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最强妖师最新章节 > 最强妖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8章 净化
    第168章 净化

    在胡飞上了车,开出了几百米之后,他才停下了车,微微松了口气,到现在还没有爆炸,看起来那定时炸弹的时间确实不短。看着始终像是小狗一样跟在自己身边的小鬼,胡飞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如果让干铺头知道是小鬼最后反而救了胡飞一命,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气死?

    仿佛是感受到了胡飞的目光,小鬼又叫了一声。看着浑身沾满了混凝土灰尘,变的灰不溜秋的小鬼,胡飞笑了,伸出手在它的头上摸了摸:“我送你走吧,你不适合呆在这个世界上。”

    “吱吱”小鬼完全不知道胡飞在什么,它的神智根本无法理解人所的话,智商充其量也就是跟小狗差不多,或者比狗能够稍微强一些。胡飞之前之所以没有用匕首,就是不想消灭它,这一切跟它没有任何关系,这都是人所造下的杀孽,而它不过是一个婴儿而已。

    将小鬼放到自己的面前,胡飞面色凝重的掐动起了法决,接引咒对小鬼是没什么用的。

    “……魂魄归位,万法归宗,魂去来兮,六道引之!”随着胡飞念完最后一句法咒,双手的中指猛的弹向了小鬼。一道璀璨的白色光柱突兀的出现,直接将小鬼笼罩在了里面。

    “吱吱!”小鬼猛的剧烈的惨叫了起来,它大大的眼睛里面不在是血红色,而是充满了委屈的看着胡飞,两只青色的小爪子不断的向胡飞的方向抓着。似乎是想要得到胡飞的帮助。胡飞有些不忍心看下去。撇开了自己的目光。

    白色的光柱来的快。消失的也快,坚硬如铁的小鬼的身体仿佛冰雪遇到了火焰,在快速的融化,很快,小鬼的身体直接消散在了白光中,几十道小小的白色鬼魂出现在了原地,在看到胡飞之后,这些小小的白色鬼魂都仿佛乳燕归林一般的冲向了胡飞的身边。不断的环绕着他的身体旋转不止。

    很快,在一声声“咯咯”的清脆的小声中,慢慢的消散在了白光里,看着这些消散的属于婴儿的鬼魂,胡飞叹了口气。“轰!”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剧烈的轰鸣声猛的传来,胡飞猛的觉得地面抖了三抖,就仿佛地震一般,连旁边的汽车都被震得摇晃不已。

    远处的厂房就好像放在了一个火山上一般,猛的冒出了冲天的火光。无数的钢筋构件直接被巨大的爆炸炸得冲天而起,向四面直接飞了出去。看着那恐怖的爆炸火光。胡飞差点将自己的舌头咬掉!

    我草!这放了多少炸药?那个仓储区可是极大!但是居然整个都被炸上了天。胡飞突然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带着煤球,如果不是自己留下了这小鬼,胡飞能不能出来都是一个未知数。要知道,如果让他自己站在那梯子上扣洞的话,至少要多花上十几倍的时间,怎么可能在几十秒内就钻出来。

    “轰轰”的声音不断的传来,那是被扎上天的成块成块的混凝土落到了地面上带出来的声音,胡飞突然意识到他不能呆在这里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至于那些地下室里面的鬼魂,胡飞已经顾不上了,这么大的爆炸,警察第一时间就会赶过来,虽然这里很偏僻,但是偏僻可不是代表着荒无人烟,估计很快,附近镇里的警察就会过来。

    快速跳上车离开这里,刚刚开车上了马路,突然一股突兀的真元猛的在胡飞的体内涌动起来,这股突兀出现的真元来的极其凶猛,像是这样的情况胡飞已经非常的熟悉了,他感受过很多次了,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有如此的凶猛,不断涌现的真元快速的冲向了胡飞的经脉。

    胡飞心里惊了一下,顾不得自己在开车,立刻开始运转起来噬鬼诀。

    “喵。”煤球直接从副驾驶的位置跳了过来,两只前爪立起来,帮胡飞抓住了方向盘。抬头看了一眼路,没什么车,胡飞直接放开了油门,沉下心开始运转噬鬼诀。这个时候可不是分心二用的时候,如果增加的真元非常少,胡飞可以无所谓,但是这次增加的真元如此之多,胡飞就不能不控制了。

    要不然的话可能比他出车祸都要危险,不断涌现的真元迅速被胡飞运转的噬鬼诀炼化,然后转化成为了自己的真元,这样持续的时间极为漫长,胡飞有些吃惊,不断炼化的真元里面似乎还带有一些特别的东西,在快速的向他的胸口檀中穴聚集,大概在运转了四圈噬鬼诀之后,一个淡淡的金色的小人出现在了胡飞的胸口位置。

    “这是什么?”胡飞吃了一惊,上次是突破噬鬼诀第五层的时候,在他的眉心识海和丹田的位置各自形成了一个小人,而现在怎么胸口的檀中穴也出来一个金色的小人。不过那丹田黑色的小人和眉心白色的小人都非常的凝实了,几乎看起来就跟真的存在的一样没什么区别,但是这金色的小人却非常的虚幻,就好像是光线组成的,一不小心就会消散一样。

    当形成这金色的小人之后,真元终于不在涌现,但是此刻胡飞体内的真元几乎都要处于充盈状态了!这!要知道,胡飞之前刚刚突破第五层,而真元又不会平白无故增加的,这一次性增长如此之多的真元,这要是再增长一些,胡飞都要可以冲击噬鬼诀的第六层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吧?感受着体内没有任何不适的地方,只是似乎自己的身体和大脑更加的清明了之后,胡飞这才睁开了眼睛。只是睁开眼睛之后,胡飞就有些傻眼了。“我靠!”胡飞忍不住叫了一声,翻了个白眼,胡飞伸出手抓住了方向盘。“我去。你还开上瘾了啊?”

    “喵。”煤球叫了一声。两只前爪把这方向盘,不送手。我去,胡飞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刚刚睁开眼的时候,以为车早就停了,因为之前他挂的是三档,胡飞将油门松开,以为车会慢慢的减速。然后熄火,只要煤球把着方向盘,应该就没事。

    谁知道,车压根就没熄火,虽然因为胡飞没给油,一直都在怠速行驶,但是也差不多有每小时25公里左右,而煤球这家伙却兴冲冲的站在胡飞的腿上,两只爪子把着方向盘在路上很是来劲的从路的左边拐到右边,然后又拐到左边。

    “去去去。照你这么开什么时候能开到家。”胡飞翻了个白眼,伸出一只手将煤球抓着放到副驾驶的位置。然后才重新缓慢的给油加速。

    “瞄瞄。”煤球叫了几声,显然还没过瘾,直接跳在了胡飞的大腿上,看样子还想开。“我靠,你要开那我就去坐副驾驶的位置,有本事你能踩到油门,你要踩不到油门开个屁的车啊。”胡飞有些无语,只能开口道。

    “喵。”煤球郁闷的叫了一声,然后牵拉着脑袋跳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你让一只猫踩油门,这不是难为人吗?一边幽怨的看了胡飞一眼,煤球一边伸出爪子下意识的在车窗上扣着。

    “撕拉”“撕拉”金属划在玻璃上的声音让胡飞差点鸡皮疙瘩都起来,“我靠,你是大爷,你能不能别捣乱,一会儿我将车开在沟里了,你要是再捣乱我把你扔下去啦,你自己回去。”胡飞郁闷的道。

    我靠,车里面的车窗膜都让你扣花了,又不是我不让你开的,你自己踩不到油门怪谁。

    “哼!”煤球从鼻子里面发出了一声哼声,然后收回自己的爪子,直接昂着头从档位的部分跳在后座上面睡觉去了。

    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在后座上面躺成一个大字型,两只后脚还像两侧分开的煤球,胡飞一阵无语,不过胡飞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这位是爷爷,还是少招惹的为秒。

    干铺头是解决了,而且估计正阳集团的麻烦也不小,但是胡飞想要的答案还没找到,而且这件事从头至尾恐怕也无法影响到正阳集团什么,那样巨大的爆炸之下,恐怕也不会有什么证据留下了。

    车还没进入城区,胡飞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耳机带上,胡飞开口问道:“喂?”

    “胡飞?我,韩国涛,你在哪里?”是韩国涛的电话。

    “我在回家的路上,在外面呢?怎么了?”胡飞看了一眼仪表盘上面的时间,现在刚刚过了凌晨。

    “外面?没什么,刚刚我得到消息,聂天洋和聂轩乘坐聂天洋自己的专机回新加坡了。”韩国涛开口道,“你之前不是让我帮你留意一下正阳集团的消息吗?”

    “嗯,好吧,他们跑的倒是够快的,你应该很快就会得到消息了,刚刚我去了一趟正阳集团在郊区的一个工厂,因为一些事情,你放心,我不是找麻烦去的,那个工厂被他们自己埋得炸药给炸了,而且炸药的分量非常足。”胡飞想了想,反正自己的特异之处韩国涛已经知道了,现在再多一点也没什么。

    “什么?!”韩国涛愣了一下,然后才继续道:“没有人员伤亡吧?”

    “没有。”胡飞摇了摇头,至于那几个死人,尸体肯定是找不出来了,估计尸骨无存了,就算是找到也查不出来什么,而且是不是正规途径入境的都不知道。

    “好吧,你……没留下什么痕迹吧?”韩国涛有些头疼。

    “呃,应该没有,不过脚印什么的应该还是有的。”胡飞想了想,真没有,还不是,至少脚印,轮胎印还是有的。

    “好吧,我得到消息我过去看看,如果真是废弃厂房的话,那估计也没什么问题,但是肯定有人调查就是了。”韩国涛苦笑了一声。

    虽然这些信息不一定能够查的出来,但是现在就怕比对啊,听胡飞爆炸的规模很大,那就绝对小不了。这么大的爆炸,如此之多的炸药被运到了国内,到时候恐怕就不仅仅是公安部的事情了,估计国安也会牵扯进来,还有刚发生没多久的另外一件事,找到胡飞的脚印一比对,估计就能知道是一个人所为了。

    不过胡飞也不是很担心,他刚刚进去的时候,那工厂虽然废弃很久了,但是里面的主要道路都是硬化的道路,而且不仅仅胡飞在走,每天给那里偷偷运输东西的车辆,人员也在走那条路,能不能找到胡飞的脚印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嗯,谢谢了,对了,聂天洋和聂轩是我们中国人吗?”胡飞想了想又开口问道。

    “不算是,他们都是马来西亚的国籍,不过算是归国华侨,而且一直在国内发展,所以就一直住在中国,反而回东南亚的时间很少。这次他们给出来的解释是聂天洋生病了,所以要回到聂家的总部去养病,恐怕段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韩国涛摇摇头道。

    “我知道了。”胡飞眯了眯眼睛,胡飞不知道聂天洋离开跟今天晚上的事情有没有关系,但是恐怕聂天洋早就做好了准备,而且那个工厂的附近应该有人在盯着的,那么恐怖的爆炸,根本不用离得很近,隔着几公里都可以看的到,所以有人第一时间通知了聂天洋。

    挂了和韩国涛的电话,胡飞的脸色有些冷,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失败了就跑路了?胡飞不知道干铺头和聂家是什么关系,但是恐怕干铺头也不是聂家唯一认识的邪教人士,否则的话,仅仅是一个干铺头有很多解释不清楚,至少上次余世敏事件里面的东西跟干铺头就没有什么关系。

    起来余世敏,胡飞想了想,还是拿起电话直接给余世敏打了过去,很快,胡飞的电话余世敏就接了起来,这个手机是余世敏另外办理的一个手机,里面只有胡飞一个人的电话,而且他也从来没让别人知道他有这个手机。

    “胡先生。”余世敏的声音很恭敬。

    “聂天洋离开了中国,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胡飞直奔主题。(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