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78章 何必
    皇帝不安分的手渐渐的下滑,眼看着就到了关键的地方,丞相突然将皇帝的手钳制住,接着就是一个巧劲,直接将皇帝压了下去。

    皇帝还以为丞相是要自己来,眼看着就要扯下衣衫的时候,丞相已经低下了头来,俯在皇帝的耳边缓缓道:“江太医说过,头三月不宜房事,皇上忘了吗?”

    说完丞相脸上一笑,在皇帝的脸上啄了啄,很快就起了身,将衣衫穿好,整个动作上h一气呵成,躺在地铺上的皇上,望着上头的房梁,一脸欲求不满的模样。

    丞相见状,心中是乐开了花儿。每每这样的时候,丞相总归是觉得自己扳回了一局,心情自然是极好。

    皇帝躺在地铺上过了许久,丞相也和衣躺在了地铺上头,隔皇帝有一些距离,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皇帝的气息总算是平稳了下来,那一身的火气也被灭了下去,皇帝转过头来的时候,丞相已经躺在地铺上头睡着了,皇帝拉过被子帮丞相盖好,自己也钻到了里头,将丞相搂到了怀里,丞相察觉到这边有个热乎的东西,又朝皇帝的怀里钻了钻,皇帝想了想,这快要入冬了,还是搬一个床过来吧。

    最近也几天秋风吹的厉害,周大人进了刑部不过几天的时间就结了几件大案子,皇帝一高兴又赏了不少的东西,兰丞相自然也是欣慰的很,江太医那边也没有闲着,每天都顶着帮那些吃了的人医治的名号在清风阁帮着妈妈改良那龙凤果的药效。

    总算是了却了两件事情,只是丞相一丁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头一个月还不觉得如何,但是这过了一个多月,丞相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肚子正在以超乎自己想想的速度变大,就连李程都忍不住的调侃道,他这增肥的速度确实有一些快啊,丞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这要是再过上十天一定是瞒不住的,这么一想,丞相的心情就格外的烦躁了许多。

    “丞相,周大热已经查处了背后操控药行的人,您要去瞧瞧吗?”暗卫来报,丞相想了想,还是摆了摆手道:“不用了,让周大人自行处置吧!”

    这件事情,丞相已经没有多大的兴趣了,能被抓到的人都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丞相等的可不是这个消息。

    丞相看了看外头的天色,现在还早,皇帝还在上早朝,丞相可不敢盯着自己有了形状的肚子去上早朝,只好整天窝在这御书房里头,可是窝久了也是回闷的,丞相招了公公来,给他备了歩辇,准备出宫一趟。

    丞相从屋子里头走出来的时候,老公公已经屏退了所有的宫女侍卫,就连轿夫也是现在外头候着的,等着丞相坐进了轿子里头,这才招人进来,到了宫门换了丞相自己人的马车,公公这才放心的往回走。这差事果真也不好做,整日提心吊胆的,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啊,老公公叹了一声。

    太后殿内。

    “你真的看清楚了吗?”太后厉声问了一句。

    “女婢看的是清清楚楚,奴婢这些日子往御书房用膳食的时候,瞥见丞相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而且大了不止一圈。”年少的小宫女跪在太后的面前说道。

    “哼,胡说,哀家前些日子看着都还好好的,你这般侮辱丞相,该当何罪,来人,拖出去斩了。”太后厉声的说了一句,立刻有两名侍卫将那小宫女拖了出去。

    那小宫女的脸上立刻带上了惊恐,宫里的人都说讨好太后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是怎么回事这样的结果?小宫女不甘心的又喊了两句,老嬷嬷两巴掌上去,那粉嫩的脸颊立刻就肿了过来,那小宫女泣不成声,等到拖到院子中间的时候已经吓得晕了过去。

    “张嬷嬷,你说,哀家到底是该信,还是不该信?”太后翘着兰花指,捏着茶杯的盖子,一脸平静的询问道。

    “娘娘,这可说不准,奴婢那日听说御膳房的一个小宫女都吓晕了,说是丞相肚子里有妖胎,无风不起浪,这事儿可说不准。”老嬷嬷站在一旁小声的说道。

    太后脸上一笑,淡淡道:“不急不急,现在切不可打草惊蛇了,过些日子,等到那肚子再大些才好下手。”

    “娘娘好主意。”嬷嬷在一旁附和道。

    太后轻笑一声,并不作答,好不容易抓住了丞相的把柄,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之下,她怎么能够轻易的下手,这事儿还得和舅舅们商量商量才行啊,这次也算是天助她,丞相居然有妖胎,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丞相不来个五马分尸,也得让京城的老百姓给烧死。

    马车走的并不快,丞相很快就到了清风阁,江太医正好从里头出来,皱着眉头,看上去情况并不是很好,兰书铭问了一两句,江太医回答道那龙凤果不好催熟,最近正瞅着呢,他显得得赶回宫里的藏书阁好好的查查资料才行。

    丞相一听这话也没有多说下去,辞了江太医,朝着里头走了进去,丞相走进厢房的时候,妈妈刚刚从地室出来,一脸的凝重。

    “如何?”丞相开口便问。

    “死了。”妈妈缓缓道。

    “背后是谁?”丞相又问。

    “左丞相之子。”妈妈说完,丞相也没有再问下去,妈妈也住了嘴,有人朝着这边在靠近,丞相与妈妈对视一眼,接着道:“药丸做的如何了?”

    “两万颗,老娘做了整整两天两夜总算是搞得差不多了,你要是没事就感激滚回宫里去,老娘要睡觉了。”妈妈话锋一转,就瞧见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来人正是小安子。

    “妈妈,我来给小兔子喂食了,已经好几天没喂了,再不喂食就饿死了。”小安子抱着一筐白菜萝卜走了进来。

    “不用了,我已经喂过了,你这些天不要下地室,里头到处摆的是药材,都按斤两放好了的,你要是进去给弄混了,老娘当场剁了你。”妈妈威胁了一声,小安子撇了撇嘴,只好走了出去。

    丞相一直都没有插话,心底却已经明白的很了,这小安子是皇帝的人,如今他与妈妈都是瞒着皇帝在改良这龙凤果,要是让小安子知道了那还得了。

    丞相走出的清风阁的时候心情自然是极好的,妈妈已经明确的告诉了他“太傅”已经死了,劫走“太傅”的人是左丞相的儿子,丞相又想起了当初在清风阁的炉子上烧伤了半边脸的人。

    怪不得兰书铭总觉得左丞相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扳倒了,原来这后头还留着个儿子呢,不过也不是成大器的人物,倒不足以放在心上。如今太傅已死,他倒是没什么担心的事情了。

    “丞相大人,皇上召您入宫。”一直暗中跟着丞相的暗卫突然现了身,丞相眉头微皱,但是还是往宫里在赶。

    刚刚靠近皇城的大门就瞧见皇帝正站在宫门口等他,一张脸是铁青的很,丞相没有下马车,倒是皇帝,缓缓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一直走到马车的旁边,掀开了帘子,坐了进来。

    “皇上,不过是几个时辰未见,难道皇上就是这般的思念臣,居然站在宫门口迎接臣,实在是让臣受宠若惊啊!”丞相看着皇上坐了进来,连忙靠了上去,在皇上身边蹭了蹭,笑着说道。

    “太傅死了。”皇帝没有理会他的话语,等到丞相说完之后,便平静的开口说了四个字。

    丞相微微发楞,随机反应过来,看着皇帝道:“早晚是要死的,皇上又何必如此表情?”

    皇帝只是瞧了丞相一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丞相揽在了怀里,轻柔道:“丞相,你知道那不是真的太傅,告诉朕,太傅在哪里。”

    丞相身子僵了僵,没有看皇帝,反倒是问了一句:“太傅不是让人给劫走了,方才皇上又说太傅已经死了,现在又问臣太傅在哪,皇上,您是想臣下地府给您把太傅的魂魄带回来呢?还是想让臣给你再变出一个太傅来?皇上,臣做不到啊!”

    “被劫走的那个根本不是真的太傅,丞相以为朕不知道吗?以为用一个易容了的死囚就想骗过朕,丞相怕是小看朕了。”皇帝说完强行的将丞相扶正,两双眼被迫相视。

    丞相忍了片刻,过了好一会儿,嘴角才咧开一个笑容道:“此事好说,只是臣有一个条件。”

    丞相从皇帝的怀里直起身子来,眼神里满带着算计。

    “兰书铭,不要惹怒朕,快收手吧,这件事情朕会想办法处置的!”皇帝眼中带着一点点的伤痛,他对丞相是何其了解,当初就不应该让他卷入其中,自己下不了手的人,他总是会先一步处置,到头来,背负的却是这甩不脱的骂名。

    “皇上如何处置?皇上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对太傅下手,臣说得不对吗?臣不下手,难道皇上会下手?”丞相面容上带着笑容,眼角却是两行清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皇帝俯身将那眼角的泪痕渐渐的吻去,唇舌在脸颊上游移,接着便贴上了那双柔软的红唇,正如丞相所说,他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对太傅下手,母妃还在世的时候就让他发过誓,就算太傅犯再大的错也不能处置他,这可是他答应过母妃的,明知道留着太傅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来谋反,那个人已经疯了五六年了,不可能会醒的!

    “何必呢?”皇帝贴着兰丞相的唇,满带怜惜的说了一句。

    “臣能为皇上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皇上以为是为何呢?”丞相说完,也不等皇帝说完,便主动贴了上去。为相几载,离不得京城,上不得沙场,立不得大功劳,能做的也只能守住这朝堂罢了。最新章节百度搜-蓝色书吧</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