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章 求亲
    科考的结果出来之后,朝中便开始动用这些新人,即日的早朝,皇帝就给这些人都安排的官职。这官位缺少的事情如今总算是解决了。丞相坐在御书房里,难得的闲适一回,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京城里似乎对这个新科状元不是很满意啊!”丞相瞧了一旁写着什么的皇帝说道。

    “再不怎么满意也已经定下来了,可没得反悔的余地,再说了苏流那边还没个答复呢!”皇帝不以为然的说道,他是不会换状元的,一点都不能让苏流讨到好处!

    反正新课状元就这么一个,爱要不要,苏流舍得让苏云嫁给一个断袖,他这个做皇帝的也不会阻拦,苏流若是舍不得他也不会强求,让那苏流尽快回到自己的皇宫才是赵风凌现在最想要的事情,苏流现在一日不回北朝,皇帝就担心他又使出什么怪招式来。

    皇帝这么担心这,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下午的时候,苏流又来见了赵风凌,将苏云的婚事推了,可是也提出了联姻的想法,以此为要求,希望两国百年交好,不得不说这的确是非常诱人的条件,若是早些年,先皇还在的时候,兵力确实比北朝的要强大许多,但是这些年来,除却了李程的五十万大军,其他的都是糟粕,要是北朝进军,结果还真的难以想象,现在的大宋朝就像是新生儿一样,很是脆弱,根本扛不住这样重大的战役。

    “如今朝堂之中的文武百官,只要是苏兄看上的,又与苏云公主处的来的,朕择日便赐婚,如何?”皇帝难得慷慨一次说道。

    其实说来,文武百官之中,有一小半都是新上位的,都是一些年轻的学子,长的都还算不错,虽说现在还年轻,但是在朝堂之中过的时间久了,未来能有一番作为也不是不可能,这可得看苏流的眼光了,这赌打下去了,可就是关乎了两朝的未来啊!

    “赵兄此话可是真?”苏流笑着问了一句,赵风凌瞧了他一眼,方才似乎在苏流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的狡黠,不知是个什么意思。

    皇帝没有说话,苏流却接着道:“想必赵兄已经知道我向丞相大人提亲的事情,恰巧苏云对丞相也是极其的喜爱,苏某今日就是来向丞相提亲的。”

    苏流一句话说的是平平淡淡的,似乎根本没有将赵风凌与兰书铭之间的眼波流转看在眼底一般。

    赵风凌的眼立刻就黑了,丞相原本是在一旁喝茶装作自己不存在一般,但是随着苏流的这句话,一口茶就这么喷了出来,丞相震惊的看着苏流。

    苏流这人一向会察言观色,不可能不知道他与赵风凌的关系,现在玩这一出有何用。

    “丞相乃是断袖,苏云公主若是嫁给丞相,怕是不妥吧!”皇帝风轻云淡的说了出来,也扭曲了苏流的话中的意思。

    “赵兄说笑了,丞相是断袖正好,苏某正打算迎娶丞相,特亲自来大宋朝求亲!”苏流说的也是极其的明目张胆,两个人现在已经开始撕破脸皮说话了。

    “前些日子,小妹说着兰丞相忙着,没有时间回应,如今已经忙过了,丞相可得给我拿一百担的聘礼给个说法了!”苏流继续的说道。

    丞相愣住了,他忽然就忘了这事了,那一百担的东西还在他的丞相府搁着呢!虽说那东西原本不属于他,可是都已经到手了,再给出去实在是有一点舍不得,怎么说那也是天价的宝贝啊!

    “丞相如何想?”皇帝这一次居然没有反驳苏流的话,反倒是转过头来看着丞相,一脸的安静,眼底也看不出个什么来,相比较于上一次马车里的愤怒,这一次的平静更让丞相觉得从心底害怕,皇帝一向是那种不认真也就作罢,一认真起来像是猛虎的人,可不是随便惹得的。

    “北朝皇实在是厚爱了,我兰某虽说是一介风流人物,可是实在没有被圈在宫里的打算,兰某流连花丛绿野之中习惯了,可守不住一人啊!”丞相笑着回应道。

    刚刚回应完,他便感受到了一阵寒冷的目光几乎要把自己的头顶戳出一个洞来,不用看兰书铭就知道已经是皇帝在瞪他,他这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他对方才的回答挺满意的,这位祖宗又怎么了?

    “若是你入了我北朝的后宫,我允许你自由进出宫门,如何?若是得了闲暇,我亦会同你周游四海!”苏流摇了摇扇子,自信的说道,过程中都不看一眼赵风凌。

    赵风凌手中的杯子都快要被捏的变形了,他还清楚的记得,刚刚继承皇位的那会儿,兰书铭为官已经有些时日的,兰书铭当时还说,若不是看着皇帝还年轻,看着两人从小的关系,怕是早就已经丢下了官职,出去云游四海了。

    皇帝算是最了解丞相的人,也清楚的明白,丞相绝对不是喜欢在这深宫里生活的人,这些年来一直被自己关在御书房里,恐怕也不是丞相想要的。

    这么一想,皇帝的心情就变得格外的沉重了一些,大宋朝几代以来,皇帝也不是没养过男宠,但是都没有妃位的,苏流的意思很明显,这是要明媒正娶一般的将兰书铭接到他的后宫之中,还开出了这么诱人的条件。

    “不,我兰某是这大宋朝的丞相,绝对不会久居后宫,兰某还有未完成的事情,怕是不能遂了北朝皇的愿望了”兰书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聘礼拿不到就拿不到罢,反正也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丞相心底叹了一口气说道。

    苏流的脸上还是带着那一如既往的笑容,看的兰书铭觉得背后有一些发凉,若是以往他肯定也会趁机将苏流调戏一番的,可是偏生这赵风凌的心情似乎不好,现在坐在旁边都能够感受到一点点的寒气,要是真的和这苏流敌对起来就不好了。

    这苏流确实有气人的本事,皇帝本来也是一个能忍的人,这已经是苏流多次将他激怒了!

    苏流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不高兴的模样,丞相皱着眉头看着渐渐远去的苏流,他总是觉得苏流此次来到京城可不是为了向丞相提亲这样的事情而来,他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若是普通的事情也就作罢,但是伤及了赵风凌的地位,他可就不会这么一直袖手旁观了!

    “苏流此次来京城,你是怎么看的?”皇帝突然开口问道。

    “用眼睛看!”丞相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

    “……”皇帝瞪了他一眼。

    丞相脸色一变,立刻呵呵的笑了出来,这嘴快是病啊!得治一治才好!

    “他此次来到京城正好与科考的日期扣在了一起,皇上怕是要去查一查今年新选的一批官员里头有没有他的人!”丞相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

    皇帝也随着点了点头,确实怪异了一些,如今朝中正在更换官职,要是有那么一官半职让苏流的人夺了去,其实也不容小看,有些东西日子久了可是会生根的!

    丞相也放心不下来,总觉得苏流这次来的有些诡异,说不出的违和感,罢了罢了,他要折腾什么就随他折腾去,只要做的不太过分,随他高兴,自己也实在分不出心,管不上来。

    当晚,皇帝的举动倒是让丞相有一些吃惊,之前苦苦求着皇帝将这根脚链给拆了,皇帝一直没有听,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晚上坐在地铺上的时候,皇帝居然亲手将这脚链给解开了。

    “皇上,你该不会是今日听了苏流那段话,对臣赶到愧疚了吧!”丞相乐得很,盯着皇帝的眼睛问道。

    “胡说,这脚链戴时间长了对脚骨不好,拿下来几日再套回去!”皇帝淡淡的说道。

    丞相更是乐了,这一根细细的铁,虽说是结实,但是也没几两,戴在身上也不必那穿的一身衣服重到那里去,皇帝就算是睁眼说瞎话也不过脑子的!

    丞相乐呵呵的看着皇帝,又道:“皇上莫要诓骗臣,臣可是明白的很,皇上就是对臣喜欢的紧!”

    丞相说完就将手搭在了皇帝的肩头,一下接着一下的画着小圆圈,两人在地铺上的距离是极近的,这秋末的天气有些冷了,几乎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温度,让丞相忍不住的想要靠过去几分。

    皇帝没有回答丞相的话,只是装作没有听见一般,将小链子接下来搁在一旁的小桌上。

    “你在意什么!若是我不愿意,就算你这是笼子也关不住我的!”丞相忽然钻到皇帝的怀中说道。

    这人就是不善于表达,心底的话也总是捏着不说出来,若自己迟迟不下手,这皇帝怕是一生都不会将心底的感情表现出来。

    “睡吧,明日还要早朝!”皇帝突然应了一声,丞相不乐意了,自己都这般投怀送抱了,这人居然就这么冷淡的反应,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

    丞相这伤势刚好又开始兴风作浪了,当即就将皇帝压在了地铺上,反正今天是要这小子给点反应的,听说太后今日都将那侄女接到宫里来了,皇帝还给了座偏殿安置,丞相可不高兴的很!

    “下去!”皇帝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眼色深沉的说了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