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章 讽刺
    丞相带着奸笑从皇帝的身上爬了下来,心底还是喜滋滋的,这好不容易的获得了自由,怎么也不能形容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

    兰书铭激动了许久,好不容易才安静的躺了下来,朝着赵风凌那边挪了挪,赵风凌也没有推拒,直接将怀中的人搂住买两个人都睡在一起,今天又是安稳的一夜。起先皇帝还觉得是折磨,现在有种淡淡的满足感,如此也很好!

    次日,丞相难得的起了一个早床,居然比皇上起来的还早,精神状态也还算是不错,上早朝的时候也比以往的时候要早了许多,让诸位大臣都吃了一惊,以为今天开始丞相要转性了!谁知丞相上来就对着新官说了一句:“眉清目秀,不错不错,好身板!”

    众臣顿时嘴角一抽,默默收回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这早朝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太后宫里的老公公突然就跑了过来,要是太后又重要的事情请求皇上恩准,皇帝本来是不准备让这老公公说的,但是看了看丞相平静的脸色又想了想,还是应了老公公的请求。

    “太后有旨,恳求皇上后日在西山举办狩猎大会,邀请诸位大臣一同前去……”老公公是一通气念了许久,丞相也没听进去什么,只是隐约记得说是这狩猎大典自从先帝仙逝之后就没有在举办过,今年有了时间,正好可以热闹热闹,也让整日操劳的臣子放松放松之类的。

    丞相听完,皇帝当面就应允了太后的请求,说起这打猎,还确实是好多年都未曾举办过了,这太上皇不是一个喜欢活动的人,狩猎大典也不是经常举办,朝中的武官也实在是不多,举办不起来,这仔细算算,恐怕是有十来年都没有举办过了,看了看底下的臣子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皇帝也没有阻拦太后的意思。

    丞相见状只是淡淡的笑着,说不出是个什么意思来,但是只有他心底才知道,太后一介女流之辈,当然是不会喜欢这样的活动,怕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才对,丞相反正是一心想要看戏,太后要闹就让她闹去,也只有让她家的几位武官出出风头罢了。

    说起要狩猎,当即就准备了一起来,一天的时间来准备一场十年都没有举办过的狩猎大会确实有一些难度,但是丞相是何须人也,当即就命令了新上任的官员与之前的老官员一起筹办,一天的时间就将能准备的差不多都准备了,将狩猎的范围都圈了起来,又去兵器库准备的狩猎的弓箭,最后才去马厩那边挑了良驹,做事干净利落的很。

    狩猎大会的当日,丞相又早早的名人去狩猎场进行了探查,唯恐出了什么差错,等到天色亮起来的时候,丞相瞧着这准备好的一切才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坐在一旁软榻上的皇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脸闲适的表情,今日丞相什么时候来的,他也什么时候来的,取消了今日的早朝,皇帝心情似乎不错的很,丞相好不容易忙完转头就看见皇帝在一旁享受,他当即就觉得这老天太不公平了一些,刚刚拿了一块糕点想要往嘴里喂的时候,丞相就听见一声:“太后驾到!”

    丞相这捏在手里的糕点是喂进去也不好,放回去也舍不得,最后一咬牙还是一口吞了进去,赶紧的嚼了一口,一口气吞完才觉得总算是觉得有点力气了就是觉得干,将皇帝手里的被子夺过来就朝着自己的嘴里喂了进去。

    “喂,等等!”皇帝喊了句,丞相“噗”的一声全部给吐了出来,连着咳了两声。

    “狩猎你喝什么酒!”丞相瞪了他一眼,这酒肯定是宫里挪过来的,丞相从来不喝宫里的酒,难喝也就作罢,酒劲又大!

    “壮胆!”皇帝突然坐起来笑着说了一句,丞相等了他一眼,接着就默默的擦了擦嘴,转身过来,鞠着躬迎接太后的驾到,嘴里还有酒的余香,只是喝了那么一丁点儿就觉得全身有些发热,那东西有些烧胃,皇帝不会是在这酒里掺了东西吧!丞相狐疑的瞥了一眼皇帝却发现对方也是轻笑着看着自己,他黑着脸转过了头来。

    皇帝的剑术不错,轻功也还凑合,但是丞相可是清楚的,这皇帝的箭术相当的差,这可不是差到一般的水平,百步穿杨什么的做不到吧,十步穿杨也就够了,但是这个皇帝就是五步穿杨也做不到,说真的,皇帝能够答应狩猎大会的举办还真是出乎丞相的意料之外!醉酒后浑水摸鱼什么的,还真是有可能做得出!

    “兰爱卿来的早啊,这天儿才刚刚亮呢!”太后一拉就瞧见了兰书铭,笑着对他说道。

    “太后夸奖了,狩猎大会这样重大的盛事是臣这六部举办的,臣自然会操心多一些!”丞相恭敬的回应。

    “也是,要是左相在就好了,兰丞相也不必这么操劳了!”太后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兰书铭在原地愣了愣,没有说话。

    那日孙丞相确实是被兰书铭杀死的,但是报告之中写的是孙丞相在牢房中自己烧死的,这件事情一直都瞒着太后,莫不是她寻了什么线索了?丞相皱着眉想到。

    “此事甚好,左相位置空虚很久了,想必很快就有新的人选,太后操劳了!”兰丞相缓缓的说道,也不知道太后这是在探口风还是在讽刺兰丞相!

    说起这左相的位置,丞相中意的还是董大人,就是不知道皇上这边能不能过关,这人一旦别扭起来,就是劝他一百年,估计也没什么用。

    “好好好,皇上果然是长大了啊,哀家倍感欣慰!”太后一边说一边朝着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

    “太后这说的哪儿的话,朕可是一直都是这么大,朕可是要活万岁的人,可不能像父皇那样仙逝的那般的早。”一直在丞相身后没有说话的皇帝突然愣神的说道。

    太后脸上的笑容立刻便散去了,丞相不做声,皇帝也不做声。

    先皇的死虽说是和太后没有多大的干系,但是到底太后在得宠的时候对赵风凌的母家没少打击,这其中的恩怨也是有的,要是先皇再迟些日子死的话,会让太后掌权也不是不可能!这个女人心眼还是很大的,十年鱼钩,不知道她要钓的是什么。

    这太后来了,之后也有官员相继来了,一直到官员们都来的差不多的时候,李程居然也来了,丞相多少还是有些吃惊的,毕竟李程现在不宜暴露身份。

    丞相正在想着皇帝为什么要让李程来,这才刚刚想完就听见入口处又有声音了,丞相抬起来一看,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若是李程出现在这样的大会上确实有一些正常,但是让丞相费解的是,为什么有一个不该来的人也来了。

    远远的瞧去,只见苏云挽着苏流的手,兄妹两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更甚的是苏流身后那一群光着膀子,一身肌肉的是什么人物!

    刚刚走到入口处,苏流异形就被拦住了,那几个满身肌肉的人险些就闯了过来,眼看着那几位侍卫招架不住了,苏流招了招手,那几个人立刻就停了下来。

    “我是北朝皇,应太后之邀来参加大宋朝的狩猎大会!”苏流一脸轻笑,带着一点点的狡黠,丞相忽然就觉得自己似乎想的简单了一些啊,这不都是朝中的人物才会召集在一起的吗?为何太后请了这一个领国的皇帝来参加这样的庆典,皇帝回头看了一眼丞相,摇了摇头,丞相也不知道苏流今日会来。

    “对了,有一件事情要与皇上说说,国舅爷家的小公子愿意入赘我被炒皇室,此事赵兄是允还是不允?”苏流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丞相却陷入了沉思,听闻这个国舅家的小儿子也是一个人才啊,虽说今年未曾参加科考,但是丞相还是有所耳闻的,据说此人是极其的聪慧,平日里也听话,很少惹事,也不知道这次是哪门子的邪事!

    “要是两情相悦,赵兄我便给苏流公主与国舅家的小公子赐婚!若不是两情相悦……”皇帝的脸色冷了几分。

    国舅爷是太后家的,两个人可是一直都是窜通一气的,要是太后从中作梗也不是不可能。

    “这话可说的不对了,这次可是那小公子先提的亲,在驿站外头都站了半夜,苏某不是个冷心的人,若是苏云喜欢边应了他也不是不可,这不,今日问了小妹,这……”苏流缓缓的说道,语气极为客气,就是听起来还是感觉带刺儿,不断的攻击着皇帝。

    苏流被苏云突然打断了说话,丞相看了看苏云,这红彤彤的脸颊,加上这动作,这婚事怕是敲定了,也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但是依照皇帝以往的性格,不答应也不是不可能的,他现在是进退两难的境地!苏流能把他都逼到这个份上也不简单啊!丞相想着,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皇帝,眼色确实不好的很!

    “早在好几日之前,京城里就谣传朕会让新科状元与苏云公主结亲,如今这口谕都没撤回来,再赐婚,怕是不好吧!”丞相看着皇帝的脸,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帮皇帝道。

    “丞相都说了是谣言,这事儿说来也不过是一个谣言罢了,怎么能当真呢,当初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出了咱们几个,怕是没有其他的人了!京城里的谣传又有几分可信度呢!”苏流淡淡道。

    丞相原本也不想说话的,但是看着苏流今天与自己杠起来了,顿时一阵火焰升腾!苏流这是故意的!

    怪不得谣言能够在京城里散播的那么快,那些侍卫是经过训练的,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皇帝最近也忙得不合眼,谁有时间管他什么谣言不谣言的,原来是这苏流搞的鬼,果真是小看了这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