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章 惩罚
    丞相原本以为苏流肯定还会做些什么别的,但是没想到晚饭过后这人居然就没有再搭理过自己,丞相是常常的舒了一口气,他本来也是觉得心有余悸,毕竟苏流这个可算是前面郎君了,初次见的时候还是冷冰冰的,后来居然变成这样的一个人,果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兰丞相晚上这一觉睡的还算是不错,晚上也没有什么人来袭,丞相甚是安稳,就是对着客栈的床不是很习惯,睡惯了地铺,倒是不大习惯这样的床铺。

    第二日,丞相早早的便起来了,奶娘与老管家已经在下头等着了,丞相用过早膳之后便出了客栈的大门,老管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祭祀用的东西,奶娘也早早的就上集市去买回来了其他的一些东西,一行一二十人朝着南山山脚而去,这路不大好走,走一段就要下马车了,兰书铭下了车,跟在管家老伯的后头朝着山上而去。

    南山是一块好地方,只是也只有现在罢了,十多年前这里可是贫瘠荒芜的很,曾经还发过水灾,兰老丞相就是那个时候带着夫人到这里来治水灾的,只是这水灾也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够治好的,兰老丞相在这里住了一整个冬天,一整个春天,一直到第二年的夏末才回到京城,只是在这第一个冬天里头,夫人便重病了,还是一直硬扛着,第二年春末的时候就病死在这里了,兰老丞相原本是准备将夫人带回去的,可是夫人曾说过却是京城多是非,还不如这乡村里安逸。后来也就直接留在了这里,说来这还是兰书铭第二次来,老丞相倒是每年都来,可是如今北上了,今年怕是赶不回来了。

    这山倒是生的高。爬到半山腰就已经能够看到下面一整个城的景色,壮阔的很啊。

    “到时候,等我老了,也找个这样的地方住下来,管家老伯您说是吧!”兰书铭走在管家老伯的后面说道。

    “高处不胜寒啊,大人住在这地方怕是过不惯!”管家的声音在前头传来。

    “呵呵,也是。”兰书铭笑着应了一声,这山上又没酒楼,又没烟花柳巷,果真是与他的风流丞相的名号不符合。

    上了山,开了祭坛,三扣头祭祖,又给母上大人的坟头拔了草,种上了新买的花儿与常青树,丞相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上山祭拜一下果真是难啊,兰丞相回头看了一眼这崎岖的山路,这么些年来,父亲也上了年纪,可是每年都会走这条路,看一个已经不在的人。这份情,怕也只有母上才清楚吧!

    “下山吧,回头让人来修一条路。”兰丞相喘着气说道。

    “大人,还是不必了,老丞相大人说了,这路就由着它这般,常来自然成了路,不常来,修路也无用。”老伯接过丞相手里的铁楸说道。

    丞相忍了忍,还是应了声“好”。

    下了山,丞相便回到了客栈,大理寺卿没有来密信,他占时还是不要回去了,这南山的精致不错,不如游玩几天再走,如此也甚好。

    “兰兄,今日城中有对弈,不知你可有兴趣一同前往。”用过午膳之后,兰丞相又遇见了苏流。

    丞相总觉得对这人有一点莫名的排斥,以前倒是不觉得,现在这种感觉是越来越浓烈,这种感觉并不是对苏流的厌恶,而是一种叫做同类相斥的东西。

    兰书铭自己吧,就是一个挂着丞相牌子,看起来整天浑水摸鱼的类型,而苏流,就是一个挂牌的皇帝,赵风凌每日都是扑在御书房里看奏折,再看看这位皇帝,登基之后就一直在别国,闲得很,看着就像是庸君。

    南山这几年来发展的的确很是不错,也是个风雅的地方,琴棋书画的比赛每年也有那么一次,虽说比赛规模不大,但是这么些年来也被当做了是重大的盛典。

    “也罢,闲来无事,一同去瞧瞧也好。”丞相点了点头说道。

    “甚好,咱们这就走吧。”苏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丞相犹豫着,走了出去。

    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经,他是不是忘了些什么?走出去好几步了,丞相才想起来,昨日看到苏流是与苏云在一起的,今日居然没有瞧见苏云?苏云一直都是极为喜欢黏着苏流的,这次怎么就不在了?

    “兰兄在瞧什么?”苏流开口问道。

    “……”丞相忍了忍,没有回应,他总不好意思问苏云在哪里,毕竟苏云是一个女孩,他这个未婚的男人问未婚的女子,实在是不妥。

    “想必丞相是在问苏云吧,她今日同长乐公主先去庆典了,苏某等着兰兄一同前去这才耽搁了。”苏流缓缓的说道。

    兰丞相微微错愕,他怎么觉得苏流这个意思有点诡异呢?苏流没事等他做何!丞相心底感叹了一句。

    “长乐公主也在?”丞相吃惊问道。

    “正是,这次也是长乐公主提议要到这里来游玩的,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兰兄。”苏流继续说道。

    丞相想了想,果真是自己想多了吗?长乐生性确实喜欢游玩,特别是这样的活动,长乐每年在宫里的时间还没有在外面的时间多,经常都是全国各地跑,按照她的性格,会来南山参加这样的对弈不是不可能的!

    “哦原来如此,那咱们就快走吧!”丞相应了一声,朝前走了去。

    他对这个地方不是很了解,但是多少还是听说过许多消息的,走到庆典的地方,果真是热闹,比起那常年平淡无味,只有晚上的花柳街才热闹的京城,这里倒是多了几分人情味,兰书铭觉得自己突然就明白母上生前的话了。

    有舞狮的,舞龙的在街道上做表演,小贩的叫卖声也是此起彼伏。热闹哄哄的,丞相额性子本就是开脱,遇上这样的场景,很快就融入进去了,这一路走过来都欢喜的不得了,一直到进了茶楼都是一脸的笑意。

    “今日有棋艺比赛,兰兄与我一同前去瞧瞧?”苏流邀请道,丞相点了点头,两人一起上了茶楼。

    二楼果真是一片盛况,这茶楼很是宽敞,怕是专门为了这样的比赛才建立的,里面搁了二十张小桌子,每一桌上头都有人在对弈着,周围围了许多的人,但是都是悄无声息的,没有人想要打扰对弈中的人,丞相一路看过去,有时候点点头,有时候摇摇头,看到有人落下一子,又露出一点遗憾的表情。

    苏流一直都在丞相的身边,看着丞相千变万化的情绪,脸上却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苏流本不是一个冷漠的人,当初被当做质子送到这里来的时候,为了保护自己才会将自己表现的冷冰冰,只是如今,根本不需要像当初那般了,他认识兰书铭,了解兰书铭之后才觉得,一个人活成这样才是活出了人生百味,凡事,洒脱一点才好。

    如今的苏流,才是真的苏流。

    “兰兄,我们一同对弈一局可好?”苏流的声音在兰书铭的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喷在兰书铭的耳朵上,兰书铭立刻跳开了好远,苏流的脸色闪过瞬间的额失落,丞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有一些失礼,只是他放在是条件反射一般的,这个动作,至此还只有皇帝做过。

    丞相抬头看着苏流的时候,看着苏流脸上的额笑容,他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紧张。

    “好啊,那就对弈一局,虽说上次你在御花园败我一次,今日我也不会放水的!”丞相调整了情绪,笑着说道。

    “那是最好了,那一局,我还想扳回来呢!”苏流说了一句,立刻招呼了老板摆上了棋盘。

    两人从进来的时候就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一人长的是俊美无比,另一人一身气度不凡,这两人一看便不是普通人,棋盘摆上来的瞬间就有许多看客围了上来,但是又不敢靠太近,就这样围城一圈看着。

    丞相丝毫没有受这些人的影响,执黑子先行一步,苏流也不甘示弱,立刻就执白子紧追不舍,几步走下来,两人之间的厮杀已经能够看得清楚了,丞相脸上倒是欢喜的很,一段时间没有见,苏流这棋艺倒是增进了不少啊!有点看头。

    丞相用黑子编制成一张大网,开始展开自己的攻势,苏流很快就将丞相的蛛丝切断,丞相又寻了一处将苏流击破,苏流也开始对丞相展开猛烈的攻击,两人一来一往的,旁边的看客是看得目瞪口呆,这可是第一次瞧见这么精彩的棋局啊,每一步都是暗藏杀机,每一步都是带着浓浓的阴谋,这般的精彩,实在是难得一见。

    “苏兄,你若是再不快点,可是要败了!”兰丞相在这样的时刻,拿起了扇子,风流倜傥的摇了摇,好一副浪子模样。

    “兰兄,你多虑了,这一次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取胜的!”苏流一子落下,瞬间扭转局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