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受教了
    顺着空气的纹理,不但让极剑更快,同样的也让其更容易的斩断风,如此看来裂剑与极剑其实是一个相互依存的整体,本身便是整体,那么沉剑又何来结合一说?

    李贤明白了这样的道理,自然对于沉剑的领悟立即便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天空,看着周边被风吹散的瓦砾碎石,无不存在着那种有迹可循的纹理,终于,他看到了胖老三,那个纹理诡异又秘籍的真实状态总算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右手带着逆昆仑缓缓的斩下

    “哈哈哈,没力气了吗,对对对,就是这样,你不会死的太快,只因我绝不是一个喜欢让人痛快的去死的人!”

    胖老三见着李贤软绵绵的一剑,不经出言讥讽道,但他的拳头却并没有因为口头上的要折磨对手而有丝毫减弱,只因不得不承认,李贤的的身体简直犹如魔体一般,人类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悍的身体?

    “呛”,一声金石被干净利落的切开的声音响起,场中劲风忽止,胖三爷瞪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的拳头,像是见到了世间最诡异的事情一般,而后他才愕然的望向自己的对手,却已然只能见到那人的背影。

    “可我却喜欢给人一个痛快。”

    李贤朝着宋雪舞等人行去,途中哪些胖三爷的手下想要喝止,却被其只是一个眼神便给惊脱,等他们再想起为何自己的三当家竟然会安然的放走李贤等人之时,却见到他们的三当家从拳头处突兀的出现了一丝血线,而后血线蔓延,一直将胖三爷的整个身体,从侧面切透。

    “三爷,你怎么了?!”

    “啊啊啊,三爷死了!”

    “怎么可能,这世上居然有人能够杀得了三爷!我一定是在做梦!”

    后知后觉的胖三爷的手下,等见到胖三爷彻底变成了两片血肉之后,终于才确定,他们的三爷,他们那战无不胜的首领,居然就这么死了,于是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变得此起彼伏起来。

    心里又是激动又是不安的黄老头,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于是冲着李贤,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山贼的胖老三又为何在那时候突然仍由你离开?”

    李贤一边赶路一边为其解释道:“胖秃子不是突然不想找我麻烦了,而是因为胖秃子突然就再也无法来找我麻烦了,至于我的名字,我叫李贤。”

    黄老头沉吟良久,而后一本正经道:“虽然你说的像是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但我还是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至于李贤,第一次听说呢。”

    “”

    李贤一阵心伤,虽然自认自己名气不是大到家喻户晓的程度,但至少对于身为声称是混江湖多年的黄老头来说,应该能够了解一些的,谁知

    虽然现在打败了山贼的三当家,但是实力排行老三的家伙都如此难对付,而且一行人中实力最强的李贤还受了不轻的伤,即便知道瓦罐镇的民众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也只能先暂避风头,至少也得让李贤先把伤养好才行。

    而作为在这一带生活的时间算是最长的黄老头,自然的成为了众人的向导,还别说,经过了大半天的长途跋涉,李贤等人还真是到了一处即安全又舒心的地方。

    安全当然是因为地处深山,舒心则是因为这里便是黄老头的老窝,说实话,即便再挑剔的人,要是见到了黄老头的住处,也都会竖起大拇指的。

    虽然黄老头不能修行,但是身为数位帝王的老师,又怎么会有缺钱的说法,甚至他的衣食住行,完全都不用自己操心,哪些有意曲线讨好自己的皇帝的人,自然会一个接一个的前来满足黄老头,而且神通广大令黄老头初见时都有些瞠目结舌,或许也是由于见不得如此行径,黄老头才选择走进江湖的吧。

    “想修行啊。”

    此时,一块荷塘边的两张睡椅上,李贤与黄老头正享受着初冬时节难得的阳光,荷叶虽然枯萎,但这个时却正是吃莲藕的最佳时节,清醒过来的曲子当然此时正被安排进吃塘里捞莲藕。

    黄老头睁开眼睛,忐忑的问道:“怎么样?有可能吗?”

    李贤沉吟了一阵,这才淡然道:“也不是不可以,虽然现在的修行体系都是由**的力量来带动心神的提升,从而走上更强的境界,但在上古时候,却是恰恰相反的,他们修行念力,视身体为污垢,想要超脱身体极尽升华,虽然这只是少部分极端的法子,但也可以看出,只修心神,是能够实现的,而且在上古之后的中古时期,便是以修心神来刺激**的增强,从而实现提升境界的目的的。”

    “这么说来,你小子是在存心耍我咯?!”

    黄老头闻言,不免气愤道:“现在哪里还会存在那样久远的功法,即便有,以武技丰富著称的慧院也不一定会知道吧?”

    李贤很是淡定,道:“慧院的确没有。”

    听到这句,黄老头像是瞬间便走过了好长的岁月,连皱纹都更深了好多,但这话明显还有后话,他倒是并不急着发表看法。

    李贤果然借着道:“我倒是知道一些,但是并不一定适合你,要我说的话,你前去武神塔测试一番,岂不是更好?”

    黄老头哭丧着脸道:“要是事情真有这么简单,我也用不着像现在这样了,不瞒你说,我早就去过武神塔,甚至还不止一次,但从来没有一次,通过武神塔测试过,当然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功法了。”

    “哦?还有这事?”

    李贤不经疑惑的睁开眼睛,道:“按理来说,武神塔测试的难度往往都是根据个人的实力及潜力来设定的,而黄老头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那么造成你测试难度增加的原因自然就是潜力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谓的资质,如此说来,黄老头你应该还是个修行天才?!”

    “得天独厚的生命果实,千年开花,千年结果,千年成熟,而且这世上生命果树也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如此渺小的几率让我一个人给撞上了,自然除了堵塞了我全身经脉之外,还外带强行提升了我的修行资质,可就是这两样在修行者眼里天大的馅儿饼,却撑死了我这个普通人呐!”

    说起这事儿,黄老头又忍不住一阵心酸,多少年了,别人活两辈子都够了,他却足足做了如此长时间的具有天才修行体质的平凡人,这对于曾经一心想要仗剑江湖的他,是如何巨大的打击?

    李贤突然起身,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望着还在荷塘里忙活的曲子,道:“曲子,差不多了,今晚我们就吃莲藕炖排骨了,天冷,你也快些回来吧。”

    “没事儿,李大哥先去屋里休息休息,我马上好。”

    曲子亲切的回道,李贤可算是他最为崇拜又尊敬的人,能够再次见到李贤,而且还因此而得救,他由衷的感到高兴,所以即便这荷塘的泥又脏又黑,即便身上的伤还隐隐作痛,但一听到李贤说想要吃点暖和的,他便第一时间下了这荷塘。

    黄老头则是追着李贤,道:“哎,小子,我们的话还没说完呢,你走这么快做什么?”

    李贤边走边道:“没什么,只是对于某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有些气恼罢了。”

    “什么?!”

    黄老头觉得修行的人就是墨迹,简直比他一个文人出身的老头子还要墨迹,总是将话说的云里雾里的,弄得自己像是前辈高人一般,其实呢,他们貌似什么都没说嘛。

    “你因为经脉堵塞所以就放弃了修行,或者说听到别的经脉堵塞之人从来没有过能够修行的先例,于是你便自己放弃的修行,换言之你从来就没有拿过随便一部功法修行过,谈虎变色,望而却步,说的就是你这样令人气恼的脾性。”说道这里,李贤脚步一顿,特意转身道,“所以,一个没有即便明知不可能也要坚持下去的决心,怎么能够成为强者,武神塔测试的出你身体的潜力,却永远也不能够左右你的内心,换句话来说,你浪费了你的机缘,而且这一浪费就是两百多年,要不是生命果实的特说,你早该下黄泉去了,可偏偏拥有如此好的机缘你却拜拜的浪费掉,你说我能不气愤?”

    李贤不属于废柴,按理来说他不应该如此气愤才对,但偏偏那个淳朴又拼命的曲子,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废柴,两者相比,又让他怎能不气愤,怎能明明白白的在曲子的面前说出来?

    黄老头愣愣的站在原地,李贤的话简直就像是当头棒喝,是的,他的确从来都不曾尝试过修行,即便有那也不过是摆摆花架子,可那怎么能够算是修行?

    天罡界芸芸众生,唯有一人才能够登上天位至尊的王座,要是人人都对于自己去坐那天下第一人没有了信心,那天位至尊永远也不可能存在,修行者,的确不能够畏首畏尾。

    想罢,他深深的朝着李贤离开的方向作揖,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居然向比自己还年轻的人作揖,只因这一次,他受教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