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82章 分歧
    “你想北上?之后呢?去找苏流?”皇帝缓缓道,语气已经柔和了许多,丞相心中大喜,看着这个样子,赵风凌似乎有退步的意思。

    “不,等这个孩子出世,我便回来,就说他是捡到的孩子,如何?”丞相说道。

    “不如何。”皇帝说完,丞相的脸又垮了下去。

    “朕的孩子,怎么可能沦落到捡回来的地步,朕要向全天下的人宣布他是朕的孩子!”皇帝这句话倒是说的很坚定。

    丞相都难得的沉默了片刻,过了一小会儿丞相才说:“既然如此,就说是哪位娘娘生的,也不是不可……”

    丞相说完便觉得腰间一阵疼痛,皇帝已经掐上了他的一块肉。

    “难道你就这么不想要你的孩子?”皇帝不悦的说道。

    丞相不做声,怎么可能不想要!可是……

    “丞相,朕说到的就一定能做到,你为何就是不信朕!”皇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丞相想要北上的意图终究是被皇帝拦了下来,他自然是不会轻易让丞相北上,北方的冬天格外的冷,若是有了什么三长两短,他在京城里也不知道。

    京城下第二场雪的时候李程带着东西上路了,走的还挺潇洒的,一点都不留念,走之前连声招呼都不打,以往还老是与兰书铭一同喝酒告别,如今倒是觉得凄凉了许多。

    丞相说火李程狼心狗肺,李程只回答了一句:“有人会吃醋。”

    丞相一句话都噎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皇帝完全是看戏一样的,不插嘴,就看着丞相被欺负,还乐呵呵的。

    眼瞧着就要深冬了,丞相的肚子是越来越大,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一个弧度了,这就算是穿宽松的衣服也挡不住,瞅着一个闲暇的时间,皇帝带着丞相又带了几个暗卫便上了金光山,金光山是好几百年的历史了,修建的很是不错,盘山的石路也很是平稳,能够一路山顶,加上佛家弟子本就勤奋,这路上的雪都扫的是干干净净的,皇帝一行算是安稳的上了金山寺。

    了然大师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丞相一下车,他便看见了丞相隆起的肚子,再瞧瞧那搀着丞相的天子,一脸宠溺,了然师傅的脸上也算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自古帝王多无情,如今出了这么一位有情的帝王,也算是一种福音。

    “两位里面请。”了然师傅在前头带路,皇帝与丞相上了香,又求了签,抛了香油钱走遍了好几个过场才算是完事了,这佛堂里到底不比宫里,冷了许多,皇帝将丞相搂在了怀里。

    “求了个什么签?”皇帝问道。

    “桃花。师傅说我未来桃花运不错,黄公子可羡慕本公子?”丞相笑道。

    “不,开多少桃花,我变斩多少!兰公子以为如何?”赵风凌也不戳穿兰书铭,只是顺着说了一句。

    丞相瞪了他一眼,不多说,笑着朝前走了去,深冬天色黑的早,今日怕是不能下山了,便留在这里一宿,虽说冷了些,但是烧了火堆,也还算是热乎。

    了然师傅坐在桌子旁,看了看丞相方才抽的签,感叹一声:“到底是帝王命啊!如此也好,也好。”

    用过斋饭之后,了然师傅便让小和尚过来请丞相,说是对弈一局,丞相回头瞧了一眼皇帝,皇帝也没有阻拦,他自是知道这了然和尚也算是兰书铭的半个师傅,他自然是放心。

    丞相走到禅房的时候,棋局已经摆好了,是多年前的残局,也不算是多年前,他以往也没少与了然和尚一同下棋,可是每次下棋,走到这一步,他都走不下去了。

    兰书铭看了一眼棋局,将白子落下,接着便坐了下来。

    “如今看来,施主是已经有所觉悟了!”了然笑说。

    “师傅说的不错,本相脱离牢笼获取自由,却不曾想到自己本就是自由的,就像这棋局,本以为死了,却还是活着。”丞相说完,几来几往。最后胜负已定,白子胜出了一子半,也算是险胜。

    三日后,京城做了一场*事,说是有龙脉从天而降,落入了皇宫之中,当日恰逢雷雨,闪电在皇城上空翻腾了好几个时辰,连绵好几天的大雨,突然转晴的那天,京城便已经传遍了,说是丞相有了仙胎,正是了然大师说的那样,龙脉从天降。谣言行走的速度是极其的快,几乎比以往任何一次谣言散播的速度都要快乐许多,丞相坐在御书房里完全懒得动,现在肚子鼓的厉害丞相也觉得自己一天比一天贪睡,一天到黑都睡不醒的感觉,丞相对现在这个状态很是不满意,但是江太医说了,这是很正常的,不是生病,没法医治,丞相只好听天由命了。

    丞相那天醒来的迟,刚刚醒就听见外头热闹的很,睡饱了,起床气也小了许多,丞相拉开窗户一瞧,外头都是张灯结彩的,一派热闹的景象。

    莫不是快要过年了,居然这么的热闹?

    丞相算了算,距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啊,今年准备的似乎比去年早了许多啊!丞相穿了衣衫,洗漱了一番,也没有多过在意,以往都是太后做这些事情,今年太后被关在了寝殿,皇帝早点弄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丞相也没有放在心上,反正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现在直接吃喝睡就行了,好在肚子里的这个也是个安稳的主儿,居然一点动作都没有,单凭这一点,丞相就高兴得不得了!

    用过早膳之后皇上便回来了,看上去心情也不错,还把丞相碗里的粥抢着喝了小半碗。

    “走,今日出宫。”丞相吃完了,皇帝便拉起了他。

    “去哪?”丞相问道。

    “上兰府,兰老丞相昨日到了京城,几个月不见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皇帝说道。

    丞相这就郁闷了,他爹回来,做皇帝的怎么这么的快乐,又不是他爹!想是这么想,丞相也没有说出口,皇帝最近天天都是跟着他的,反正也习惯了。

    丞相一路坐着马车,心底还是有一点淡淡的忐忑,也不知道父亲大人会如何想,自己是个断袖也就罢了,已经将兰家老祖宗的脸丢了不止一个山疙瘩了,如今居然还有了身孕,他爹不会当场吓晕吧!

    兰书铭的心中是天马行空的幻想着,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等到兰书铭回神的时候已经到了自家的门前,兰书铭看了一眼兰府的大门,还是老样子,还没进门就听见了小黄的叫喊声,小黄下了一窝崽,一群小狗都围着他,丞相有点淡淡的忧伤,他曾一度以为小黄是只公狗,现在才知道是母狗。

    兰老丞相已经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老管家站在他的身后,看着皇帝从马车上走下来,赶紧的拜了下来,兰老丞相一生尽忠过两代皇帝,也算是难得的元老了。

    “老丞相快些请起。”皇帝说完兰老丞相起了身,看了一眼兰书铭。

    两道目光正好交汇,兰书铭瞬间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老丞相那目光并没有责怪反倒是一点点的疼惜,兰书铭不成器了这么些年,每次都是迎接着父亲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曾几何时收到过如此温暖的目光,兰书铭自己都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进了屋子,皇帝与兰老丞相说了下近年来的情况,无非是一些政局上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别的,老丞相夫人早就不在了,也聊不得一些家长,奶娘与管家也说不上话,这一番交谈多少还是有一些生硬的。

    谈话也没过多久便结束了,兰书铭原本以为赵风凌会把自己带回宫里,但是不曾想到皇帝居然让他留在兰府几天,丞相不解,皇帝只是在他的脸上啄了啄,没有多说什么,一想到自家的老头子还在旁边看着,从耳朵根到脖子都红透了。

    晚饭吃的很安静,父子两人也没有多少话,奶娘倒是一直在嘘寒问暖的,兰书铭是说不出的暖意,晚饭过后,兰书铭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还是觉得自己有些话要和父亲说说,去书房找父亲的时候,管家说父亲在祠堂,兰书铭又转身朝着祠堂走了过去。

    刚刚走近祠堂半步就听见父亲在里头念念叨叨的说些什么。

    “你走的时候还不放心铭儿,如今他也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好人家,以前我总说他不学好,现在想来,这怕也是命啊!如今铭儿过的好,你怕是也不会怪罪我没把他教好吧!”后来还说了一些什么,兰书铭没有听太清楚只是听见父亲大人的声音似乎很是哽咽,透过纱幔看过去父亲手里抱着的应该是母上的排位,兰书铭觉得鼻尖一酸,缓缓的退了出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