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章 私会
    李程,家中三代都是大将,如今统领北边五十万大军,五次大退敌人,堪称是大宋朝第一大将军,却无人知道这位也不过与兰丞相同岁罢了。两人幼时同窗五年,无奈这李程是一点儒雅诗书都看不进去,小小年纪便被李老将军丢进军营里历练去了,偶尔回来瞧一瞧兰丞相也是觉得丞相酸腐的很,京城里流言四起也就罢了,这一比之下,李大人是一身的正气,再瞧瞧这兰丞相,流气的很!

    “小李子,这次回来又是做何?”丞相乐的很,寻了一处安逸的地方开始磕花生,嘎嘣嘎嘣的,一点都没有顾忌形象。

    “别用叫太监的法子叫我!”将军不悦的说完又接着反问道,“军饷运了四次,到的只有两次,你说我是回来还是陪着将士继续挨饿?”

    “这可就是你不道德了,将士亦兄弟,兄弟不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此番回来享福可真是皮子里子都丢了个干净!”丞相还一脸劝诫的模样说道,李将军抖了抖眉毛瞧着丞相,这话从兰丞相口中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渗人呢?

    “听说皇上又要拨银子了,这次我自会在暗中伴护,看看这其中是谁在作梗!”李将军一声正气凛然道。

    丞相用嘴吸了两口气,嘎嘣了两下,想了想,又问:“亏贪军饷本是大事,为何你不上报?”

    “兰书铭,这事儿你可得比我清楚多了,送了四次到了两次,宫里的那位不可能不知道,想必此事是有意为之,若是以往我也就罢了,只是我那边上几十万兄弟实在快要上了绝路,此番我定要亲自护送着一次的军饷,日后查出个什么东西来,也是你们的本事,我决然不会苦咬此事不放。”李将军缓缓的说道。

    丞相脸色一变,看来这次是有些棘手了,北边的异动已经是不可避免的,苏流赶回去了,恐怕这是要揭竿而起,这些日子没关注,也不知道如何了,虽说一山容不得二虎,到底也是虎不比得猫狗那些个圈养的畜生东西。

    “你就不必上大堂了,皇帝那边我去说,你瞅个时间混到护卫队里就成了,估摸着皇帝也知道你回来了,过会应该会过来的。”丞相又恢复了悠闲的神色,半躺在软榻上,好一副享受的滋味。

    李将军也寻着地方坐了下来,坐的笔直的很,屋子里烧着熏香,烛火黯淡,过了一会儿李将军就犯困了,丞相也不看他,又过了一会儿终究是扛不住,小栖了一会儿。

    丞相顺着灯光瞧了过去,这一层的乌黑眼皮,怕是熬了好几夜快马加鞭赶回来的吧!也真是辛苦了,这朝堂看似平稳,里面确是不知道有多少的污秽东西。除去他自己,就剩大理寺卿与这姓李的能扶持深宫里的那位,也不知道能不能熬到将那些淤泥都挖起来的时候。

    过了小半刻,兰书铭走到李程面前踢了一脚,李程立刻拔刀而起,刀锋落在了兰书铭的喉头,被兰书铭用双指紧紧夹住。李程视线渐渐变得清明了,心底一颤,差点误伤!

    “李大人这是求欢不成,恼羞成怒吗?”丞相笑着道。

    本来准备收手的李程突然就玩味儿似的,拿剑抵着丞相的喉头就是不松手。

    丞相叹了口气,缓缓道:“无奈,本相只得衣带渐宽才能……”

    这手都已经放在腰带上了,原本紧闭的大门忽然被一阵巨大的力道给掀开了,赵风凌一身黑色金丝贵装出现在木门前头。

    “小安子,黄公子拍碎了妈妈一扇红心雕花木门,五十两银子记在兰丞相的帐头上!”妈妈笑眯眯的刮风似的从赵风凌身后窜了出来。

    李程赶紧收了手。

    “妈妈,这门有些年头了,给本相打个五折可好!”丞相在里头讨价还价了一番。

    妈妈又道:“清风阁的门少说也得一百两,妈妈我今儿个高兴,已经打了个五折了,三位继续,妈妈我去几个帐,免得丞相不认账!小安子,咱们走。”

    “哎,妈妈!”小安子应了声。

    话音刚落,两人一前一后的就远去了,真是风一样的女子。

    “见过奇葩,没见过如此奇葩,逛自家窑子还要给钱,丞相可是第一个啊!”装作没瞧见门口的李某继续的说道。

    兰丞相呵呵了一声,心中直骂,李程这个精怪!明明看见了还装作没看见,简直把他往刀口上推啊!看戏也不怕台高,这李程和赵风凌的喜好可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丞相大人,今日真是好兴致啊,你数数,我这儿与你那儿隔了几步?”外头的人已经黑了脸,咬牙切齿道。

    赵风凌要是不黑脸那可就不正常了,八百里加急军要奏折,刚刚召集众大臣要商议一番,一瞧却少了个兰丞相,出去一问便听守护宫门的侍卫道,丞相出了朱漆门,笔直的朝着皇道走了去,皇帝这一天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接着听了几位大臣的建议,根本就是一派胡言,阿谀奉承,一通狗屁!顿时心烦意乱,一团火都可以燎原了!

    “臣参见皇上!”李程闻言立刻转过头来,像是刚刚发现皇帝一般,跪拜了下来。

    “臣也参见皇上!”丞相补了一句,眼神一瞥。

    李程嘴角微抽索性没有接下去说。

    “算了,起来罢,朕就知你今日必回回来,你拟一份奏折,明日让兰丞相带到宫里呈上去,朕自有抉择。”赵风凌一瞧李程,立刻就恢复了一脸的严肃,压根不看丞相一眼。

    多看一眼都觉得生气,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怒火中烧,立马要膨胀了。

    “谢主隆恩。”刚刚说完就看见了丞相的手势,示意不可多说,李程会意,缓缓的退下准备寻个安逸的地方先打个盹才行。

    李程走后,丞相不自在了,为何皇帝瞧着自己的眼神这么怪呢?

    “皇上,不要用这般眼神看着臣,臣只是私会情郎而已,您要了臣的身体,但是取不走臣落拓不羁的灵魂,臣,臣……”

    某位一步一步的靠近,丞相大人只能一步步后退,靠到了桌子,险些打翻了烛台。

    “私会情郎?丞相的情郎除了朕,还有何人?看来丞相是不记得昨夜,丞相是如何在朕的御书房嗯哼的了?”

    皇帝又近了几分,话语里带着点滴威胁,丞相终于破功,小心翼翼改口道:“臣错了,臣今日在下头,您,您随意。”

    说完一脸认错的样儿,还特别小心的瞅了两眼某位的脸色。“嗯哼”是什么玩意儿啊!为什么听着这么渗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