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3章 出巡
    “一倒一颠眠不得,鸡声唱破五更秋。到底还是只鸡!”兰丞相站在门口特别大声的说了一句。

    如此露骨的诗句,就算是这些久经风尘的女子也忍不住的羞红了脸。床帐内的人这次是听清楚了,一位女子娇吟道:“大人,有人骂我是只鸡!”

    还是掉了毛的山鸡!兰丞相在心底补了一句。

    又是尖叫一声伴随着床晃荡的声音,总算是完事了,半裹着被单的天丝知府一脸纵欲过度之相从床帐中挪了出来。

    “哪来的不识相的东西,坏了本官的雅兴!”

    “不不不,我只是吟了首诗给大人助兴而已。”兰丞相淡淡的笑。

    这知府看着已经三十六七,兰丞相早些年听闻天丝的知府,那可是一身正气,生的倒是不怎么俊美,倒是有一身儒雅之气,看着就像个老实人,只是这天丝知府近几年流连床事不休,男女不拘,凡是见到美的都千方百计的想要一享滋味,更是各种压榨百姓!

    天丝知府坐在床边的人抬起脸来一看面前的人,这般美人,自己这些年瞧着的美人也不少,但是这般绝美,真叫人移不开视线!

    “你是谁?从京城来?”眯着的眼睛带着一点点的邪光,到底还是见过世面的知府,一听这口音便知两人来自何处。

    “正是,本官不才,一品左丞兰书铭,知府大人可有兴趣与本相喝几杯?”大大方方的报出了自己的底子,皇帝掐了他一番,本来打算微服出巡,这人居然率先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是丞相,下官有失远迎!下官这……”床事过后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沙哑,兰书铭很是不喜欢。这说话的语气更是变得客气多了,态度似乎也变得更是讨好了起来。

    “无事,本相去外面等知府”兰书铭走了出去,还很有礼仪的为对方拉上了门,真可谓是好人做到家了。

    “你为什么要暴露身份!”皇帝咬牙切齿的狠狠捏了捏兰书铭的腰,就差没直接掐掉一块肉了!

    “臣暴露也比皇上暴露要好,您说是不是?就臣这样的天姿,就算臣不说也很快就被认出来了!皇上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您出来不该带上臣,应该带上周大人!”丞相遗憾的摇了摇头。

    周大人?满脸麻子,一块黑胎记,长的不是难看两字就能说得清楚的,估摸着能长成那样,普天之下也就那一人了!

    丞相大人心情甚好,摇着扇子,站在房门口,一看就是金主,偶尔有小倌走过的时候还不忘朝着丞相抛两个媚眼,丞相大人始终是带着淡淡的笑容,真可谓是倾国倾城,皇帝在一旁黑着脸,恨不得马上离开这地方。

    也没等多久,那半闭着的房门也打开了,天丝知府走了出来,经过一番梳洗,倒也是个人模人样,就是那一脸的蜡黄,一看就是肾虚,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服。

    “下官不知丞相来访,实在是有失远迎,不如就先留在这里喝两杯?”知府大人的狗爪子就要搭在丞相大人的肩头的时候,丞相就觉得什么东西绊了自己一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老爷小心点,这屋子黑,可别摔着了。”一旁的皇帝特别配合的走上前去,将知府朝着一旁一挤,亮出明晃晃的佩剑,一身寒气!气场全发,震的一旁的知府尴尬的退开了好几步。

    丞相笑笑不语,整个人都倚在皇帝身上,还好着皇帝今天穿的衣裳普通的很,扮起小厮来也是得心应手的很。只是他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不比自己差啊,这两边都挂着灯笼,怎么就黑了!净是胡扯!

    “喝两杯就不必了,本官连夜赶路已经很累了,就收拾个房间歇息歇息便可,明日还有要事商议。”丞相站直了身子,甩了甩袖子,又是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下官这就派人将客房收拾出来。”知府大人面上带笑,但是眼底已经很是不悦,刚刚故意拌了一下,就等着美人落入怀中,这中途杀出来的小厮是怎么回事?想完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赵风凌,可是人家早已跟着丞相大人出了青楼,站在了轿子边上,从头到尾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倒是一身的寒气扫的自己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丞相的侍卫气场也这般强大啊!

    不过这侍卫长的倒是俊的很,就是冷了些,抱着不暖也不软,不好不好!还是丞相大人美,这身段看起来也软得很。

    眼瞧着那侍卫居然跟着美人一块入了轿子,知府大人好奇了。

    “侍卫怎么能和丞相一同坐轿子呢!实在有失体统啊!”知府站在轿子边上说道。

    丞相大人忽然掀开小帘子,一双眼已经布满了水雾,脸上更是带着点点的红色,满是娇态道:“知府大人知道的,下官总有那么点癖好!”说完还朝着知府大人一笑,也不知道里头的人做了什么,丞相大人“啊”的叫了出来,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便是气喘吁吁道,“起轿!”

    说完也不等知府大人做何反应,轿子就这么抬了起来朝着府衙走了去。

    知府大人是一脸铁青,他自然是听过京城的谣传,这丞相的私生活是极其的混乱,据说是只要男子请求共度良宵都不会拒绝,本想着今日可是饱餐一顿,可惜这美人还没到手就被人占了先机,怎么叫人高兴,只是他不知的是那轿子里又是一番别的景象。

    皇帝将丞相大人的脚搁在自己的膝盖上,又是狠狠的一捏,丞相大人杀猪般的又嚎了一声,这一路走过来,起了个水泡,脚也有些发麻了,果真是疼的很啊,想着自己出门都是小轿子一路抬到大殿前,在宫里也是歩辇,几时走过这么远!

    “丞相大人,您的那些癖好可真了不得!”皇帝冷笑!

    一旁的人已经穿上了鞋子,忽然轿子一颠簸,兰书铭直接扑到了皇帝的怀中,柔声道:“皇上,您说呢?”

    皇帝只觉得一阵鸡皮疙瘩,立马推开了靠着自己的人,黑着脸道:“没点正经的,看来是该让太后给你指门亲事,你就安分了!”

    “皇上,臣不要啊!您这是吃干抹净了就要抛弃臣吗?”那一句句说的是肝肠寸断,深入肺腑!

    皇帝恨不得一巴掌劈开这人的脑门,看看里头都是装的些什么东西!他怎么就吃干抹净了!怎么就抛弃了!长这么大,连个光溜溜的人儿都没摸过!打地铺都是被兰书铭强迫了!怎么到头来倒变成他的不是了!

    “一日同床百日恩,皇上您是跑不了的!”说完还不忘了抛一个媚眼,皇帝觉得一定是自己说话的方式不对,于是果断的选择不再理某个脸皮堪比城墙的某位。

    这一路小轿子颠簸,兰书铭又是摇摇欲睡,到地的时候,丞相大人很不客气的抱着皇帝,还好这一次没有摔个狗,实在是万幸。

    皇帝一把推开他率先走了出去,得了,这次又摔了个四脚朝天,真是不给僧面也不给佛面!

    知府已经在府门前候着了,估摸着已经候了多时,谁叫他家轿子抬着一个人跑的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客房已经准备好了,丞相跟下官来!”知府笑眯眯的,想要将皇帝与丞相隔开,皇上站左边,知府站中间,皇上站右边,知府又挤进中间,皇上气场全开,直接震开知府,将丞相护在自己的气场圈里!

    “知府,您再靠近咱们家大人一步,我就了结了你!”冷冰冰的话,还带着一点嫌弃,一点面子都没有留。抽出来的刀锋反射的光芒晃荡到知府的眼中。随后继续冷冰冰的跟在丞相身边。

    丞相一路笑眯眯的,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看着这缺根筋的皇帝和那通了六窍的知府耍小心眼。

    说是客房,奢华确实奢华,那门帘一看都是上好的蚕丝,摸一摸,很是柔软,果真是个好东西,再看看那床,大的足够三四个人翻滚了,四周清香飘渺,旁边就是莲花湖,果真是个雅致的地方!但是这要门没门,要窗没窗是个什么讲究!

    “知府大人实在是令本官佩服的很啊!”丞相一脸愧疚的模样。

    “岂敢岂敢!”知府大人连忙作揖。

    “知府大人两袖清风竟然到如此地步,下官实在是惭愧,下官虽穷,但是房门还是有的!没想到知府竟然穷的如此惊天地动鬼神,无门无窗,好在还有个房顶,也实在是难为知府了!”丞相大人很是感叹的一句,知府大人立刻就愣在了原地。

    一旁的皇帝憋笑憋的厉害!

    这屋子本是用来玩乐的,想来也是这知府用来作乐所用,没有门窗只有纱布,四周都透着之气,这样的地方居然让丞相来住,这知府的胆子果真是大的很,这样的用意,兰书铭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这知府会装傻,他又怎么不会!

    “穷”成这样,还真的不简单啊!那话语中的讽刺也不知道知府大人听出来了没有!

    “丞相客气了,这夏天来了,这般无门无窗的屋子,透风,凉快!”知府尴尬的笑着。

    “如此甚好,这般凉快,知府就与本相同住罢!”丞相面带笑容,很是客气。

    “这……”语气带着犹豫,但是知府的脸上已经是笑眯眯的。

    “都是图个凉快罢!知府不必客气。”兰书铭说完已经率先走了进去,到底还是心中有鬼,知府就叫人搬了另一张床来,摆在宽阔的屋子里头也不嫌挤。

    “窗户边上更凉快些,知府就摆在那头吧。”兰书铭指挥道。知府大人心中早已在想别的事情,闻见兰书铭的话也没有多想,便叫人将床搬到了那头。

    “再打个地铺吧,我这侍卫离不得我,就摆在里头些!”兰书铭又对着知府道,知府心中有些许不悦,但是还是让人找来了稻草垫了个热乎的地铺,热他一热,下次就乖乖的滚回下人的房里去住了!打着这样的主意,知府也还是忍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