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72章 添堵
    丞相虽然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急着求见自己,但是丞相一向是对妈妈很了解,要是一般的事情,她绝对不可能这么着急,丞相看了一眼暗卫,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已经快要天黑了吗?丞相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走了出去。

    走出御书房的大门的时候,丞相碰上了正好朝这边走过来的老公公,老公公一向是会看眼色的人,这一瞧便知道丞相这是要出宫去,老公公问了句:“丞相这是要往何处去?”

    “公公,麻烦与皇上通报一声吧,就说我有急事要出一趟宫门,皇上自然就知晓了,劳烦公公了。”

    “老奴知道了。”公公弯腰恭送丞相远去,这方是半刻都没有耽搁,立刻朝着宴会走了过去,皇上可是相当关心丞相的去向,今日瞧见丞相还带着暗卫,皇上应该是能放心的。

    丞相出了皇城的门,立刻便招来了马车朝着清风阁走了过去,今日的清风阁没有开门,这马车经过集市都觉得比以往冷清了一些,丞相选的这顶马车很是普通,这么一看还真的是看不出来是贵人的马车。

    这马车虽说是旧了些,但是马还是好马,不过一会儿就到了清风阁,丞相刚刚下了车,看见清风阁外头的灯笼都没有点,里面的烛光也是闪闪烁烁的,心底却有一点儿隐隐的担忧,依照妈妈那喜欢钱的性子,就是天塌下来也会开门的,今日居然又没开门,到底是出了何事?

    丞相疑惑的走上前去,马车又瞧瞧的走远了,丞相推了推门,门上锁了,丞相这就奇怪了,妈妈不是叫自己过来?这怎么又关上了大门,丞相无奈,一想到妈妈该不会是想让他翻窗户吧!

    丞相的脸色变得有些无语,看了看那窗子,丞相又低头看了看肚子,这要是以往,翻窗户根本就是一件小事,根本不足以挂齿,但是现在不同啊,他这肚子里还有一位啊,丞相还是果断的选择了走后门,这后门倒没有落锁,丞相轻松的就走了进去,刚刚进了院子就听见一阵惨叫。

    丞相心中一紧,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收起了自己的呼吸,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刚刚走到屋子前又是一阵叫声传了过来,兰书铭用手捅破了纸糊的窗户,朝里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他脸上就露出了吃惊的神色,一二十个小倌头躺在屋子里头,捂着自己的肚子正在痛呼着,妈妈正在给其中一个人把脉。

    丞相见此赶紧推开门走了进去,丞相推开门的动作只是引来了妈妈一瞬间的视线,随机妈妈又将目光落在了身边正在打滚的小倌身上,小倌正在难受的叫着,丞相有些发愣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安子,你给丞相解释解释,没看见妈妈我正忙着!”妈妈怒瞪了一眼小安子。

    小安子这才反应了过来,立刻跑到了丞相边上,给丞相仔细的说了说最近发生的事情,说完之后丞相的面上也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这些天来,京城里的药商都趁着谣言散播的时期大量制造假的生子药,这些小倌们几乎都被喂过药了,一张张漂亮的脸上都带着痛苦的神色,兰书铭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丞相,妈妈这回说一句实话,这生子药推行不得,这假药危害还不大,只是药性相撞,吃了解药之后很快就能恢复,但是若是真的吃了生子药,丞相以为会如何?”妈妈转过脸来很认真的看着丞相。

    丞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妈妈的这番话来,妈妈说的确实不错,他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是他太高估人心了,那些人又是有几个人是带着真心来使用这生子药的,其中怕是有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只是好玩罢了,看着这躺了满屋的小倌,丞相就清楚了,皇帝的计谋怕是行不通了。

    丞相的心底又焦躁了几分。

    “妈妈这里的一百颗药,先放在妈妈这里吧,待日后妈妈守不住的时候,丞相再带到宫里的禁药阁里收起来吧,妈妈也丢也舍不得丢,毁了又不忍心,如今也只有这般了。”妈妈缓缓道。

    丞相却不知道如何回答,这药对于他来说,确实是带来了惊喜,他兰家几代单传,到了他这里却出了一个断袖,皇帝也是一生未曾沾染后宫雨露也未曾有过皇子,这个孩子来的实在是太及时了,但是在普通百姓家可就不同了,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是他没有想周全!

    “我知道了,妈妈还是快些帮他们医治吧,顺便再多制一些解药吧,如今药商卖出去的恐怕绝对不止这几十颗药丸,怕是有更多的受害者,这解药也能应急。”丞相说完,妈妈自然是了解。

    “药商如此大批量的制造假药绝对不是偶然,这件事情怕是有什么隐情。”丞相过了一小会儿突然说了一句。

    正在忙活着的妈妈停下了手动的动作看着丞相。

    看着妈妈疑惑看过来的眼神,丞相又加了一句:“京城里的药商可不是没个人都这么有头脑的,肯定有一个主事的,而且如此大批量的生产,可不像是光赚钱这一条啊,世人都知道越是稀罕的东西越是值钱,几万颗的卖已经不稀罕了,还不如一颗一万两。”

    丞相说完,妈妈的脸色也是一变,丞相这不说她还没察觉,现在一想便觉得心中一冷,到底是什么人在从中作梗!

    到底是为何呢?丞相想不透彻,妈妈也是想不通。

    “罢了,你先按照我说的做,我先回去彻查此事一番,这事儿可不能耽搁,时间拖的越长越是有问题。”丞相说道。

    妈妈点了点头。

    丞相出了清风阁的门,并没有马上回到皇宫里,他去了一趟刑部,马上就是秋后了,牢里的这一圈都等着处斩,其中太傅是他最为关心的,这太傅策划谋反已经很多年了,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推倒,丞相对这一点可是清楚的很。

    丞相刚刚走近了刑部的大门就看见了新上任的刑部尚书,是个年轻人,但是看着倒是稳重的很。

    “丞相大人,太傅已经交由大理寺了,不该咱们刑部管理。”刑部尚书毕恭毕敬的说完,丞相回头看了一眼,这人正低着头,丞相一想,太傅似乎真的在大理寺,他想了想,还是不去了,大理寺卿办事不比他这个丞相差,他还是相当信任的。

    丞相出了刑部的大门,没有耽搁,立刻朝着宫里走了去,这来来回回的一趟,确实耗费了不少的时间,丞相看了看天色,都快要黑了,也不知道现在宴会到底散了没有,应该是散了吧。

    这不说还好,一说起来,丞相就觉得蹊跷了,照理说这大军凯旋,皇帝设宴,百官都应该到场的,他一个刑部尚书怎么还在刑部的大牢里,丞相察觉到事情似乎不对,立刻让车夫调了头,朝着刑部大牢走了去。

    说来,丞相倒是没有多少的奇怪,之前太傅被关在牢里一直都没有动静,丞相反倒是觉得吃惊的很,太傅是一个聪明的人,不可能不给自己留一个后路,他在宫里安置的人并不多,这不像是一个策划了十年想要篡位的人会做的事情。

    丞相的心理焦躁了几分,马车走的速度很是快,没过一会儿便到了刑部的大牢,刚刚靠近,丞相就闻到了一阵血腥味,丞相受不得这股气味,扶着一旁的石狮子就呕吐了起来,这味儿可是一丁点都不好受。

    丞相捂着嘴,一旁没有现身的黑衣人终于是忍不住的走了出来,一共有三个人,丞相都吃了一惊,他一直都以为跟着自己的安慰只有一个人,不曾想到居然是有三个人。

    “丞相!”三人齐声的喊道。

    “我没事,你们快去通报皇上有人劫了刑部!”丞相扶着石狮子,用衣袖擦了擦嘴角说道。

    刚刚说完,一名黑衣人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走,咱们进去看看。”这么浓的血腥味,里头的状况怕是也不乐观,丞相突然就有些后悔起来,他最近的判断能力实在是下降的太快了,要是换做了以往,他一定很快就能够判断出来刑部尚书有问题,可是最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判断能力下降的这么快。

    两名黑衣人看到丞相的样子,多少还是有一些犹豫的,光是站在外面就已经很痛苦了,这要是带着丞相进去了里面那后果还了得!

    “带本相进去,你们没有听见吗!”丞相怒喊了一声,那两名暗卫这才带着丞相走了进去。

    兰书铭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了胃里正在翻江倒海,刑部的大牢里到处都是侍卫的尸体,这一路走过来起码是死了二三十个人,丞相瞧着大牢里面,死了的犯人大概有五六个,剩下的几个牢房都已经打开了,丞相看了一下,他寻着之前的记忆,其中有意见牢房里管着的应该是太傅大人,太傅确实是交给了大理寺,但是后来又转到了刑部的大牢。只是在剩下的丢的是几个什么人!

    “封了这里,看看有没有活着的。”丞相吩咐道。

    这次的事情来的太过突然了,这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意外,这绝对是有预谋的劫狱,很显然,对方的目标就是太傅大人,丞相捏紧了双拳,看来最近还是疏忽了,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落入了这些人的陷阱!

    丞相狠狠的锤了一把旁边的木柱子,一脸的愤怒。一看就知道对方是冲着这次大军凯旋归来而来的,趁着这个机会将牢狱中的人劫出来。

    “丞相,咱们先回去吧,这里不宜久留。”黑衣人缓缓道,丞相点了点头,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这一次他倒没有回皇宫去了一趟大理寺,从这里到大理寺的路途倒有些远。一路虽说是坐着马车,但是也花费了一些时间,兰丞相下车时候正好瞧见了从宫宴回来的大理寺卿,两人对视一眼,自然是明白的,也没有做耽搁,两人朝着大理寺的地牢走了去。

    这地牢也算是大理寺隐蔽的地方,几乎是不关犯人的,可是这一次里头却关着一人,丞相与大理寺卿下了台阶,朝着里头走了几步,便看见一人正靠在草垛上看书,这人正是被关押起来的太傅大人,早在之前丞相便没有真的打算将这人送回刑部,说一句实话,刑部没几个人是他的,他自然也放心不下。

    听见有人走了过来,太傅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居然是兰丞相与大理寺卿,他面色平淡又低下了头去。

    “太傅大人倒是好学问,这都不早了还在看书。”丞相站在铁制的牢房外头看着里面的人缓缓的说道。

    “不如丞相来的兴致高!”太傅大人淡淡的回应道。

    “那是,想必太傅大人不知道今日刑部被劫了吧,也对,谁知道大人还在这大理寺的地牢里呢?”丞相缓缓的说道。

    对方没有搭理丞相,径自的换了一行,继续的看着手中的书籍。

    “太傅怕是有一事不知,皇帝是想要尽力保住你的,只是本官也不想保太傅。”丞相看着里头的人说了一句,太傅依旧是不搭理丞相,丞相轻笑一声,也不管对方,缓缓道:“断袖定当是断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压人不如被压,被常人压不如被皇上压,可惜了太傅与本官是同种人,一山容不得二虎啊!”

    “虎?丞相大人怕只是一只狐狸吧!”里头的人嘲讽了一句。

    丞相不以为然,起了身,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他的话倒是不假,谋反的罪名可不小,当时在大殿,皇帝就能当场杀了他,留着说是秋后处斩,可是却迟迟没有任何手段,任由刑部被劫,皇帝啊皇帝,到底是留着什么心呢?他一贯聪明不可能连这都没有想到!

    出了地牢,后面厚重的石门缓缓的被关上,大理寺卿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丞相做何打算,私自扣押朝廷重犯是死罪,这事要是给皇上知道了……”

    “那又如何?”丞相转过脸来,笑着问了一句,大理寺卿突然被哽的说不出来,丞相说的确实不错,就算是被皇上知道了那又如何,太傅本来就是一个死囚。

    也亏得是丞相大人有先见之明,将太傅大人掉包了,不然今日在刑部大牢里被劫走的就是真的太傅大人了。

    “这件事情要告知皇上吗?”大理寺卿不确定的问道。

    “不用,到处斩那天再说。”丞相摆了摆手,他一向不是一个心善的人,皇帝有时候倒是说的对,他出手快,凡是有威胁的人,必定会马上除掉,兰家在朝堂之上的地位能够保持这么多年,靠的可就是快准狠。

    丞相走了出去,看了看天,今日又是一片阴沉,一点星光都看不见。

    丞相回到宫里的时候,皇帝已经回到了御书房,丞相走了进去,扶着额头的皇帝总算是抬起了头来。

    看着丞相一步步走过来,皇帝的脸上总算是挂上了一点点笑容。

    “大牢被劫了,太傅大人让人给劫走了。”丞相缓缓的说道。

    丞相就是知道那几个暗卫没有跟着他走进大理寺卿才敢这么多,大理寺高手众多,他们自然也是不敢贸然闯进去的。

    “新上任刑部尚书失责,已经撤去了官职,这次你来选一位能担当的人吧。”皇帝揉了揉眉心,这几个月已经换了三个刑部尚书了,这刑部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是代表这整个大宋朝的法制的重要表现地方,可是这连番看下来果真是让他失望的很。

    “太傅的党羽都已经被拔出的差不多了,就算放走了他也没什么威胁,都是些不成气候的人罢了。”丞相不在乎的说道。

    皇帝点了点头,很赞同丞相的话,丞相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皇帝就是心太软才留下了这么多的隐患,不管是在地牢里的那位还是在后宫里的那位,若是狠得下心来,赵风凌早就解决了,只是这人从来都未曾受到过储君的教诲,自然是不懂得如何做一个心狠的人,兰书铭也明白了,为何当年父亲是拼了一切也要先皇将年纪尚小的他扶上了相位,若是单凭这位皇帝,这皇位也坐不了多久啊!

    “至于这刑部尚书的人选,周大人不是才刚刚回朝,让他来吧。”兰书铭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人是他一路提拔上来的,自己的人不用白不用,况且这人着实是一个衷心的主儿,虽说长的是丑了一些。

    “也好。”赵风凌也算是满意,周大人的办事能力不错,是个好人选。

    丞相看着皇帝严肃的脸色,突然一笑道:“皇上,好事和坏事,先听哪一件?”

    丞相装作神秘的模样说道。

    “一起听。”皇帝接着道。

    丞相撇了撇嘴,接着便道:“皇上,可真不给臣面子啊,好歹选一个呗。”

    “那就先听好事。”

    “好吧,那臣先说坏事。”丞相笑道,皇帝终于忍不住的白了丞相一眼,早就自己做好了打算,还叫他选什么!

    丞相偷笑着,赵风凌却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这些日子来每日都瞧见丞相愁眉苦脸的,今日总算是见到了一点笑容。

    “皇上。”丞相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了一声。

    来人正是前往西南部处理龙凤果树的人,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过来说。”皇帝道。

    “回禀皇上,当地居民拒绝将龙凤果树的幼苗带出当地,臣等虽说尽力取到了幼苗,但是这龙凤果生的奇怪,臣才过了一个城,幼苗便枯萎了,当地的人拒绝传授移栽技术,臣等实在是无能为力!”那人缓缓地说道。

    丞相挑了挑眉,早就已经想到了是这个结果,那东西的药效稀奇的很,妈妈能够弄到一些已经实属不易的,当地的居民能够将这东西守护几百年也不是没点手段的。

    皇帝一听到他的话,脸色就变了,原本好好的计划就这么毁了,皇帝怎么高兴的起来。

    “都是一群饭桶。”本来心情就极为不好,皇帝这一怒之下直接将桌子上的东西掀了下去。

    “这小身板也吃不了一桶饭啊,皇上这话可说的不对啊!”丞相回头瞧了一眼皇帝,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人何事变得这般冲动了。皇帝瞪了他一眼,跪着的人却是尴尬的红了脸。

    “罢了,你先下去吧,本相与皇上还有要事商谈。”丞相赶紧救了这位一命,皇帝现在怒气大,要事这位再在这里碍眼,肯定是免不了一番责罚啊。瞧瞧那小脸蛋,这侍卫长的倒是不错啊。

    “皇上啊,刚刚那小侍卫就给了臣吧,长得倒是眉清目秀,是个美人儿。”丞相开口便来了一句。

    皇帝脸一黑,直接将丞相拉入了怀中,掐了掐丞相的腰,低声道:“还嫌事情不够多吗?你还来添堵!”

    皇帝的声音里倒没有责怪,只有浓浓的宠溺,丞相蹭了蹭,没有反驳皇帝的话,只是淡淡道:“堵哪里用臣来添,如今太傅被劫走也算是应了皇上的心,何苦再愁此事呢?”

    丞相的指尖在皇帝的眉目之间轻轻的滑动。

    皇帝也不动任由他动作着,叹了一口气回答道:“太傅对朕有救命之恩,虽说他是要谋反,可是朕也实在是下不得狠手杀他。可是朕也留不得他,十年生死局,他绝对会卷土重来。”

    丞相沉默不语,他自然是了解皇帝的,留不得也杀不得,既然下不得手,那就由他来吧,这一想,丞相又忍不住的摸向了肚子,他这一生作的孽也不少,如今来了一个孩子,这还没出世,路途便是走的这般艰难!-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