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79章 吐血
    到底丞相是没有说出自己的要求是什么,看着皇帝减价平缓下来的情绪,丞相一声也不吭,只是掀开了莲子,朝着外头说了一句,马车便缓缓的行驶了起来,在在落下车帘的一瞬间,丞相看了一眼地上用白布盖着的尸体,那是他用一个死囚伪装的太傅大人,丞相想着先现在应该是已经暴露了。接下来只需要等着敌人找上门来。

    丞相带着皇帝到大理寺的地牢的时候,太傅还是一副老样子,端坐着捧着一本书。

    皇帝只是站在牢房外头看着,太傅瞧见有人过来只是抬了抬眼,接着便垂了下去,嘴角带着笑容缓缓道:“皇上,难道您已经等不及了,想要臣现在就死”

    太傅的视线还是停留在树上,只是那态度,已经不是赵风凌以往所熟悉的太傅。

    “朕答应过母妃不会杀你,相反,只要你以后不再踏入京城半步,朕可以放你出去。”皇帝面色平静的说着,但是丞相的脸色已经微微变了变,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的站在皇帝的身边一句话都没有说。

    “皇上是可以放了臣,恐怕臣走出京城城门的那一刻,这位就会将臣乱箭射死吧”太傅说完,目光落在了丞相的身上。

    太傅说的确实不错,兰书铭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对赵风凌皇位有威胁的和人,现在看来这位太傅可是看着很清楚啊。

    “太傅此话可就说的不对了,本相哪里会将太傅乱箭射死,那样死的可是毫无美感,说来,太傅当年也是倾国倾城的绝色,本相自是怜惜,定会赐太傅一个全尸”丞相轻笑一声,摇了摇扇子,很是平淡的说了一句。

    在皇帝的面前,他自是不会与太傅对骂,但是他也绝对不会在皇帝面前否认自己有除掉太傅的决心,以往他总是瞒着皇帝,如今想来,皇帝终究是会知道的,就算自己一直瞒着哪有如何,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敞开了心扉,无关乎其他,皇帝和他现在是绑在一条船上的,丞相现在想做的无非是将自己全部都展示给皇帝看,这就是最真实的丞相,顶着风流的外皮,却也是如此的狠心。

    “既然如此,那臣,甘愿在这牢里过上一辈子,好死不如赖活着,丞相以为如何”太傅说完又低下头去看自己手中的数据,看得出来,这人是贴了心思不会顺了皇帝的意思,皇帝深深的瞧了一眼地牢中的人,接着也没说什么,挥了挥衣袖便走开了,丞相看会会看了身边一眼已经有人端着盘子走了过来。

    丞相也没有看下去,跟着皇帝走出了地牢,关上大门的瞬间,太傅已经被迫饮尽了那杯毒酒。

    丞相想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一旦下定决心必定会除掉这个人,就算他是太傅,就算皇帝都杀不得,那又如何。

    皇帝自从从大理寺回来之后,心情就一直很是低落,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皇帝还是打从心底希望太傅不会对他出手,他亦是对太傅下不得手。

    丞相瞧了一眼夜色,不曾想到这一路走来居然已经是这么晚了,他又想起当年父亲誓死推荐自己坐上相位的时候说的话了。

    他虽然看是吊儿郎当,但是心底比谁都要狠,一旦下定心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要想保住赵风凌的皇位,他必须做这个丞相。

    他当时忍了忍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缓缓的说了一句:“您又如何知道我能忍受得住那深宫,您又如何知道我能接受他的三宫六院。”

    兰书铭说这话的时候是极为平静的,但是谁都知道那种沧桑感,恍然想起来,似乎并没有几年吧,那时候还年少,但是一副心态却已经渐渐苍老了。

    “因为下一个皇帝就是他。”老丞相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之后便离开了,兰书铭站在兰家的祠堂里,看着母亲的排位,心底却是说不出的滋味。

    父亲大人说的不错,他确实可以为赵风凌做很多的事情,但是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来面对以后的生活,他的性子随母亲,不愿意被关在牢笼里,明知道以后的路不好走,但是也正如父亲说的那样,放不下所以才一直留在这里。

    刚刚回到了御书房,皇帝便接受到暗卫的报告,说的无非还是白天的事情,那个假太傅确实是孙丞相之子孙庭给劫走的,但是劫走之后才发现“太傅”居然变成了一个傻子,一怒之下便杀了“太傅”,弃尸在了皇城朱门前。

    丞相闻言只是笑笑不语,皇帝却凝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笑什么”皇帝转头来瞧了一眼丞相。

    “无非是一个未能完全拔出的残根而已,皇上担忧什么,只要太傅不在,他们就不敢做什么,皇上不是清楚吗”丞相淡淡的说道。太傅就是军师,军师不在,来再多的人都没有用。

    皇帝不语。

    丞相也不含糊,接着便朝着那个暗卫道:“派三千御林军围剿,就地处决。”

    “是。”那暗卫领命之后便离开了,皇帝只是看了一眼,也没有阻止。

    “在迟早都是要死的,就地处决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留在了刑部的大牢也不过是浪费粮食而已。”丞相缓缓的道了一声。

    皇帝听着前面一句,脸色还是极为平静,到了后面那句,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他虽说不是一个庸君,一直都是主张仁政,现在想来,果真是自己人次了一些,要是早就处置了太傅,现在也不会出这么多的幺蛾子,要是早就削弱了孙家的势力,也不会在最近几年内一直被孙家逼迫的厉害。

    “皇上,臣可是又帮您处置了一大隐患,皇上如何奖赏臣呢”丞相说话的瞬间已经贴上了皇帝,皇帝一把将靠过来的人搂在了怀里,两人坐在一块,秋末的晚上已经是极为的寒冷,两人一路艰难的走到现在,总算是能干松一口气了,丞相的心情自然是极好,皇帝心思沉重了一些,但是到底还是拿得起放得下,也没有过多的将情绪表现在脸上。

    又是两日过去,丞相还是我在御书房里头看书,昨日就有暗卫来报,逃走的人全部都就地处置了,乱臣贼子是除的一个都不剩,丞相心情大好,食欲都变得很是不错了起来。皇帝最近还特地让御书房做了许多好吃的,前一段日子的呕吐现象已经没有了,也不是闻闻味儿就觉得胃里翻腾,丞相可是没少高兴。

    “哟公公啊,又是乌鸡汤啊,再这么喝下去,本相有都要变黑了啊”丞相看着了老公公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脸就跨了下来,这还没有打开就已经闻到味儿了。

    “丞相大人,这可是皇上吩咐的”公公一脸苦口婆心的模样说道。

    丞相叹了一声,还是老老实实的喝了,起先当着皇帝的面儿,丞相各种死皮赖脸的就是不喝汤,有时候皇帝给丞相一撩拨就心软了,不喝便不喝吧,后来,皇帝也学了一些经验,这丞相不喝他送的,他就让老公公送。

    丞相向老公公撒娇吧他自己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丞相向老公公发脾气吧看着人家一把老骨头,满头雪花花的白发,他自己也于心不忍啊

    无奈的喝了半碗汤之后,丞相便将碗搁下来了,他以后都再也不想吃鸡了。老公公看着丞相喝得差不多了,也没有强求。拎着食盒便走了出去。

    只是这老公公前脚刚走,后脚便有人走了过来,丞相正好坐在窗户边上,看着渐渐走过来的人群,丞相皱起了眉头,这早不来,晚不来,太后怎么挑着这个时间过来了呢

    丞相正在寻思着到底要不要跑路呢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已经有一点形状了,若说是发胖也不为过,但是这太后似乎来势汹汹啊

    丞相转念一想,迟早是要来的,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他跑得了和尚和跑不了庙

    这犹豫的瞬间,太后已经走进了御书房的院子,丞相心一横,干脆就这么坐在了屋子里头。

    太后刚刚走进来的时候便听见了一阵咳嗽的声音,循着声音看去的时候便瞧见丞相正坐在椅子上头,用手绢捂着嘴。

    丞相一抬头瞧见是太后来了,当即便要起来,又咳了一声,再拿开那手绢的时候竟然出了淡淡的血迹。

    “哎呀丞相大人,你这,这,这是吐血了”太后给这一幕也惊得不轻,不是前两天还说是好好的,怎么就吐血了

    “太后,臣,臣,太医说臣这些年太过操劳,累出的一身病啊,太后还是离臣远些吧,莫要染上了这些污秽东西”丞相擦了擦嘴,装作很是虚弱的说道。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