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 >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章 闹事
    两人到底是没能打地铺,天色刚刚黑起来的时候,边关急报,皇帝连夜召集军机大臣商议,兰丞相本应该去的,只是下午困了些,趴在狐狸毛上打了一个盹就被落下了,睡醒爬起来看了一眼一旁紧闭的大门,又看了看天色,皇帝一时半会估计是出不来了,兰丞相起了身,摇摇晃晃的走出了皇城东门。

    夜晚的皇城格外的热闹,灯火阑珊,甚是繁华,最受欢迎的却还是这清风阁,窑中之极品,人间之天堂。美若天仙的姑娘,这里有!清秀可人的小倌,这里有!京城里无人不知,谁人不晓,再加上这地儿以风雅著名,想入这门的人都要对上一副对子才行,更是引得不少客人!

    站在门口的妈妈瞅见兰书铭来了,摇着扇子笑的花枝招展。

    “少年红粉共风流,锦帐恋不休。妈妈,老规矩了,来个清倌!”兰丞相说完就朝着东边的厢房走了去。

    “哎,大人先歇着,妈妈我这就给你找人去。”摇着罗扇,妈妈柳腰款摆地离去。

    这东厢房建立至今,也只有兰丞相进来过。东边能看到皇道,只要从宫里出来的,这里可都是瞧的一清二楚。温了一壶小酒,兰丞相等着妈妈把人送来。

    人是老半天没有等来,倒是听见外头一阵喧哗声。

    “小桑今儿个怎么不在!”说完就是一阵掀翻桌椅的声音。

    兰丞相不想淌浑水,也就坐在屋子里头没出去,哪知那人胡搅蛮缠的很,竟然一个个推开了客人们的房间,妈妈在一旁嚎啕大哭,愣是不敢有什么动作。看来这人是有些来头!

    “你要不把小桑交出来,今儿个,老子就砸了你的场子!”又是蛮横的一句,那人一脚踢开了东厢房的门。

    小桑是这清风阁男倌头牌,生的妖媚,一双带水眸子惹人怜爱,那嗓子唱个小曲儿也是醉的客人不想出清风阁,难免有人会如此着迷,只是这般闹事的,却是兰书铭第一次遇上。

    那人破门而入,看着屋子里倚窗坐了个人,瞬间就失了神色,小桑又如何?怎么比得眼前的这人极品姿色,简直就像那画里的仙君!

    “妈妈,这人老子要了!”来人分明是个十岁的少年,口气却极是狂妄嚣张。

    “孙大人,这人不是咱清风阁的小倌!”妈妈当即哭得更狠了。那少年一拳打去,妈妈立刻黑了一只眼。

    兰书铭不愿意搭理这人,半句话都懒得说。

    “呵!不是又怎么样!老子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老子上头有人!家父一品丞相孙庭,你们怕了吧!”

    兰书铭这才转过头来瞥了一眼来人,左丞兰家,右丞孙家,皆是权倾朝野,皇帝偏兰家,太后偏孙家,哪边都马虎不得!只是孙家怎么生出这么个孽障东西来。

    “那公子自己又是个什么官?”兰书铭淡笑道。

    “下月老子就要晋升太尉了!你跟了老子,可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三十万雪花银买个太尉,丞相家里可真是有钱!”兰书铭带笑道,他从心底厌恶孙家,这与朝中的局势没有关系,而是孙家这些年来黑的银两着实不少,兰家两袖清风,孙家腰缠万贯。太后不知,皇上又怎么不知!

    “你,你,你,你胡说!”那少年气的狠了,红着一张脸,伸出手来,指着兰书铭反驳道。

    “难道丞相也打了白条买官?实在是可怜一片父母心啊!”兰书铭又添了一句,周围顿时哄堂大笑了起来。

    买官常见,只是这买官还打借条的,确实没什么面子可言!这些年的科考都是兰家一手操办的,这人是考中的还是走了后门,他心底可是清楚的很。

    “你这贱人,我定让家父打断你的狗腿!”对方更是愤怒了,他一向蛮横惯了,哪里受过这种气!

    “公子莫欺人,我这可是正经的人腿,无狗毛,无狗肉,无狗骨,炖汤不香,吃肉不香,您说到底哪里像狗腿了?公子是否被妖怪迷了眼,可往金光寺求了然法师给做法。就说我兰某推荐的,绝不收你香油钱!”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孙公子气的脸都紫了,捏着拳头就朝着兰书铭冲了过来,用足了力气,只是可惜兰大人伸脚一绊,那人就这么直直的栽到了温酒炉子里。瞬间肉焦味四溢,恶心了一旁的兰丞相。怪不得讨不到小桑欢心,这般鲁莽,实在是讨不得欢心啊!

    妈妈惶恐的请来了大夫,闹成这样,生意是做不成了,兰书铭趁着混乱溜了出去,临走的时候才特别心善的给了妈妈一锭雪花银,再不愿意也没人跟钱过不去,妈妈收了钱,给兰书铭打开了后门。

    今晚是回兰府还是去御书房打地铺呢?得罪了左丞,是不是要先跑路才好?丞相站在十字路口思索着。

    这左右一徘徊,居然就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冷风瑟瑟,兰丞相越发觉得心烦意乱,夜色渐浓,能够听见不远处传来更夫的声音。

    “你在等什么?”身后恍然响起一道声响,兰丞相吓了一跳,又觉得那声音着实熟悉的很,转过身来看清来人,丞相立刻变得笑盈盈的说道:“如此良辰,下官赏了会月亮,正要回去,没想到皇上也如此闲情雅致!”

    “丞相大人,你抬头看看。”天子不怒反而笑道。

    丞相抬头一看,哎呀!今日居然乌云密布,看着就要下雨了,哪来的月亮!怪不得觉得闷得很!

    “今夜月光真奇特,居然是黑色的!”兰丞相别的不说,就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是练的炉火纯青,皇帝瞥了他一眼,懒得跟他继续这个话题。

    “既然出来了,也不急着回去,朕很久没有微服出巡了,就今日吧!”说罢皇帝便走在了前头。

    丞相大人大惊,刚刚都在连夜处理八百里加急奏折,连夜紧急召集军机大臣论政。此时此刻居然要微服出巡,果然皇帝心,海底针啊!

    “既然这样,臣先回去准备准备。”

    “又不远,一两日便回来了,吃穿都有人一路负责,你还准备什么?”

    丞相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才很是认真的答了一句:“地铺。”

    皇帝黑着脸将丞相塞进了马车里,不准备回应他这无聊的事情。

    马车一路颠簸,丞相又觉得困了,摇着摇着就睡着了,一直到几个时辰之后,马车稳稳的停了下来,丞相大人一个没稳住就朝前头摔了过去,很是标准的摔了一个狗,皇帝瞥也没瞥一眼便下了马车。

    这次出巡,皇帝虽然不说缘由,但是兰书铭也明白,眼看着明日就应该选妃了,太后自然是不会轻易的落下如此盛典,大前年皇帝戴孝,没选成,前年皇帝装病,给孙太医狠狠的扎了一针,被迫选了三个才人。去年皇帝落跑,老相爷给追回来了,又选了三个贵妃。今年皇帝学机灵了,拉着丞相一起跑了!

    “皇上,咱们这次出巡的目的是何?”

    “没有。”

    “皇上,咱们这次要做的事情是何?”

    “没有。”

    “……”

    丞相大人闭了嘴,安心的跟着皇帝朝前走,这是距离京城不远的一座名为“天丝”城池,以蚕丝制品而闻名,也是少数足以与京城媲美的城,只是这几年来的赋税一直收的不怎么理想。如今边关告急,最好挖银子的地方就是这里。

    “听闻天丝是个出了名的观赏圣地,景色绝美,看来今日又要一饱眼福了。”丞相摇了摇扇子,笑的风流倜傥。皇帝赵风凌径自站到大门前,根本不理某位。

    夜色刚刚褪去,还能看见大半边天都是黑色。跟随的侍卫推开了知府大门,一片寂静,灯火几盏似明似灭。

    丞相扯了扯皇上的袖子,缓缓道:“跟我过来。”

    皇帝点了点头,跟着他出了知府的大门,丞相领着皇上朝前走着,似乎很熟悉这边的路,转了几道弯,穿过了几条巷子便看见了繁华之地,虽说天色还早,但是这条街还是热闹的很。

    又走了几步,皇上便停了脚,本以为这人关键时候挺靠得住的,可是现在瞧着这烟花之地,皇帝脸一黑,自己果真是想多了。

    “丞相,你可是对各地的花柳之地了解的很啊!”皇帝微怒道。

    丞相但笑不语,只是拉着皇帝朝前继续走,走到一处的时候,左右看了看,兰书铭拉着皇帝走进了一家青楼,姑娘们一看就知道是贵客立刻围了上来,兰丞相掏出了一把银子,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要想找知府大人可不能去府上找,天丝知府不过五更天是不会进府门的。”兰书铭边走边道。

    这天丝的知府上任没几年,头两年确实做的挺好,立了不少功劳,但是这两年可是入不得眼,听闻这天丝知府不仅搜刮民脂民膏,底下的生活更是放荡不堪,简直入不得眼,恐怕这次皇帝亲自来除了逃脱选秀,也是想要暗查此事。

    妈妈走过来迎人,兰丞相给了一把银子,摇了摇扇子,对方立刻笑了出来:“公子跟妈妈往这边走。”

    穿过回廊,两边都传来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皇帝的脸色铁青,丞相回头看了一眼便咧开了嘴,没的老实皇帝,这样就受不住了!

    走到尽头的门,妈妈便离开了,兰丞相也不客气,一脚就踢开了木门,咯噔一声响,那门便裂开了,里头有五六个衣衫半露的姑娘,纱帐内一副颠鸾倒凤之色。情到深处兴致浓,连人闯进门都不知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