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双姝最新章节 > 梦双姝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章 离析(1)

第一百三十章 离析(1)

作品:梦双姝 作者:凉小龟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转眼便到了农历的八月十五,中秋佳节。这样一个普天同庆的节日,皇宫里更是热闹非凡。按照惯例,皇帝会宴请群臣及其家眷,君臣同乐,欢聚一堂。

    且遇自然也要入宫赴宴,只不过今年不再是他孤身一人,寒潇也会与他同去。自从前几日在太子东宫匆匆一见,且遇敏锐地察觉到寒汐对他的态度有些不对劲。而且这种不对劲十分严重,如同阴魂鬼魅一般,蔓延在他二人之间,形成无形地桎梏,把他与寒汐拉扯得愈来愈远。

    且遇心想,他一定得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私下里找寒汐聊一聊。若是真的有什么误会,也好及时解开。中秋盛宴便是个极好的时机,人多杂乱,反倒不易被人发现他中途离席。

    申时一过,天色刚刚擦黑,众臣便偕同其家眷,鱼贯入宫。宫内四处可见罩着红色纱罩的宫灯。这些纱罩是内务府专门为庆祝佳节而置办的,今日清晨才刚刚换上。夜幕垂落之时,宫灯次第亮起。皇宫内到处流光溢彩,烛光灯光远远比过了月光,反而有些喧宾夺主的意味。

    寒潇端着手臂,双手交叠置于胸前,规规矩矩地随着其他女眷迈着莲步往宫内走去。她打量着这些大臣家的夫人和小姐,各个都是精心打扮过的,谁都不愿丢了自家脸面。能入宫赴宴的,都是一家的正妻嫡母。而往往这些正妻,都是恩宠不复,空有一个名分罢了。在外,她们仍要表现得与夫君恩爱有加。在内,有几个不是独守空房,夜夜瞅着自己的丈夫流连在貌美年轻的如夫人房中?

    寒潇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会想到这些,心中不禁暗暗苦笑。难道是因为她如今也是一个名义上的正妻了?这几日与且遇生活在一起,让她总觉得恍惚。无疑,且遇的确干净美好地让人心醉。可是,于他而言,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呢?他名义上娶进门的,其实是陈尔馨。而他心中所念所想的,却是她的妹妹寒汐。那么她自己呢,无非是顶着尔馨的头衔,固执地想要挤进他的心中,他的生命,然后将寒汐驱逐罢了。

    宴席设在上林苑千秋湖边。正南边搭建的华丽案台,上面设有皇帝的御座和皇后的凤座。太子与太子妃的位置在案台的右侧,左侧则为司徒玺与承平长公主之位。由此可见,司徒玺地位当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案台依次向下便是各宫妃嫔、亲王、皇子的位置。围绕岸堤,摆放着上百张矮几,便是给众臣与女眷用的。每张矮几上面,都燃着一盏莲花状的宫灯。官职越高,身份越显赫的人,坐得便离案台近一些。

    因为且遇乃是司徒玺的独子,虽尚未封官加爵,但地位却要比一般的大臣都来得显赫。自然,他与寒潇的位置,也是很接近皇帝的案台的。寒潇在且遇的身侧坐下来,却发现向来沉稳如水的且遇,今日有些不同。他的神色看起来夹带着些许紧张与焦急,眼神则在太子那边四下打探着,迫切地找寻着什么。寒潇原本温热的心,一下子如同陷入了无底的冰渊——

    是了,他是在搜寻寒汐的身影吧!这世间除了她的妹妹寒汐,还能有谁能让且遇这样坐立不安?

    一想到这里,寒潇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涌,怒意瞬间漫上心头!她的目光转瞬变得冰冷骇人,隐隐竟有杀气弥漫。不过一晃之后,她又被自己突然崩裂而出的愤恨吓了一跳。那是寒汐啊,她的亲妹妹!就算且遇心中爱的人是她,也不是寒汐的错啊!

    悔恨内疚取代了愤怒,无名之火渐渐被压制下去。寒潇心中有些惧怕,自己近来愈发喜怒无常了。之前走火入魔,稍加注意还可以控制。但自从自己体内龙神之力被释放,封印解除,一切感识像是都被放大了。连带自己这入魔的症状,也有愈演愈烈之势!寒潇越想越怕,一时有些失神,也未曾留意到上座的司徒玺,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怎么了?”承平长公主感觉到身侧的丈夫猛然一震,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她好奇地偏过头,略带些担忧地询问,“阿玺,你怎么了?”

    刚刚,就在那么一刹那,太不可思议了,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龙神之力!司徒玺端坐在原位,却如遭雷击!

    怎么可能,自从南宫涑以自己的肉体和魂魄的消亡,封印了整个九天神宫,这世间便再无龙神之力了。但刚才那一个瞬间,就在这芸芸众人之间,不知是谁不经意间,竟泄漏出那熟悉又可怕的力量?

    只是那一瞬间太过短暂,稍纵即逝,快到让司徒玺有些恍惚。应该,只是错觉吧。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南宫涑已死,他与阿嫣的骨血也应该早就死在那一场战乱之中了。这么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若有人身怀龙神之力,他早就可以察觉到了。

    想到这里,司徒玺淡然地笑了笑,对着承平摇了摇头:“无事,刚刚心窝刺痛了一下,现在已经没事了。”

    只是,寒汐并没有出席中秋的宴席。她不过小小一个女官,按理说还不够资格参加。司徒牧倒是询问过她是否想去,可以安排她的位置。本以为寒汐刚刚入宫,初次经历这样的宴会,会十分期待。不料竟被她以身体不适为由,一口拒绝。

    且遇自然无法在宴席上找到寒汐的身影,这使他有些沮丧,只得浑浑噩噩地随着百官向皇帝和皇后祝酒。

    祝酒过后,宴会变得随意多了。司徒璧因惦念着丹炉里炼着的新药,无心久留,及早离席。余下便是皇后与太子主持宴席,大家便开始闲话家常。平日里交情较好的大臣们,开始三三两两地喝酒闲聊。女眷们则矜持地多,大都端坐一旁。偶有交谈,也是在交口称赞皇后及妃嫔们的衣饰如何华美,皮肤如何细腻等等。寒潇只觉得无聊得很,随手掰开一块月饼,百无聊赖地品着。

    且遇突然凑过来说:“我想出去走走,着实闷得慌。”

    寒潇一滞,旋即反应过来,且遇所说的“走走”,其实是去寻寒汐。一时间,口中百果馅的月饼也变得苦涩难咽,如同吃着黄连。她强撑起一丝笑意,仰头对他道:“恩,你且去吧。若有人问起,我便照应着,说你不胜酒力,无需担心。”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