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60章 不忍
    太傅这是在拼死一搏,依然全然不顾皇帝的剑锋会将自己刺中,这怕是一心要皇帝死了才甘心。那异香皇帝并不觉得陌生,那正是另一种宫廷禁药,也是药性几位强大的,皇帝身上本来就有伤,这要是再一剑下去,可就不像上次那样容易捞回来的。

    眼瞧着太傅的剑锋就要划过皇帝的胳膊了,丞相一声大呼,太傅手中长剑一抖,那扇骨直接打在了太傅的剑身上,顷刻间,那宝剑便断成了两截,剑尖随着丞相的扇子一同飞出,深深的插在了木制的门框上。

    太傅握着断掉的长剑后退了几步,但是并没有受到伤害,只是虎口被震得有一些疼痛,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

    皇帝瞧着微微有些错愕的太傅,心中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忍,虽然这一次确实是宫变,但是扪心想一想太傅这些年来确实未曾伤害自己半分。

    “太傅,朕只想问一句,这些年来,你可曾真的为过朕?”皇帝说话的时候,情绪很是平稳,听不出来有什么情绪,但是丞相一向是最了解皇帝的人,此时,单单看皇帝的眼神,丞相便知道,赵风凌怕是下不了手了。

    太傅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将断剑丢在了地上,淡笑一声道:“从未。”

    丞相不语,恍然油记起当年宫里那个温文如玉的太傅,总是喜欢搬一个藤椅坐在树荫下看书,赵风凌总是喜欢犯错,太傅会拿书敲敲他的眉心道:“好好学,待你学好了,你父皇就会关心你更多。”

    “来人,将太傅押下去,秋后问斩。”皇帝没有再看太傅一眼,只是任凭那些人将太傅带走,而且那人也一直没有反抗过。

    九年前,他落水,太傅几乎是舍命在救他,皇帝大赏。

    八年前,太傅冲进火场将他救了出来,皇帝大赏。

    七年前,他自创一首诗,直接压过当年的文状元,皇帝赞赏他这太傅做的好,亦是大赏。

    六年前,十王乱,太傅拼死护他,皇帝赏免死金牌一枚,只是那一枚金牌他从未用过,后来还给了皇帝,又交给了左丞。

    说来说去,到头来似乎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多少载,总是有些东西深刻的让人忘不掉。

    “丞相说,为何母后离我而去,如今太傅也要离我而去”当大殿之中再次恢复安静的时候,一直僵硬着现在原地的皇帝突然转过设身来看着丞相。

    丞相怕是方才跑的急了一些,脸上出现了很多的汗珠,额头上密密的一层,八百里加急,他生生跑死了两匹马才赶了回来。一进大殿的门便看见太傅拿着毒剑朝着皇帝刺了过去,那脱口的一句带着的是浓浓的担忧。

    “皇上,臣还在这里。”丞相忍了忍,低声说道。

    “可是丞相还是离朕而去了,丞相明明如此了解朕,可是居然还是弃朕而去!”皇帝的话语之中带着点点的生气,但是更多的却是担忧,明明都已经这般的放狠话了,可是还是在转过身来的第一眼就放柔了目光。

    “臣绝对不会犯两次同样的错误,皇上这次也饶过臣?”说话间丞相已经靠近了皇帝几分,皇帝并没有阻止,只是轻哼一声,丞相心中满是欢喜,皇帝这样似乎已经是消气了,但是心中多少应该还是有一些别扭。

    丞相又近了几分,一直走到了皇帝的跟前才再次开口道:“难道皇上一次都不肯原谅臣,那臣也只有继续欺君媚上,一直等到皇上对臣消气为止,可好?”丞相刚刚说完便抬起头来看着皇帝,皇帝还是半铁青的脸,但是线条已经柔和了,丞相心底算是轻松了许多,这样一来也表明了皇帝也只是想要一个台阶下罢了,要是想让皇帝来似乎并不大可能。

    丞相心底叹了一声,将双手都搭在了皇帝的肩上,微微踮脚,两人的高度维持的差不多的时候,丞相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直接将温热的唇印在了皇帝的唇上,轻轻的舔舐,丞相身上的汗珠还未曾完全风干,他一点一点舔舐着,鼻尖偶尔与皇帝的鼻尖相碰撞,带来点点的湿意。

    皇帝一把推开了丞相,丞相心中一惊,后退了两步,脸上带着微微的受伤,难道说皇帝……

    “快去洗一洗吧,身上还有一股味道。”皇帝说完便将视线移向了别处,并没有盯着丞相,他自然一惊是星火燎原,但是还是于心不忍,明知道丞相必定是拼死的往回赶,这一路走来不知道是多么的辛苦,如今夜已深,怕是要沐浴一番才好。

    丞相被这么一说,脸倒是有一些红了,他现在已经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里衣已经完全湿透了,刚刚到了皇城都没来得及欢喜一番直接就朝着宫里来了,现在仔细的闻一闻才发现自己果真是满身的汗味,样子想必也是狼狈不已。

    “臣有罪,臣这就去沐浴,待会儿必定会好好伺候皇上。”丞相笑着回答。

    皇帝依旧不说话,但是却随着丞相出了殿门,很快丞相就朝着沐浴房走了过去,那里常年都有热水,倒是个宝地,至于皇帝,便一人回到了御书房,以前都是在御书房里洗,不曾想到今日居然只有自己一人。

    丞相洗漱完,皇上也洗漱完毕,一人躺进了地铺里,就等着丞相的到来,门口处传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就失去了声音,接着便是一个什么东西压了过来,直接狠狠的砸在了皇上的怀里,幸好是接住了。

    皇帝抬眼看到的便是丞相的面容,一脸笑意的瞧着自己。

    皇帝整准备继续埋汰丞相几句,哪知这次丞相的动作快,还不等皇帝开口便直接堵住了皇帝的唇舌,丞相生的美更是薄唇薄舌,灵活的舌尖经过多次的,如今已经是行动自如了,轻车熟路的在唇线边缘舔舐,接着便撬开那到裂缝,朝着更深处开始进展,有木有样的划过贝齿,接着就是更深的里头。

    将对方那毫无动作的舌尖勾起来,一圈一圈的绕着,这样的撩拨怎么让皇帝受得了,本来这几次就是一直忍着,今日好不容易是找到了机会,皇帝立刻便开始回应起丞相来,但是他并不想这么快便掌握了主动权,而是继续躺在原地,任由丞相开始在他的身上胡作非为。

    相贴的唇瓣渐渐分开,丞相又侧过头来,一口便咬在了对方的脖子上,只有淡淡的印记,接着便是轻柔的吻着,一点一点的描绘这皇帝身上的线条,不紧不慢的,丞相的技术也算是可以的,但是这慢吞吞的步伐到底是让皇上有点无奈,丞相抬起头来,一脸微笑的瞧着皇帝,单手向下滑,将那碍事的东西都扯开,之间所到之处都能够感受到熟悉的弹性。

    突然,丞相停下了动作,将指尖移向皇帝的伤口,淡淡的抚摸着。

    “可还觉得疼?”丞相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担忧,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皇帝。

    皇帝本来是想慢慢来的,可是丞相如此撩拨之下实在是忍不下了,一个翻身,直接就将原本在上头的人直接压住了,接着便是如同暴雨一般的吻落在了丞相的身上。

    丞相虽说还是有些害怕皇帝突然来的猛烈动作,但是还是感受到了无法形容的喜悦,看来皇帝已经死原谅他了,如此是极好,现在还掌握了主动权,丞相不甘,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皇帝的指尖更像是一只烛台,所到的地方都微微发烫,更是泛起了红晕,白皙的脸已经染上了桃色,这原本冷清的屋子也因为关严实了而显得热乎了许多,一路向下,却在那处停了下来,指尖一点点试探着。

    “可觉得疼?”一直赌气不肯说话的皇帝突然担忧的问道。

    因为这一路抓紧时间往回赶,丞相的精力已经消耗了许多,若不是刚刚偷吃了极快糕点,怕是又得饿过这一夜了,而且他的腿根已经变红了,因为骑马的原因,现在丞相的腿根处极为脆弱,皇帝不过碰了碰,丞相便倒吸了一口冷气。

    突然,温润的东西覆盖在了上面,缓缓的游移,一点一点的扩大领域。

    难以忍受的痛楚开始蔓延,带着无法言语的感觉,将心填塞的慢慢的。

    丞相按住那不老实的头,嘴里却是止不住的深呼吸。

    “丞相,难道就是如此了吗?”皇帝看了一眼某处,丞相脸一红,但是却忍不住瞪回去道:“皇上还没开始呢,莫不是不行了?”

    丞相这说完,那还得了,别的都好说,这要是说皇帝不行,那还了得,皇帝当即就翻脸扯下了裤头,丞相不敢低头去看,而皇帝的手中带着乳白色的东西涂抹了上去,涂在了泛红的地方,接着便是网上,直接拿捏住命脉,丞相惊呼一声。

    “丞相,今日朕可不会再轻易放过你了!”一句话说完,皇帝便握紧了几分,过分的疼痛让丞相的脸变得有些扭曲,若是平日早挣开了,今日却有些于心不忍,罢了,任由他去吧!

    刚刚想完,身上便是一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