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最强妖师最新章节 > 最强妖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0章 栽赃陷害(下)
    第170章 栽赃陷害(下)

    “哥,我求你了,我叫你哥了好吧?这个时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听警方的手里面还有正面的照片!你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韩昊差点哭出来,我靠,这个时候是益气用事的时候吗?

    胡飞伸出手拍了拍韩昊的肩膀,笑着道:“放心吧,我没事的。”有意思啊,真是有意思,聂天洋为了将自己置于死地,还真是用心良苦,算无遗策啊?!这一幕显然是早就安排好的,否则的话,打死胡飞都不相信,聂天洋能够在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里面就找到一个跟胡飞长得如此之像的人。

    “靠!”韩昊刚想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接着一辆银色的奔驰跑车直接一个漂亮的甩尾就从马路上面开进了胡飞的店门口,看着这一幕,胡飞忍不住赞叹了一声,没看出来,平时文文静静的韩希能够将车开成这个样子。

    “啪”的一声,韩昊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过胡飞却没有动作,反而是在自己的椅子上面坐了下来,他倒要看看,聂天洋到底是安排了什么。看起来,聂天洋是掐准了自己昨天晚上所干的事情是不可能告诉别人的,估计这也是为什么聂天洋没有在那个地方安排其他的杀手的原因吧?有的只是干铺头,以及干铺头的徒弟,还有哪些诡异的东西。

    因为这些人想要跟他扯上关系显然是很难的,就算是出去。估计警方都不会相信。但是如果安排其他的杀手等等。想要调查就容易的多。而最后的那场大爆炸几乎将所有的证据全部都毁掉了,然后又在胡飞消失的这段时间里面找人做掉了刘晓陶。

    刘晓陶是谁?s市第一常务副市长刘匡威的儿子,而且还是刘家下一代的唯一一个男丁,这是在断刘家的根啊!这简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知道仇人是谁,刘匡威能够不下死手吗?估计就算是拼着自己的职位不要,都不会放过这仇人。

    更何况,人家这最多也算是公报私仇,人家是受害人。怎么也能的过去。这真是算无遗策啊,最重要的是,将胡飞的情况也完全算了进去。

    “嘭”的一声,房门被人直接推了开来,韩希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老妹。”韩昊迎了上去,赶忙开口道。

    “你走开。’韩希直接伸手将韩昊扒拉到了一边,然后走到了桌子旁边,双手撑着桌子看着胡飞问道:“刘晓陶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胡飞满脸微笑的看着韩希:“你觉得我有多脑残才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来?”

    “真不是你?”韩希看着胡飞。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胡飞摇了摇头。

    “可是,这照片怎么解释。”韩希将自己手上的照片拿了出来。

    胡飞看了一眼。不过这一眼,胡飞就微微愣了一下,这一张照片可不是跟刚刚韩昊拿出来的那样,而是一张几乎是正面照,这一看,胡飞自己都觉得那就是自己了,至少百分之九十以上相似还是有可能的。

    这就真心好奇了,天下长得这么像的人,估计是很难找到的。不过不是就是不是,不管他多像,那也不可能变成胡飞。

    “确实挺像我的。”胡飞点了点头,评论了一句,聂家的事胡飞没必要让韩希知道。

    “就这样,你还不是你?”韩希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是我,你能给我一个我这样做的理由?就因为那毕业晚会上面,他跟我找茬?以及背后做的手段?我还没那么傻,就这么一点事情,我还不至于这么做,我的命可比他的珍贵多了,我还有胡雨要照顾。”胡飞摇了摇头。

    微微愣了一下,韩希想了想才开口道:“那你昨天为什么让胡雨去我那里?”

    听到这个问题,胡飞也愣了一下,这个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你别多想,我没其他的意思,就是……就是。”韩希也不知道该怎么了。

    “反正这事不是我做的就是了,你就是来找我问这个的吗?”胡飞挑了挑眉毛,他实在是没办法解释。

    “嗯。”韩希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到了桌子上面的东西,“这是什么?”韩希将韩昊刚刚拿出来的那些证件打开看了看,指了指这证件问道。

    “问你哥。”胡飞冲韩昊努了努嘴。

    韩昊翻了个白眼,靠,你要不要将我卖的这么干脆啊。

    “好吧,那个是我找人做的,我想让他先跑了再,这事完全就是有人栽赃陷害,但是这人跟胡飞长得太像了,这根本是有嘴不清啊。”韩昊苦笑了一声,无奈的开口道。

    “你相信他?”韩希看了看韩昊,开口问道。

    韩昊点了点头,韩希上下打量了一下韩昊,然后才开口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杀人罪你都帮他抗。”

    “我了,那不是他干的。”韩昊有些郁闷的开口道。

    “好吧,既然不是他干的,你让他跑什么?你傻吗?如果是有人栽赃陷害的话,你这么做了,明显就是让对方得逞了,如果你没事的话,你这一跑都跑出事来了,不是你干的你跑什么?而且,你不觉得,我们两个能拿到这些照片很奇怪吗?按理来,就算是我们在警察局内部有关系,这样的照片是应该能到了我们手上的吗?而且到现在位置,我们已经到了这里,但是警察还没到?”道这里,韩希抬头看了窗外一眼。

    “啊?”韩昊立刻傻眼了。

    “将这些东西烧了。”韩希将手里面的一堆东西扔给了韩昊,指了指后面的卫生间道。

    “呃。”韩昊显然是有些摸不准这是什么状况,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接过来那堆东西,向卫生间里面走去。

    胡飞也有些无语的看着此刻的韩希,显然看起来胡飞也不够了解韩希啊,平时韩希都是一个柔柔弱弱的样子,似乎一点主见都没有,但是刚刚的那一连串的话,让胡飞明白,韩希平时根本是不表现自己而已,那一番话就知道,韩希的思绪非常的清晰,考虑的甚至比韩昊都要周全。

    看起来老韩的基因,还真是牛叉啊。“估计一会儿警察要来了,而且没准阵势很大,你害怕吗?”韩希回过头看着胡飞问道。

    “你是要保护我么?”胡飞忍不住笑了。

    “不然呢,我怕你一会儿吓得错话。”韩希哼了一声,“你刚刚以为我是来质问你的是吧?”

    “呵呵。”胡飞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头。

    “如果不了解你对胡雨的感情的话,我可能以为这是你做的了,但是正是因为我了解你对胡雨的爱和责任,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的,就算是真是你做的,也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韩希摇了摇头开口道。

    胡飞一阵无语,你这前半截的挺好,这后半截怎么听着就变味了呢。“放心吧,我没事的,只是我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不过,我听刘晓陶的腿断了,那事是你干的吧?”韩希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道。

    “是我干的,那天晚上,那两人潜入我们家里想要对我和胡雨不利,所以我直接将他们收拾了一顿,然后吓唬了他们一番,我就,谁让你来怎么对我的,然后就回去怎么对他,否则的话,后果你们知道的,我也没想到那两个人胆子那么小。”胡飞耸了耸肩膀,对那天晚上的事情进行了一番艺术加工。

    韩希翻了个白眼:“好吧,这事反正你就你不知情就好了,谁也没办法赖到你头上来,千万不能提知道吗?不管那两个混混怎么,反正你就没有这事,否则的话,你这叫故意伤人,到时候估计也要到牢里坐几年牢的。”

    胡飞有些哑然,忍不住笑着开口问道:“我,姑娘,你是学法律的吗?”

    “当然不是。”韩希耸耸肩膀,“不过法律是我的第二专业,而且已经满分毕业了。’

    “呃。”胡飞噎了一下,我去要不要这么吊啊,看起来这f大牛叉的不仅仅是自己啊。跟韩希聊了一会儿,大概十几分钟之后,韩昊从卫生间里面出来了,看着坐在那里谈笑风生的韩希和胡飞,韩昊立刻就有点心里不平衡了:“靠,我,我在帮你清理证据,你们两个在这里谈情爱,要不要这么坑啊?”

    “这本来就是你自己搞出来的好不好,本来就没有的事,你非要自己折腾。”韩希翻了个白眼,不过脸还是微微红了红。

    “我估计也差不多警察快来了,而且估计一会儿阵势非常的大,你别怕啊。”上午九点多,韩希忍不住开口安慰道。

    “放心吧,我没那么胆小。”胡飞冲韩希笑了笑。

    上午大概十点多,外面突然传来了警车的声音,接着胡飞就从窗户外面看到,有十几辆警车从外面冲了过来,而且队列里面还有两辆特警的车辆在中间跟着。胡飞眯着眼睛,耸了耸肩膀,还真是被韩希中了,这阵势是够大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