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章 审问
    “丞相大人,你现在是在牢里!”尚书大人真的被丞相的这几句给激怒了!

    “尚书大人,您不会忘了吧,本官现在虽然是入狱了,但是本官的官职还没有被撤掉,本官是六部之首,而你只是一个六部尚书,你冲撞本官可是大罪!”丞相原本带着笑容的脸消失了,此时此刻带着一点点的冷漠,尚书大人顿时愣了愣。

    这丞相确实是入狱了,但是还没有提审,上面也没有传达指令来,更没有说要撤了丞相的官职,尚书沉默了一小会儿,什么都没有说,让侍卫将那两个死人从牢房里拖了出去。

    “丞相好好休息,下官先行告退!”这一次尚书大人学精明了,作揖之后便带着自己的属下离开了,丞相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冷哼了一声。

    好几个时辰过后,牢房里都安安静静的,对面的牢房里住着另外一个囚犯,全身黑漆漆的,看不出来是个什么情况,兰丞相好几次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视线一直都盯着自己,丞相也不在乎,自己将稻草都刨在一起,堆了一个窝,又将隔壁的稻草拉了过来,觉得软乎了才躺了上去,还算是舒服的,地铺睡惯了,出了稻草有一点刺激皮肤之外,其他的都还算是好,丞相闭上了眼睛。

    因为常年都是阴暗的,阳光也无法照射进来,除了一个小窗子之外,根本就不能透风,所以这牢房里还是很潮湿,丞相睡着睡着就觉得有一点不习惯了,他翻了一个身,还是觉得一阵凉气从身下涌了上来,丞相睁开了眼睛,看着窗子外头,有月光照射进来,能够看的清楚,因为上次大理寺的火灾,牢房里就不让放火把了,只有靠这个月光才能够看得见。

    丞相动了动,突然就屏住了呼吸,有什么人正在靠近,虽然脚步声很轻,有时候完全就是没有脚步声,但是丞相还是能够感受到有人正在缓缓的靠近,丞相没有在翻身,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牢房里的人,那双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自己。

    突然,那个盯着自己的人往旁边一倒,闭上了眼睛,眼前一暗,丞相捏紧了手中的扇子,就等对方出手,对方已经靠近了,眼前又是一黑,丞相手中的扇子已经扫过去了,面前多了一个人影,丞相一看来人,瞬间收回了扇子。

    “你怎么来了!”丞相看着眼前这个满身都被黑色衣衫裹起来的人。

    “回禀丞相,皇上之前吩咐过属下,若是有差错,暗卫皆由丞相调遣!”对方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皇上此事情况如何?”兰书铭焦急的问道。

    “皇上无事,公公已经喂了两颗药了,还等半个时辰就能喂第三颗药了,但是毒箭刺入过深,怕是明晚才能清醒。”暗卫一字一句报告着。

    丞相点了点头。

    “你们一直跟随这皇上,知道是谁干的吗?”丞相继续问道,这些暗卫一直都在暗中保护这皇帝,对于皇帝的事情他们是最清楚的,今天没有能够保护皇帝,那个人肯定也是知道暗卫弱点的人,暗卫是绝对不可能在大白天明目张胆出现的,也许这个人与皇上的关系也不一般,刚刚躺在稻草堆上的时候,丞相就想过这个问题,心中有了一个答案,但是丞相却不愿意想是那个人,毕竟有一个人是最不愿意伤害皇帝的人!

    暗卫忍了忍,随后道:“已经有了一点眉目,但是属下等人还未找到证据,不敢妄言!”

    丞相看了他一眼,随后道:“罢了,你们放心去查吧。”

    “是!”那人回了一句,就立刻消失了,丞相看着那人渐渐远去,又看了看对面牢房里的人,打了一个喷嚏,看来是没死,丞相躺下来继续睡。

    明天晚上皇帝才能清醒,但是明天上午太后估计就会来提审,要拖到晚上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关键时刻太后也是一个精怪啊!

    丞相躺下来,闭上了眼,还好有妈妈给他的药丸,吃了不觉得饿,这撑上一天还是可以的。

    丞相忍了忍,闭上了眼睛继续睡,养好了精神才能应付明天的血雨腥风啊!

    这一夜,李程已经八百里加急往边境处赶了去,而同时,周大人已经到达了边境,并且与北疆展开了战役,好在周大人是个人才,这一战是胜了。

    次日,天色亮的很早,依旧是一个晴天。

    “丞相大人,出来吧!”一个侍卫打开了牢房的大门,朝着丞相说道。

    “不错,今日是个美人儿,深的本官的心!”丞相面带笑容说道,那侍卫的嘴角抽了抽,但是没什么表情。

    “如何,少年,可愿跟本官回府?”丞相用扇子将对方的下巴挑起,那人脑袋一歪,冷冷道:“丞相,时辰到了,快走吧!”

    丞相心情颇好,带笑的朝前走了几步。

    这刑部的大堂与地方知府的大堂也差不多,原本是应该将丞相带上手铐脚链的,后来也不知道为何,居然没有带,丞相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升堂的声音响了起来,刑部尚书坐在上头,太后也坐在一旁听审,丞相面无表情,太后也面无表情。

    “丞相大人,你为何不跪?”都已经开始了,可是丞相还是直直的站在大堂中间,丝毫都不动容。

    “尚书,本相这一生发誓只跪皇上一人,难道说尚书大人也想做皇上!”丞相微微反问的语气让尚书气红了脸。

    “太后在此,丞相也不跪?!”知府大人的话严厉了几分。

    “本相说过,只要本相还活着一天就只跪皇上一人,莫说是太后,就算是太上皇本相也不跪,这是皇上亲自应允的,难道说尚书大人要逆了皇上的旨意!”丞相瞥了他一眼,突然笑着说道。

    知府大人立刻就哽住了,一句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罢了,尚书大人不必在意这些细节,快快开审吧!”太后知道丞相的性格摆了摆手说道。

    “是,太后。”尚书大人回了一句,这才转过头来对着丞相说道:“丞相大人,昨日的狩猎围场可否是你布置的?”

    “当然是本相!”丞相大人站在大堂中间很是自信的说道。

    “那围场之中的陷阱也是你布置的!”不像是一个问句,这句话倒是更像肯定句。

    丞相忽然笑的更大声了!

    “尚书大人此话怎么讲,这围场确实是本官布置的,但是本官也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真正布置的还是六部的人,没准还有你这刑部的人,本官是否应该说尚书大人才是谋杀皇上的罪臣呢?”丞相打开扇子,对着自己扇了扇,好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尚书大人被丞相这话惊的几乎从椅子上落了下来,回头看太后的时候才发现太后瞪了他一眼,他咽了咽口水继续对着丞相道:“既然围场是由丞相布置,丞相不可能不知道这场子中间有陷阱,丞相就算不是元凶也算是帮凶!”知府大人又朝着丞相严厉的说了一句!

    “尚书大人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本相当年可是考过科举的,轮智力,绝对是在普通人之上,本相要是刺杀皇上根本等不了这么长时间,本相多年来一直与皇上同住在御书房,臣也是考过武举的,要是想杀死皇上轻而易举,绝对不可能如此拐弯抹角,漏洞百出!”丞相面带笑容说完。

    尚书拍了惊堂木,大喊一声:“丞相,大胆!你这是大逆不道!”

    “就算皇上在此,本官也是这般说,本官的头早就掉了好几次,如今本官的头颅是皇上收着的,尚书大人说本官大胆还是不大胆?”丞相的音调高了几分。

    尚书被兰书铭气的满脸都发红了,但是就是指着丞相老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丞相也不等他说下一句就接着道:“本相可是清楚的记得,在本官和皇上进入树林之前,尚书大人可是随着其他武官一同进入过其中,那个时候尚书大人可是与其他几位大人都是从皇上遇刺的地方进到林中的,本官现在完全有理由说尚书大人和其他武官一同谋害皇上,太后,臣要告尚书大人和其他几位武官谋害皇上!”丞相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满脸的严肃,认真的看着太后,嘴角的笑容也不见了,看起来就像是真的在很正经的说这件事情。

    太后的眼色一变,她当然是知道丞相是一个精怪,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折腾倒的,但是她没有想到丞相的思维居然如此的敏捷,之前一直将凶手指作丞相,就在这一瞬间,居然改变了风向,偏向了丞相那边,果然丞相还是不容小看,这人不得不除!

    太后捏紧了拳头,看着面前的丞相,忍了一会儿便道:“当初那箭头是从林子里头射出来的,众臣都是看见了的,可是当时林子里除了丞相大人,怕是没有别人了吧!”

    太后缓缓的说道。

    丞相心底冷哼一声,没想到太后的反应居然也这般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