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65章 确诊
    妈妈嚣张的遣散这身边的额小倌,可是这些小倌都担心的很,哪里会愿意就这么离开。

    “妈妈,丞相大人他……”小倌忍不住的问道。

    “没事了没事了,吃错了东西吧肚子吃坏了而已,你们凑什么热闹,感激给我滚回房补觉去。”妈妈瞪了一干小倌一眼,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几位小倌一听说是吃错了东西,心中的石头都落下来了不少,只是吃错了东西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看着那几位小倌走回房了之后,妈妈才开始默默的收拾东西,也没有抄丞相说话,丞相虽然听到妈妈刚刚说的话了,可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要是换做以往,妈妈的反应肯定是瞥他一眼,随后道:“这么点小事也来找我,我的诊金可是很贵的。”但是今天没有,妈妈什么都没说,丞相更是高兴不起来。

    “怎么了?”丞相还是忍不住的说道。

    妈妈瞥了他一眼,犹豫了一小会儿,接着道:“真相听?”

    “废话!”丞相缓缓道。

    妈妈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丞相一眼,又朝着丞相的肚子看了一眼,最后俯下身才,在丞相的耳边小声道:“你这是喜脉,千真万确的喜脉。”

    以前不是没见过假的喜脉,那些王孙家里的夫人都想要借着孩子上位,也没少用药假扮喜脉,那种脉象和喜脉是极为相似的,但是妈妈也能够一下就探出,今日丞相这脉象,她探了好几次,很是确定,这的确是喜脉,也就是说,这丞相……肚里可能真的有个娃了!

    “妈妈,你若是说假话,你三年的钱就不用领了!”丞相变得严肃了几分。

    他可真的不能轻易的接受这个结果,他一定是在做梦,男子怎么可能会怀上孩子,什么喜脉,这肯定是在做梦!

    “丞相大人,你最近是不是吃东西没有什么胃口,想要吃酸的,有时候还反胃想吐,觉得身体有点沉重,心底焦躁不安,如果是的话,差不多就是……了。”妈妈缓缓的说完,丞相的整个脸色都变得苍白了,原先还有一点点血色,现在真的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妈妈是见过很多奇怪东西的人,不觉得如何,心底虽说担忧,但是毕竟不是自己身上多了块肉,也不觉得有什么的,但是丞相句不同了,他这可是肚子里多了一个娃啊!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接受。

    丞相放松了身体,将自己整个身体的力量都压在床上,他觉得力气正在从身体里面缓缓的流失。

    过了好一会儿,妈妈才忍不住的问道:“丞相觉得如何?弄掉,还是……”

    在这件事情上面,妈妈还是很担忧的,这孩子估计是留不得,毕竟丞相是男儿生,还是一国丞相,要是传出去丞相的肚子有个孩子,那肯定会引起恐慌的,丞相这妖相的罪名可就是真的落实了,但是不留的话……

    丞相怕是舍不得吧!毕竟他和皇帝在一起,这怕是一生都没有儿女了,丞相本是独子,皇帝更是只有长乐公主一个血亲,以后皇帝的子嗣怕是……难说。

    究竟如何抉择?

    “我兰家祖宗几代都未曾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是吃了什么东西才会这样?”丞相没有回答妈妈的话,反倒是问道。

    “你最近有吃什么特别的东西吗?”妈妈也忍不住的问道,这丞相突然有了喜脉,也不正常,肯定是有原因的。万事有果必有因。

    丞相仔细的想了想,并没有吃什么东西啊!他一直都是在宫廷里吃的御膳,在南山的时候也是同管家门一同用膳的,不可能自己有事了,那几位一点事情都没有,一定是吃了别的东西,但是丞相一点都想不到自己究竟吃了什么东西!

    想了许久,丞相仔细的说了一番自己最近的吃食,妈妈想了想,这些东西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应该不是致使丞相有喜脉的原因,妈妈帮着丞相一起想着,过了好一会儿,妈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从床边离开,爬上了楼梯,丞相躺在床上,完全不知道妈妈这是为了什么。

    妈妈也没空搭理丞相,一路进了厢房,打开了厢房又进了药材室,她记得当初给丞相吃过药丸,药丸制造的药材都是一些新药,只是知道部分药效和属性,但是却不能保证百分百的药效是什么,当初一想着反正没有毒酒全部给丢进去好了,但是现在想想,或许是药材里面出了什么问题,妈妈仔细的回忆这自己当时用的几个药材,有白山的人参,太山的灵芝,长宁县的神仙草,还有……

    妈妈这一共抓了十几味的药,看着面前摊了一桌子的东西,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妈妈仔细的看着,她抬起头想了想,朝着靠近门口的几个药箱看了去,她看到了龙凤果,她记得丞相当初说过这个东西。

    妈妈走了过去,从药箱里拿了两块出来,搁在了桌子上,她拿起这些药材,仔细的看着,嗅着,很是仔细,在心底计算这这几个药材混在在一起的药效。

    妈妈仔细的想,还是觉得想不到究竟是怎么了。

    正当妈妈想的头都快破了的时候,石门突然又开了,妈妈抬起头来,小安子走了进来。

    “怎么了?”妈妈皱着眉头问道。

    “妈妈,测试的那几只小白兔到时间了,是不是应该弄出来了?”小安子说道。

    妈妈拍了拍头,她还真的是过的越来越傻了,这药材新进来的时候都会做测验的,自己怎么就忘了,有什么药效强u看一看便知道了。

    妈妈跟着小安子走了出去,走到隔壁的石室,她看了一眼几只小白兔,都养的挺好的,妈妈,一路瞧了过来,来来回回走了一圈,突然盯着其中一只小白兔道:“这只怎么长的这么肥了,拿什么药材喂过?”

    “这上头写了的,妈妈自己瞧吧!”小安子说完将其中的几只挪了出来,换了一个笼子。

    妈妈撇了撇嘴,自己怎么一点权力都没有的感觉,想想当年的小安子,多么乖巧的一个孩子啊,没曾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变得这般,果真是跟着丞相过久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妈妈一边想一边打开了,牌子,瞧着上面刻着一个龙凤果,妈妈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精光。

    “这只兔子挪出来单独弄个大点的窝好生看着!”妈妈道。

    “为什么?咱们没大笼子啊,都这样的!”小安子叫苦道。

    “你回头到拆房里劈一个出来,哪来的这么多废话,这只兔子有种了,你要是好生看着过段时间就有小兔子了!”妈妈说完便走了出去,小安子愣在了原地,有种了……难道是……那个有种了?

    “小白啊,你背着我跟着其他公兔子干了什么?都已经分开两个笼子了,你居然还能有崽子了!”说完小安子又看了一旁的一个笼子里的某只公兔子,接着道:“大白,干得好啊,一击必中!”

    妈妈还没走出门,听到小安子这么一句,又走回来瞪了他一眼,小安子养了一窝兔子,她养了一窝神经病。

    妈妈回到了药室,赶紧将龙凤果的消息翻了出来,这龙凤果是前段时间送过来的,来自西南边,她赶紧招来了人,让他赶紧去当地仔细的问问这东西的药效是什么,她还真的不确定丞相是不是因为这个果子的原因,毕竟小安子养的那一只可是一个母兔子,但是丞相可是一个男的啊!

    现在只能等消息了!

    妈妈下楼的时候,丞相还没有睡着,还找着小倌给他弄来了几个柑橘,吃的是不亦说乎,刚刚还一阵反胃,这才好一会儿啊,就变得这样的生龙活虎了,脸上的气色还是不行,但是起码是好了一点。

    “妈妈,如何?有什么消息?”丞相将籽吐出来道。

    “别吐了,老娘刚刚扫干净又给你弄成猪圈了。”妈妈白了他一眼,随即到:“可能有点眉目了,但是没有确切消息,不过这东西有可能能解,但是这娃可能不好弄下来。”

    妈妈说道。

    男子身体本就不同于女子的身体,男子受孕怕是要元气大伤,轻易可是动不得刀子,而且丞相这大概是有个十几天了,也许动刀子能将那东西拿出来,但是这可是关系到生命的决定,妈妈可不敢贸然行事。

    “很难弄下来?”丞相看了一眼妈妈,缓缓道。

    “妈妈没有经验,可不敢随便在丞相身上下手,具体的还能过些时日,消息回来了之后才能再做定论。”妈妈缓缓道,也许找到了结果就能够弄清楚怎么做了。

    “多长时间?”丞相问道。

    “一两个月吧,那地方有点远,已经不是大宋朝的境内了,怕是要些时间,况且当地的人也不怎么配合。”妈妈沉声道。

    丞相忍了忍没有说话。

    “丞相,都是奴家的错,若不是奴家让你吃了那药丸也没有如今的事情,丞相放心,奴家一定保丞相万全!”妈妈心底也是自责的不得了,她做药就做药,为什么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里面放,真是见鬼了!

    “无事,再等等消息吧,这件事情可不要散开了,两个月而已,本相还是能够扛住的!”丞相道。

    妈妈也不好再说什么,开了补药的方子这才让人将丞相弄了回去,回去的时候轿子走的又慢了一些,丞相多少也好受了一些,加上在清风阁喝了一点药,在轿子上头丞相居然睡着了,也不觉得像来的时候那么的难受,到了宫门的时候,丞相刚好也醒了,气色也好了许多。

    丞相下了轿子,拎着几大包药朝着宫里走着,进了宫门的时候,丞相又遇上了左丞相董大人,丞相觉得稀奇了,他怎么觉得最近总是撞见董大人,这也太奇怪了!

    董大人作揖之后便离开了,丞相看了看董大人的背影,还是忍不住的决定回去问问皇帝,这也太不正常了。

    丞相刚刚进了御书房的院子,就瞧见皇帝站在回廊上踱来踱去,丞相准备叫出声的时候,皇帝已经看见了他,赶紧迎了上来,焦急的问道:“你又去哪里了!”

    话语里带着一点怜惜又带着一点愤怒!

    “我去给你拿药了啊!”说完丞相又看向了一旁站岗的侍卫,他不是让这小伙子传达的吗?没有说吗?

    侍卫这可是有苦说不出啊,人家皇上刚刚回来都不等他开口,进门就掀了桌,他又想开口的时候,皇帝又是一声怒吼,他心底苦啊,这再次怎么开口的时候,皇帝已经开始在这回廊上焦急的转了一圈又一圈,他不敢开口啊,怕一说话就拖出去了!

    另一位侍卫没有转头看身边的这位小伙伴,但是在心底已经默默的为他点蜡了,一看就是没点经验的新人啊!宫里谁不知道,皇帝的话该听,可是这丞相的话更要听啊,丞相可皇上还要恐怖许多啊!

    “没事,我出宫给你拿药了,怎么?我听说你把桌子掀了,是为了何事?”丞相缓缓道。

    皇帝这才想起方才丞相进来的时候拎着几包药,心底好受了许多:“太后又不安分了,居然想讨好董大人,让他家的女儿嫁到宫里来做皇后!”

    皇帝一句话说完,兰书铭立刻就了然了,怪不得最近看见董大人,他的脸色都不怎么好,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董大人是个清官,以前又是经商的,可是一个好靠山,加上这董大人和丞相没有多大的交集,这可是太后最喜欢的地方,看中了董家的小姐也不是不可能。

    丞相原本想要时候太后说的好,但是丞相不敢,以前说过一次,险些死在了御花园,他可不想再来第二次,但是他多少还是有一点在意的,太后讨好董大人那是太后的事情,要是皇帝能够死死的拉住董大人的心,那才是最关键的,睡觉董家有钱,要是国库告急了,瞬间就能在董大人这里抠,这就好比吧小金库挂在腰上一样,那种感觉简直不能太好。

    “太后这样的事情做额还少吗?有时候好生气的。”丞相只好出言安慰道。

    “可是太后也越来越过分了,居然当着朕的面逼迫董大人,董大人本就不愿意自家女儿入宫,太后这说的好像是朕的主意一样,太过分了!”

    皇帝一向就觉得生气,太后实在是太过分了,过段时间就出来闹一闹,生怕自己的存在感太弱了!

    “董大人是个聪明人,怎么会看不出来,你可别多想了,北疆的大军又来战报了,喜讯,你不听听?”丞相笑着一边说,一边将皇帝往御书房里领。

    站在外头说话这么长时间,他也觉得腿有些累了,一想到自己的肚子里可能有个娃,丞相的心情就变得很微妙,但是他还是不像让皇帝知道,毕竟这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他背负的东西也不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说得清楚的!

    “对了,你的身体如何了?朕听江太医说并无大碍!”皇帝担忧的问道。

    “无事,我让妈妈瞧过了,只是吃错了东西加上体虚,果断时间就好了。”丞相摆手说道。

    听妈妈的意思是,这头段时间比较难熬一点,再往后就稍微好一点了,头几个月肚子应该不会很明显,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里头要是真有个东西过一两个月也能见分晓了,这段时间还是悠着点好了。

    “是吗?那就好,朕可放心多了!以后熬药的事情你就不用来了,我让太医院送两个人过来。”皇帝说道。

    丞相摆了摆手,还是拒绝了,妈妈给他的药里面可有些是安胎功效的是,虽说还不确定,但是为了不出意外,丞相还是很在意的,起码现在还不能轻易的弄掉,一尸两命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这件事情出了妈妈,江太医和他以外,他可不想再有别人知道,妖相这词说说编号,他还不想真的坐实了。

    “臣觉得熬药也能打发时间,整日帮皇上处理政要,臣也是需要时间放松的,这熬药可是个好借口啊!难道皇上要这般欺臣,连臣这么一丁点休息时间也要剥夺!”丞相说完装着从眼里挤出两点泪来,朝着皇帝胸前的衣衫擦了擦,皇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就最承受不住丞相来这个,每次丞相这般,皇帝瞬间就服软了。

    “好好好,朕允了!”皇帝说完,丞相的嘴角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皇帝也只有这样才好欺负。

    晚上晚膳的时候,丞相特地点了几个清淡,又不露出马脚的菜,没有了不喜欢的菜色,丞相吃的也多了一些,加上喝了药,气色都好了许多,皇帝可是高兴的很,担忧总算是少了一些,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而且皇帝发现丞相现在挺能吃的,以前就挺能吃的,但是今晚是不是吃的有点多了。

    丞相搁下碗的时候,觉得确实有点胀了,这样睡觉可不好,就打算出去走走,消食一会儿回来看会折子,洗漱一番就能睡了。

    走到半途上的时候,飞鸽传书正好到了,暗卫来报,周大人跟着大将军一同,将北疆整个城都给破了,北疆如今的当权者很是昏庸,北疆都城的百姓都是自开城门投降了。

    接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丞相大吃了一惊,皇帝也很是诧异,北疆的兵力虽然并没有多少,也没有多少的人,国小人少,但是他们那块地方富裕的很,周围连着几个大国,靠着每年的进贡让几个大国都护着它没想到这次就这么灭了。

    “听闻北疆皇室将进贡的东西都挥霍光了,其他几国早就不满,想要吞了这小国,但是又怕它与其他几国有来往,没有贸然进军,这次大宋朝进攻怕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到底是好事,这也算是一场较为和平的战役,至今未伤到无辜的百姓。”丞相感慨的说道。

    赵风凌一向不喜欢打仗,就是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情况,若是强行攻打北疆夺得政权,定不是他希望的,如今居然是还没赢打就直接赢了,的确是好事一桩,丞相也倍感欣慰,这周大人是个人才啊!

    “李程有什么消息?”皇帝问道。

    “老样子,苏流上位之后就未曾有过战役,李程怕是已经心痒了,这次北疆立功,也不知道他忍不忍得住!”丞相笑道,他倒是不担心李程,李程不是那般喜欢抢功劳的人,一直安安分分做自己。

    “忍不住也得忍,让他擅离职守,就该受到惩罚!”皇帝冷声道。

    丞相倒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这皇帝还记着之前李程为了粮草的事情偷跑回来被捉的事情呢!当时也确实是李程鲁莽了,当然自己也是没有想到皇帝原来早有计划,自己和李程都白搭了,要是李程不出事,皇帝怕是早就结果了左丞相,哪里又有后面的幺蛾子。

    丞相偷瞄了一眼皇帝,发现他并没有真的生气,丞相倒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缓缓道:“如今朝中没几个人能用,皇上怕是早就想召他回来了吧,可是边关五十万大军又怕他放不下,臣没有说错吧!”

    丞相就笑皇帝拉不下这个颜面!

    皇帝冷哼了一声。

    丞相道:“就让他回来呗,反正苏流无心开战,再说了那可是五十万大军,是我大宋朝最强壮的一支,难道除了李程都是草包,他肯定有衷心的下属替他管好那帮人的!”

    丞相说完,皇帝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我想想,让周大人先留在北疆一段时间在回来吧,起码先安稳了民众才好!”

    丞相倍感欣慰啊,如此为民着想的皇帝确实是好皇帝啊!只是这无心恋战一点,不知道是好是坏啊!

    回到了御书房,丞相帮着皇帝处理着奏折,翻开一本来,正是太后家里的那几位,说是如今已经肃清了朝堂,边关大捷,是时候应该为子嗣着想了。

    丞相皱着眉头将那本折子搁在了一旁,批了基本普通的折子,又发现了一本差不多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