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二愣子看剑
    三天之后,李贤等人终于进入了山贼的势力范围,本来以为又要露宿荒野的他们却意外的发现了一处客栈,真不知道客栈的老板以前是干什么的,因为作为一个标准的有着经营头脑的商人,是绝不会将客栈开在这样的荒山野岭的这样会有客人吗?

    李贤无奈的想到,自己一行人现在岂非就是标准的客人?

    推开才用新木制成的木门,李贤领头走进了这家无名客栈,首先便见到了坐在柜台后嗑瓜子的老板娘。老板娘大概五十来岁的样子,背直但个子不高,脸蛋也再看不出是美是丑,总之和所有的老人一样,皱纹、干瘪,但从老人直直的眉不难看出,这老板娘不但直率,而且脾气一定不小。

    见着客人进门,却依然不乐不忧,不慌不忙,不焦不躁,实在很难从她身上找出一丝身为商人的影子,换句话来说,这老板娘不是个新手,就是个黑手(开黑店的老手)。

    还没说话,李贤已然经不住皱了皱眉眉,只因怎么看,他都觉得这家客栈更像是后者。

    “住店还是打尖儿咧?”

    终于,老板娘意识到是时候招呼客人了,他放下手里还剩些的瓜子,抬起眼皮子冲着李贤问道,那样子绝对没有一丝顾客至上的意思,完全就像是在问外面无家可归的小狗要不要个窝一般。

    李贤笑容都不免显得有些僵硬,终于他还是生生的吐出两字“住店”。

    “住店一晚一百两,包食宿,你们是四个人吧?”

    还没等李贤他们接话,老板娘已经干净利落自问自答道:“那就是四千两,先钱后房,概不赊账。”

    接着接着便再没有了下文,她瞪着眼睛望着李贤一行人,像是在说“要不要住店了,痛快点儿,别耽误大家的时间”。

    一百两银子对于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家庭来说,一般已经足够尽情的开销好几个月了,但在这深山老林里却仅仅只能住上一晚,莫非这是家深藏不露的高级客栈,据说有些价格高昂的客栈里可是设置了灵气屋的。

    观察老板娘那“你爱住不住”的表情,李贤觉得这事情还真有可能,再加上他实在忍受不了晚上森林里蛇鼠昆虫们的照付,于是他很爽快的应道:“住,当然住。”

    末了,他还扭头冲着明显感觉对价格不满的曲子与杜英兰等人神秘的眨了眨眼睛,表示这客房值这个价。至于宋雪舞,那是个完全已经失去了对银子价值观认知的家伙,就被他自行忽略掉了。

    老板娘用鼻音满意的“嗯”了一声,这才起身,扔给李贤四枚房号牌,便重现拾起托盘里的瓜子,连看都懒得再看李贤等人一眼了。

    这态度简直就像是在做折本生意似得,一定错不了了。

    李贤更加坚定了些心里的想法,但当他推开自己的房门时,却知道自己的美好想法错的有多离谱,这哪里有什么灵气屋,普通的木架床,普通的草青色被子,普通的桌子凳子,甚至李贤还能从凳子上发现那些还没被剃净的树皮。

    要是非要找到一处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新开的客栈,干净的一尘不染,而且全部由新木建造,亲近自然,不带一丝污染如此想来,李贤还是觉得这家客栈还是蛮独特的,但即便他如对自己下咒一般的心里暗示,却依然忍不住生出一种被骗了的感觉。

    经过了近一刻钟的挣扎,他终于意识到一件事情:老板娘很黑腹,老板娘实在比看起来更会做生意。

    得,反正钱也付了,观那老板娘那脾气估计想要退房时不可能了,在说当时自己一力做主住了进来,此时闹着要退房,岂非明摆着嚷嚷,自己上当了,自己是个大傻瓜吗?

    “哈哈哈,老太婆,你到时让我们好找。怎么,杀了我们的弟兄,现在才知道害怕啊?”

    就在李贤本着不浪费银子的原则一直躺在床上到天亮的时候,楼下却传来了一声刺耳的笑声,这声音他不喜欢,只因这一听就是恶人才会操持的口音,但老板娘骗了他,他却更不喜欢,所以他决定,既然都不喜欢,那就眼不见心不烦,他捂住自己的耳朵,继续睡觉。

    可李贤不听不管,却不代表宋雪舞等人也听不见不想管,只闻老板娘依然以平静的声音道:“冤有头,债有主,杀你们人的是个老头子,可你们却来找我这老太婆的麻烦,你们觉得这事情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恩?错了?不会错!因为我手下的弟兄亲眼见到你们两个老东西住在一起,那可是只有夫妻才会做的事情,难道你们两个嘿嘿。”

    “我们的确是夫妻,别拿你那肮脏的思想出来丢人现眼了,可是难道你们没听过‘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

    “好一个尖酸刻薄的老妇,但是既然你惹恼了我,现在就算想飞也飞不走了。”

    这是最后恶汉的声音,接着便再没了下文,只因不管是恶汉,还是随同他一切的同伴,都在这话刚落的时候,便闭上了眼睛。

    老板娘吹了吹手心的药粉,而后起身拍了拍手,冲着屋外道:“他不在,你要是想现在就取了我的命,你一定会后悔的。”

    “呵,我可以当做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果然从客栈外又传来了一个声音,这声音明显威严了几分,这是只有久居高位的人才会拥有的无形威严,即便是宋雪舞等人,此时都有种整个人的性命都被此人拽在手心之感,可明明他们却连人都还不曾见到。

    “可惜,老人家你像是搞错了什么,至少在威胁别人的时候,是绝不能冲着根本就不怕威胁的人进行威胁的,而不巧的是,身为山贼的我们,就绝不是该怕威胁的人。”

    老板娘望着窗外的夕阳,估摸着老头子也快回来了,但当她想到马上就要与那老头子真正的共赴黄泉的时候,她的内心里还是忍不住产生了一丝动摇。

    终于,她深吸了口气,望了一眼两人一手建造的客栈,决定不再拖延时间。

    比起两个一同去死,让自己一个人死实在更加好受很多呢。

    她故意打翻了一盏油灯,而后便走出客栈,虽然客栈整个都是是新木,但是客栈里存放着不少她亲自酿造的米酒,应该能够燃烧起来的,老头子要是回来,老远就能够见着,也许就不会自投罗网了吧。

    可是不管新木究竟能不能燃烧,但可以确定的是,之后产生的烟一定很大,大到老板娘刚走出客栈不久,整家客栈已经烟雾缭绕,捂在被子里的李贤还感觉不大,但宋雪舞等人却早已在他屋外红着眼睛呼唤了好久,不得不说李贤捂耳朵捂的够紧,老板娘的客房屋门也够结实。

    终于,等到李贤都察觉出异常的时候,起身开门,便见到三双兔子眼与没有了老板娘的客栈。

    “快快去救老板娘。”宋雪舞用有些干涩的声音急切的说道。

    “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救她?”

    李贤环顾四周,而后道:“比起那个老板娘,我倒是觉得眼前的事情更让我在意呢,难道她一个人遇到了麻烦,还不肯让我们这些客人活下去还是怎么了?”

    “小贤子,你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帮助老人,不是江湖义士正该做的吗?”

    宋雪舞红着眼睛,看起来像是被气哭了,实际到底怎么样李贤不清楚,但他却知道,自己已然没办法再拒绝。

    “李大哥,你去救救老板娘吧,至少她是被山贼带走的,那一定不会是个坏人的。”

    “是啊,李大哥,你不是常说,要消灭山贼吗?这可是个好机会。”

    连曲子还有杜英兰都开始帮腔,倒让李贤更加觉得事情有些不妥了,是山贼势力么?

    “到底怎么回事?”

    “不清楚,只是知道,老板娘的丈夫好像杀了山贼里的小头目,现在杀了小的来了大的,正好老板娘的丈夫又不在,于是便只能拿老板娘开刀了。”

    宋雪舞组织起语言,简明扼要的概括了整件事情的始末,实在是进步非常。

    李贤闻言却没心思再去表扬宋雪舞,他脸色一变,暗道自己为了些许小事,居然让能够在如此逆境都敢伸张正义的老板娘身处险境,实在罪过罪过,这要是人死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个还未曾见面的老板娘丈夫了。

    情急之下,他长剑一抖,顿时将木制的墙壁劈成两半,而后伸手一招,将宋雪舞三人以元力拖出客栈,便什么也没交代的朝着一个方向冲去,只因在那个方向,他明显感觉出剧烈的元力波动,根本就不需要神念搜索。

    “我们也跟上去!”

    宋雪舞冲着曲子与杜英兰道,而后便朝着李贤极行的方向追去。

    轰,老板娘被一掌劈飞,她“哇”的一声吐出了好大一口鲜血,这才喘着粗气,道:“你为什么不用剑?”

    “因为,我用剑有个规矩,那就是出剑必死人,而你现在却还不能死。”

    老板娘对面,一个长相斯文的负剑男子望着倒地不起的老板娘平静又冷酷的说道。

    老板娘道:“你是想在他面前杀死我,使得你更加有信心战胜他吧?”

    “都说姜还是老的辣,看来老人家你一点也不笨。”

    “哈哈哈”

    老板娘突然开怀大笑,甚至因此牵动伤口使得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也没能够止住。

    “你笑什么?”

    “我在笑,既然你愿意用这些丑陋的手段,那就是说明你根本就战胜不了我家那老头子,可恨的是那个蠢货,到现在还一心以为自己根本就胜不了你。你说,这事情是不是特别的好笑?”

    “其实一点也不好笑,只因与我战斗,就算他想赢,那也得拿命来搏,但是他对你的牵挂太深,以至于即便明知有机会,也变得没机会了。”

    “那我要是现在就死了,岂不是让他的机会重新出现了?”

    “你要是现在死,只会让他更加的没机会,这事情你岂会不知道?”

    是的,老板娘知道,因为没有了她,老头子的确不会再有心活着,连一个外人都看的如此透彻,自己还傻傻的想着只是自己死了就好,真是愚蠢,愚蠢之极。

    “我现在是不是想死也死不了?”

    “你现在的确是想死也不能死。”

    “老板娘当然不会死,因为身为山贼的你马上就要死!”

    这时候李贤终于赶到,望见那个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的坏人,他终于知道坏人好人并不是看脸的,老板娘岂不就是此时现成的对不材料?

    “小兄弟,你很有意思,年纪轻轻居然就到了圣境初期,貌似要不了多久就要突破至中期的样子,现在死了,岂不是很可惜?”

    中年文士对于李贤的到来并不显得惊讶,依然云淡风轻的说道。

    李贤一边走近老板娘,一边敷衍道:“大叔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了,好好的清福不去享受,现在却要死在这里,是不是也太可惜了?”

    “小兄弟看来很狂?”

    “一般,只是恰巧杀了个名号三当家的砍不死而已,貌似他还是个山贼呢。”

    李贤明显刺激道。

    岂料中年文士非但不显得惊讶,反而面色一喜,道:“这么说来,今天我来此却要除去两个敢于反抗山贼的刺头了呢,实在很省事。”说着,他抽出背后的剑。

    老板娘眼神一凝,冲着身边的李贤道:“小子,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何本是,但我还是要劝你,赶紧逃命不要管我,而且越快越好!”

    “老板娘难道不想活下去了?”李贤差异道。

    “能够活着当然没人会想着去死,只是要是对手是山贼的二当家的话,我却并不认为你想活就能活的。”

    梅老头实在很生气,明明查出李贤已经到了中洲境内,但却从无幽城的位置突然就消失了,害的自己白跑了一趟不说,连晚饭都还没来的及为梅老太准备,那家伙一定在家里生气的要命了吧?搞不好自己回去还会吃一顿板子的

    越想梅老头越觉得有可能,于是忍不住又一次提升了行进速度。

    视线的早已只能见着模糊的景物,但他还是觉得速度还不够快,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阵不安,让他更加烦躁。

    不会出事了吧?

    “呸呸呸”,想些什么呢,强行驱逐出心里的不安,但当他见着那前几天刚与梅老太一起建造的客栈此时却冒出滚滚烟雾的时候,好不容易才勉强恢复平静的心里却突然如坠深渊。

    “出事了,出事了,果然还是出事了。”

    他语无伦次的说着什么,脑子里也变成了浆糊,完全没能理解老板娘的一番苦心,跌跌撞撞的便朝着客栈奔去。

    冲击客栈,在大厅里便见到了几具尸体,那是老板娘擅长的毒功所致,相处这么多年,即便好长时间没见梅老太施展,但梅老头却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做饭的活计总是他一个大老爷们来操持,只因梅老太做的饭菜,谁都不能吃。

    迅速的上了二楼,也没有梅老太的影子,但总算没见着尸体,梅老头悬着的心不经安定不少,他冲进地窖,一把抄起自己的宝剑,便朝着客栈奔去。

    轰,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惊天巨响,梅老头手里的长剑都不经掉在了地上,眼泪也瞬间便弥漫了他原本显得干涸的双眼。

    他清楚的感受到那道剑气,那是山贼二当家才拥有的剑气,只是那一剑便让他第一神剑都无法再出手的剑气,但现在却在离他客栈不远处爆发了,其目标又会是谁?

    良久,他擦干眼泪,重新拾起地上的宝剑。

    “既然都说好了一起死,你急什么呢?以你那调皮捣蛋的性子,想要拖延些时间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烧客栈?也亏你这老太婆想的出来。”

    他迈开了步子,没有速度,也没有力量,但当他每走出一步,却一定比上一步走的更远,踏出的脚印也更深,只是百步之后,便已然只能够见到他模糊的身影了。

    “二愣子,你也来吃我一剑!”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们身边穿过去了?”

    曲子莫名其妙的望向三人中修为最高的宋雪舞。

    宋雪舞一本正经,道:“那哪里是什么东西,分明就是一个很强的老人家嘛。”

    “雪舞姐果然厉害,要是我也有你这么强的本事,或许瓦罐镇就不必受到欺压了。”

    曲子憨厚的笑道。

    宋雪舞小脸一红,道:“我只是修为够高而已,要是战斗的话,你还是以小贤子为目标吧。”

    “老人?高手?难道是老板娘的丈夫回来了?”

    杜英兰推测道:“因为他现在正冲向的便是老板娘的方向啊!”

    三人对视一眼,不经齐齐点头,看来老板娘说的没错,要是谁杀了老板娘的话,的确会很后悔很后悔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