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长公主有吉 > 第530章 结局
    天后的话如热锅倒了冰水,在天魔两界众人心中溅起无数滚烫的油花,战意盈沸。

    魔界众人埋怨的看了丰钧一眼,留情也讨好不得丈母娘,何苦来哉?

    丰钧一挥手,那面旗子消失于无形。沐妧头疼,这战势是止不住了?!

    荷其华握着沐妧的手“好孩子,这些天兵天将已经被天后收买了,连天帝的命令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其他人?”

    “自古以来,天魔两界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难以调和,不死不休。”

    “想要改变这一点,不是一朝一夕一人一物能够完成的。只有各自的帝皇想明白了,也许才会有化干戈为玉帛的一天。”

    “沐妧,天魔两界之战我听你的,但却不会任由我魔界之人惨死在天界之手。”丰钧道。

    沐妧点头,握紧紫金鞭,看着远处的天后···

    荷其华抓住沐妧,天后毕竟是养阿妧长大之人,且是众生之母,虽为害不少,但绝不能让阿妧动手,以免受万神众人诟病。

    经过运功疗伤,又服用了仙丹妙药,伤势已经大好,荷其华道“阿妧,这事儿交给娘了!”

    说完不等沐妧反应,纵身而起,从头上拔下一支荷纹玉簪,向天空一划,一朵粉色如玉的半人高的荷花便稳稳落在手中,散发着淡淡的温和的粉色光泽。

    “老妖后心思歹毒,令他们父女在身边多年却不知其关系,令我们母女尝尽世间苦楚,分离千年,生不如死,今日这笔账无论如何也要算出来。”

    天后嘴角溢血,见天帝与荷其华一起,怒极而笑“你们男盗女娼,却在我面前讲道义,无耻卑鄙。想要我的命,就凭你们各自的本事来拿吧!”

    天帝于心不忍“天后,只要你肯回头是岸,过往的错朕可以不深究。”

    天后嗤笑“然后将本宫幽禁,见你们逍遥快活,那还不如让本宫死了痛快!”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将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连自己照镜子时都厌恶,这一切值得吗?”

    沐妧飞来,落在天帝、天后之间。丰钧、榕树、大吉紧跟一起,战战栗栗,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今日这般局面。

    天后面色一白,后瞪着沐妧“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本宫?若说错的人该是你那不要脸给人当第三者的亲娘,还有你那吃着碗里却惦记锅里的父亲,本宫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何错之有?”

    荷其华炸了“我呸,我和天帝那是意乱情迷,被药物所困,纠缠不清,哪里似你这个老妖后所言,是你们之间的第三者?”

    天帝脸上如被泼了颜料一般,很是难看“你们都不要说了,感情一事在于心止于理,是朕没有克制,是朕不好!”

    “但朕自问没有对不起天后,若说真有对不起的人,便是其华与九儿,天后何须引兵作乱,以至于生灵涂炭?”

    天后冷着脸,得意道“做都做了,能奈我何?”

    后举着双手哈哈大笑,看着天魔两界无数人死在面前,心中前所未有的畅快。

    榕树与大吉对视一眼,天后已经疯了,此举不仅要拖垮魔界的有力军,连天界也不放过,到底想要做什么?

    天帝压抑着怒火“天后,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收手!”

    天后“你了解我的,束手待毙从来不是我的行事风格。再说了,如今大权在握,你们的生死都在本宫的一念之间,本宫为何要自毁大好前程?”

    天帝眼底闪过沉痛“执迷不悟!不要怪朕不念旧情了!”

    天后凄然大笑“旧情?只有旧情,本宫还真不稀罕!”

    天帝念诀,手中多了一枚玉简,左手运功,金光闪耀。天后面色一变,眼神轻蔑,握住手中的一支凤头簪暗暗施法,白金光大起。

    天帝缓缓抬起手中玉简,向着天后轻轻一指,金光漫天,隐隐有万座琼楼玉宇压顶而来···

    凤头簪起,白金光如华练腾空飘起,无边无际的银河奔腾其中,惊涛骇浪,令人心惊肉跳。

    乍一碰撞,便发出滔天的轰鸣声,光芒璀璨绚烂,睁不开眼。

    这一时刻,天魔两界之人无一不受到影响,齐齐拿起法宝,运功抵抗,被殃及池鱼了。

    天后仰天咆哮一声,发丝凌乱,一瞬白头,手中的凤头簪中散发出大量的黑色光芒,如一条暴怒的黑龙一般,张开大嘴向着金光闪闪的琼楼玉宇吞噬。

    天帝眼神一闪,左手掐诀,金光大盛,模糊的琼楼玉宇渐渐清晰,犹如真影一般,一座接着一座向泛着黑白光泽的银河砸去。

    每一次碰撞,银河的黑白光泽都会为之黯淡,天后的面色也跟着苍白一分,身躯震颤,又恨又气又郁。

    呵呵···口口声声劝你,要手下留情,出手却是狠招,招招要命。

    那暴怒的黑龙口中吐着黑幽幽的雾气,触碰到琼楼玉宇时,其上的光泽便如被腐蚀了一般,很是黯淡。

    天帝面色大变“身为天后,居然修炼邪魔歪道之术,枉为天后!”

    天后面色十分难堪“本宫为了天界打算,不惜牺牲自身,无过!”

    天帝冷道“冠冕堂皇,算朕看错了你,”

    琼楼玉宇虽被黑龙口中所喷的黑雾腐蚀,但没有伤其根本,一座座琼楼玉宇向着银河砸去的速度越快,目不暇接。

    那银河经受不住猛烈的攻击,周身颜色稀薄,渐渐透明起来。

    天帝暗哼一声,玉简上金光大作,几座琼楼玉宇叠加一起向银河轰击。

    天后倒退数步,口中喋血,不敢相信战势的扭转,不敢相信素来多情的天帝真的会对她下死手。

    “不···”

    天后大叫,手中的凤头簪化为齑粉,银河消散,整个人被收进一座琼楼玉宇中,挣扎不出,战场上一片寂静。

    魔界众人听令于沉默之中的丰钧,见识到天帝的真正杀手锏,心有余悸,一人足以抵抗千军万马,控制任何局势。

    若两方帝皇真动起手来,便是毁天灭地之时,天地万物混沌,重新归于寂灭。

    天帝转过头看着受惊中的荷其华“跟朕回去!”

    荷其华心中有些惧意,但面上气势不减“这一世的夫君与儿子还在等我回去,恕难从命!”

    榕树等人咽了一下口水,纷纷为荷其华捏了把冷汗,天帝怒气未消,便是不想回天界,说话也要委婉一些,以免被怒火牵连啊!

    天帝未置可否,看着沐妧与丰钧“不用说你们的选择也是与其华的一般,还要留在人世渡劫?!”

    丰钧看着沐妧,宠溺道“我都听沐妧的!”

    沐妧笑道“我记得父帝手中有一个能穿越古今的乾坤镜,不知能否给女儿一玩?”

    天帝笑得有几分无奈,右手向前一托,便有一枚与手掌大小的幽黑色镜子“记得,往来只有一次机会,再多了没有。”

    沐妧接过来“多谢父帝!”

    荷其华拉着沐妧“这一世不可,至于其他时候你想去哪儿娘亲不管你。”

    沐妧点头“女儿听娘的!”

    天帝无奈,与荷其华约法三章,便一挥手,带着众天兵天将消失于蓝天白云中,归于宁静!

    天魔两界众人各归各位,各司其职,热闹喧嚣的沙漠上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丰钧牵着沐妧的手慢慢走着,留下一溜轻松的脚印。

    “拿着乾坤境最想去哪儿?”

    沐妧望着天边的夕阳“去现代,你可愿意?”

    丰钧牵着沐妧的手不由更紧了“以后不论去哪儿,都休想甩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