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58章 苦心
    两人你来我往,半个时辰就这么过去了,兰书铭落下最后一子,随即淡笑一声:“苏兄,承让了!”

    “是我输了,走吧,今日我请客,上酒楼去。”苏流倒是一点都没有遗憾的样子,这一次两人都拿出了实力,不像是上次的御花园一战,兰书铭在开局的时候一直让着苏流,后来苏流才知晓此事,心中多少有一点介怀。

    “多谢苏兄好意,酒楼就作罢了,你我二人上酒楼实在是无趣,不如晚上小酌一杯。”丞相缓缓道。

    他自从出京以来胃口就不怎么好,苏流请客也只是浪费而已,他虽说不是在给苏流省钱,只是到头来自己若是难以下咽,得罪了苏流也不是一件好事,苏流虽说狼子野心,但是仔细想想,似乎并没有做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至今也没有什么动作,便由他去吧。

    “如此也好,长乐公主在隔壁楼,咱们一同去吧。”苏流又说了一句,这一次丞相没有推脱。长乐公主出宫的事情皇帝应该是知道的,只是为何如此的巧合,居然是南山,实在想不通啊。

    丞相随着苏流到了隔壁的茶楼,与之前的茶楼倒是差不多,只是这楼似乎更宽敞一些,是以书画比赛为主要的。

    丞相上了阁楼,一路走过去,有无数的画展从房梁之上吊了下来,丞相看着,时不时满意的点头,此地果然是一处好地方,四处都弥漫这书香志气,怪不得母上大人会爱上此处。

    “兰丞……兰公子,咱们在这边。”长乐公主欢喜的在远处招手,丞相瞧了一眼,倒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平常都是一身盛装,没想到这长乐公主出宫了居然这般的随意。

    “公……”丞相正欲开口。

    “赵小姐。”长乐公主打断道。

    “赵小姐。”丞相应了一声,长乐公主满意的点了点头,那边苏云已经黏上了苏流,苏云本就喜欢随着自己的这个皇兄,也罢。

    长乐瞧了一眼那边的两人,又转过头来看了两眼丞相,接着脸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兰公子请随我往这边走。”兰书铭瞧着长乐公主的面色变了,心知应该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果然,长乐公主选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不知道公主有何事要与下官说。”丞相站在长乐身后缓缓的说道。

    “丞相近日不要轻易回到宫里。”长乐转过身来很是郑重的说道。

    “公主这是何意?”兰书铭不理解。

    “这是皇兄的命令,他知道你此次定然会请旨出城,当日就命我来到南山,宫里是非多,丞相是个明白人,自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长乐一字一句的说道。

    丞相愣了愣,随后恭敬的回应了一声:“臣遵旨。”

    话是这么说,可是丞相心底却总是七上八下不安的很,这一次不过是太傅想要对丞相下手,怎么到头来皇帝吧长乐公主也支出了宫,如今京城之中只剩下皇上与大理寺卿了,大理寺卿一生走的是谨慎,几乎不落人把柄,到头来也没人对大理寺卿下手,可是为何皇帝会这般作为?

    丞相沉思片刻,忽然心中一惊,莫不是……

    “丞相,本宫方才说的话可还记得。”看家兰书铭脸色有所变化,长乐公主又严肃的问了一遍。

    “臣……记得。”

    兰书铭虽说是这样说的,但是现在才开始觉得蹊跷,皇帝的态度实在是太反常了,就算是很愤怒,也绝对不会打掀桌的程度,为什么会突然的反常,兰书铭当时记起来自己在牢房的时候,暗卫说过,赵风凌应该是晚上才能醒来,但是为什么一大早上就醒了,为什么暗卫将证据都陈列了出来,皇帝还是一意孤行,丞相自知皇帝的确很在意太傅,但是以往都不曾见到皇帝对太傅很是关心,这次又是为何?

    “公主,臣斗胆问一句,皇上他是否早就知道?”丞相朝着长乐作了个揖,沉沉的问道。

    “本殿只想问丞相一句,十年还不足以看透一个人吗?我皇兄就是如此没有能力的人吗?”长乐说完便率先提步走了出去。

    兰书铭错愕在原地,原来如此,到底是自己错怪了皇帝,太傅随着皇帝那么久了,皇帝常年跟太傅在一块,怕是也是察觉了一些端倪吧!丞相又想起了妈妈那日说的话,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不是冲着皇帝去的,怕不是如此吧,那一根箭明明是人射出来的,既然是人为不可能没看到皇帝,依照皇帝的功力也只是落在了肩头,如此瞧来,对方是铁了心的想要皇帝死,丞相突然面色一变,为何自己早就没有发现呢?为何自己走向了错误的一条路呢?

    “顺便再提醒一句,所有的暗卫已经护着兰公子到了南山,路途折损超过十人,还望您不要轻举妄动才是。”长乐站在门口说了一句之后便渐渐走远了。

    兰书铭愣在了原地,怪不得觉得有些不对经,原来是因为这一路都有暗卫随着,若是皇帝真的是发怒了,怕是不会找暗卫,只是让禁卫军随着吧!丞相突然就觉得胸口处刺痛着,聪明了十多年,怎么就在这会犯蠢了一次呢?

    明明自己很是了解皇帝的,明明早就应该会想到真相的,怎么会犯这次的错误。

    丞相走出来,迎面便遇上了苏流。

    “兰兄这是怎么了?一脸苍白,莫不是生病了?”苏流担忧的问道。

    “苏兄多虑了,只是舟车劳顿,有些累了,今晚的约定怕是不能实现了。”兰书铭缓缓道。

    “无事,兰兄快回客栈歇息吧,身体要紧。”苏流回应道。

    兰书铭拜了拜,接着便转身走出了茶楼,他现在需要马上会客栈,收拾东西赶回京城。

    左相是贪赃枉法,但是他并没有要谋权,但是要是太傅,那可就不是一样的了,太傅的狼子野心十年前就有,只是他投靠错了人而已,左相这一生都没有斗过兰家,太傅这一生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大人,您这是要去哪?”老管家瞧见兰书铭一进客栈便着急的收拾行李,忍不住的询问道。

    “管家,你们三日后再启程,我有要事要先赶回京城,你们莫要着急,不要太过劳累了,好好歇息一番再出发。”丞相将自己的包袱紧紧的打了一个结,拿起桌子上的剑,准备朝外头走去。

    “大人一路走好。”老管家送兰书铭出了客栈的大门,又寻了一匹上好的马。

    兰书铭没有耽搁,上了马便朝着京城奔了去。

    城门上头,苏流,苏云与长乐三人站在上头看着渐渐远去的一人一马。

    “人走了,公主,看来你的话没有多少威慑力啊!”苏流笑道。

    “他那脾气,我皇兄的话都不听,何况是我的。”长乐白了他一眼,接着道:“没想到北朝皇也有助我皇兄的一天,太阳怕是要打西边出来了!”

    “公主这话可就不对了,朕助的可不是大宋朝的皇上。”苏流挥了挥衣袖,一脸笑意道。

    此时的皇城还是一副平安的景象,但是宫里却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安宁,皇帝坐在御书房里,暗卫来报,丞相正在往京城赶来,皇帝当即就捏断了手中的笔。

    “北朝皇又多言了?”皇帝缓缓道。

    “不,长乐公主多说了几句。”暗卫冷冷的回答。

    皇帝冷哼了一声,看来找苏流合作就不是一件好事,那家伙从头到尾都是精明的很,这次会答应帮自己,指不定是为了什么别的东西。长乐多言怕是苏流从中作梗才是。

    “太傅那边如何?”丞相缓缓道。

    “没动作,但是估摸着就是这几天了。”

    “行了,看紧点。”皇帝说完便挥了挥手,暗卫顷刻便消失在了原地。

    这御书房的守卫都已经换了一批,之前的一批有太傅的人,皇帝面色沉重,原本以为左相死后太傅会安宁一点,不曾想到反而助涨了他的气焰,若不是这次有所行动,自己都不曾发现这宫里居然有这么多人都是太傅的眼线。

    “不拦着丞相大人吗?”老公公担忧的说了句。

    “拦又如何,朕可不知有何人能够拦住他,不过这一路赶回来怕是也要一日,一日之内尽快结束这场闹剧才是。”皇帝说罢,咳了一声。虽说妈妈的药确实不错,但是毕竟是伤筋动骨了要想好,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太傅如今在何处?”皇帝问了句。

    “方才来报,太傅刚从太后宫里离去,想必是要回府。”老公公回了一声。

    “甚好,让大理寺抓紧时间审问刺客。”皇帝冷声道。

    还好没让丞相处理这件事情,丞相一向是鲁莽的做法,太傅这一生虽说筹谋了许久,但是也未曾真的做出什么事情来,若是让丞相背上一个弑皇师的罪名,怕是这一生也就剩下个妖相的名号了。这些年来丞相为这江山做的事情,他是看得清楚的,偏生那些被雾迷了眼的人,总是看不透彻。也亏得自己对丞相甚是了解,若不逼他,怕是要率先将太傅结果了。

    “皇上一番苦心,想必丞相回明白的。”老公公过了许久又补了一句。

    皇上苦笑一声道:“朕倒宁愿他不明白,何必操那么多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