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59章 生死
    当夜,皇城依旧是一片祥和,宫中却不似宫外那般的安宁,火光缭绕,大半个皇宫都是明亮的很。

    皇帝一身玄黄色龙袍站在大殿之中,在他旁边的是一盘棋局,算是残局,这棋,怕是没有走完。

    原本紧闭的门被人打开来,一人一身白衣缓缓的走了进来,一眼瞧去,此人也是个俊美人物,虽说年过三十,但是敲上去却如同二十多岁一般,与皇帝看起来也大不了多少。

    “太傅,许久不见了。”皇帝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人缓缓的说道。

    “是啊,一年又四个月了,没想到再次遇上皇上是在这样的场合。”太傅一步一步朝着皇帝走了过去。他低下头来瞧了一眼皇帝身边的棋局。

    这一盘棋已经很多年来,是当初他做太傅的第一年留给皇帝的一道题,他说,若是有朝一日皇帝解开了这棋局,他便实现皇帝的一个愿望,当然得是他能够做到的。帝王年少,曾不觉得如何,只是如今想来却显得有些苍白。

    如今一晃多年已经过去了,这盘棋还在这里,只是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是啊,朕不曾想到,再次相遇,太傅居然成了反贼。”皇帝声音平淡,但是眼神之中不难看出有淡淡的忧愁。

    太傅虽然有野心,但是从来都没有真的谋害过皇帝,在皇帝最窘迫的时候也拼死维护过皇帝,现在想想,多少还是有些感概,只是物是人非,到底还是太伤人。

    “皇上,这可都是您逼臣的啊,入宫十载,皇上登基四五载,可是皇上给过臣什么?臣跟着皇上这么多年,难道皇上还不知道臣想要的是什么吗?”来人越说越是愤怒。

    皇上微楞,犹记十年前,尚还年幼,太傅抱着他坐在屋子里头看雪,太傅说,若有朝一日为相,他必定将自己的所有都投入到里面去,为了百姓,为了山河,为了这大宋朝……

    可是,从何时起,就开始变质了呢?皇帝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太傅,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今日你回去,往后若是安分,朕既往不咎。”

    “皇上,您可以既往不咎,可是兰丞相可以吗?他会放过臣吗?不会的,他就算是一剑杀了臣,皇上怕是也不会说一声不吧!”太傅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

    “太傅,你何苦如此执迷不悟,你不能做官你就没有想过是为什么吗?你陈腐的思想只适合我父皇统治的大宋朝,不是朕手里的大宋朝,您还不明白吗?父皇已经死了,五年前的冬天他就已经死了!”

    皇帝一字一句说的极为清晰。

    太傅恍然,忍不住的后退了几步,脸上写满了惶恐,死了吗?已经死了。

    他不愿意相信,他恍惚之间还记得那个坐在龙椅上俯视他的人,一脸的微笑,如沐春风,他那时候就在想,若是有一天能够站在那人的身边该死何等的场景。那微笑的人就是传说中的严厉君王吗?想要探究,想要靠近,从第一眼开始就沉迷于其中几乎不能自拔。可是为何结果会是这样?

    “下完这盘棋,太傅便回去吧。”皇帝开口的同时也缓缓的坐了下来。

    “十年生死局,皇上以为您解得了吗?”太傅淡然的说着便落下来,执起一颗黑子落在了棋盘上。

    皇帝不语,只是紧紧的盯着棋盘,太傅不愧是太傅,一步走下去便立刻将对等的势头都拉了过去,很明显,皇帝现在处在劣势。他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没有惊慌,没有忧伤,只是跟随这太傅落下一子,这一子的位置也是极好的,几乎是拉成了平局,但是比较起太傅来,还是少了一截。

    两人你来我往,一步一步走的是极为缓慢,遇上不会的地方甚至还要停下来想一想,可是就算是这棋局走的是多么的慢,两个时辰之后也迎来了终局。

    皇帝将手中的白子落在棋盘上,终成定居,黑字已经是无处可逃。

    “太傅,有些东西旧了就要改,十年的棋局了,若是我还不会,那如何对得起朕这十年来的努力,可是十年帝师,到头来,你却成了这样!”皇帝抬起头来看着太傅,很是认真,也没有悲痛和嘲讽,但是还是不难听出一丝丝的遗憾。

    “不改又如何,只要有兰丞相在的一天,我大宋朝迟早会灭亡!”太傅一怒,忽然之间就直接掀翻了棋盘,白子黑子散落了一地,滚落在皇帝的脚边打了一个圈圈,最后终于还是倒了下去。

    皇帝瞧着太傅,只是长叹了一口气,今日,怕是要死磕在此了!

    “太傅执迷不悟,朕只能将你送往大理寺了。”皇帝平稳的说道。

    刑部有太傅的内应,自然是压不住的,但是大理寺可就不同了,大理寺卿今年来一直是皇帝直辖的,自然是偏向与皇上。

    “皇上,今日就看臣与您这盘生死局到底是个什么下场!”太傅刚刚说完,那原本半掩的大门边被推开了,一大群人冲了进来,全部都是侍卫装扮,但是刀剑都是指着皇帝的。

    这一下子就进来了百来位叛军,果真是小看了太傅的能力,居然能够在宫里安插这么多的死士!

    皇帝本来还准备多说几句的,可是他回眸看了一眼太傅,只觉得心中有些泛酸,太傅待他是极好的,年少时也多次维护自己,可是时间长了,这人心就渐渐变了,其实说来,太傅刚刚入宫那几年其实还是很安稳的,为了过得好一些也确实有了一些歪门邪道,只是他的本事还是有的,后来常年浸淫官场才变得如此,皇帝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皇帝坐在原地并没有起来,看着这上百个叛军将自己团团围住,皇帝与太傅的视线相交,很快便移开了视线,只是淡淡道:“太傅以为朕为何登基后未曾给太傅封升爵位是为何?”

    太傅紧紧的盯着皇帝。

    “筹划了十年,是个明白人都看得透彻了,朕不是一个昏君更不是一个庸君,太傅怕是想多了。”话音刚落,那原本朝着皇上的刀锋立刻都指向了太傅。外头起先是小小的嘈杂,接着人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脚步声一阵阵的朝着这边在靠近。

    原本掀了棋盘站起来的太傅被百来把剑指着的时候还没回过神来,精心策划了这么久,怎么说变就变?

    挤满了上百人的大殿再次被围住,外头灯火明亮,似乎人数还不少。

    “太傅,如今你还不回头吗?你的人已经全军覆没了。”皇帝冷声道。

    太傅错愕片刻,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大声道:“只要臣还在,即可!”

    利落拔出腰间的剑,指着皇帝的瞬间他的脖子上已经架满了长矛,若他动一动都是极有可能瞬间击破喉咙。

    “放开他。”皇帝将腰间的佩剑也拔了出来,朝着一旁围上来的侍卫说道。

    侍卫犹豫了片刻,但是很快就退了下去。

    “皇上的功力是臣教的,今年该验收了。”太傅道。

    皇帝不语,并没有反对。确实是该做一个了断了,曾经的多少年,他从未战胜过太傅,太傅总是神一般的存在,满身带着光环,总觉得太傅什么都能够做到,学了上十年的剑术,皇帝一直苦心练习,可是还是没有打赢过。今日算是生死一搏了。他还是舍不得将他送往大理寺。

    太傅提前出剑,直接朝着皇帝的要害冲了过去,没有留任何的情面,皇帝的反应也不慢,接下了太傅的这一招,皇帝力气虽大,但是论起技术来讲,还差的有段距离,丞相都甩出他一大截了,可见皇上的力量实则也没有多少。

    皇帝并没有急着进攻,只是一味的防守。皇帝的退让并没有让对方认识到错误,反倒是变得更加变本加厉起来,好几次都险些戳中了皇帝的要害,有几个暗卫已经忍不住了,好几次都想冲过来,但是都被皇帝凌厉的眼神给镇回去了,十招过后,皇帝突然开始反击起来。

    皇帝的每一招也是深得太傅的真传,与太傅的手法是极为相似的,皇帝的面上还是平静的很,只是手中却是快速的反击起来,一剑砍下去,太傅被震的后退了好几步。

    连着来了将近二十招,太傅已经有一些吃不消了,逐渐处在了下风。皇帝乘胜追击,又是狠狠的一招下去,太傅的虎口发麻,握在手中的剑都几乎在发抖。

    “太傅,是你输了。”皇帝将抵在对方喉头的剑收起来。

    “那可未必。”话刚刚说完,太傅又挑开皇帝压下来的剑锋,开始了新的一番攻击。

    只是这一次似乎不同于上一次,每一次刀锋从自己面前划过的时候,皇上都闻到了一股异香。

    皇帝微微分神,怕是想多了吧,两人交战激烈的时候,最先进来的百来位人之中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蒸菜朝着皇帝笨过来,皇帝瞬间走神,对方趁机而入。

    “不要!”人群大喊一声,一把扇子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