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文承生气了
    没有了慧院的文承,就像是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毫无目的的在中洲,这个他原本的家园所在中徘徊,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但却更像是等待着什么,可对于他这样的懒人来说,实在很难从他的行为上看出代表着目的的一丝东西。

    不过,对于其他四洲强者来说,他就像是一个没有了王冠的国王,他的脑袋只会带来无尽的财富与名望,于是只要对自己的实力有些信心的修士便会踏上那一步登天的征途。

    要只是一两个人有这样的想法的话,文承完全不必放在心上的不,但要是四洲凡事达到圣境甚至连离尘境的修士都这么想的话,他也只有一味的躲避了,毕竟蚁多咬死象,就算打不死你,累也累死你了。

    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文承现在成了孤家寡人,比如文承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别人的样子得罪了很多人,比如文承再如何逃都不会走出承国一步等等,但最关键的还是,当初身为天罡七圣第一的单云最终杀死了许老驼背。

    连传奇境都能够被低境界者击杀,一个圣境强者自然更不会是件难事。

    但十多年过去了8√,追杀文承的人却越来越少,而文承也毫无意外的活着。他是个懒人,但却不是个笨蛋,这十多年里,他逃离了上百次围杀,经历了十八次殊死搏斗,但最后他却总能够幸免于难,不得不叫人佩服他的生存能力。

    不过,好运总有到头的时候,在前赴后继的围杀文承的队伍里,涌现出了五位最为耀眼的强者,而今天便是这五位强者首次联手,锁定并势要击杀文承的日子。

    寒风凛冽,中洲北部的偏远荒野里银装素裹,这是一个谁见到了都不愿意出门,甚至钻出被窝的天气,但此时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里,却有五个黑点正在急速移动。

    他们衣着各异,但是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单薄,像是根本不惧怕打自然所带来的寒冷一般,在雪地里穿行。

    “唉,我说诸位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怎么找了大半天了,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

    五人再次在规定的时间内集合到一起,望过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队伍中的一个剃着光头却没有戒疤的假和尚抱怨道。

    身材魁梧的洛河刀贾震接过话头道:“此次行动,是我等好不容易才情动神机先生测出的结果,难道你对神机先生的预测能力有什么异议?”

    “嘿,神机先生也是人,谁又能够保证他不是在耍我们?”这时候,一脸桀骜不驯的华服男子插嘴冷笑道。

    “假和尚与无刀师兄有所怀疑也情有可原,这片荒原本就不大,我们却已经仔细搜查了两边,却已然毫无收获,实在叫人难以信服,不过,相信神机先生既然收了灵玉,也不会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的。”

    五人中,一名摇着折扇的倜傥中年,出言分析道。

    “都别出声,你们听听!”

    突然,队伍里唯一一个碰头散发,连脸都只是露出一丝苍白的糟蹋男子出声制止道。

    其他人闻言不约而同的眼神一凝,随即不要说是说话了,连呼吸都纷纷屏住,只因要是谈搜索隐蔽的话,怕是五人中没人能够及得上这个看似糟蹋,其则却是森罗殿里人称嗜血杀王的男人。

    一时间,场面为之一静,唯有呼呼的风声,还有隐隐约约的......鼾声?!

    “呵呵,哈哈,哈哈哈......”

    假和尚第一个大笑起来,而后不经自嘲的笑道:“亏我们五个自诩不凡,其实都是个大笨蛋,两次的仔细搜查完全都已经做到了最好,但却谁都没想到,我们规定的集合地点,其实就是最大的疑点。”

    “没错,每一次集合,我们都以为旁人用神念搜索过了,完全没有必要再浪费念力,却恰恰因此漏掉了此处,而且每一次集合,大家都相互交流意见,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的鼾声。”

    折扇中年同样有些恍然道。

    “而且,像文懒人这样的家伙,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环境里,除了找个既安全又暖和的地方睡大觉,简直都想不出他还会做什么比的事情。”

    贾震大刀一挥,一击落向脚下的雪地。

    “咔嚓”“咔嚓”“咔嚓”......

    叫人牙酸的破冰之声响起,五道身影不分先后的向着身后倒射而出,而他们原本所在的雪面,终于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塌陷了下去。

    雪散了,冰裂了,终于露出了里面躺着的一个看起来仍然没曾睡醒的中年男子,不是他们苦找的文承还会是谁?贾震的那一刀正巧扎在他头顶上方三尺,要是那一刀再下三尺,贾震都怀疑此次的战斗会不会才开始就结束了?

    冰渣落在文承的脸上,很快变化作了冰凉的水珠,顺着他的颈子滑进了他的胸膛,文承忍不住眉头一皱,翻了个身便继续呼呼大睡起来,像是完全没有意识道,今天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一般。

    “呵呵,还是一如既往的气死人不偿命呢。”

    桀骜男子柳无刀,一脸深仇大恨似得盯着文承的身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嗜血沙王呼出一口白气,道:“但见过他睡觉的人很多,能够让他因此丢掉性命的人却从来没有,甚至有人说,他在睡觉的时候比醒着的时候还要危险。”

    “所以,你的意思难道是等他醒来?睡醒?!”

    柳无刀冲着嗜血杀王冷笑道:“别开玩笑了,那不过只是旁人以话传话,对于他们永远无法接触到的强者过于神化罢了。”

    “随你,反正他不醒,我不会动手。”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杀了文承,你也不会来分功咯?”

    “请便。”

    煞血杀王看不出表情,他只是伸手做请,像是根本就不担心柳无刀能够杀掉文承一样。

    而一边的柳无刀则面色难看,甚至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一方面是对于文承的恐惧,他的确打不过文承,不然也不会与这些人联手,但另一方面却是骑虎难下,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摆明了再说“让你杀都杀不死”的样子,实在又叫他火大的要命。

    终于,愤怒与诱惑还是战胜了理智,他脚步一登,人便朝着文承激射而去。

    ”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柳无刀。”

    尸横遍野的村落里,柳无刀正像个孩子似得跪坐在地上,他的怀里此时正躺着一个老头子,那是养他教他的师傅,这世上唯一的师傅,也是唯一的亲人。

    可就是生命里,对他如此重要的人,却在刚才一瞬间,死在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手里。

    “刚才你好像要为你他挡下最后一击,却没能成功。”

    “是的,师傅最后一掌击飞了我。”

    “那么,他用生命换回来的生命,我觉得很在意,实在想要看看,你到底值不值的。”

    柳无刀浑身一震,本来想要最后与男人死拼的打算瞬间瓦解,他抱起自己的师傅,然后默默的离开。之后他才知道,那个男人叫文承,之所以留他一名,是因为文承还有一个什么,便是他名义上的师叔,师傅的师弟。

    “人讲究落叶归根,与天下为敌本来就不会有好结果,与其挣扎多制造仇恨,倒不如死在师侄手上痛快。”

    柳无刀也用飞刀,而且飞刀的技术不赖,至少百丈之外的蚊子腿,他想要斩下那只绝不会错伤其他,但今天他却主动的接近猎物,不是因为他突然就对自己的飞刀没有信心了,而是他觉不能给敌人太多的反应时间,只因他要杀的猎物是文承,而不是一只蚊子。

    近了,更近了,他仿佛已经看到文承的脑袋蹦溅出的血水横死当场的情景,想到此处,即便他心境已然坚韧异常,都免不了产生了一丝波动。

    十丈,这是他预算好的最佳距离,这样的距离,即便是神,怕也躲不过他的刀。

    但就在他即将要将自己的飞刀脱手一瞬,就在他心境里产生了那一丝莫名的激动的一瞬,他却愕然的发现,自己的手突然就不听使唤了。

    他错愕的扭头,便发现他的两条手臂还留在十丈外,而他的人却想一根木棍似得撞向了文承。

    砰,柳无刀滚落在地,而文承则不知何时,已然起身躲过,此时正懒懒的伸着懒腰。

    “年轻人总是太激动,看来你取了一个好名字,却真的不是个炼刀的好料子,今天就让我收回我柳家的刀吧。”

    文承懒懒的声音响起,而后他看都不再看柳无刀一眼,便朝着其余四人走去。

    “今天的架势真大,难得要过年了,诸位不回家陪老婆孩子,却冒着风雪来追杀我这么个孤家寡人,实在劳苦功高。”

    “既然文院长知道我等的苦处,何不成全我等,我看院长大人也实在寒掺的紧,居然被逼到只能躲在这冰下睡觉,实在痛苦,所幸一了百了,大家岂不是皆大欢喜?”折扇中年微笑着说道。

    文承却大摇其头,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唐兄怕就不是个懒人,所以才会不知道这冰下睡觉的乐趣,罢了罢了,与你等说了也不一定懂,懂了也还是要杀我,还不如直接动手!”说着,他的刀已经在路上。

    四人脸色巨变,谁都没料到,刚刚睡醒的文承居然会如此果决的攻击,这实在不像是个懒散之人该干的事情呢。

    这当然是文懒人该干的事情,只因就算一个正常人被人从美梦中惊醒都会生气,更别说像文承这样的懒人了。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