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83章 大婚
    又两日过去了,老丞相虽说与兰书铭没有说很多话,但是总算是比之前的僵硬缓和了好多,第三日的时候,兰书铭收到通知,说是宫里有大典,让他换上宫里送来的衣物进宫,兰书铭一想,最近似乎没有大典啊,但是一看,自家的老爷子都开始准备起来了,他也没什么发话的权利,当即便换了一身。

    这火红的一身确实不是丞相的风格,为了衬托丞相这样的风流人物,他一般都喜欢穿白色的衣服,但是为了配合大典穿上红色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丞相总觉得怎么穿怎么都一股莫名的妖艳,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宫里的马车可比自家的马车豪华多了,四匹骏马并驾齐驱的感觉确实不错,兰书铭原本是想与父亲一同进皇城,哪知自己刚刚出门就听说父亲已经启程了,他只好一人上了这很是奢华的马车。

    到底是何种大典居然是如此的兴师动众?丞相万分好奇,似乎他为相以来就没有见过如此奢华的阵仗,而且皇帝一丁点儿的消息都没有向他透露,他不高兴也完全是情有可原的

    丞相下了马车的时候变看见皇帝正站在宫门前等他,今日的皇帝也是一身的红衣,看上去是极其的喜庆,一眼看过去,棱角分明的轮廓,那张脸就算闭上眼也总是会在脑海里面浮现,再瞧瞧文武百官,黑红相间的衣服,看上去倒是一致的很,兰书铭心底感概,没想到今日都没有穿朝服,亏得自己一大早上还在犹豫是穿宫里送来的衣服还是朝服。

    皇帝就站在原地看着丞相下了马车,一步步朝着他走了过来,身穿一身火红的袍子,青丝高绾,一张脸更是生的出尘,只是一眼便已经是映入心底的倾城绝色。

    皇帝拉着丞相的手上了汉白玉石阶,丞相原本是想抽回手的,但是无奈自己的左手被皇帝捏的紧紧的,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你放开,都在看呢”丞相小声的说了一句。

    “无事,都没看,你担心什么?不是脸皮堪比城墙厚,怎么现在拉拉手就脸红了”皇帝心情极好的调侃着丞相,丞相回头瞪了他一眼,皇帝只是呵呵的笑。

    兰书铭的余光瞥了一眼,看着四周的百官,似乎都低着头没有看他两,丞相倒是不自在了,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居然这么神神秘秘的丞相心中自然很是忐忑,但是面上还是不做声色,进了大殿,里头热乎的很,皇帝将大红的袍子脱了去,丞相也将自己的袍子脱了去,里面这件衣衫似乎是夹层,穿着还是很热乎的。

    “丞相,过来,衣领卷到里头了。”皇帝小声的说道。

    丞相一阵尴尬

    不是吧,穿个衣服都能将衣领卷到里面?他好多年都不犯这样的错误了而且是这样的大典,丞相连忙朝着皇帝那边挪了几步。

    皇帝将手伸到丞相的脖子处,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便将那衣衫又脱下来了一层,再看过去的时候,那一身火红的衣衫脱下一层之后,上边居然用金丝绣着fènghuáng。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兰书铭刚刚转过身来,身后的文武百官便已经跪了下来,丞相心中一惊,觉得有些发懵,曾几何时,居然出现了一个皇后?他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兰书铭现在只觉得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兰书铭感觉有人拉着自己的手一步步的朝着更高的地方走了去,他现在一惊完全的死去了思考的能力,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直等到皇帝拉着他坐在了那大殿之上,皇位旁边的一个侧坐的时候,兰书铭才刚刚从惊魂之中回过了神。

    “这……”丞相缓缓开口,却发现声音都是哑的。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又是高高的一声,兰书铭不敢坐下去,不敢坐在那个位置上,他甚至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发展,他从来都没有奢望过会坐在这里,等到他真的站在这里的时候,更多的却是一种不知所措

    皇帝看着惊慌失措的丞相,眼底充满了怜惜,干脆将他拉到了身边,与自己同坐。

    “怎么是这副表情?难道你不喜欢吗?那朕的心都是要碎了啊”赵风凌带笑的说道。

    “碎了才好”兰书铭条件反射般的说了一句,只是刚刚说完,两行泪便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苦心经营十年,想过很多结果,最坏的无非是自己一人浪迹天涯,但是却从来未曾想过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比如十年生死局的太傅,他花费的或许不止这十年,或许是从见到的第一眼开始。

    “你是谁?”

    “我叫赵风凌,你呢?”

    “兰书铭。”

    “哦你生的可真漂亮呢,比母妃还要漂亮呢”

    皇帝看着坐在身边,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的兰书铭,心底也是忍不住的一番酸涩涌了上来,开口的时候都忍不住的多了几分颤抖:“怎么就哭了呢?”

    “你才哭了,我没哭,这是流的汗水”兰书铭用袖子揩了揩,回嘴道。

    “好,是流的汗”皇帝也不去反驳兰书铭的话,只是这般附和道。

    比起兰书铭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又何尝不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走过了这么过年,母妃去了,父皇去了,太傅也反了,唯一一只留在自己身边的也只有这一人,看着他背负着世间的骂名,看着他的双手为自己染上鲜血,看着他在朝堂里一步步艰难的走动,他又何尝不知道那种艰辛,为官几载,每天都是拿着自己的性命为他守护着这大宋朝的江山,若说此人不足以与他一同坐在这里,又能有何人能够做到如此。

    兰书铭,此时此刻便已大宋朝第一男后的名号记入了史册。

    兰书铭自己除却了激动,更是有说不出的担忧,赵风凌究竟顶住了多大的舆论压力才将他拥簇到这样的位置,这其中的艰辛必然也是不会少的,怪不得最近总是瞧见他一脸的疲惫,怕是也没少辛苦吧

    丞相转过头来的时候,正好皇帝也转了过来,两人对视,片刻之后,浅浅一笑,赵风凌俯身吻住那两片柔软的唇。

    从此,便是一生一世。

    皇帝大婚之后的第二日,太后便摔了整个太后寝殿里的所有东西,苦心经营了多年,fèng印还是要交出去,她萧家的女子也是两代为后,她自己本身不是皇后,但是她的姑妈却是前朝的皇后,就是因为如此,萧家害死了多少妃子,用尽了多少的计谋才将她捧上了这个位置,皇帝不爱她,却让她坐在这里,苦等十多年

    朕这一生再不会碰萧家的女子,一辈子若不是一杯掺了东西的酒,他或许真的是一辈子都不会碰她,可是她又是何错之有,她不过是听从了萧家祖宗的意思而已,凭什么让她在宫里消耗了半生,到头来这fèng印还是落入了别家她恨

    高举的fèng印眼看着就要摔落在地上,老公公拼死是护住了

    “娘娘,摔不得啊,摔了就是死罪啊”老公公半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说道。

    眼底盈满了泪水,太后终于忍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为萧家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可是到头来,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来支持我,到底是为什么”

    “娘娘,萧将军,他,他暴毙了”门外的老嬷嬷跑了进来,惊慌的说道。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太后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慌张的问道。

    “听说,听说皇上的人在萧家搜出了龙袍,还有私印,萧将军,当场就……就自刎了”老嬷嬷的声音越说越小。

    原本就半跪在地上的人当场没稳住就这么晕了过去,老公公当即召了太医,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去医治,老公公与老嬷嬷在太医院门口跪了三个时辰,江太医总算是开了门走了出来。

    递给嬷嬷一个青花瓷瓶,血红的瓶塞特别此言。

    “鹤顶红,一粒便可,此药无解。”江太医缓缓的说道。

    他心中也很是叹息,做了太医这么多年,第一次给人递□□,他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他也在这宫里混了这么几十年,自然是差不多的事情都了解的很,他自然也是明白的,太后害了多少人,那可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太后要是不死,这宫里永远都没有安宁的日子如此,也好

    那老嬷嬷一听江太医的话,当即就变了脸色,将药瓶抢了过来,一把拔开瓶塞,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大把,嚎哭着嚼完的时候,一口血喷了出来,当场倒地

    “这是第二瓶,公公是个明白人去吧,给太后娘娘吃了她还能走的安稳一些”江太医又将另一瓶递了过来,老公公哆哆嗦嗦的接了过去,颤巍巍的起了身,朝着太后宫里走了去。

    当晚,太后暴毙寝宫之中,伺候多年的老嬷嬷也是服毒自杀,至于老公公便是投井了,老公公进宫前边说过,生是宫中人,死是宫中鬼,他是不会从这里离开的,那井已经封了多年,深的很,自然是无人下去打捞,只是在井边捡到遗书一封。

    此生有罪。

    不过是大大的四个字,也不知道说的是如何。控制皇权多年的太后政权总算是彻底的清除了,而且是在一瞬间便瓦解了,这速度之快,几乎让人不敢想象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