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45章 清誉
    灵活的舌尖在口腔之中扫动,汲取着对方口中的香甜,皇帝一步步的进攻让丞相已经失去了意识,一双眼因为升腾起来的情愫已经渐渐的蒙上了一层水汽,显得格外的诱人。

    急促的气息在两人鼻息之间流窜,就在丞相觉得自己又要晕过去的时候,皇帝突然将死死抵在对方双唇上的温热移开,放开了丞相。

    丞相突然获得了自由,说不出一句话,只能窝在皇帝的怀里不停的喘息,这一吻他可是差一点就断气了!

    此时的兰书铭全身瘫软无力,双手死死的抓着皇帝的肩膀,大口大口的喘气,皇帝见到这个状况突然就笑了出来。

    丞相的意识也渐渐的聚拢了,听见皇帝这一声轻笑,转过头来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人果真是个禽兽!

    兰书铭想是这么想,但是嘴上可不敢这么说,看着皇帝带着笑容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的时候,丞相心底才放松了许多,这一放松加上马车摇摇晃晃的就觉得有些犯困了,动了动身子,皇帝似乎并没有放开他的打算,丞相也不介意,挪了挪,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靠了上去。

    皇帝感受到来自胸膛处的温暖,眼底的笑容更深了,只是他并没有转过头来,只是安静的瞧着宫城外的景色。

    当晚,宫里举行了一个小小的聚会,算是迎接苏流的到来,也给诸位朝中官员提个醒,北朝皇来了,盯紧着点,不要让他有小动作,大臣都是会察言观色的人,心底也明白了许多。苏流全然不觉得,只是开玩笑的说道,若是今年的状元爷是个美人儿就让苏云公主和亲,赵风凌多喝了两杯也就应了这门婚事,当晚就拟了皇榜贴了出去,谁若是得了这状元爷的位置可就要迎娶苏云公主。丞相觉得这事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一撇,也没有做何回应,这事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第二日下了朝,礼部尚书就将密封的考卷转了上来,厚厚的一大叠,密封的好好的,搁在御书房的桌子上头,兰书铭瞧了一眼,他和皇帝怕是又要奋战好几个夜晚了!也正是这样,兰书铭也没了那个闲暇心思去理苏流,好在这几日来苏流也算是安稳,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更是让丞相省心了不少。

    一晃那么几日就过去了,金榜前三甲总算是选出来了,京城里又是一阵阵的轰动。

    今年的状元郎是吴家的小公子吴清,榜眼是寒酸书生柳安,探花则是翰林院冯大人的次子。

    这皇榜张贴后一个时辰,京城可不得安宁的很,这榜眼和探花也就作罢,偏生则状元郎是这京城里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虽说比起当今兰丞相来说在风流方面是逊色了几分,可是人家也是常年流连于烟花柳巷的人,若说是吴家的大公子得了状元郎也不足为奇,偏偏是这不成器的小公子!

    “怕是丞相是看上了那吴家的小公子吧!”

    “我看啊!肯定是这样,那吴小公子可是与当年的丞相是一模一样!”

    “啧啧,又是个祸水啊!”

    “皇上怕是又被那妖相给迷了眼!孽缘啊!孽缘!”

    坐在茶楼里便能听见街坊里的人都在谈论着此事,那留言可是传的飞快,像是一阵大风吹过,整个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了!

    丞相走在御花园的小道上,笑着看着一旁的皇帝,淡淡道:“皇上,您这可是又毁了臣一回清誉啊!打算怎么补偿臣呢?”

    丞相摇了摇扇子,笑得一脸春风!

    “胡说八道!”皇帝冷冷道。

    丞相淡笑,并不回应!这吴家的小公子确实是一个人才,一篇长歌赋写的是极好,上下好几代皇帝的丰功伟绩都是夸奖的淋漓尽致,丞相看完都不禁感叹,皇帝也颇为金丹,但是心底似乎不大喜欢这个吴小公子,只因人家的文里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及他,可真是寒心啊!

    两人刚刚入了御花园就有小公公来报告,说是苏流求见,丞相这才记起来,苏流还在这京城呢!难得的消停了几日,怎么这人还是没有离开京城!

    皇上允了公公,就约了那苏流在御花园见见。

    丞相带着皇帝坐进了亭子里头,微风习习,秋菊开的灿烂,是个好景致,只是丞相瞧着瞧着就觉得那菊花有些怪异,满院子大多数的地方都种着菊花,兰书铭转过头去看着皇帝却发现对方嘴角邪气的笑容,他顿时就黑了脸,不要脸的东西,怎么能这么无耻!

    再转头的时候便瞧见了苏流一身白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今日是一身素白,没有多余的装饰也好看的紧,今日也挂着那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更是增添了几分美感,丞相觉得悦目的很,皇帝觉得碍眼的很!

    “赵兄,今日我来可是为了小妹的婚事而来!”刚刚走进了亭子里头,苏流便出口说道。

    都是皇帝,可没那么多的礼数!

    “今日已经放榜了,我去瞧过那状元郎,生的倒是不错,若是让苏云嫁了他也不算是吃亏!”苏流径自坐到了石凳的一方缓缓开口道。

    丞相不答言也不去看苏流,就怕他一开口又把自己拖下了水,可是有时候啊,是祸它就真的是躲不过,这丞相与赵风凌都没有开口呢,对方又添了句:“听闻丞相与这吴公子走的近,想必对此人的为人很是了解的,丞相可得好好与我说说才是!”

    丞相此事简直他祖宗了!

    那些个谣传毕竟是个谣传,丞相与这位吴公子确实不熟啊,逛了这么多年的小倌窑子可从来没有遇上过这号人物。

    忍了忍,丞相没有说话,皇帝却忽然开口道:“这件亲事怕是不能让苏兄如意了!”

    皇帝淡淡的说完与苏流的视线相对,双方都带着隐隐的敌意!丞相又变成了饺子馅,这夹在中间难受啊!

    “赵兄这是何意?莫不是要悔婚,赵兄金口玉言可得慎重才是啊!”苏流的声音冷了几分。

    赵风凌忽然一笑,缓缓道:“苏兄多想了,我只是为了苏云公主着想才如此说的,苏兄难道不知那吴小公子是个断袖,为了苏云公主的下半辈子着想,我怕是不能实现那日的诺言了!”

    丞相忽然在原地愣了片刻,没有回神,苏流也诧异了几分,瞪着眼瞅着赵风凌,可是人家说的是实话,面上都不改色的,眼珠子也没晃动几分!

    丞相惶然记起来似乎真的有这件事情,那吴小公子差点因为此事被吴大人打断腿,可是到底是亲生的儿子,实在下不得手,再后来许多年,那吴小公子居然收敛了,逛的都是红楼,不曾去过小倌窑子,这皇帝要是不说起,丞相都快忘了这茬!

    他回头瞧了几眼赵风凌脸上诡异的笑容,忽然就明白了,为了那前三甲都是差不多的,为何皇帝偏生选了这最不靠谱的一位,打从一开始,皇帝就没打算将这状元郎夫人的位置给苏云!

    苏流尴尬的笑了笑,想说些什么又憋了回去,换了句:“此事才是的与苏云商议一番才好!”

    丞相在一旁看着两人之间的争锋,自己一人乐得自在,他总算是品尝到皇帝一直看戏不怕台高的滋味了,实在是太美好!

    苏流没有停留多久就离去了,走的时候又与丞相提及了一同出游的事情,丞相假装听不懂,苏流也没有多加强求!转身潇洒的离去,丞相的视线倒是一直没有从对方的背影上离去。

    突然,丞相觉得手上一阵刺痛,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皇帝已经捏住了他的手。

    “看什么,眼珠子都快跟着人家跑了!”

    “美人啊!若是再早些年,臣肯定会跟着这美人跑了!”丞相一脸暧昧的说道。

    皇帝突然就黑了脸,威胁到:“你敢!”

    “臣当然不敢,臣如今对皇上可是真心真意的!”丞相举起手发誓一样的说道,刚刚说完,丞相突然靠近了皇帝的脸,一脸狡黠道:“臣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皇帝单手一捏紧,丞相一阵抽痛,觉得自己的手指骨头快断了。

    “呵呵,玩笑,玩笑,莫要当真!”丞相一边忍着痛一边带着扭曲的笑容说道。

    他心底的泪如泉涌啊!为什么这个皇帝这么不靠谱,说什么信什么!

    “玩笑?”皇帝冷声道。

    “不不不,下次不敢了,不敢了!”丞相皱着一张脸赶紧又补了一句。

    皇帝闻言,这才放开了丞相,丞相撇了撇嘴,嘀嘀咕咕的说了句:“没人性!”

    这话音才刚刚落下,自己就一个悬空,接着就落入了皇帝的怀中,熟悉的气息围绕这兰书铭,他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想要起身却被死死的按住!

    这……他突然想起不久前在这张石桌上发生的事情!不是来真的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