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86章 结局(下)
    初夏的时候,行宫里头的荷花就已经长出了花苞,有一两朵已经开了出来,看着倒是不错,兰书铭坐在亭子里头乘凉,可是心底却是一丁点儿都静不下来,他最近总是感觉心神不宁的,如今这肚子已经有七八个月了,鼓出来的程度也不容小看,兰书铭心烦的看了一眼肚子又烦躁的叹了一声。

    若是以往在这样的地方搁一盘棋,他能静下心来杀他个几天几夜,可是方才与赵风凌战了两个回合就有一点无聊了,他干脆就不玩了。

    看着兰书铭焦躁的样子,皇帝心底也不好受,他的紧张度可不知道比兰书铭高出了好多倍,以往还能放心他一个人出去走动,现在干脆是形影不离的跟着兰书铭。

    京城里的那两位为了此事真是心肝都疼了起来,虽说现在朝堂里面没了明争暗斗,但是成堆的事情都没弄完,有些事情他们也不敢妄下断言,偏偏皇帝现在还不理朝政,大理寺卿和董大人头发都愁白了一大片,李程见到两位的时候还忍不住的调侃了一句:“纵欲过度老的快,两位悠着点啊”

    李程此话一出,董大人还没反应过来,过了一小会儿,李程又俯身过来在董大人身边小声道了一句:“大理寺卿是位断袖,董大人可知?”

    董大人手一抖,险些将茶杯给打碎,末了李程笑眯眯的离开了,董大人倒是站得距离大理寺卿远些了,大理寺卿扶额,他就知道李程没安好心,乱上加乱

    宫里确实热闹的很,只是相比较之下行宫这边有些冷清了,兰丞相听着暗卫的报告,心情总算是舒爽了一些。

    “董大人就是呆板了一些,平时得多提点提点,李程这事办的好。”兰书铭发表意见道。

    皇帝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知道以往兰书铭总是让着董大人些不大正常,得了,这还没过到一年呢,就让李程给他还回去了,也亏得董大人呆板被这两人耍的团团转,可怜的董大人哟再撑撑吧

    “赵风凌。”

    “嗯?”皇帝从思绪之中抽了回来,看着坐在身边的人。“怎么了?”

    皇帝疑惑的瞧着兰书铭。

    兰书铭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赵风凌的心立刻揪了起来。

    “我肚子疼”说罢丞相便捂着肚子,半蜷起来,很是痛苦的模样,皇帝立刻慌张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丞相这边奔了过来。

    “快,传太医,快”皇帝焦躁的喊着,一边将丞相抱了起来。

    老公公一看这模样,惊得魂都险些丢了一半,赶紧准备去传太医,这还没走出一步来就听见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骗你的呢”窝在皇帝怀里的丞相面带笑容的说道,皇帝僵硬在了原地。

    “怎么?生气了?”丞相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人。

    皇帝低头看了一眼,叹了一声,又转身将丞相抱回了亭子里头,直接抱着他这么坐了下来。

    “你啊再这样吓人,我这半条命都快没了。”皇帝无奈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因为有了身孕的缘故还是如何,如今的兰书铭可比以往的兰书铭变了许多,特别是性格上,有时候真叫他觉得哭笑不得。

    “怎么?你不乐意?不乐意你走啊,我一个人在这里”丞相当即从皇帝的怀里挣扎了出来,站了起来。

    皇帝无语,这是每日必来一出啊只好强迫自己不去看兰书铭,将视线留在了湖面上,兰书铭最近就是给他惯出来,这一直惯下去那可不得了啊,时不时也得逆着他的意思来,刚刚吓的他心脏都快了几拍

    这丞相还没来得及走出一步,忽然又弯下了腰,一手托着肚子,眉毛拧在了一块。

    “赵风凌,快,传妈妈过来。”兰书铭痛苦的说道。

    “妈妈在制药,等会过来,咱们就不必过去了。”皇帝以为丞相又在装肚子疼,也没有理会丞相的话,径自回了一句。

    丞相心中的火气直冒,但是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丞相几乎说不出话来,身体越来越重的感觉,丞相只好跪了下来,但是还是疼的厉害。

    这边皇帝等不到丞相的回答,视线从湖面上转了过来,目光刚刚落在丞相的身上就看见了地面上的血迹。

    “快,传太医,公公,快传太医”皇帝大吼一声,站在亭子不远处的公公朝着这边看了一眼,一条老命又是惊得不轻,哪里还记得回应一声,提腿便朝着太医的住处去了

    “慌什么,还没死呢”死死的揪着皇帝的胳膊,丞相总算是缓过来一口气,咬牙说了一句。

    皇帝哪里还有心思回应丞相这话,当即就将丞相抱了起来,朝着最近的屋子里奔了去。

    皇帝刚刚将丞相放下来的时候,一群太医就朝着这边奔了过来,这行宫也没有多大,走来走去也就只有几个院子的距离,加上太医住的地方距离这里不远,江太医今日出去采药去了,并不在场,在场的几位老太医也不是没接生过,但是也只是给女子接生过,这帮男子接生还是头一次,一个个都有一点无从下手的感觉。心底也是紧张的很,再怎么说屋子里头也是皇后,要是出了什么差错……

    “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啊”老公公都有一点忍不住,在后头催了一句。

    “让开,老娘来。”一道夸张而又狂傲的声音传了过来,妈妈正叼着半截糖葫芦走了过来,这刚刚弄完药,开了一会儿小差,就看见这院子里是忙的鸡飞狗跳的,她就知道这怕是出事了,冲冲的赶了过来,就看见这一群不中用的太医站在门口无从下手,作为一个比御医有用的大夫,她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你们两个,跟我一起进来,其他人去准备热水。”说完妈妈就撸起袖子准备干活了。

    刚刚走进了房门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妈妈皱了皱眉头。抬眼便看见了坐在床边的赵风凌。

    “走走走,靠边站,占位置。”妈妈朝着皇帝摆了摆手。

    皇帝看着兰书铭的情况,哪里放心得下,压根不理会妈妈,捏着丞相的手,一脸焦躁的看着床上的人。

    “皇上,这产房血腥大,您在这里会沾染晦气的,还是出去吧”一旁的老太医忍不住的劝了两句,妈妈不乐意了,又是扯着嗓子道了一句:“出去什么,就在这里,生个龙子哪来的晦气,一群老顽固”妈妈走到了床边,不理会后头那两位吹胡子瞪眼的老太医。

    公公的动作也快,热水很快就备好了,这边妈妈也将刀具都摆在了桌子上头。

    “你是想切肚子还是就这么生?”妈妈站在床边看着脸色苍白,冷汗直冒的兰书铭,面色平静的说道。

    “什么?还要开肚子?”皇帝一听这话,脸色都变了,捏着丞相的手都紧了几分。

    “不开肚子怎么办?生下来,从那里?”妈妈瞪了皇帝一眼。

    “生。”兰书铭捏着皇帝的手,咬牙吐了一口气。

    妈妈不可置信的看着丞相一眼,正好瞧见丞相也在瞧她,她叹了一声,还是将手里的刀子搁在了桌子上头。

    明明早就跟他说过来,直接剖开肚子生会轻松许多,偏生这人固执,生就生吧,生不下来她可就不客气了

    一想到丞相的回答,妈妈又来气了,只好报复在皇帝的身上。

    “到那边站,别占到老娘的位置了。”把皇帝驱赶到另一边之后,妈妈又道:“来,准备开始了,把腿弯起来,使劲。”

    “你在那里干什么”这边皇帝一记眼刀子过来,看着站在床尾的妈妈。

    妈妈无语,这人怎么这种时候还记得吃醋

    妈妈选择了直接无视这位黄公子

    躺在床上的兰书铭现在是一肚子的窝火,自己疼的是翻天覆地,那边的两位还有心情斗嘴,他恨不得一口咬死皇帝,这念头刚刚出来,腹部又是一阵翻天覆地的抽痛,他也没有客气,抓着皇帝的胳膊就是一口咬了下去,一个使劲,闷哼出声。

    “再来,头已经出来了”妈妈欢喜的叫了一声。

    丞相吸了半口气,又是一个使劲,这一下直接将皇帝的袖子都给咬穿了,一排血红的牙印出现在了皇帝的胳膊上。

    “赵风凌,老子疼啊”丞相放开了皇帝的胳膊,当即就喊了出来,顿时觉得某处一阵撕裂的疼痛,接着就是感觉有什么滑了出去的感觉。

    “出来了,兰书铭干得不错啊,已经出来一个了。是个男娃”妈妈看着自己面前的小东西,脸上一阵惊喜,赶紧抱了起来,递给了旁边的太医,太医颤抖的接了过去,赶紧将小东西口鼻的异物清楚,又轻轻的拍打了两下那孩子的背部,接着便是一道洪亮的婴儿啼声传了过来,将胳膊伸在兰书铭嘴边的皇帝在听到这哭声的瞬间突然就愣在了原地,一脸复杂的表情,眼底更是红的厉害。

    “多大个男人了还哭,赶紧的,还有一个”妈妈给皇帝这表情弄的也觉得自己鼻子酸酸的,亏得是兰书铭这身子骨好,一个出来居然是这么的顺利,但是这第二个没有顺着一起出来,肯定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出来了?”兰书铭躺在床上看着太医怀里抱着的小人儿,因为过分的痛苦,让他的眼眶里都盈满了泪水,所以并不能看的很真切,但是感觉那襁褓里的小人儿肯定是很小,被裹了厚厚的一层还是好小。

    太医将孩子递给了皇帝,皇帝用一只手臂抱了过来,好算是有模有样的,就是手有一些抖,皇帝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儿,黑黑的,脸上的皮肤都皱在一块,不得不说这心生的孩子还真是不好看,但是偏偏是这一眼,皇帝就觉得心底暖暖的,眼角也酸酸的,感觉有什么东西要落出来一样。

    丞相原本想要抱一抱的,可是刚刚抬起头,太医居然递给了皇帝,他又是气的几乎发抖,话又说不出来,他只好又是一个使劲,下腹一阵疼痛,这肚子里还有一个,这个可是闹腾了许多,这个可没第一个那么的安静,调皮捣蛋了许多,居然还在肚子里闹腾

    又是一口咬下去,丞相可是一点都不心疼皇帝,就是把他往死里咬,自己这么痛苦,他也让皇帝好不到哪里去一想到这里,丞相又是来劲了,狠狠的一使劲,一阵难以言喻的疼痛让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这个家伙,太顽固了

    “啊……”一阵惨叫,兰书铭无力的躺在了床上,现在他是连咬赵风凌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全身已经是大汗淋漓,头发都被浸湿了,受伤依旧传来清楚的痛感,那是因为赵风凌一直都捏着他的手。

    “书铭,再加把劲,快出来了,你再加把劲。”皇帝在一旁颤声的说了一句,脸上确实不能言喻的心疼,他从未见过人生产,这还是头一次,满屋子的血腥味已经让他觉得难以思考了,旁边好几个水盆里已经满是血水。

    这到底得付出多少才换来了这个孩子,皇帝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紧紧的与兰书铭的一只手十指相扣,兰书铭一个使劲,几乎将他的手上的皮肉都掐去了一块,只是他心底明白,这人远远比他要疼的多,到底是有多爱自己才让这人有勇气以一个男儿之身为自己生下孩子。

    “赵饿得没劲了啊”又是一声惨叫,终于,兰书铭感受到另一个孩子也从身体里滑落了出去。他喘着粗气,全身的力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更是饿的心慌。

    “恭喜你,女孩,一对龙fèng胎。”妈妈的声音和婴孩响亮的哭声传了过来,兰书铭听到这句也不知道后头说了什么,只是缓缓的闭上眼。

    半梦半醒的意识里他想着得却是太疼了,太累了,太饿了,醒来他一定要吃肉……

    皇帝看着呼吸平缓的人,觉得有一些哭笑不得

    “没事,有点虚脱,回头几碗药膳就补回来了。”妈妈将手里的孩子将皇帝怀里一塞,又将他原本抱着的孩子挪到了自己怀里。

    果真她还是喜欢男孩一些啊沉静在喜悦与感动里的皇帝压根就没注意到妈妈的动作,只是抱着怀里的孩子一阵亲吻,又是对着睡着了的丞相一阵亲吻。

    在一旁的妈妈恶心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将怀里的孩子也给了皇帝,干脆走了出去,将空间留给这一家四口。

    刚刚出了房门,妈妈那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瞬间泪如雨下。外头站着一排人也红了眼眶,老公公更是不停的抹眼泪。

    十年,走到此处又是何其的艰难。

    有此情,一生足矣。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