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章 贱招
    次日,丞相醒来的早,睁开眼就朝着熟睡的某人的脸来了一耳刮子,当然,力度也不重。

    “丞相,你这是杀头之罪!”皇帝一脸阴冷的看着丞相。

    “腰疼。”丞相看着皇帝很认真的说道。

    皇帝清醒了,不再说话,掀了被子,老老实实的坐起来给丞相揉腰。

    “啊就那嘶,舒服,再快点!”丞相发出叹息的一声,很是享受的说道。

    “别叫!”皇帝黑了脸,一刻都不得安生。

    “啊好,臣不叫了。”拿脚蹭了蹭皇帝的裤子,丞相欢喜的爬了起来,留下一脸猪肝色的皇帝坐在地铺上狠狠的瞪他。

    丞相绝对是故意的!

    丞相洗漱好之后坐在了桌子旁,一桌子都是补血的东西,就没见着一点清淡的。

    “皇上,您的气血还不够旺盛吗?一大早上就吃这么补的!”丞相笑眯眯的看着皇帝。

    皇帝决定还是不要和这只妖孽说话比较好。

    用过早膳之后,两人便朝着刑部去了,天丝的知府已经押送到了,虽说这件案子有大人审,但是这天丝知府也算是个狡猾的人,丞相那日不过是给他下了一点香,所以才轻轻松松的取胜了,现在他可不保证这知府会不会来阴招。

    进了刑部的大门,朝着里头的牢狱走了去,一路上有不少的人朝着丞相吐口水,无奈距离太远,落不到丞相的身上。

    “莫要吐了,这牢狱里喝口水都难,你们这般不过是浪费而已。”丞相苦口婆心的来了句。

    皇帝恶心了,一旁的大人也跟着一块恶心了。

    到了最里头,天丝知府还是一身亵衣,这也没什么意外,兰丞相可是特别叮嘱过,捉拿天丝知府的时候要五更天以前去花柳之地才较为容易,平日里这人都带着随从,不好下手。

    “知府,许久不见,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本相实在是寒心的很啊。”看着躺在稻草垛上的人,一脸的苍白色,看样子状态不大好。

    “丞相,没想到您也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气若游丝,却还是忍不住的骂了出声。

    “哦?一整瓶的春风如意,难道还不能满足到知府大人您吗?这东西可是京城里的上品,用之可享受天都之乐,您不是喜欢这种玩意!您可得谢谢本相啊!”丞相摇着扇子,蹲下来笑着说道。

    皇帝在一旁皱眉,那日不过是喝了掺在酒水里的一点,估摸着也没有多少,就折腾了自己一整夜,要是一整瓶!皇帝想了想,这知府现在还活着已经是奇迹了。

    “丞相,你!”愤怒的想要抬起手来指着丞相怒骂一顿,可是现在全身除了火热,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知府大人,您是招还是不招?若是招了,本相或许给你留条活路,毕竟你除了搜刮民脂民膏也没有做什么其他伤天害理的事情。”丞相又说了句。

    “你!”躺在地上的人继续狠狠的瞪着丞相。

    “你要是招了还有后路,不招你也活不过今晚。”站在后头的皇帝终于忍不住的开了口,丞相就是有这么一点爱好,喜欢往死里整人。

    躺在地上的人将视线挪了过来,落在了皇帝的脸上,上下扫视了一番,突然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一身龙袍还有紫金冠,可是这人,不是那日的小厮!怎么会这般!知府的心一抖,突然觉得一种难以言语的压迫感。突然,他脑中金光一闪。

    “招,我招,求皇上给臣一条活路!”说完,那天丝知府硬是从草垛上爬起来,跪在了皇帝的面前。

    这可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来人,将东西拿来。”很快一旁的大人就递过来了罪状纸,天丝知府接过来,颤抖的拿起笔,签字也画了押。

    “来,知府,本相看你可怜,解药就给你留下了,可别吃多了,会死人的!”丞相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青色的瓷瓶,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对方感激的接了过去,连连道谢。

    丞相不再言语,与皇帝一同出了牢房。来的路上,皇帝还时不时的说两句话,只是这回去可是一句话都没说。

    “怎么?皇上,有何不悦的事情?说出来让臣乐一乐!”丞相一脸笑意。

    “丞相大人,朕可是记得丞相前晚说过,春风如意是无解的。”皇帝黑了脸。

    丞相突然反应过来,马车一个颠簸,丞相就势扑倒在了皇上的怀里,眼里带着一点点的水润,双腿蹭了蹭,诱惑道:“皇上,臣不给您一个台阶,您愿意自己下来吗?嗯?”

    调侃的意味十足。

    “丞相,是不是朕这些年来实在是对你太好了,你可是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皇帝黑着脸,忍受这丞相的动作,推是推不开的,他偏偏就不上丞相的当,不给丞相反应,他自然是无法再得寸进尺,他实在太了解丞相了。

    “臣可是第一大奸臣,皇上说呢?欺君媚上,臣这可是在媚上,皇上可喜欢?”丞相大人又蹭了蹭。

    皇帝就是不给反应,丞相自己玩了会儿,觉得有些无趣了,便放过了皇帝,嘟囔了一句:“无能。”

    皇帝气的险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千万要稳住,不能上了丞相的当!

    “解药始终是要给的,你瞧瞧那罪状纸。”丞相突然就坐直了,一本正经的说道。

    皇帝疑惑,拿起来一瞧,那状纸上签的居然不是知府的名字,就连画的押也只是一团红墨而已。

    什么!居然是假的!那天丝知府果真是大胆的很!

    皇帝怒道。“来人,速速回头!”

    皇帝掀开了帘子,对着外头的侍卫说道。

    “不了,就这么回宫去。”丞相说道,外头的侍卫连忙应了声“是!”

    这还没来得及前行,丞相又来了句:“叫什么,长的挺俊的,跟了本相可好,瞧瞧这小脸蛋,细皮嫩肉的,本相就是喜欢这样的!”

    “丞相!”皇帝一声怒吼,那边的小小侍卫已经憋红了脸。

    “哦!皇上,臣当然最爱您了,臣的真心苍天可鉴,皇上已经亲身体验过了不是吗?”丞相的指尖在对方的皮肤之上画着一个个小圆圈。

    皇帝是真的黑了脸:“看什么看,还不快速速回宫!”

    朝着那小侍卫怒吼一句,皇帝放下了帘子,死死的盯着丞相。看来得赶紧回去准备午膳了,这人一饿了就喜欢乱说话!一不看着就开始放肆起来了!

    “既然搜刮了这么多年也没被察觉,也没人上报,皇上以为对方是个浅薄的角色?到底还是没开窍的皇帝啊!无知!”突然丞相的面色又恢复了正常,看着皇帝无奈的摇了摇头。

    皇帝的脸这下彻底的黑了,这个丞相,真的很想让人打一顿才甘心!

    “丞相,你这张嘴留不得!一点风都挡不住!”皇帝捏着丞相的下巴,清冷道。

    “多谢夸奖!臣的门牙确实有点漏风!”说完丞相朝着皇上的脸吹了口气,双唇贴了上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