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霸天杀神最新章节 > 霸天杀神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阵法旗帜 加

第一百八十八章 阵法旗帜 加

作品:霸天杀神 作者:百顷云鹤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新小说界感谢各位书友鼎立支持

    阴阳天满脸自豪,再次发表的关于天才的论调,同时还不忘把林烈拉到自己的阵营之中。“不吹牛你会死啊,十岁灼骨三重境?真当自己是妖孽了!”方茴冷冷一笑,讽刺道。“不信拉倒!”阴阳天耸了耸肩。

    “方茴,我觉得阴阳天该是真的,或许他真的是个天才……”毕竟是要一路走下去的伙伴,林烈也不希望他们二人关系搞得那么僵,于是出言调节道。

    结果他话刚出口就被方茴打断了:“你们都是天才,我是庸人一个,麻烦你们二位天才闭上嘴巴,庸人烦了!”

    林烈挠了挠头,女人果真不是好惹的物种。

    一路吵吵闹闹,说说讲讲,不觉间就到了之前看到反光的地方。

    他们来到的是一处上古的战场。

    相比大殿的残垣断壁,此地更显苍凉,破败的祭台,倒塌的房屋,地上随处可见一些断剑残刀。

    白骨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入目皆是白茫茫一片,一阵风吹来,几人不由的集体打了个寒颤。

    “这里……也是幻境吧!”方茴强做镇静,努力挤出几丝笑容,看了眼阴阳天问道。

    阴阳天难得正经了一回,收起脸上的笑容,眉头微锁,摇头道:“非也非也,这里怨气颇重,而且毫无阵法的痕迹,应该真是上古的战场。”

    “看你俩那怂样,就算是上古战场有能怎么样,还不是一堆白骨,胆小鬼!”

    三人最淡定就数林烈了,见方茴和阴阳天表情如此凝重,他有些想不通,在他看来死人远比活着的人要可靠的多。“白痴!”二人同时对他翻白眼,鄙视道。

    “这里若是上古战场的话,怕是会有很多怨灵吧。”

    “不会吧,会有怨灵……”

    提到这里,方茴下意sh的朝着林烈靠了靠,毕竟对于一名大美人来说,孤魂野鬼这种东西,颇为害怕也情有可原。

    “哈哈,大美nu,你竟然会怕孤魂野鬼,你可真是个胆小鬼!呀,快看,你背后,有鬼!!”

    阴阳天取笑方茴道。

    林烈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环顾四周后道。

    “阴阳天兄,你身为阵法师,瞧瞧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你可有什me好的应对方法?”

    “方法自然是有的,可现在夜幕即将降临,我认为最好的方法就是跑路。”

    阴阳天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道。

    “靠!”三人想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去,可一转身才发现他们的身后也皆是遗落的战场,此时他们正处在战场的中间,四周皆是累累白骨。

    “怎么回事?”林烈心里有些发毛,忍不住问道。

    “我哪知dao!”阴阳天同样心中发毛,看了看周围颤声道。

    方茴一直沉默不语,看着那些白骨她的眉头越锁越紧,小脸上满是不安。

    “你俩别闹,我说别闹了,别碰我脚!”

    这么紧张的时刻没人敢说hua,阴阳天却是率先打破了沉默,因为他感到不知是林烈还是方茴一直在挠他的腿弯。

    方茴和林烈都很无辜,他们此时哪里还有闲工夫跟他瞎闹,阴阳天也觉得蹊跷,低头一看,不觉惊叫:“哎呀,妈啊!”一只手,更准确的说是一只白骨掌正抚在阴阳天的腿上,阴阳天一步跳开,脸色骤变,二话不说,拿着石块就砸了上去。

    “叫你吓我,叫你吓我!”

    他一边砸还一边骂,直至把那只白骨手掌砸成了粉末还没停下来。

    “阴阳天兄,它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你不嫌累吗?”林烈看着觉得好笑,出言善意提醒道。

    “呸,破玩意儿,死了还不安生,看我不废了它。”

    阴阳天站起来,甩了甩衣袖,然后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故作潇洒的说道。

    “咔”“咔”“咔”……奇怪的声音响起,起初只有一声两声,转眼声音就连成了一片,声音并不大,却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伴随着这些声音的响起地上的那些白骨忽然蠕动起来。

    惨白的白骨在月光下慢慢蠕动,有的站起来缓慢前行,有的则在地上爬行,场面格外恐怖。林烈他们三人都开始害怕了,因为那些骷髅人所行的方向正对着他们。

    三人想要逃跑,却发现四周全是骷髅人,他们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涌来,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根本没有逃跑的路线。

    那些刀剑还在悲鸣,然后颤抖着飞进骷髅人的手里。

    林烈和方茴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细剑,抵挡着不断涌过来的骷髅人,骷髅人虽然数量庞大,战斗力却不值一提,林烈挥动长剑,一剑一个挑碎它们的骨架。

    本来林烈还暗想,原来这些家伙如此不堪一击,这样就好。

    可他还来得及松口气,诡异的现象就发生了,那些碎落的骨架很快就重新粘合到了一起,那些被林烈和方茴“斩杀”的骷髅人再次摇晃着身体加入了白骨组成的洪流之中。

    就算发现了这点林烈和方茴也没有办法,只得继续机械的挥动着手中的细剑,不多时,他们的脚下就堆成了一座骨山。

    骨山脚下不停的有骷髅人朝上面攀爬,然后被斩落,成为骨山的一部分,月光微寒,透着冷冷的肃杀之意。

    “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就算灵气不会耗尽,我们也会力竭而亡的,阴阳天,你不是阵师吗,快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利用阵法把它们全给轰散。”

    方茴在一剑劈碎脚边的两具骷髅人之后,微喘着粗气说道。

    林烈并没有感到累,虽然是生死关头,可他感觉这样挺好玩的,除了胳膊有些酸之外,他倒是挺享受这个过程,至少他还可以在旁边偷师方茴的剑法,然后拿那些白骨试剑。

    “祖宗,您也太看的起我了吧,你瞅瞅漫山遍野都是这玩意儿,我要是有能力一招劈了它们,我还至于来冥龙渊寻什me狗屁宝藏干嘛!”阴阳天冲着林烈和方茴打了个哈欠无奈的说道。

    “阴阳兄,那你可有什me好的法子?”林烈看到阴阳天躲在他们二人的背后居然偷偷睡了一觉,有些哭笑不得问道。

    “有,你们二位再坚持坚持,等到天亮了,这些怨灵就会离开的。”

    阴阳天点了点头,颇为认真的说道。

    “去你大爷的!”

    “喂,我说它们这么围攻我们肯定是有所企图,不然咱俩把阴阳兄兄送出去看看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me,林烈,你看怎么样?”

    方茴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

    “别介呀,二位祖宗,我一个修为被封的人,你们怎么能如此狠心,它们要是把我吃了怎么办?”

    闻言,阴阳天困意消了大半,忙讨饶道。

    “我们和你很熟吗?”方茴毫不客气的冷笑道。

    阴阳天闻言先是一愣,这小姑娘说的也对,他们明明才相识一天不到的时间,虽然和林烈臭味相投,可眼下把他扔出去探路确实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

    “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们了,打退它们的本事我没有,可利用阵法设置一个小的空间结界的能力还是有的,这里不合适,咱们一块儿下去,等下你俩为我做掩护,我来布阵!”

    在接触到方茴跃跃欲试的眼神之后阴阳天就知dao这小姑娘肯定不是说说吓唬他那么简单,只得无奈的说道。

    方茴和林烈连砍带劈杀出一条小路来,在下了骨山之后,不知阴阳天从哪里拿出一个大花布包裹来,然后从里面取出二十几支令旗,快速的把那些小旗子插在他们三人的周围,并在每支小旗子的下面放一块拇指大小的晶石,忙完这一切只用了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而后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外面那些骷髅人想要靠近,可在遇到阵旗之后都会被远远的弹开。

    “这就好了?”

    方茴和林烈都有些难以置信,所谓的设置空间结界的方法会如此简单,震惊的同时又有些气fen,居然能够这么简单的解决眼前的困局,这家伙还藏着掖着这么久,简直太可恶了。

    “不然还要怎么样?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修为被封,保命的手段就那么点,再说我也是看你们能够解决困局我才没出手的。”

    阴阳天贱贱一笑,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你这家伙也太损了吧,这么好的宝贝早不拿出来用,这么简单就能解决还让兄弟我拼死拼活的累到现在,你可太不厚道了。”

    林烈看着不断有骷髅人被弹开,满脸都是吃惊,没想到阵法居然这么历ha,开口说道。

    “林老弟,我也不瞒你,这些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这些旗帜都是我用了无数时日祭炼的,耗费了不少的心血,而且再加上维持阵法所要消耗的蓝晶石,不到万不得已我才不会拿出来用呢,说真的,关键是我看你神力了得,应该能应付的了的。”

    阴阳天躺在地上无比心痛的说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dao你在想什me,不就是想让我们二人耗费一夜体力,等明天寻到圣者宝藏的时候不能与你相争,阴阳兄果然好计谋啊。”

    方茴也坐了下来,揉着自己发酸的胳膊,闻言冷冷一笑,说道。阴阳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也没说hua。

    阴阳天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方茴也盘腿坐下来闭目养神,林烈却是毫无困意,他不时研究研究那些阵旗,或者张牙舞爪的对着外面的那些骷髅人做鬼脸,直至下半夜他实在是无聊至极,也双手托腮睡了过去。

    阴阳天和方茴担忧中的能力通天的怨灵并没有出现,一夜相安无事,当东方初露鱼白之时方茴便在第一时间醒了过来。

    那些折腾了一宿的骷髅人也终于在此时消停了下来,如潮水般退去,有的干脆就直接朝地上一趟,不再动弹,那些断剑残刀也纷纷从它们手中飞出,重新插进大地之中。

    一切若昨,宁静却不安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