秘法时的情景,还真有可能因此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势,想到此处,他不经又冲着王泽确认道:“如此说来,王兄亦不知道那是什么伤,如何解?”

    “很不幸的是,结果就是如此。”

    王泽无奈道:“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情况,甚至连我读过的医书上都没有见到过类似的病情,很有可能,宋姑娘当初所用的秘法,是一位了不得的大能所创,如此才能够牵扯到世人都能以了解到的神魂。”

    李贤叹了口气,道:“于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用玉髓尽量的吊着雪舞的命,然后在试图修炼到更高的层次,了解灵体的奥秘,亦或者找强大的修士人帮忙?”

    “恕在下直言,医者这一行虽热并不注重战斗,但是历史上还是有几位传奇境大能的,连他们都无法触及的层次,我认为在现在的天罡界,根本无法找到可以帮到我们的人,即使是远在西洲边境的疯和尚。”

    王泽首先泼了李贤一盆冷水道:“所以,唯一的办法或许只有等天罡界出现天位强者之后,才能得以解决,而我觉得求人不如求己,小子你还是努力修行的好。”

    李贤沉默良久,终于他吐出了一口浊气,道:“雪舞现在怎么样了?”

    王泽道:“为了方便诊断,我让她进入了深层次的修炼当中,要是你身上有玉髓的话,或许现在就可以用了。”

    李贤点头道谢,这才朝着医道场馆走去。

    王泽望着李贤的背影,忍不住感叹道:“又是一个烧钱的病秧子,亏那姑娘保护的是李贤,要是换做别人,怕也不用治了。”

    为了方便携带,李贤的确换了几块玉髓在身边,想到要是以宋雪舞原来连一个铜子儿都不肯浪费的性子,要是知道了自己现在需要靠着价值数十万灵玉一枚的玉髓活命的话,或许真比直接杀了她还难受。

    推开木门,果然宋雪舞此时正盘坐在大殿的蒲团上修炼着,李贤轻轻的上前,然后将一枚玉髓掰碎,并摆成一个简单的聚灵阵之后,便退到了一遍,静静的看着宋雪舞修炼。

    人们总是更加注重失去的东西,李贤也不例外,当意识到有可能失去宋雪舞的时候,他才知道宋雪舞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好久都不曾如此仔细的凝视宋雪舞了,要不是一直都与宋雪舞一起的话,李贤都有些怀疑,自己身边跟着的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姑娘。

    头发因为长时间没有修剪变得更长了,但却并不毛糙,反而显得更加乌黑油亮,被随意的用一根指宽的蓝色丝带束住发尾,更加承托出了宋雪舞一身出尘的气质。

    原本她很爱穿的短衫百褶裙,此时也换成了一袭白色碎花连衣裙,当然并不能说以前的衣服就不漂亮,事实上以前的衣服李贤还觉得更加可爱一些,但现在的长裙却更显得成熟美丽。

    露在外面的小臂与颈子,那越发柔和的面部轮廓,还有那逐渐张开的眉脚,无不在透露这一个信息,宋雪舞长大了。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忽然宋雪舞的眉尖一颤,很快她便睁开了眼睛,望着李贤痴痴的眼神,她害羞的低头轻笑。

    “恩?!啊!你醒啦?”

    李贤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出了一句傻的不能再傻的话。

    宋雪舞低声道:“你一直都在陪着我吗?”

    李贤道:“啊!王泽那家伙,说你做的菜太好吃,于是忍不住便在你修炼的时候离开了,我一听,这怎么行,万一要是中途有坏人打扰,岂不是危险......”

    李贤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说出来的理由,竟然连他自己都觉得脸红,但即便理由再如何不合理,他还是得硬着头破说下去,只因他实在忍受不了宋雪舞那玩味的眼神,这丫头估计在某些方面早已可以出师了。

    宋雪舞打断道:“小贤子看起来很担心我呢?”

    “啊...不!不是,我当然担心你了。”李贤语无伦次道,或许是宋雪舞醒来的太过突然,又或许是今天的宋雪舞实在太美,总之李贤觉得他现在的脑袋里是一团浆糊。

    “我很高兴。”

    宋雪舞突然就抓起李贤的手,而后身体顺势朝着李贤靠。

    “......”

    李贤呐呐的直着身子,虽然他与宋雪舞相处了好长的时间,但这样的气氛,这样的接触,还是第一次,至少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绝对绝对的是第一次。

    近了,更近了,这不是敌人的攻击,需要躲避,只因下一刻他就能够品尝到那想象过无数次的柔软。

    可或许是太顺利了,顺利到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于是在最最关键的时刻,医馆的木门这时候居然可恨的被敲响了。

    宋雪舞红着脸,立即与李贤拉开距离。

    李贤也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低着头,沉默不语。

    “吱呀”,门被推开,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就从门口窜了出来,而后像是一团软软的棉絮,整个揉进了李贤的怀里。

    “想我了没?!”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人,当然既熟悉,又与李贤关系如此亲密,而且还是个女人的人,这世上除了还在妖兽海里出不来的小狐狸,估计只有前永惠斋的大小姐梅逸了。

    可梅逸绝不会是个如此大胆的性子,难道还会是别人?

    怀着这样的疑问,李贤不忍的用双手扶直女人的双肩,那两团格外柔软的密地也因此离去。

    “梅逸!”

    梅逸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道:“你个死鬼,出来了这么多时日,居然连个传音都不曾向我发过,看来你已经打算不要我了,呜呜呜......”

    李贤担心的望着宋雪舞,这姑娘以前就与梅逸不和,难怪梅逸要一反常态的先发制人了,他现在谁也不敢得罪,只因用上了老办法,心里默念,“我已经是一根木头了,已经是一根木头了,经是一根木头了...了。”

    宋雪舞盯着仍然缠在李贤身上的女人,虽然已经完全不知道这女人是谁,但心里那股无名的火焰却在熊熊燃烧,但为了既不失淑女风度,又不落了下成,她鼻子一哼,便将李贤的另一条手臂搂在怀里。

    梅逸什么也没说,只是下意识的挺了挺自己胸前的两团,然后一副轻蔑的样子望着宋雪舞。

    宋雪舞低头望见胸前身前毫无褶皱的衣裙,终于忍不住一阵脸红,道:“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谁料梅逸轻笑一声道:“汝不巨何以聚人心?!”

    李贤两眼一白,他还是决定装死更加有意思一些。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