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64章 喜脉
    老公公得知丞相中毒了心中也是着急的不得了,赶紧去太医院请了江太医来,江太医一把老骨头了,时常这么惊心动魄的赶也实在是受不住啊!

    江太医刚刚进了门就瞧见丞相正一脸苍白的坐在位置上,看上去情况确实不是很好,江太医赶紧背着自己的医药箱子走了过去。

    皇帝也没有让将他一行礼,让他赶紧帮丞相瞧一瞧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丞相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江太医连连点头说:“是是是,臣这就帮丞相大人瞧瞧。”

    这江太医的指尖还没有搭载丞相的脉搏上,外头老公公就走进来,缓缓道:“皇上,太后有请!”

    “说朕有事不去!”皇帝正烦躁着,哪里还愿意去太后宫里听她说经念佛,去了估计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可是……”老公公犹豫了一会儿,皇帝眉头一挑,老公公常年都跟着他,他自然是对老公公很是了解,一般要是普通的事情,老公公自己也知道如何打发,今日太后突然召见自己,莫不是真的有事?

    “你让江太医帮你瞧瞧,我去去就回来。”皇帝柔声的对着丞相说了一句。

    丞相没有什么反应,江太医倒是吓得险些从椅子上掉了下来,这皇上方才可是用的“我”啊!江太医还没回神,皇帝就已经走了出去。

    “江太医,如何?”丞相瞧着太医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的询问道。

    江太医给这么一惊,赶紧回了神,赶紧道:“臣帮丞相好好瞧瞧,还请丞相莫要动!”

    丞相没有说话,江太医这才摸准了脉搏,仔细的把脉,指尖在脉搏处挪了挪,江太医原本一脸平静,每挪一处位置脸上的表情都带上了一点惊讶,到了后台倒是出现了一丝恐慌。

    丞相看着江太医的脸色,自己的脸色也变得不好起来了。

    “江太医如何?”丞相焦急的问道。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江太医听完丞相的话赶紧从椅子上扑倒在地上跪了下去。

    “臣,臣有罪,臣未曾发现丞相的体内有毒!”江太医缓缓的说道。

    丞相听完江太医的话,突然心底一松,无奈的说道:“江太医啊!没毒不是好事么!你这般严肃是做何,吓死本相了!”

    江太医听完脸上倒是没露出轻松的笑容,反倒是一脸的烦恼。

    丞相原本放松的脸色这下又变得严肃起来了。

    “江太医,你老实告诉本相,就是是如何!”丞相厉声说了一句,跪在地上的江太医犹豫了片刻,随后才缓缓道:“丞相,臣,臣方才……诊出了喜脉。”

    江太医断断续续的说出来,一直到最后一个词出来的时候,丞相大人的脸色也忍不住的变了,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不确定的说道:“江太医,这可是真?”

    听见丞相的声音都冷了几分,江太医急的全身都发抖了,他不过就是一个太医,为什么每次都要做这样惊心动魄的诊断呢,这么下去他的小命可是难保啊,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辞官才好!

    “请丞相恕罪,臣,臣诊了好几次确实是喜脉,可是丞相的身体真的是一点中毒的现象都没有,只是有些虚而已,臣学艺不精,还请丞相再找他人确诊比较好!”江太医赶紧说道。

    他一个老太医了,这还是第一次诊到男子居然也有喜脉,莫说是丞相觉得吃惊,就连江太医自己都有一些吃不消,这可是他活了这么大岁数第一次瞧见啊!这要是误诊了,那可就是诛九族的罪名啊!可以无论他怎么诊脉,都是喜脉啊!

    丞相忍了忍,咬了咬牙,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江太医,皇上问话你就说只是体虚,其他的话可别多说,本相相信江太医是个聪明人。”

    兰书铭说完瞧了一眼江太医,江太医连连点头说“是是是”。

    随后丞相便让江太医提前回去了,方子也没有开,丞相可怕这江太医一开就开成了安胎的方子。江太医一直走了很久,丞相还是坐在原处,手里的水杯都险些给捏碎了,又过了一小会儿,丞相才站了起来,走出了御书房。

    “皇上回来就跟他说,本相出宫去取药材了,几个时辰后再回来。”丞相对着守在门口的侍卫缓缓的说道。

    “是,丞相大人。”侍卫老老实实的作揖回答道。

    丞相这才提步朝着宫外走了去,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走了几步就觉得有点累了,但是丞相还是加快了脚步,继续朝着宫门口走了去。

    江太医是这宫里的老太医了,以前也给好多太妃门诊断过喜脉,也算是经验丰富的太医了,今天他既然说了出来就已经能够确定他诊断的的确是喜脉了,但是丞相也不会相信,在史书上课是从来都没有记载过男子可以生育的,这样违背天道的事情怎么肯呢过发生!

    丞相觉得自己肯定是中毒了,能够让人诊断出是喜脉的毒可是第一次瞧见,但是这东西的威力也实在是大,居然让他的身体就这样一天天的憔悴下去了,这样的奇异毒术大多是出现在江湖,宫里的太医可是不常见,所以丞相还是想去找妈妈瞧一瞧,也只有妈妈才靠得住了。

    丞相出了宫门就请了小轿子,一路抬着朝着清风阁去了,以前坐在轿子里头一颠一簸的也不觉得怎么,可是今日出了稀奇了,走了没几步丞相就觉得胃里是翻江倒海,嘴里是算起上涌,险些就给吐出来了,他心中更是担忧了几分,难道是已经腐蚀了他的整个五脏六腑!

    一想到这些,丞相的整个脸色都变得不好了起来,他居然没有早一点发现自己中毒了!

    丞相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艰难的压抑住心头的恶心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丞相觉得自己都要扛不住的时候,轿子突然停了下来,丞相下了轿子,清风阁的妈妈正站在门口指挥几个打杂的少年在扫地。

    看着有一顶小轿子走了过来,这轿子的材质就不错啊,一看就是贵人,妈妈迎上去一看,居然是丞相,她的兴致都退了好多,这怎么是自家的人呢!一点都赚不到啊!妈妈无奈的摇了摇头。

    妈妈站在轿子外头等了一小会儿,这才发现丞相还没有出来,妈妈有些不悦了,自家的老板都开始耍大牌了啊!她将帘子掀开了一点,想要问问自家的这尊大佛究竟是想要干什么!这刚刚掀开帘子就看见了丞相正缩在轿子里头也不知道是为了何事。

    这妈妈都还没有问出口,就听见丞相一阵咳嗽呕吐的声音,妈妈本来一脸的平静,现在也变得担忧了起来。

    “大人,你这是怎么了,快,快来人,把丞相扶出来!”妈妈焦急的说道。

    立刻就来了两人将丞相从轿子里搀扶了出来,丞相出了轿子,妈妈立刻发现了他苍白的脸色,妈妈立刻就焦急了起来,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妈妈可是什么消息都没有收到啊,线人说丞相这些日过的挺好的啊,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难道是遭到了偷袭?一想到这里妈妈更是焦急了,屋子里头有几个小倌正在打扫这,妈妈哪里还有闲心像以前那样一脸笑容的对着自家的宝贝们说话,一进门马上就嚎了一句:“快,给妈妈将竹床给抬出来,赶紧的,你们两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弄两床被褥来。

    这清风阁的卧房都是在楼上,看着自家丞相大人这个情况,妈妈可是实在是不忍心让他爬楼梯,赶紧让人将竹子编的凉床给搬了出来,又赶紧铺上了被褥。

    丞相觉得自己的苦胆都快出来了,胃里不是一个滋味,口中更是泛苦,他本来想要让妈妈稍微低调一点,他又不是要死了,可是这刚刚张嘴,又是一阵翻涌,险些就有出来了,他又赶紧闭上了嘴,这到底是如何了!

    丞相没有说话,被人扶着躺在了床上,妈妈特地让人多拿了几个枕头过来,尽量垫的高了一点,也不等丞相开口,已经开始摆出道具来给丞相切脉。

    丞相躺在了床上这才觉得好多了,虽然还是觉得很不舒服,他可从来没有见到食物就想吐的事情,对于他这个吃货来说。他觉得这可能是一生都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摆在了眼前,丞相心底很是郁闷。

    妈妈给丞相切脉的时候,几个小倌也站在了一旁,焦虑的很,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就怕耽搁了妈妈的诊断。

    丞相侧过头来瞧着妈妈严肃的表情,忍不住的问道:“如何了?”

    妈妈没有说话,又换了个位置诊,诊完似乎还不确定,又换了一只手,等到这一切都完事,已经过了好久,一旁的几个小倌脸色是越来越担忧。

    突然妈妈站起了身来,一脸的平静,接着就是缓缓道:“你们都滚回去休息,今天晚上还准不准备开门了,滚滚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