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双姝最新章节 > 梦双姝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章 幽禁(2)

第一百九十章 幽禁(2)

作品:梦双姝 作者:凉小龟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有宫人将破旧荒凉的宫殿简单收拾了一下,找了两把还算完好无损的圆凳。唐不惊认得此人,正是打小就跟在司徒牧身边伺候他的内监小年,是司徒牧最为信任的心腹。小年仔仔细细地将那两把圆凳擦拭得尽量没有尘土,然后恭敬地道:“殿下,唐先生,请入座!”

    司徒牧率先坐了下来,唐不惊随着他落座。小年打了个千,紧接着退下,将宫门虚掩,站在外面替他们把风。

    二人面对面坐着,司徒牧仔细打量了唐不惊一阵,道:“先生较上次相见之时,又清减了些。想来这些时日劳累奔波,太过辛苦了。只恨我自己被软禁东宫,如同身陷囹圄,帮不上先生。”

    唐不惊抿嘴一笑:“为殿下做事,替殿下分忧解难,本就是属下分内之事。殿下这么说,倒是让属下有些难为情了。不惊只是唯恐自己做事出现差池,给殿下带来麻烦,累得殿下操心为难。”

    “有先生在外面帮衬着,我没有什么可担心。”司徒牧说道,语气十分真诚,“凭先生之能,若还有什么办不成的,那普天之下,便再无人能办成。”

    两人谈论了一会,唐不惊将这段时日以来他四处交结的盟友,一一告诉了司徒牧。这些人当中,有将领守卫,有王族贵胄,有江湖人士,也有绿林中人。司徒牧一边听着,不时满意地点头。以唐不惊誉满天下的名声,还有他的能耐与魄力,基本上他去谈判之人,很少有不为之折服的。

    谈了约莫半个时辰左右,司徒牧已经将大致的情况了解了透彻。他起身伸展了一下,笑着对唐不惊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先生,你说这皇宫,是否就是个轮回之所?在这里发生的或是即将发生的事情,都会惊人的相似?”

    唐不惊蹙眉,不知他此话何意:“殿下何出此言?”

    司徒牧耸耸肩:“比如说我与父皇。很大程度上就像是历史在重演。当年父皇不是太子,不受皇爷爷所喜。但他一心想要继承大统,于是跟司徒玺同谋,夺取江山。我虽是太子。却也不被父皇喜爱。他好不容易得来的皇位,不舍得让给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我的政见他丝毫不予以采纳,将我软禁,于是我也策划着逼宫谋反。父皇和司徒玺当年为了避人耳目。选了一处义庄,装神弄鬼,暗中蓄养军队。我与先生,则在宫中选择一处‘闹鬼’的荒废宫殿,密谋协商。这真真是父皇年轻时候的事情,又在我身上重演了!”

    “所谓皇族,大抵便是如此吧。”唐不惊听完司徒牧的一席话,感慨道,“父与子,兄与弟。并非寻常人家那般亲厚。在利益和权势面前,亲情和血缘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并非是太子在重蹈皇上的覆辙,而是身为天家子孙,生来就有这么多身不由己。”

    司徒牧抚掌而笑:“先生果然一语中的,其实所谓天子皇族,最终不过是权利之下的牺牲品罢了!只不过,如今我要走的路,比父皇当你艰难许多。他本就比皇爷爷心思缜密,警觉心也强。再加上个司徒玺,手腕毒辣。从来都不是个好对付的。司徒玺与我向来关系不睦,他也不会希望我登上皇位。”说着说着,他的脸色逐渐严肃起来,形式的严峻。真是让人不容乐观,“所以,我既要对抗父皇,又要提防司徒玺。如今,且菡又有了琰儿,他们手中便又多了一枚棋子。说不定哪一日。父皇就会随便找个罪名,将我的太子之位革去,再封琰儿为皇太孙。那时候,我就真的走投无路了。琰儿会成为一个被架空的棋子,用来掩人耳目。而父皇则会继续追求他的长生不老之术,等他成功了,琰儿也不知会是什么下场。”

    唐不惊听他提到司徒玺,又想起三年前在天水湖,若不是因为司徒玺诡计多端,寒汐与寒潇也不至于姐妹反目。若不是司徒玺,他与汐儿,此时也许已经成亲,过着幸福安逸的生活。汐儿何至于像现在这样,死生不明?不自觉地,唐不惊死死地攥着拳头,眼中也弥漫上一层杀气。

    因为月满宫中光线昏暗,司徒牧倒是没有注意到唐不惊的异样。他自顾自地说着:“琰儿就快三岁了,等他再稍稍懂事些,父皇估计就会行动,留给我们的时间没剩多少了。”

    唐不惊听他这样说,知道司徒牧心中应该已经有了盘算,便问道:“殿下打算如何?”

    “唔,刚刚不是跟先生说道,这皇宫简直就是轮回之所嘛!”司徒牧重新拾起刚才未说完的话题,继续道,“这月满宫中满月娘娘的事,先生大概也知晓一些吧?”

    “殿下的意思是,发生在满月娘娘身上的事情,也在历史重演吗?”唐不惊顺着他的话头,问道。

    司徒牧大笑,冲着唐不惊竖起了拇指,赞叹:“跟先生这种聪明人讲话,就是省事。没错,最近还真就发生了类似满月娘娘的事情。羽衣宫的庄妃娘娘,先生可曾听说过?”

    “庄妃?”唐不惊想起,寒汐曾经跟他说过自己被关进水牢里的事。当时寒汐在水牢中,结识了一名庄姓少女。少女的父亲一直教习她各种心计谋略、礼仪书画,想送她入宫为妃。只是当年,少女入宫后成了云昭仪宫中一名婢女,被云昭仪识破了攀龙附凤的心思,打入了水牢。少女心思深沉,在水牢中暗中部署,准备打一场翻身之仗。后来寒汐通过且遇的帮助,离开了水牢,再也没有少女的消息。也许,这位庄妃娘娘,就是当年水牢中的少女吧。

    于是唐不惊问道:“这位庄妃娘娘,以前可是云昭仪宫中的人?”

    司徒牧连连点头:“看来先生也是听说过的,也难怪,毕竟庄妃和云昭仪当年的事,也是满城风雨。庄妃原本是云昭仪身边的宫女,后来不知何故,被云昭仪打入水牢。进入水牢之人,能活着出来的,着实没有几个……”

    说到这里,司徒牧顿了顿,神色突然变得忧郁落寞。唐不惊知道,他这是想起了寒汐。寒汐在司徒牧身边做过一段时间的秉笔女官,很得司徒牧赏识和爱慕。后来寒汐在水牢中假死脱身,司徒牧不知道其中端倪,伤心难过了很久,也因此与太子妃且菡彻底闹翻。三年过去了,虽然司徒牧嘴上不说,但他心中仍然时常想起那个清丽聪颖的女子。此刻因庄妃之事提起水牢,司徒牧心里的伤疤又一次被揭开。(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