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双姝最新章节 > 梦双姝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陷阱(2)

第一百五十九章 陷阱(2)

作品:梦双姝 作者:凉小龟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计划进行地十分顺利。

    且遇依照寒潇所言,趁着司徒玺入宫议事的时候,进入书房。他径直走到墙上悬挂的青牛玄石图前面,仔细打量起这幅画。

    好像自年幼时被父亲接回府里,有关于书房的回忆中,一直都有这幅画的存在。那时且遇年岁尚小,常常被司徒玺带到书房中,亲自教导他诗书典籍。有时候小小的且遇伏在书案上练字,司徒玺就会静静地摩挲着青牛图。

    他一直以为,父亲是向往着画中惬意恬淡的田园生活,才会格外喜爱这幅画。即便这画作并非出自大家之手,也无妨他的钟爱。然而这所谓的“钟爱”背后,是沾染着血迹的惊天秘密!

    且遇暗嘲般地笑了笑,他那神秘莫测的父亲,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按照寒潇所说,且遇掀开青牛玄石图,找到了隐匿在其中的半卷国破山河画。将画握在手里,且遇绕到窗下,敲了敲窗棂,守在窗外放风的汉月立即移动过来问道:“姑爷可有什么吩咐?”

    虽然汉月自入府以来,一直称呼自己为“姑爷”,且遇仍是十分不习惯。他皱了皱眉,但心知时间紧迫,此时不是在意这些琐事的时候,于是问道:“可有什么人经过?”

    “没有,”汉月摇摇头,“这会子府里的仆妇杂役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一时倒还没人注意到这里。”

    且遇点点头:“你继续守着,我片刻便出来。”

    关了窗,且遇将手中的国破山河画展开,平铺在书案上。说是山河画,倒不如算作“地图”来得更加贴切。只见半卷画作之上。既有山川河流,又有日月星辰,而且还密密麻麻描绘和记载了许多东西。最奇特的是,画卷之上隐隐有一股温润的银色光芒浮现,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灵识”。难怪寒潇不敢轻易将画作取走,一旦画上的灵力不见,的确很容易被察觉。

    仔细辨别和记忆着画中的每一个细节。且遇生怕会因为自己的疏忽而生了差池。过了约莫一盏茶功夫。他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才重新将山河画卷起来。放回原处。

    寒潇在房中焦急地等待着,桌上早已准备好笔墨纸砚,只等着且遇回来临摹。

    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寒潇立即迎了出去。见果然是且遇回来了。她急忙问道:“如何了?”

    且遇点了点头,也不多说话。大步走入房中。汉月跟在他身后进屋,顺手掩了门。只见且遇立即来到桌前,极快速地开始作画。寒潇立在他身侧望着,就见原本空白一片的纸张之上。渐渐出现了各种纹样。

    且遇的神色极其认真仔细,他运笔入神,丝毫不停滞。看来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半卷山河画完完全全地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寒潇和汉月帮不上什么忙,只得安静地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喘息,只怕会打扰到且遇。

    一个时辰之后,且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放下手中的笔,抬头朝寒潇微微一笑:“唔,成了!”

    他抬头的瞬间,面上是一种“成竹在胸”的自信和气魄,一下子就让寒潇痴迷住。她大喜,不禁赞叹:“这么复杂的画作,且遇你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全部记下并画出来,实在令人折服!”

    且遇抬手拭去额前沁出的细密汗珠,谦和地微笑:“哪有什么值得折服的,不过是些微末的伎俩罢了。你瞧这大冷天的,我紧张地都出汗了,唯恐出错。还好还好,总算将这画顺利画下来了,也算幸不辱命。”

    寒潇凝视了且遇所作的“山河画”片刻,然后闭上眼睛,右手捏莲花诀。她口中念念有词,淡红色的光芒“倏地”从指间溢出,直指画作!

    且遇惊诧地看着这一切,只见红光渐渐覆上了刚刚出自自己之手的那那卷山河画,画作便与之前截然不同了!画上的山山水水似乎在一息之间被赋予了生命,缓缓流转起来。随后,红光的颜色逐渐变淡,最终变成一层银色的流光,依附在画身之上,就如同且遇在司徒玺的书房中看到的真画无异。

    “实在是太神奇了!“且遇禁不住感慨起来,”刚刚那一股自你指间涌出的红色辉光,便是龙神的灵力吗?”

    寒潇“嗯”了一声,轻轻合上已经沾染了灵力的假画,将其交给汉月保管。他们只需等着再寻个合适的时机,将真假山河画进行调包即可。

    然而一股莫名的眩晕忽然袭来,寒潇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站不稳,摔倒在地!

    “小姐!”幸得汉月眼疾手快,离寒潇又近,及时扶住了她摇摇晃晃的身子。见寒潇面色略显苍白,她担忧地问道,“小姐,您这两日面色都不太好,可是身子不舒服吗?若真有什么不适,您可别强撑着!”

    寒潇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不碍事,可能是刚刚消耗的灵力太多,身子有些透支了,显得有些虚弱。毕竟我解除封印、恢复灵识的时日不长,尚不能很好地运用自身灵力,才会这样,不打紧的。”

    且遇闻言,嘱咐:“寒潇,近来你的确有些虚弱,脚步虚浮,面色泛白。虽说时间紧急,但你切忌忧思过甚,劳心劳力。这件事到如今已经成功了一半,你这几日多多休息一下,待时机成熟了再做打算不迟。”

    寒潇顺从地点点头:“我记住了,让且遇你费心了。”

    且遇伸出手,想帮寒潇把把脉。然而念及竹舍那一夜二人的“肌肤之亲”,还有他们后来发生的不快,心中郁结难解,堪堪停了手。他唇边的笑意客道又疏离,停在半空中的手转向桌上摆着的茶具,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清茶,递给寒潇:“喝点水吧。”

    寒潇轻声谢过,接过茶来泯了一口,然后任由杯中蒸腾而出的水汽氤氲了脸颊。刚才那一瞬之间发生的事情,且遇虽然掩饰地极好,但寒潇还是敏锐察觉出了他的异样。因为太过在意,寒潇总能第一时间就发现他的一切变化。

    巨大的悲哀涌入心底,又翻出残忍的事实。寒潇本已经快要忘了且遇在那件事之后的无情和逃避,然而他刚刚一个简单的动作,又生生将她扯回了无底深渊!

    而在书房里,司徒玺照旧伏在案前办公。他读了一会儿书,然后起身转到青牛玄石图前面。确认门外只有刘仲迁一人之后,司徒玺才将其后隐藏的半卷国破山河画拿出来。

    “果然啊!”司徒玺瞳色一亮,右手捋着下巴上修理地十分整洁的短须,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果然已经按捺不住有所行动了,到底还是太过年轻啊。”

    心机深沉如司徒玺,岂会那么轻易就让寒潇和且遇得手了?自打他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儿媳的真实身份,司徒玺便对真正的国破山河画动了手脚。他在画上布下一个隐蔽的阵法,一旦画作被他之外的人触碰,阵法便会消失。

    如今,山河画上的阵法荡然无存。被他安排密切注意府中动向的刘仲迁也来汇报,说是很久不近书房的且遇,竟主动来了书房。司徒玺闭上眼睛,心中已有了盘算。

    南宫涑,二十年前我能把你击垮,让你魂飞魄散;二十年后,我一样可以轻而易举就将你的女儿玩弄于鼓掌之间,毁了你残留在这世间的血脉!南宫涑,你便在地府中等着瞧吧。(未完待续)r466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